第621章:眼泪与考验/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驶到了那个熟悉的海边沙滩停了下来,林风带着唐蕊轻轻下了车,走在这片承载了他们美好记忆的沙滩上。

天很暗,海风很轻,只是今晚月亮不圆也不亮,模糊地躲在云层中,显得有些阴霾,就让唐蕊此刻失落的心境一样。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随后,他们一起在一处沙滩上坐下,海风有点凉,林风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唐蕊身上。

唐蕊表现出了平日少有的安静,她心事重重地坐在那儿,什么也不说,无辜的美眸中却止不住地闪动着莫大的委屈。

“想哭就哭吧,这些天你一定忍得很难受,我知道你是害怕家人感觉到你的怯弱,你想证明自己的坚强!”林风轻轻抓过唐蕊的一只手臂,轻声对她道。

“谁说的!”唐蕊倔强地道。

“不要骗自己了,我不忍心你再这样,现在我只想看到真实的你,而你也需要释放。”林风轻搂住唐蕊道。

唐蕊眼眶一热,咬着嘴唇望着林风,眼前很快模糊,两滴晶莹的泪珠渗了出来,接着,她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呜呜……!我恨死你了!”唐蕊紧紧揪住林风的衣服,捶打着林风的胸口,打完了扑倒在林风怀中,紧紧抱着林风放声地大哭起来,顷刻间泪如雨下。

爸爸从风光无限的东海霸主,跌落下神坛,变成一文不名的普通人。自己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一下子跌落成普通的女孩,这种急剧的落差,几乎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唐蕊也不例外。她习惯了大小姐优越的生活,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姿态,习惯了一切的艳羡和恭维,一下子让她经历这种由天堂到人间的剧烈变化,她不可能承受得了。

这些泪水已经积攒很多天了,之所以强行压制着,是她不想让家人尤其是爸爸看到她的伤心失落,她选择压抑在心里,努力表现得淡定,努力证明自己是个坚强的女孩。

而她真实的脆弱,她只愿意在林风面前表现,因为她清楚,她在林风面前是没有秘密的,她的掩饰都会很轻易地被他看穿,这次也不例外。

唐蕊哭得很伤心,她在用这种方式,抒发着她最真实的内心。此刻她悲痛、无助、不甘、愤怒……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缠绕在她的心头。

泪水很快把林风胸前的衣服都湿透了,听着唐蕊伤心欲绝的哭声,感觉着湿了自己胸膛的温热泪水,林风百感交集。他抓住唐蕊的手,紧紧地抱着她,这一刻他更有了一种责任感,誓死保护这个女孩的责任。

他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不去打扰唐蕊,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她,让她尽情哭个痛快。她很痛苦地忍了这些天,确实需要一个很好的发泄过程,对于无助的她来说,只有尽情哭泣才是最好的方式。

哭了许久,唐蕊才渐渐地安分下来,抬眼望着林风的双眼微微有些肿,噙满的还是泪水,脸上尽是泪痕,极其惹人怜爱,一瞬间,林风都有些无法承受。

“感觉好点了吗?”林风松开唐蕊,拿出纸巾,轻轻地帮唐蕊擦着脸上的泪水。

唐蕊哽咽着没有回答,任由林风帮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随后,她轻轻地把攒着的手挪到林风手,徐徐松开,然后林风就感觉一个东西落在了他的手心,正是他送给唐蕊的订婚戒指,此刻,还带着唐蕊的体温和香味。

“上次你不是要借它看一下吗?你拿去吧!”唐蕊哽咽着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以后它是你的,不用再给我了。”

“蕊蕊?!”林风愕然,他不会预料到唐蕊忽然有这样的想法。

唐蕊正色道:“听我说吧,虽然我以前总是损你,但我必须要承认,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已经是个脾气很坏的娇小姐,可能也很难去改变了,现在我失去了我拥有的一切,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再是大小姐。我不会自私地再给你任何约束,也不奢望你再继续包容容忍我,所以这是最好的方式。本小姐……额不,我批准让你重获自由了!”

林风静静地看着唐蕊的眼睛,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有些戏谑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被唐蕊伸手推开。

“我和你说正经的!”唐蕊咬牙嗔怒地对林风道。

林风道:“我知道,所以我知道以后没有这样的机会,还可以这样看着你,抚摸着你的脸和头发,吻着你的脸颊。最重要的是,以后我都不能再照顾你了。”

“嗯,你知道就好,我们没有以后了,你好好走你自己以后的路吧。你不会缺女孩子陪伴,我也不会缺男孩子追求。”唐蕊咬牙道:“现在是你和苏雨心在一起的最好时机了,你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你还赖着我干嘛?”

“这不是你第一次说这种话了!”林风唏嘘不已。

“这次是真的!”唐蕊坚决地道。

看着唐蕊认真的样子,林风淡淡地笑了笑,道:“你想清楚了啊,这样子的话,以后就没人陪你放孔明灯了,没人给你摘星星了,也没人带你去体验泰坦尼克号船头的展翅飞翔了!”

“怎么会没有,放心吧,会有人陪我的!就算我没有了一切,但我同样是那个漂亮的唐蕊,会有很多人喜欢我的!你说的那些,你去为别的女孩做吧!”唐蕊道,林风的话让她鼻子一酸,眼眶再次热了起来。

“是的,最漂亮的是你的眼睛,夜空中最亮最美的星星,这是别人代替不了的!”林风看着唐蕊的眼睛,柔声道。

唐蕊心头一热,美眸闪动咬牙道:“你会习惯的!我可以没有你,你也可以没有我!”

林风轻轻抓住唐蕊的双臂,继而手移到她的脸上,捧住她的脸,轻声道:“舍不得的话就哭出来吧,用你的眼泪告诉我,刚才的都不是你的真心话。只要你哭出来,就别想让我再离开你了。”

话刚说完,唐蕊直接再次哭出了声,她再也掩饰不住了,再次伸手捶打着林风,然后扑进他的怀中。

“禽兽,当年我都没嫌你穷,这个时候你要是真敢答应和我分手,我就把你丢到海里喂鲨鱼!”唐蕊梨花带雨地道。

林风笑了笑,他早已经看出这是唐蕊对他的所谓考验,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唐蕊忽然这样,难道上次找她要那枚订婚戒指,让她产生了什么误会?

“怎么会呢?我肯定不会和你分手的!”

“给我个原因!”唐蕊道。

林风道:“呃,我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和你相处好一点,连你人都没得到,现在分手我太亏了!”

“你怎么不去死呢!”唐蕊生气地推了林风一下,黛眉紧蹙作生气状。

林风道:“好了,还是给你个正式理由吧,你是我前世的约定,我不能错过你,而更重要最简单的原因,其实只是很简单的那三个字。”

唐蕊的心暖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是哪三个字,是她一直不愿意对林风说出的三个字,是在她看来,非常难说出口的三个字。今天是不是该对他说了?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大小姐了,该放下姿态了,他一定也很想听的吧!

“你想听呀?”唐蕊忽闪着美眸,鼓起勇气对林风问道。

“不想!”林风回道。

“为什么?你敢不想听?”唐蕊当即嗔怒道。

林风笑了笑,凑到唐蕊耳边轻声对她说了一句,唐蕊随即道了声“去死吧”,微红着脸推了他一把。

看到唐蕊心情恢复得差不多了,林风舒了口气,他一直担心唐蕊在遭遇到这么大的变故后,很长时间会接受不了,会濒临崩溃。但从现在的情况看,她还不至于那么严重,纵然她娇生惯养,但她的心境还算开阔,并不是那种丝毫不能经受风雨的娇嫩花蕊。

林风轻轻地拉过唐蕊的手,把那枚戒指又递到唐蕊的手心,他知道现在它可能是唐蕊唯一的寄托了,无论如何,林风都不会再拿它研究什么,还是让它伴着唐蕊吧。

平静下来后,唐蕊想起了一件事情,她正色对林风问道:“这次攻击我家唐朝集团,逼我爹地破产的,是什么人?”

“商业竞争对手!”林风回道,他的本意还想对唐蕊隐瞒些什么,毕竟这事情和苏雨心完全无关,让唐蕊知道是苏家做的,对她和雨心都很不好。不单单是唐蕊,如果让苏雨心知道唐家的遭遇是自己的爸爸一手造成的,她也会无法接受。

不过从唐蕊今天的态度上,林风意识到唐蕊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毕竟今天进行资产交接的时候,仇天是亲自来的,唐蕊不但认识仇天,而且知道他是苏雨心的保护者,她当然能联想到这事情和苏家有关。所以这件事情能瞒得了雨心,却瞒不到唐蕊。

果然,唐蕊正色道:“不要骗我了,你实话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苏家做的?是苏雨心的爸爸做的,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