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爱与恨的交织/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现在知道的具备极阴之体的女子有三个:沈若溪、夏美妍以及风天逸雪,而她们都是人工打造的极阴之体,分别为极阴之金、极阴之木和极阴之土,另有人工打造的极阴之火与天生极阴之水尚且不知道是什么人拥有。最新书籍更新-无弹窗

不知道的人,林风无法顾及她们的安危,但是想到夏美妍也是极阴之体,林风还是顾虑了一下,如此一来,需要保护的不仅仅是风天逸雪,在这种非常时期,夏美妍也很有必要进入被保护之列。

不过现在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风天家族是黑伞下属,所以黑伞对风天家族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自然知道风天逸雪是极阴之体。但是对于夏美妍,黑伞未必就有了解,所以他们未必知道夏美妍是极阴之木。即便如此,林风仍然觉得不能大意,夏美妍毕竟是公众人物,她的关注度比一般人高很多,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虽然与夏美妍算是熟识了,但对于夏美妍的来历和家庭情况,林风其实是一无所知,他对这个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从没有她的那些粉丝那样极高的关注。上一次发现她是极阴之体,林风非常的意外,毋庸置疑,夏美妍一定也有一段很特别的过去。

“近期委屈你一下,不要随便离开玫瑰山庄的管辖范围。”沈若溪先离开了,林风对风天逸雪嘱咐道。

“我不希望影响我参加巴黎的画展,巴黎国际绘画艺术最高奖,我可是志在必得哦!”风天逸雪道。

“那个得什么时候?”林风问道。

风天逸雪道:“还有一个多月吧,到时候要是还不安全,你可得负责护送我去巴黎。”

林风笑着道了声我尽量,风天逸雪继续嗔笑道:“我希望你能让这个世界都安全,我不至于只在玫瑰山庄才能找到安全感。如果你做不到,只能用其它方式解救我了。我可以接受其他人的保护,但我不会接受其他人的解救,就好像我只喜欢圣洁的白色一样。”

林风当然能够意识到风天逸雪所说的解救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回应,颔首微笑告别风天逸雪后离开了。

一辆游艇在玫瑰山庄附近驶过,坐在游艇内的千夜宫主,清楚地看到了玫瑰山庄的情形。往年大多数时间她都在千夜宫,少数时间外出,最近她偶尔会来东海,现在她在返回千夜宫的路上。

距离玫瑰山庄三十海里的一个岛上有千夜宫的直升机,那里是千夜宫主往返东海与千夜宫的中转站,千夜宫主并不喜欢坐直升机,所以每次到东海,她都会在那里转乘游艇抵达。

她返程并不经过玫瑰山庄,这次是特意从这里绕道,按照她的意思,游艇还在玫瑰山庄四周绕了一圈。

“中心这个岛是风组织总部,东西南北分别还有四个岛,是风组织刚收购过来不久的,刚刚才开始投入开发建设。”若兰对千夜宫主汇报道。

千夜宫主嘴角挤出一丝冷笑道:“一共才几个岛,不过方寸之地!”

若兰道:“林风在港澳和东南亚发展得还不错,风组织在港澳地区控制了将近一半的赌业,在东南亚更是拥有更多的掌控权!”

“在我看来这也不算什么,如果这点他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和我女儿有那种名分。”千夜宫主皱眉道。

若兰点了点头,在千夜宫主谈到唐蕊的时候,她不敢随便发话。这些事情容易触动她内心的敏感之处,若兰当然万万不敢造次。

“似乎很多人对林风的印象都很好,包括你在内。”千夜宫主美眸凝视着若兰道。

这一点千夜宫主是体会到的,在东海接触到的那些人中,无论是唐建豪、唐蕊,还是李青河这样林风的敌手,对林风的评价无疑都是至高的。千夜宫主并非不理解,只是她不畅快,自己仇人的后人如此优秀,她当然不悦,即便他从名义上说是自己女儿的未婚夫婿。

若兰被吓了一下,她心里很清楚,宫主对林风这个未来女婿的印象极不好,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在宫主面前表现出对林风的同情或者赞许,一定是会触怒她的,而触怒宫主的下场可想而知。若兰并没有受过宫主多少处罚,但是一旦遭受处罚,一定是严重的。

“没有,我与他本身就没有打过太多交道,只有上次奉您的命令救过他一次,我并不了解他。”若兰道。

“说实话,我不责怪和处罚你!”宫主望着若兰的眼睛,皱眉正色道。

“属下不敢!”若兰连望着千夜宫主的眼睛都不敢。

千夜宫主道:“那我说的就是真的了?是吗?”

“是的宫主,从我与林风的短暂接触我发现,他其实是个勇敢、有正义感有责任心的男子,并且好学上进,就算现在他并不是最出色的,但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有大的前程。”在宫主逼人的态势下,若兰只能说出了心声。

“那我莫名地讨厌他,你们是不是都非常难以理解?”千夜宫主继续追问道。

若兰道:“宫主您对小姐爱至深,我觉得您一定希望小姐能够找到一位最出色的能够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如意郎君,或许是林风现在还不能让您满意吧!”

千夜宫主冷笑道:“他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他是第一个敢骂我、亵渎我的人!”

听到这若兰的心跳了一下,其实很多时候,她是作为林风的同情者的,她侍奉千夜宫主多年,当然最知道她的脾气了。有这样一个岳母大人,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并且是带着极大心理压力的悲哀。

骂她、亵渎她?这在若兰看来简直不敢想象,林风这是准备走自我毁灭路线吗?若兰倒是很想求千夜宫主原谅他不要计较,不过以她的身份,她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宫主又怎么会理会她一个侍女的恳求。

而当日遭到林风大胆的辱骂,千夜宫主的确愤怒至极,如果不是顾及唐蕊,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他。在她看来,自己已经遭受了林风父母带给她的痛苦,现在又遭到他们儿子的辱骂和亵渎,这一切怎能忍受!

不过为了唐蕊她忍受了,但是为了唐蕊,她没法做到放弃做另外一件事情:让林风承受即将到来的痛苦。

“觉得不可思议吧?或许,我对他的威逼真的太紧了?”千夜宫主的语气变得轻缓起来,但面色仍然像之前那样冰冷凝重。

若兰依旧不敢回答,千夜宫主的问题总是那样难回答,可很多时候又是非回答不可,也许对于若兰她们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痛苦。

“宫主您这样做,一定有您的道理吧,属下不敢妄加猜测,也不敢妄加评判。”若兰依旧怯生生地道。

千夜宫主看了看她,沉默了一下继续道:“最近那个无聊的黑伞又在搞一些小动作,这些臭虫成天喜欢无事折腾,结果还偏偏不争气,被一个难入我法眼的小子制服了,不过一群酒囊饭袋而已,早点下地狱比什么都好。”

“宫主请指示,需要属下做什么。”若兰请示道。

“你暂且在东海呆一阵子吧,千夜宫的事情我让若心、若月、若玉、若水她们处理,她们也能陪伴我!”千夜宫主命令道。

“属下遵命!”若兰恭敬地道,她明白宫主让她留在东海的任务是什么。

千夜宫主让若兰留下的原因非常简单,在现在这种略显混乱、黑伞蠢蠢欲动的境况下,她要保护唐蕊的安全,当然,仅仅是唐蕊,并不是唐家,她给若兰的命令也正是这样。

千夜宫主对林风的蔑视和不信任,归根结底还是对他的憎恶,而对他的憎恶,正是出于对他父母的憎恶。他的父亲林千叶无视她的爱意,无怨无悔地爱了另一个女人叶温玉,而他的母亲叶温玉,在她看来就是夺她所爱的人,她更是充满了恨意。

爱到深处就是极端,是心灵的扭曲,它最终会带来仇恨,而仇恨有时候比爱更有生命力。

千夜宫主或许并不是个锱铢必较、报复心理极强的人,但这个仇她一定要报,至少她认为这是一个仇。

不过她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会对女儿造成伤害,她并非铁石心肠,并不爱这个女儿。现在的她其实明白,带走女儿和她一起回千夜宫,即使是过天下最逍遥豪奢的生活,她也终究不会获得快乐,所以她没有选择强行带走她。因为她还是疼爱女儿的,所以她给了她选择权,虽然暂时她给不了她母亲的爱与温暖。

唐蕊本身就是一个错吗?而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是让这个错误一直延续?

其实她也知道,幸福快乐其实很简单,她放弃一切回到唐家,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一家人便共享天伦,再也没有任何纠结与困扰。可是这对千夜宫主来说又是不可能的,一切只因为那些生命力顽强的仇恨。

仇恨并不是真正痛苦的根源,根源是爱与恨的交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