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今夜不平静/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的初衷很简单,关于和沈若溪谈的那个项目,他觉得自己需要征求唐建豪的意见。这是一个重振唐家的绝好机会,像唐建豪这种眼光独到的精明商人,势必不愿意错过。

但是,这种事情的风险性也是存在的,唐建豪是一个不太喜欢被捆绑的商人,让他依附于沈若溪的公司,他不一定会答应。

不过不管结果如何,林风觉得自己都应该尊重唐建豪的意思,他是自己的长辈,阅历自然胜过自己,在很多事情上,考虑得会比自己周全。

言谈中,唐建豪直接对林风表露了他自己的想法,准备成立一家小贸易公司,做进出口贸易,以唐建豪之前在业内的关系和地位,业务什么的自然不是问题,但公司成立之初,唐建豪还是决定隐藏幕后,公司也以林风的名义注册。

唐建豪自己并不在乎大方地从头开始,选择低调是为了避免媒体的各种针对他的舆论对唐蕊和小爱造成不良影响。尤其是唐蕊,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旁人对他父亲的亵渎,以她的坏脾气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林风,注册公司和公司前期流动资金,你先借给爸爸一些吧,总数不会超过五百万,爸爸给你打张字条。”唐建豪对林风道。

“爸爸,和我开这种玩笑没意思吧?”林风汗了一声道。

唐建豪正色道:“不开玩笑,林风,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商场有商场的法则,所谓在商言商,我们现在做的是商业上的事情,不是私人借款,不能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就坏了规矩,否则我们就不能算是成功的商人。”

林风道了声好吧,反正岳父大人发话,按照他的意思做就行了,至于借条,林风是根本不会当一回事的。

“爸爸,真的决定只做一家小公司了吗?”林风对唐建豪问道。

“当年我也是从一家小公司慢慢发展成唐朝集团的,就是手段不见得光彩,这是我的遗憾。现在看看我用正常光彩的手段,能不能同样干出名堂吧,看造化和天意吧!”唐建豪道,不过他踌躇满志的表情,证明他不是个会完全顺应天意的人。

林风道:“爸爸,如果有一个机会,能够让您快速地恢复您曾经的荣耀,并且还会带来巨大的后续利益,而且合法,您会去争取吗?”

“会有这样的好事吗?如果有,那我一定也需要为这些付出很大的代价。林风,利益是一把双刃剑,在巨大的利益背面,也许就是和利益一样大的陷阱。小的便宜尚且需要谨慎,何况是大到极致的利益。”唐建豪道。

林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唐建豪道:“为什么忽然和我说这个?林风,你有事情要对我说是吗?”

林风略一思索,随即道:“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情现在对唐建豪提出有些欠佳,还是静观事情的发展吧,找到龙魂后再与唐建豪商议也不迟。

而唐建豪的那句在巨大的利益背面,也许就是和利益一样大的陷阱,着实引起了林风的思索,而之前他没有思索过这些。因为对于沈若溪,林风是信任的,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身份,还因为父亲林千叶和沈家甚至华夏武防部可能存在的联系。

“最近公司和组织都很忙吗?”唐建豪的话打断了林风的思索。

林风道:“还好,公司主要由雅诗姐打理,我涉入的都不多,而我的组织在正常运营,岛上的项目都在建设,爸爸,您做外贸的话,也许我们还会成为贸易伙伴。”

“那再好不过了,借借你的光,哈哈!”唐建豪朗声笑道。

随后,唐建豪停止了笑容,正色对林风道:“林风,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嫌爸爸啰嗦。有空多陪陪蕊蕊吧,尤其是这段时间。不过,爸爸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唐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蕊蕊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现在的表现,已经让我非常震惊和欣慰了。”

林风道:“我会的爸爸,蕊蕊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这是个风雨频繁的世界,我可以为蕊蕊遮挡二十年风雨,而今后的大多数时光,都是你为她遮挡。林风,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都要这样!”唐建豪拍着林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放心吧爸爸!”林风道,他不记得唐建豪第几次对他强调,他第几次对唐建豪承诺了。他知道,唐建豪对唐蕊这个女儿实在太溺爱了,所以他才会重复,或许他的重复是无意的,在重复中体现他对唐蕊浓烈的父爱。

唐建豪又道:“林风,对于已经把身心都完全交给你的女孩,不要负了她们,就算不能给她们名分,也不要用抛弃对待她们!”

林风知道唐建豪说的是苏雨心,只不过,他表达的非常委婉,介于他的身份,他不可能让林风在拥有了唐蕊后,还去拥有别的女孩,但是对于苏雨心,唐建豪似乎总是存在着那一点例外。他不会要求林风怎么做,他只希望一切都有最好的解决方式。

再稍微聊了一会儿后,两人各自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间,第一个展现在林风眼前的,便是床头柜上那把风翎,最近林风出门的时候,都没有把它带在身上,他开始觉得这会不会是个错误的行为,如果它被人偷走了,该是多大的损失,这是父亲送给自己的,并且带着父亲传递给自己的巨大秘密。

那个纠缠着自己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轻轻地取过风翎,把它从刀鞘中再次抽了出来,屋中顿时寒光四射,从窗户泻进来的月光,刹那间像被冰封了一般,打开的窗户中吹进来的海风,一瞬间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这就是杀气,令人胆寒的杀气!

林风立在窗前,仔细地看着风翎的每一个部位,他看到了之前出现太极图的那个位置,而现在,鲜血洗净后,太极图也就消失不见了,就像根本没出现过一样。

他心中升起了一股疑惑:为什么上次在用风翎杀死蓝龙的时候,同样沾上了鲜血,却并没有显出任何图案,而这次沾上了自己的血就显出来了。

因为林风知道自己的血与众不同,所以他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是自己的血中含有某种特殊成分,和风翎上的物质可以发生反应进而显出图案。

这种成分自不必说了,就是能够抵御黑伞组织超级病毒的成分。所以林风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只有注射过黑伞那种特种疫苗的人,他们的血才能够使风翎显出图案来。自己的血可以,李思瑶的血应该也可以。

林风想着是不是该拿李思瑶的血试验验证一下,不过,直接割她一下似乎太残忍了,要不等她下个生理周期来临?汗!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林风直接开门,却是许曼妮抱着个东西站在了门外,因为光线暗淡,林风以为许曼妮抱着枕头来了,吓了一跳,仔细看才发现是凉席。

“还没睡吧?现在天有点热了,你垫的还是床单,我把凉席给你拿过来。”许曼妮对林风道。

“啊!谢谢曼姨!”林风笑道,他自己都没想得这么周到,刀子的寒光四射,冰冻杀人,那只是感觉而已,回过神来,屋子里确实不够凉快,毕竟东海已经开始进入夏天了。

许曼妮因为只穿着睡衣,所以没有开灯,借着月光帮林风铺起凉席来。不过即便如此,单薄的睡衣,遮掩不住许曼妮曼妙的身姿,林风不好意思去看,索性背过了身,继续举着他手中的刀子凝视着。

林风静静地举着刀子凝视着,许曼妮却一边帮林风铺着凉席,一边静静地凝视着林风的背影。

月光之下,匕首反射出阵阵寒光,披洒在林风身上,像给他披上了一件透明的骑士披风,而林风就像是一个准备出征的战士,即将去创造他的荣耀。

月光下,一切都很朦胧,浪漫的幻想,便从这些朦胧中散发出来。许曼妮静静地看着,她看得有些痴了,凉席其实很快就铺好了,只是她一时竟然都忘记了。

许久,林风才收起了刀子,转过身才看到许曼妮已经完成了工作,立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她的穿着和目光,正止不住地让这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种暧昧。

“呃!曼姨,谢谢你!”林风打破两人的尴尬宁静道。回来时不小心听到岳父岳母深夜激情,本就让林风很尴尬,更那个的是,许曼妮曾经对他也有过暧昧行为。

听到林风出声,许曼妮才回过神,她也为自己的失态感到尴尬,当即道:“好了林风,凉席铺好了,今晚你会凉快的,下半夜记得盖好毯子别着凉,早点休息吧!”

“晚安,曼姨!”林风道,说着送许曼妮走出了门外。许曼妮微微红着脸,随即快速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时,窗外一道黑色影子一闪而过,虽然非常迅速,但还是没能逃过林风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