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决斗又见决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特殊香水的味道钻入蓝玫瑰和白龙的鼻孔,他们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因为在这种香水气味中,他们都闻到了一股妖异。/class-7-1.html

转眼看到这个女人,的确是妖冶与魅惑的化身,当然这一切蓝玫瑰也具有,不过其中还是有区别的。蓝玫瑰是东方版,对方是西方版,并且,对方金黄色闪亮的美人鱼礼服裙上,别的居然是红色的玫瑰。

蓝玫瑰觉得她像好莱坞的一位艳星,只是她看起来更年轻许多。来这里找乐子的人自然非富即贵,但是这位不是仅仅用富与贵就可以形容的。

“小姐,我可以和你玩一把吗?”对方同样用英语对蓝玫瑰道,不过虽说是请求蓝玫瑰,但她却直接坐到了蓝玫瑰的对面,摆开了一副架势,似乎没打算让蓝玫瑰拒绝。

这种挑衅的姿态倒把蓝玫瑰的斗志激了起来,她随即也再次坐下,紧盯着对方一副放马过来的姿态,女人都有某种共性,最不喜欢被女人挑衅。

“小心这个人!”白龙凑到蓝玫瑰身旁,警觉地对她道。

“你也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有点特别吗?”蓝玫瑰轻声道。

白龙正色道:“不完全是,你盯着她的眼睛看看,不过时间不要太长,总之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蓝玫瑰按照白龙的意思盯着对方的蓝色美瞳凝视了几秒,很快,一种异样的感觉随即涌起,证实了白龙的怀疑。

“摄魂术?”蓝玫瑰黛眉一蹙道。

白龙摇了摇头道:“不是,不过性质上比较接近,世界上存在一些特异人士,天生就存在某些特异功能,有常人无法解释的能力。”

“你想对我说什么,这女的是外星人吗?”蓝玫瑰不屑地道。

“她的眼睛比较特殊,能够释放出特殊的电磁波,对人的脑电波有很强的干涉作用,并且她应该还具备自主控制这种脑电波的能力。超声与次声都是可以杀人的,可怕之处不用我说了吧。”白龙道。

蓝玫瑰笑道:“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她具备透视眼,这样的话你应该更担心吧。”

白龙道:“不开玩笑,我想告诉你,黑伞曾在世界各地寻找这种异能人研究,有些是作为他们的研究对象,有些被他们训练成能够为他们服务的人。”

“你是说,她可能是黑伞的人?”听到这儿,蓝玫瑰的表情才变得凝重起来。

“小心为上!”白龙道:“你没见她和你一样,都很妖!”

“不一样,我才是妖,她怎么看就觉得骚!”蓝玫瑰冷笑了声辩解道。

对方的目光也冰冷地凝视着交头接耳的他们,这时候的她也在仔细观察着他们,通过电磁波感应,她很清晰地感知到了他们身上的能量源,并且根据这种能量源判断出他们的个人实力:这是两个并不容易对付的对手,即使这个女的实力稍逊一点,但旁边这个独臂男子战斗力不容小视,如果他们两个联合,自己未必能顺利解决他们。

幻姬,黑伞四大杀神之一,天生异能瞳孔的拥有者。她如果长时间集中精神去凝视一个直径小于一定尺寸的物体,无论规则不规则,物体的形状和状态都会发生变化,要么破坏严重,要么自行燃烧甚至无故消失,而后经检测,物体内的放射性物质均超标。因为这个异能,她还被美利坚军方抓去进行了研究,后来被黑伞救出,一方面研究,一方面成功打造成了黑伞的有力杀器。

在这种情况下,她才不会轻易应战,拿出手机,她打了一个电话:“BOY(男孩),游戏已经开始,速到!”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忙!”男孩很快给了她一个让她无语的回复。她立即又打电话给了血修罗,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的是粗重的男女喘息声,此起彼伏。

“小姐,请吧!”幻姬对蓝玫瑰道,现在一人面对风组织两大高手,并且她很清楚地查到了对方的实力,所以她必须要理智地等待战斗伙伴的到来,虽然以一敌二很精彩刺激,但那绝对不理智。

男孩,同样是黑伞四大杀神之一,当然,他也是四大杀神中看起来最不像是杀手的。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使得他似乎永远都停留在十八岁,也是他这个绰号的由来。不过这个绰号丝毫不能掩饰他的杀伤力,当年美利坚投掷在日国广岛的原子弹,名字也叫男孩。

上身整齐的白色礼服、紫色的马甲,扣着黑色的领结,下身紫色背带裤,头发是黄色的,稚气未脱的脸庞很是白皙,目光清澈甚至可爱。无论任何人也不会把他与凶恶的杀手联系起来,包括唐天。

“朋友,该你开牌了!”男孩笑着对唐天道,他是唐天来这里找到的第一个牌友,不过他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不简单,到目前为止他们都只是打了个平局,再这样下去,唐天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今天他们几个中战绩最差的。

而如果让他知道蓝玫瑰已经赢了一千多万新元,他肯定是无法淡定的。

唐天笑了笑,随即开了一张牌,然后他追加了赌注,并且加得非常大,把今天所有的筹码都加了上去,他有赢的把握,所以自然豁一把。

“干嘛玩这么大呀?”小爱对唐天埋怨道。

“这是赌博最让人快乐的地方,玩的就是心跳。”唐天淡然地道。

男孩看了唐天的牌,笑了笑把自己也开了一张牌,所有的赌注也都全部押上,表明要跟唐天来一场痛快的。

“朋友,我劝你不要乱来,痛快虽然好,但变成痛哭就不好了。”唐天笑着对男孩道,从目前开的牌看,唐天这一把是稳赢了,这时候男孩跟注无疑是给唐天送钱,一把几百万新元的输赢,哪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是输是赢,总要开牌了才知道嘛!”男孩笑道,说话间露出一对性感可爱的小虎牙。

唐天随即开了牌,最后一张是红桃K,红桃同花顺,翻倍大赢,从对方已经翻开的牌上,除了同样的黑桃同花顺,否则绝没有机会赢他,也就是说,对方最后一张牌必须是黑桃K,而根据唐天的记牌,黑桃K发到对方手上的概率绝对不到万分之一。

“抱歉,我赢了!”男孩对唐天露出了顽皮而得意的笑容。

唐天叫了声不可能,然后就看对方翻牌,而这一瞬间,唐天发现对方脸上的稚气与懵懂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异的深沉,对危险有强烈感知的唐天这时候不能不意识到什么,他的表情也凝重起来,并且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爱轻轻地拉到自己近前。

“怎么了?”小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诧异地问道。

“没事,他开牌的时候很让人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激动,因为一会儿我们就要赢几百万新元了,折合华夏币一千多万。”唐天笑着对小爱道,他努力不让她感觉到紧张与害怕。

“你赌得太大了!”小爱爱怜地道,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对面的男孩的脸,男孩正保持着翻牌的姿势,小爱知道男孩赢的概率非常小。

“不大,林风和蓝玫瑰赢得肯定比我们多。”唐天道。

小爱道:“不许你和他们比,这一把无论输赢,我都不许你再玩了。”

“虽然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是我听得出,这个女孩很爱你!”男孩轻笑了一声对唐天道,有时候,笑容表露出的就是一种杀气。

唐天笑道:“还是开牌吧!”

“好吧,我赢了!”男孩道,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在桌下有所动作,虽然极其细微,但是唐天已经观察到了,所以他的手也握住了身上随身带的短刃。

“不可能!你赢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唐天冷冷地道,他已经意识到了对方的杀手身份,所以其实是告诉对方:碰到我这样的对手,是你运气太差!

“其实做一件事情,就能够把一切都变成可能,因为死人不会争夺输赢!”男孩道,他伸手翻开了牌,牌面上已经不再是扑克图案,而是另一种图案,唐天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黑伞的标志!

男孩一个转身跃后,接着扑克牌嗖嗖地不断飞来,与此同时,唐天将小爱护在了身后,短刃在手,挡住了对方扑克牌的袭击。扑克牌不住地打在桌椅上、立柱上、钢化玻璃上,居然没有弹落,而是深深地扎了进去,普通的纸质扑克牌在男孩手里变得像利刃一样锋利,是极其方便的杀人利器。

一张扑克牌急速袭来,直取唐天的面门,在面门之前忽然裂解成了好几张,从不同的角度向唐天袭来。唐天敏捷地用短刃全部弹走,扑克牌打在吊灯上,直接削断了灯链,吊灯直接坠在了他们面前的赌桌上,滋滋地冒着火花。

“你是什么人?”对峙稍许,唐天冷冷地问道,对方的身手出乎他的意料,很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黑伞四大杀手,男孩!”男孩回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