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杀伐再现/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沙第十三层一间豪华客房内,一个身无片缕的女子躺在床上,身上搭着的白色被单上一片殷红,沾满了血迹,房间里弥散着一股血腥味。/class-7-1.html女子嘴巴微张,瞳孔放大呈极度惊恐状,看得出,女子是在极度惊恐和痛苦的状态中死去的。

女子的脖间赫然是一道醒目的牙印,血管破裂,大量的血就是从那里流淌喷射出来的,看情形,就好像她遇到了传说中的吸血鬼。

在金沙这样安保设施非常完善的场所,肆无忌惮地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杀人,着实是对警方和金沙集团的一种嚣张挑衅。

十三层的电梯自下而上,在十八层停下,一名男子缓缓走出电梯。男子高高的身段,幽蓝深邃的瞳孔,散发着一种让人止不住感到冰冷的光,皮肤惨白无血色,向外散发着寒气,就像是刚从冰冻室里走出来一样。

他一袭黑色薄风衣,像妖异的蝙蝠,走在走廊里悄无声息,在炎热的新加坡,他此刻看起来却像是穿着单薄的衣物行走在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里。

十八层不是一个好的楼层,至少在华夏看来是这样的,它会让人引起不好的联想,和地狱有关。穿过十八层的走廊,男子走到了一个房间前敲开了房门。

这是一种另类的迷人,足够征服很多美艳女人,而现在的他正在为征服女人而去,在十八层征服女人。

“亲爱的,怎么这么久才来,我无聊地洗了两次澡,化了很久的妆。”一名穿着高档丝质性感睡衣的金发女郎开了门,无限风情地挑逗了他一声道。

“这样很好,让你看起来更像是个女神。”男子面无表情地道。

女子挽住男子的腰直接递上香吻,把他拖进了房间里,再直接拖到床上直奔主题。感觉到女子温暖的身体,男子的眼中显出了贪婪之色,原本淡蓝色的瞳孔居然变得血红。

“能够快一点吗?”女人勾住男子的腰,让男子的身体完全压在她的身上,持续的激吻显出了她的迫不及待。她要用自己的妖娆和热情,让男子整个燃烧起来。

“这只能让你更接近地狱!”男子冷冷地在心里默念道,冰冷的嘴唇开始在女人身上游荡,掠过玉腿、掠过小腹和胸口,到达她的玉颈,她有种即将被焚化的感觉。

男子嗅着美女颈部的清香,瞳孔中的血色更加重了,他眼中的世界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

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从房间中传出,不过因为金沙酒店墙面良好的隔音效果,声音大多在房间里回荡,惊恐、痛苦外加死亡的气息。

黑伞四大杀手自然都是喜欢血腥的,尤其喜欢血从敌人的身上流淌或者喷射出来,对于他们来说,那无疑是世界上最美最让人兴奋的快感。

而对于血修罗来说,没有比少女的新鲜血液更让他兴奋的东西了,当然,这不是他的零食,而是他的必需品,他需要定期补充。

吸饱了女人的血,血修罗原本煞白的皮肤开始有了血色,就像冰冻的人在阳光下化冻了一样,变得绵软真实起来。看了看床上的女人,血修罗面无表情,这时候灭世的电话又打来了,是催他去协助幻姬的,血修罗皱了皱眉,现在他的兴致不错,正想来一次血浴的,被打扰自然很不悦。

不过听情形应该是幻姬遇到了难缠的对手,血修罗冷笑了一声,和少女的血一样能引起他疯狂兴趣的东西又到来了,那便是可供他杀戮的对手,享用了这边再去享用那边,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知道血修罗刚刚一直在享用他的“餐点”,灭世皱眉骂了一声,放下电话后乘坐电梯直奔九宫赌场,按照他的任务分配,他要去面对他的那位对手。

林风带着唐蕊正玩得不亦乐乎,虽然这一次没有遇到像蓝玫瑰遇到的那位土豪,但林风凭借高超的赌技,还是横扫牌桌上的几位,筹码不住地在林风面前堆积,唐蕊虽然看不懂牌局,但她知道现在林风是大赢特赢,无聊之下,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拿着筹码一个个地堆积着玩。

“禽兽哥,玫瑰姐都赢了一千多万了,我们这里有多少呀?”唐蕊对林风道。

“我擦,蓝玫瑰不会这么夸张吧,这个女人的话你可别信!”林风估摸了一下自己玩到现在最多赢五百万,蓝玫瑰当真这么给力吗?玩美色诱惑了吧?

“哼!我亲自问的,我警告她不要骗我了,她说让我们等着她两千万的消息,还说再有一个小时比赛就结束了,让你抓点紧!”唐蕊道:“小天哥和我姐姐那里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他们忙什么去了!”

林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集中精力玩他的,这时候,侍者端着餐碟过来了,这是唐蕊叫的两份甜点。

打开盖子,美味的甜点就在眼前,唐蕊拿着刀准备切开,应侍生道:“请稍等,小姐,先祝您用餐愉快,然后希望您配合我们玩一个好玩的游戏,谢谢!”

“什么游戏?”唐蕊问道。

“这块蛋糕,怎么样用三刀切成六块?”应侍生指着那块圆柱形的蛋糕对唐蕊问道。

“我回答对了甜点免费吗?”唐蕊觉得好玩,当下问道。

“没错小姐,不但甜点免费,小费同样不用给。”应侍生礼貌地道。

唐蕊才不可能省这两个钱,她只是觉得好玩别出心裁,所以当下很配合。

“很简单嘛,这是考小学生的题,能不能玩点高智商的啊!”唐蕊努着嘴道,接着用刀在黑色巧克力蛋糕上切了三下,将一个圆形平均分割成了六份。

“很好,聪明的小姐,我们还有下一个问题,怎么把它一刀切成八块呢?”应侍生继续问道。

“一刀八块?这不可能吧!”唐蕊这下被难住了。

“怎么会?你觉得切好的巧克力蛋糕像什么啊?”应侍生继续道:“提醒你一下,会不会觉得,像一把黑色的伞?”

林风虽然在聚精会神地玩牌,但是对方的话语他都很清楚地听在耳中,听到对方忽然说到黑色的伞,他猛地怔了一下。转眼间他就看到了对方饱含杀气的眼神,然后便是一道米字型的光束径直袭来。

林风伸手抱住唐蕊,一个鱼跃迅速夺过,米字型光束由近及远慢慢变大,直接打在了一面高档铁艺屏风上,伴着一阵焦糊的气味,屏风完好地被分成了八块。在场的赌客惊惶失措,当即四散奔逃,林风抱着同样惊惶失措的唐蕊立在那里。

“风组织头领,久仰了!”对面蓝烟一起,原本的应侍生像变魔术一样就换了一个人,一个身着黑色皮衣、银灰色头发的男子矗立在他们的面前,他轻笑着对林风道,脸上是一股狂傲的表情。

灭世是狂傲的,因为他相信自己有毁灭这个世界的能力。

“小姐,刚才的答案你知道了吗?”灭世望着吓坏了的唐蕊问道。

“你是黑伞的什么人?我是喜欢虐黑伞的人,但我习惯知道是什么人被我虐!”林风冷笑着对灭世道。

“有信心虐黑伞四大高手的都不是凡人,风组织头领果然不一般。”灭世道。

“风组织是讲究礼尚往来的,刚才那一招大卸八块的大礼,我会回敬给你的。”林风道。

从刚才一次简单的交手,林风已经感知到了对方的战斗实力,这绝对是个不弱于龙魂队长的高手,甚至很可能是高出,也就是说,他的实力与自己相当,一会儿要进行的又是一场生死恶战。

林风觉得自己果然是不了解黑伞的,他一点也没听过这个人以及他口中的四大高手,看得出,他们都是黑伞隐匿的暗器。

“黑伞也是热情好客的,我会用更好的大礼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灭世道。

“纠正一下,在这里风组织才是主人,并且你们是不受欢迎的客人!”林风道,说着一个冲跃已经闪身到灭世的面前。

林风的烈拳击出,直接命中对方心脏,不过让他惊愕的是,他的拳头居然从灭世的身上穿了过去,并且自己毫无感觉,就像打在了空气上一样。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攻击的目标居然只是一道光影,真正的人已经闪突开来,双手一挥三道光影便又袭来。

林风闪过,光影直接从赌桌上穿过,赌桌齐整地被切成了三块。林风皱了皱眉,这种攻击方式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似曾相识。第一杀手苏摩,就是光影攻击杀人,林风同样看不到灭世这种光影是从哪儿来的。要说是内在的功力形成的杀人光影,林风是绝对不相信的,不可能有人能强悍到这种离谱的程度。

风翎不在身边,林风少了一个重要的战斗伙伴,而这时候他也意识到其他几人也面对着黑伞另外几大高手的挑战。林风有些小担心,毕竟其余几人的实力相对于他来说都逊色一些,他们能不能顶得住其余三大高手的攻击,一切还是个未知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