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无以言表/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天牧野再次去见了风天朗月,当然这次与风天朗月商讨了有关风天逸雪的事情后,风天朗月也没法颓废了。让风天逸雪担任黑伞龙魂队长,风天朗月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不能回头的路,走进去便再也无法回头,他自己这还不算是刻意回头,就已经遭受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没有其它办法,唯一可行的就是不让风天逸雪成为龙魂队长,风天朗月提出先把她藏匿起来,等事情过去了再说。风天牧野摆了摆手,风天逸雪现在的行踪一定会被黑伞监视,他们是藏匿不住她的,而且一旦让黑伞发现风天家族的这个意图,这对风天家族来说太不利了。

龙魂队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黑伞为了她用整个风天家族来要挟,未必不可能。所以无论从家族利益还是可行性来说,藏匿起风天逸雪都不太可能,而更让风天牧野着急的是,他现在居然没了风天逸雪的行踪,并且联系不上她。

“爷爷,先别担心,我觉得她应该在一个地方。”风天朗月思索了一下,对风天牧野道。

“哪里?”

“玫瑰山庄,也就是之前的雄鹿岛,现在是风组织的基地。”风天朗月道。

风天牧野皱眉表示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风天朗月告诉他,风天逸雪被她钟情的那个男人很好地保护着。

听到这儿风天牧野皱了皱眉,这种情况可不妙,当年他追击刘光祖,逼得他带着白龙和林风两个小孩子跳了崖,再加上他是黑伞的下属,林风与他可谓势不两立、不共戴天,孙女居然钟情于他的敌人,他既懊恼也无奈。

不过从另一方面,玫瑰山庄对于风天逸雪来说,的确是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那是风组织的总基地,黑伞想从那里掳走风天逸雪是不可能的。

“爷爷,我觉得您可以放心,林风虽然对我们风天家族有成见,但是他对逸雪还好,甚至可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那种地步。”风天朗月道。

风天牧野道:“没有,这一步绝对没到,不过,那一步倒是能够救逸雪于水火。”

风天朗月还不明白什么意思,风天牧野解释道:成为龙魂队长的先天条件,就是必须是极阴之体,而这上面还有一层重要条件,就是必须是处子之身。只有处子之身的极阴之体,才是黑伞所要的,而在功力练就之前失去了处子之身,功力的修习便大受限制,绝对不符合黑伞龙魂队长的标准。

而风天逸雪经过黑伞的检测符合标准,所以风天牧野判断她仍然是处子之身。而沈若溪对林风暗示的那个有效保护风天逸雪的方法,就是让她失去处子之身。

当时的林风还表现出了纳闷的笑容,这大概是世界上最舒适的救人方式了吧?他用这样的方式救过沈若溪,解除了她身上的寒毒,但那一次他并不觉得是一次愉快经历。

“事到如今,只有借林风之手保护逸雪了,她呆在玫瑰山庄是安全的。”风天牧野道:“不过这只是权宜之计,逸雪绝对不能钟情我们的死对头,更不能失身于他!”

风天逸雪可是风天家族正统商业未来的继承人,而风天家族的正统商业在家族产业中占到一半以上,风天牧野怎么能让风天逸雪和风天家的敌人林风产生感情。

“爷爷,您有通天的本领,但是这个您能阻止得了吗?”风天朗月淡淡地道。

风天牧野皱了皱眉,在心里很无奈地叹了一声。风天朗月、风天逸雪,风天家后辈他最器重的两人,都被一种叫作感情的东西羁绊住,着实让他无奈。

唐蕊今天闲得无聊,刚好今天要参加玫瑰之城的一个项目审核,身为股东都需要前往,而林风和雅诗都没时间,只有唐蕊和雨心参加了。

与之相反,苏雨心今天仍然很忙,不仅仅是玫瑰之城的事情,还有新的有机玻璃厂的选址建设,这个厂关系到玫瑰之城的顺利落成,当然必须得引起足够的重视。

因为实在无法兼顾,在确定了厂址后,苏雨心就交给副手打理了,她直接前往玫瑰之城在施工地。唐蕊到来,刚好就和苏雨心一起前去了,反正玫瑰之城她也有股份,这算是她的义务。

整个卫星城的建设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异常的有规律,并且一切清晰而顺利。唐蕊也清楚,这些都是苏雨心努力的结果,而想到这些,唐蕊的心中不免形成了一种落差感。

年纪轻轻的苏雨心,虽然身为富二代,却完全没有纨绔子女的那种脾性,无论能力还是工作态度都是同龄人的楷模。而更让唐蕊羡慕是是,她拥有一个完整而且温馨的家庭,每天回到家都可以沉浸在父恩母爱的幸福之中。

其实苏雨心现在拥有的一切,就是唐蕊迫切想要的,所以她羡慕得不得了。曾经的她何曾想到,自己会如此羡慕这个当年靠深夜挤公交车做家教维持生计的穷学生。

上天真的很会开玩笑,有时候羡慕的对象也是可以改变和互换的。也许当年苏雨心压根就没有羡慕过自己吧,自己有值得苏雨心羡慕的地方吗?如果有,那只能是林风,不会是其它东西。

“雨心,现在你是华夏最顶级的商人了啊?杂志和网站上都这样评定的,而且还评出新的东海第一美人,同样是你哦!”唐蕊对苏雨心道。

“蕊蕊姐,那些东西没必要信啦,都是炒作,一点意思都没有。”苏雨心谦逊地道,当然对于这些东西,她本身就不以为然。

唐蕊道:“说起来惭愧呢,今天我才第一天来到玫瑰之城建设现场,看到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这样好,我真的很佩服你。”

“没什么啦,我只是觉得这是大家的心血,当然要用心去做啦。”苏雨心嫣然道。

唐蕊道:“我们都没花什么心血,都是你在做呀。你愿意把玫瑰之城的那些股份送给我们,我们都不太好意思接受哦。”

“没事啦,玫瑰之城是爸爸送给我的,我自己就可以做主。我和雅诗姐的心态一样,她对唐风-诗雨也没有独享,而是把股权给了我们。”苏雨心道。

听苏雨心提到程雅诗,唐蕊的脸色微微暗淡了下来,黛眉微蹙之下,眸子中显出淡淡的愁绪。苏雨心立即明白了,情急之下她忘记了,这几天最好别在唐蕊面前提雅诗。

唐蕊道:“你不提我倒一时忘了告诉你,我想退出唐风-诗雨了,我不想要程雅诗给我的股权。”

苏雨心一怔,想劝说唐蕊,却听她抢先继续道:“放心吧,只是我个人的意思,而且我是把我的股权转到林风那里,我不想在程雅诗的公司里了,什么原因你也知道,毕竟我和她的关系已经破裂到这程度了。”

“蕊蕊,你能听得进我的劝吗?走到一起都很不容易,你原谅雅诗姐吧,她的人品你也是知道的,她绝对没有与你争夺林风的意思。”苏雨心安慰唐蕊道,这一瞬间,她忽然感觉到自己替程雅诗说的这些话,其实就是替自己说的。

“我原谅她了,可是我和她已经不会再是好姐妹,虽然我还是想,但我心里的阴影让我没法去做到。雨心,我没有你那样的包容心,我真的做不到,或许是我人品问题吧,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唐蕊正色道。

唐蕊对程雅诗的处理态度,让苏雨心的心里有些凉意,这个眼中容不得沙子的女孩,怎么能忍受程雅诗的欺瞒,即便那并不是故意的。而另一方面,苏雨心又联想到了自己:她现在是很不容易得到了唐蕊的认可,如果在这时候提出那个要求,唐蕊会是什么反应呢?

唐蕊的反应苏雨心都能猜到,她会认为苏雨心得寸进尺,接下来便是她们关系的再次破裂。其实这都是很容易预料到的结果,事情也只能向着这个方向发展,并且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

其实今天苏雨心是想试探一下唐蕊的态度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又不敢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其实就像河面上还在缓慢凝结的冰雪,它只能承受一定的重量和冲击,所以走在上面如履薄冰,随时可发生大破裂。

虽然苏雨心相信林风是爱她的,会同意与她订婚,可是唐蕊会允许自己与林风订婚吗?显然不可能。

思索之下,苏雨心只能放弃了,这个很难办的事情绝不能在今天提起,因为它将彻底伤害她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脆弱感情。而想起唐蕊和林风即将面对的那一场巨大的考验,苏雨心不免又为他们极度担心起来。

虽然林风和唐蕊通不过考验,苏雨心无疑是最大的受益方,可是苏雨心仍然希望他们通过考验,并且通过考验让他们的感情基础更加牢靠。无论什么情况下,苏雨心都不会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孩,更不可能虚伪。

“唐蕊,我和林风订婚,你会同意吗?”苏雨心在心里喃喃道,这句话她现在无法说出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