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沈若溪的身世/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若溪今天对林风提出了一个要求:她觉得岛上太闷,想出去走走,看一下玫瑰山庄以外的世界,当然,她指的就是东海,并且是让林风陪她一块去东海。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

林风一开始并没有同意,沈若溪现在在华夏毕竟是敏感人物,虽然他对外宣称她已经死去了,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个,持怀疑态度的人也是有的,无论是让龙之组的人还是黑伞的人知道沈若溪还活着,都不是一件好事。

“你是准备把我软禁在你的地盘呀?”沈若溪嗔怪地对林风道。

“没有这个意思,你想出去倒没什么,不过换个人少的环境吧,被人认出来,还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林风道。

沈若溪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走到大街上都会被认出来。”

“你太漂亮了,走在大街上太引人注目,这不是件好事。”林风道。

沈若溪美眸嫣然道:“我现在都寄你篱下了,还需要你的保护,有必要这样子恭维我吗?”

接着沈若溪简单改变了下自己的装束,盘起的头发全部披下来,衣领竖起,脸上还架了一副墨镜,基本不至于很容易被认出来了,林风无奈只得同意带她出去。

“东海你又不是没去过,对你来说还有冒险去的意义?”林风无奈地问道。

“可以前我们是敌人,还没有以朋友的身份一起出现在东海,这个意义足够了吧?”沈若溪清冷中带着一丝俏皮笑道。

林风带沈若溪坐上快艇回东海,现在已经是初秋,海滨的早晚异常清凉,沈若溪穿得有点少,再加上她的阴寒体质,更容易比别人感觉到冷,海风吹拂的当下微微发抖。林风见状,照例是对其他女孩子一样,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你是对所有的女孩子都这样,还是只对你的女人这样?”沈若溪望着林风问道。

“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区别吧,只是体现绅士该有的风度而已。”林风轻描淡写地道。上了岸后,两人直接进了码头停车场,风组织有直接停在码头备用的车辆。

林风问了一声去哪儿,沈若溪报了一个地址,林风感到有些陌生,还需要开着导航才能找到。

地方不算偏,只不过夹杂在闹市之中,被各种摩天大楼包围,毗邻的是东海有名的古玩街,而他们的目标区域是一片弄堂区,是三十年代老上海的那种风格。虽然名义上是民居,但现在已经只能是遗址了,没有人还会住在这种地方。

城市绚丽的霓虹、温馨的万家灯火,注定将这里反衬为一个安静、寂寞被遗忘的角落,大多数时候,这里都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也许只存在于少数人的记忆中。

胡同很窄,车子是开不进去的,他们只能把车停在胡同口,然后两个人徒步走进去。因为这里已经没人居住,胡同口都被铁栅栏堵起来了,林风和沈若溪是翻过铁栅栏过去的,路灯更没有,唯一的照明就是头顶的月光。

月光下两个黑色的身影缓缓走在胡同中,影子被拉得很长,一切像极了特工电视中夜晚行动的男女间谍。而这时候,沈若溪似乎更希望他们是一对在月光下漫步的情侣,虽然他们漫步的场景算不上浪漫,但沈若溪觉得这更符合他们走的路。

“去哪儿?”林风问道。

“带你到我家做客。”沈若溪道。

“你家?”林风诧异地道。

沈若溪淡然笑道:“是啊,你以为我真的让你陪我逛街啊?你不会想到其实我是让你陪我回娘家。”

“别开玩笑了,到底是什么情况?”林风问道,他当然能知道这其中有隐情,难道和沈若溪的身世有关?

沈若溪没有说话,带着林风一起穿过两个胡同口,然后在第三个胡同找到了她想找的31号,胡同的名字已经找不到印迹了,但沈若溪知道它叫尘缘胡同。

尘缘胡同,尘缘未了,物是人非,沈若溪想不到自己曾经生活了数年的家就在这里,一切都很陌生,原因很简单,她对这里没有半点记忆,在被林风集训成龙魂队长的过程中,她有关童年和少女时期的记忆已经被洗去了很多。今天来,她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一些往昔。

这是一座带院子的三层楼阁,青砖结构,风格中西结合,这片区域现在虽然已经落寂,但在当时应该算是富人区,或者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住这里。所以这里现在仍然没有被拆迁,而是像遗址文物一样被保护了起来。

院子的大门是紧锁的,翻墙进去,楼阁一样大门紧锁,除了外观的气派,什么也观察不到,不过进入屋内对林风他们来说不是个问题。

房间内的装饰古朴而雅致,不难看出主人是正统而懂得品味的人,相对严谨,并且讲究和懂得生活。房间内还陈设有一些古玩,本以为是装饰品,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居然都是真品。林风汗了一声,心道这太考验这房子的防盗安全系数了。

这里和沈若溪会有什么联系呢?她的家,她自小生活过的地方,只是她已经失去了对这里的一切记。

“我是从戴维那里得来的信息,知道这个地方,以及我自己的身世的,你当初不正在那里偷听吗?应该知道了一切吧?”沈若溪对林风道。

林风表示并不知道全部,那天潜伏在戴维的办公室用录音笔偷录沈若溪与戴维的对话,仅仅是对话内容,沈若溪真正的身世,他仍然一无所知。

当然,他知道她既不是沈若溪,也不是林寒烟,她是谁,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她有一种淡淡的悲悯。

沈若溪告诉林风:她的父亲叫夏青云,是华夏的一名高级军官,以前在燕京,后来因为督导华夏东部军区,所以举家迁到了东海。之后一直在东海定居,这里就是他们全家生活的地方。

后来夏青云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东海去了国外,将沈若溪(当时应该叫夏某某)过继给了没有子女的林国正,并改名林寒烟,和林国正一起生活了几年。之后便是她被李青河掳走,送进了那个训练基地,在渡过几年生涯后,进入黑伞被打造成了龙魂队长。

纵观沈若溪的经历,无疑是曲折坎坷的,她年纪尚轻,就经历了别的女孩子所不可能经历并且难以想象的一切。

作为龙魂队长,她无疑是可恶可恨的,但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她无疑又是值得怜悯与同情的。

夏青云,这个名字对林风来说是陌生的,即使在华夏龙之组的名单和人物关系资料上也没看到他的名字,更别说关于他的信息了。所以林风有些奇怪,华夏龙之组和武防部之间联系的紧密型是可想而知的,夏青云是高级别的军官,为什么没有任何有关他的信息?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晦?

“你的父母因为什么去了国外,并且把你托付给我叔叔?这其中应该有隐情吧?”林风正色问道,不止是之前那些,仅是这一点也非常值得怀疑。

沈若溪怔了一下,随即正色道:“没错,并且很不光彩,因为他们去国外,其实是叛逃,投奔黑伞组织。”

“投奔黑伞?”林风皱眉。

沈若溪正色道:“是的,父亲夏青云,是投奔黑伞的人中级别最高的军官。虽然也有级别更高的,那便是你的父亲林千叶,可是你的父亲是假投奔深入虎穴,而我的父亲,是真的叛变投奔黑伞。林、夏两家,其实很有交情,包括和沈家也是。我们在同一家医院里出生,父亲把我过继给你叔叔,还有我能够顺利地冒充沈若溪成功,这一切都是可以说明问题的。”

林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经过沈若溪这样一说,以前的那些事情的确变得明朗起来。以前发生的一切,仍然没有能摆脱那一系列的阴谋圈。

“我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公平的,所以我不能确定我父母后来意外死去,是多行不义的恶果,还是遭遇了什么。可是我无法以这样的父母为荣,所以在我从戴维那里得知有关自己身世一切的时候,顷刻间带给我的只有崩溃感。”沈若溪黯然神伤地道。

沉默了一会儿,林风安慰沈若溪道:“你不需要因为这个而自责,他们所做的一切与你无关。”

沈若溪道:“你难道忘了,我也是黑伞的刽子手吗?并且为它效力了好几年。”

“好在你已经悬崖勒马,及时地让自己重生了,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面具女。脸上不再有面具,心里也不会再有。”林风正色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转过脸,凝视着林风也正色道:“这一切归功于你,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你都是我的拯救者。虽然我知道,你拯救的不止是我一个女人,但我希望我能成为你心目中比较特别的那个。”

“我可没想过要你的回报。”林风道。

“可是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回报你!”沈若溪顿了一下,柔声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