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侮辱我女人后果很严重/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笑了笑,这世界真是奇妙,总是在不经意让人惊愕一下,进而给人带来某种感觉,或期待或彷徨。/class-0-1.html就如同样神奇的人生,不经意地带给人惊讶,或者是惊喜。

沈若溪并没有太大的惊喜,但她会有一些安慰,虽然对于父亲和他以前的女人的孩子并不喜欢,但现在的她,至少还存在着一份亲情,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个亲人,如果她现在仍然存在的话。

“很意外,不知道值不值得高兴。”沈若溪道。

“当然该高兴了,你都已经忘记了亲情,现在有机会复苏了,我努力帮你找到她。”林风对沈若溪道。

“谢谢!”沈若溪淡然地道。林风付了钱两人离开,沈若溪表示不急于回去,她想沿着胡同外的这条路散散步,林风同意了她的要求。

很难想象一个人戴着面具和不戴面具,会有着这样大的区别。往昔的面具女是怎样的一个人?毫无疑问,林风的死敌,谁能想到她能够像现在这样,对林风如此的顺从,一个简单的要求,也要经过林风的允许。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无话,这条路是从这里通向城市一条主路的小路,相对僻静,两边都是树木,初秋至,满地都是落叶,彰显着一种淡淡的落寂。整条路并不短,并且都相对安静,只有零星的几个卖馄饨、炒面的夜间小摊,多数路段都空无一人。

不过感觉还可以,秋风、明月、小路、曾经对立如今和谐的男女、以及他们之间曾有的故事,一切简单而浪漫。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不戴面具与戴面具的我,简直判若两人?”沈若溪嗔笑着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的确,我不否认。”

“被你征服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吧?蓝玫瑰也是,不过论曾经的邪恶程度,她是比不过我的。所以,我给你的感觉应该很明显吧!”沈若溪道。

林风笑了笑,他忽然觉得沈若溪和蓝玫瑰之间的相似点居然惊人的多,首先是性格上,再便是与自己的恩怨纠葛,并且她们都是有着纠结故事的女人,更称奇的是,她们同样都拥有一个命运坎坷的姐姐。

燕京两大冰山美人,难怪可以并列,她们似乎就是同一种命运的不同表现版本。

“你放心吧,我欠她的会还给她的,我并不习惯对任何人有任何亏欠。”沈若溪淡淡地道:“就算她要我跳一次悬崖,也许我都会答应她吧。”

林风道:“你们都是一样,性情带着一种古怪。”

沈若溪道:“当初我杀她是因为你,你相信吗?”

“什么意思?”林风问道。

“很简单嘛,我不想看到这个女人在你身边嘛,心生嫉妒而已,怎么样?”沈若溪美眸闪动,俏皮地道。她从不和任何人有这种俏皮的表情,对别人她永远是冰冷的态度,她不经意地用这种方式,表示林风在她心目中与其他人的不同。

“以后该和睦相处了。”林风道。

“这我不知道,不过我答应你,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伤任何人,更不会再杀人。当着你的面立誓!”沈若溪举着手道。

林风点了点头,伸手抓住沈若溪的手将它放下来,他是个不喜欢发誓的人,也不喜欢看到别人发誓,在他看来誓言不过是一个容易被打破的决心而已。即便这样,沈若溪的态度仍然让他释怀。

林风准备缩回手,沈若溪却忽然将他的手紧抓住,望着他的眼睛道:“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你才愿意碰我的手吗?同样都是你的女人,这段路你不打算牵着我的手走过?”

林风迟疑了一下,随即很自然地牵住沈若溪的手,并肩一起继续向前。

“大哥,这一对男女在秀恩爱,我盯过他们了,来开的是奔驰越野,有些钱的主儿,适合下手。”

“是啊大哥,半个月没开张了,这个开下张说不定能顶咱们潇洒几个月。”

“算他们倒霉,那还等什么!”

三名抢劫犯在一辆面包车里商议着,从林风和沈若溪走进这条小路,他们就在盯着他们了,看到林风他们开的是奔驰越野,自然对他们目露贪婪。

可惜他们信息还是太闭塞了,不知道这两位何许人也,所以注定他们要成为史上最哭笑不得的劫匪。

“站住,老实点别动,把身上的钱交出来。”几名劫匪开车追上了林风他们,一个拐弯将车别在他们前方挡住他们的去路,然后一起从车上窜下来,持刀对林风他们逼道。

这样的劫匪,倒让林风他们哭笑不得,不过也能理解,他们奉行低调,知名度倒是一般,这几个劫匪认不出他们倒也正常。

“拿去吧,身上只带了这点现金,但愿够你们今晚忙活的。”林风把身上的现金拿出来递给劫匪道,他懒得和这几个人纠缠,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沈若溪出手伤人。

“擦,哥几个大晚上的就蹲守,乐子都没来得及找,两千块就想打发了!”劫匪拿过那叠钞票数了数,一共不到两千块,当即就火大了。

“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还有,那辆大奔哥几个也看上了,车钥匙拿来。记住在这里别逞什么威风,你再大的范儿,到这里就是我们的榨取对象,老实点配合,不然老子的刀子可不长眼。”劫匪老大凶狠地叫嚣道。

遇上这几个不识好歹的劫匪,林风也很无奈,这年头好人真难做,想放过你们一马给个机会给你们都不要。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理论可被这几个家伙极大地论证了。

“放心,我答应过你我不伤人,一切都看你处理吧。”沈若溪凑到林风耳边道。

“别他妈的嘀咕,快说密码,整急了老子花了你。”对方拿着刀子亮在沈若溪面前恐吓威胁道。

话刚说完,几名劫匪愣住了,之前因为太专注于抢劫,再加上沈若溪衣领竖着侧对着他们,看不到她的脸,这一下看到了,顿时让几个劫匪口水齐流。尼玛,被抢劫的居然还是一名绝色女子,这次怎么也得财色兼收了。

“老大,绝色啊,找遍东海都没这么绝的货色。”

“尼玛要你说,老子没眼睛啊,给我拖上车。”见到沈若溪这样的绝色美女,几人腿立即都软了,一时间劫色居然比劫财还重要了。

“老大,那我们呢?”另外两名劫匪一听这立即急了。

“废话,当然是老子第一了,你们两个老实排队,剪刀石头布定前后。”那老大道,两名劫匪饿狼般扑上去,就准备伸手把沈若溪往车上拖。

“嘭”的两声,两名劫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蹬了回去,扑倒在面包车上撞了个七荤八素。林风随即将沈若溪护在身后,出言侮辱他的女人,同样要付出代价。

那老大一看林风还敢反抗,当即火大了,拿着匕首就冲上前朝林风捅去,然后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匕首仍然握在他的手中,只不过转了个方向,重重地朝自己的大腿扎了进去。

老大一声惨叫,嘴巴刚张开就被林风塞进了一块石头堵住,然后提醒他道:“扎到动脉了,记住保持这种姿态不要拔出来,不然血流光你就完蛋了。你排第一,所以给你点高级待遇。”

说完对另两个劫匪问道:“刚才谁猜赢了排第二?”

剩下的两个劫匪吓坏了,一会互相指着对方,一会又求饶,林风倒不含糊,直接拎起一名劫匪远远地抛了出去。

最后一名劫匪已经吓尿,一个劲求饶,林风故作宽容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给你的惩罚轻一点吧,打个电话报警,把那两个人抓起来,然后把你这个老大罪行供出来,记住多供出点罪行,我派人盯着,他如果判得少于十年,我找人做了你!”

劫匪们直接晕倒。

“对付这种角色,你一向没有这么凶狠吧?”沈若溪嗔笑着对林风道。

“言语侮辱我的女人,后果很严重。”林风轻描淡写地道。

沈若溪嫣然一笑,随即亲密地挽住林风的手臂,两人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走在这条小路上。

很快,一辆依维柯警车驶来了,把几名劫匪都带上了车,接着朝林风他们追了过去,很快便追上了,警车上的关欣看到是林风,小小地意外了一下。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想到,让劫匪自己打电话报警来抓他们这种事情,林风以前遇到劫匪似乎都是这么做的。

关欣是带着队在这一带巡逻,碰巧接到电话通知这边有情况便赶来了。

“林风!”关欣下了车,这时候的注意力才凝聚到了林风身边的那个女人身上,同样的,她也是这时候才看到她的脸。

这张脸关欣并不陌生,甚至是熟悉,虽然她和沈若溪并没有任何接触。虽然林风对外宣称沈若溪已死,但是华夏方面其实一直都不曾停止过怀疑,现在的沈若溪,不仅是警方通缉,而且是整个华夏都在全力通缉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