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沈若溪的托付/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当然明白这是什么奖励,并且他觉得,这种奖励自己早该获得了。ziyougecom从自己在唐蕊心目中名正言顺以后,从类似海上玫瑰的一次次约定以后。林风其实也明白,并非唐蕊的防守固若金汤,而是自己的进攻不够犀利。

或许,自己对唐大小姐的态度真的得犀利一点了!

“什么奖励?可以说明白点吗?”林风作很疑惑的模样,很萌地问道。

“你故意的是吧?”唐蕊一咬嘴唇,作怒目而视状娇俏地道。

“真不知道,你的话含义太深了,我真的不懂啊,麻烦你说具体说清楚一点。”林风很装逼很无耻地道。

“你去死吧,奖励就此取消!”唐蕊嗔怪地踢了林风一脚。

东海玫瑰山庄风组织基地,沈若溪静静地呆立在崖边,面对着夜晚有些冰冷的海风,她皱眉思索着什么。

风组织与黑伞在新加坡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传递到东海风组织总部了,沈若溪自然也知道了一切。对于黑伞四大杀手,沈若溪作为龙魂队长居然同样了解甚少,而且她在担任龙魂队长之际,从没有见过四大杀手中的任何一个。只知道他们是黑伞总头领的近身护卫,战斗力无比奇诡深厚。

在这种情形下,她无法在玫瑰山庄安逸地呆下去,虽然现在抛头露面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但她还是毅然决定前往新加坡。

预定的出发时间就是明天,不过今晚她就已经有些难以入眠了,而她前往新加坡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也就是她准备采取的方式是偷偷出逃。

“若溪小姐,这么晚还没休息?”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听到是风天逸雪的声音,沈若溪转过头,对她微笑颔首。

“逸雪小姐,这也是我要对你问的问题。”沈若溪道。

沈若溪的性格原本就相对孤僻,所以在玫瑰山庄她也不怎么与人交往,倒是风天逸雪这个同样在这里感到孤单的女孩,没事会找沈若溪聊聊天,一来二去她们相对就熟识了一些。

其实一开始风天逸雪对沈若溪没什么好感,但经过短暂的接触,她身上某些特殊的气质和魅力还是触动到了她,她觉得这个女人很艺术,就像是一件比较特别的艺术品,和艺术有关的东西,风天逸雪都会产生一些兴趣。

“你和我一样,觉得在岛上呆着很无聊吧?这么大的世界,我们现在却只能在这一点地方活动。”风天逸雪对沈若溪道,这也是她与她能够产生某点共鸣的原因。

沈若溪笑道:“都会习惯的,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放心吧!”

风天逸雪笑了笑,走到沈若溪身旁,凝视着她正色道:“你要出去找林风,能不能带上我?”

沈若溪一怔,皱眉看了看风天逸雪,本还想隐瞒什么,但看到风天逸雪的眼神,她就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已经被她识破了。

其实也正常吧,沈若溪现在有点了解她了,也知道她对林风的那种特殊情感,所以林风在新加坡面临巨大挑战之时,沈若溪不太可能对那些漠不关心。而另一方面,风天逸雪这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她也急于找机会去往新加坡,无论如何,这个时候她还是很想能够在林风的身旁。

“看来我是瞒不住你了,我没有提防逸雪小姐你的洞察力。”沈若溪道:“不过,现在新加坡的局势有点麻烦,甚至可以说是危险,再加上你现在是黑伞找寻的目标,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下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风天逸雪道:“反正已经是事实了,你不带我去我同样会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去,你带我一起总比我自己去安全吧?”

沈若溪皱了皱眉,她总算领教到了大小姐们的共性,为了达到目的,所用的招数都是相同的。

“好吧,明天上午八点,在岛上的东码头等我!”沈若溪无奈只能答应了风天逸雪。

“到时候你别玩失踪哦,不管你是不是善意的欺骗,都会让我对你失去一切好感。”风天逸雪道。

“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不会那么无聊,放心好了。”沈若溪淡淡地道,交代完便辞别了风天逸雪。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多,还不算太晚,她忽然想去做一件事情。

苏家别墅,苏雨心在书房里看资料,苏鹰石和秦慕雨在客厅,今天李家集会的情况让他们觉得有些不正常。人聚集了不少,但是千夜宫主最终还是以还有多人没能出席为由取消了,她自己也始终没有现身。

而集会只能押后继续举行,按照千夜宫主的意思,她要看到她想看到的人一个不少地到来才行,她再给李青河一些时间,让他尽最大力量把今天缺失的人都找到,无论那些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慕雨,你觉得千夜宫主这次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苏鹰石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道:“她找的那些人,都是当年参与过那场争夺战斗的人,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隐居到国外了,千夜宫主再次把他们聚集起来,应该是为了当年的事吧,不过还是很奇怪。”

秦慕雨的确会感到奇怪,因为按千夜宫主的身份地位和思维方式,她是根本不屑于参与这些事情的,当年她帮到李青河,也是出于十分偶然的原因,李青河只是当年那件事的偶然受益者。

苏鹰石道:“既然和当年那件事有关,那有可能就是针对林风的了,千夜公主对林风的恨意是明显的,或许她故意用一种复杂的方式,让林风知道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如此一来,唐建豪的日子不好过了。”

“更不好过的应该是林风才对,然后牵连到的就是我们的女儿。”秦慕雨目光黯然地道。她很无奈,其实如果千夜宫主那天说的是真的,只要秦慕雨给她下跪就改变她的做法,秦慕雨一定会愿意的,哪怕是比这更大的侮辱和惩罚她都愿意。可惜,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千夜宫主的决心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看着妻子黯然神伤的样子,苏鹰石安慰她道:“不要为了改变不了的事实再担心难过了,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尽我的能力争取让事情有个好的结果!”

秦慕雨没再说这些,转移了话题问道:“林风在新加坡那边怎么样了?听说黑伞在东南亚那边又有行动了?”

苏鹰石如实道:“是有行动,我和林风已经打电话沟通过,刘老头已经增援过去了,看情形发展吧,必要的话我会让香港的鹰组织也增援他。”

秦慕雨点了点头,这时候,苏雨心从楼下下来了,并且穿戴整齐,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看到女儿这个样子,苏鹰石夫妇自然要问一下了。

“雨心,这么晚了去哪儿?”

“不是去外面,就在小区里,那家海边咖啡厅,我一个朋友找我!”苏雨心道。

苏鹰石道:“这么晚了,既然都到家门口了,就请别人到家里来吧。家里有正宗的进口咖啡,比东海任何一家咖啡厅的都好上百倍。”

“人家畏惧您的威严,不敢来嘛!”苏雨心嗔怪地笑道:“还是我去见一下人家吧,没事的爸爸!”

苏鹰石无奈,出于尊重苏雨心的个人生活他也就没再多问,让苏雨心自己去了小区里的那家海边咖啡厅。

咖啡厅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沈若溪已经等候苏雨心多时了,一见面,苏雨心立即给了她一个拥抱,紧紧地拥了很久。

无所谓你曾经是什么身份,无所谓你曾经走上了怎样的歧途,做过什么不对的事情。在我眼里,你是我的朋友,永远都是!那几年艰苦而难忘、孤独而彷徨的时光,我们一起走过,我永远不会忘怀。

“寒烟,你最近还好吧?我其实一直都想找你的,只是一直不方便找你。”苏雨心对沈若溪道,她不会在意沈若溪这个名字,在她眼里,这个女孩应该是林寒烟。

沈若溪道:“我也一样很挂念你,可是一直也没机会来找你,今天才特意找了个机会见你。”

苏雨心点了点头,沈若溪现在诈死并且正被华夏通缉,这个事情她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她也担心沈若溪的安危,虽然她知道沈若溪是龙魂队长,并且在这个职位上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她坚信沈若溪是个好人,所以她一点也不希望她受到某种惩罚。

或许对于她做的那些事情,一笔勾销是不正确的,但未必就不公平,这个女孩经受的那些痛楚与折磨,只有她自己清楚。

沈若溪并没有和苏雨心长聊的意思,只寒暄了稍许。

“雨心,我不能久留,今天见你一面就是要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沈若溪道,说着把一个烟盒大小的金属盒子递到了苏雨心的手里。

“嗯?”苏雨心有些纳闷地看了看那东西,她感觉沈若溪的表情就像托孤一样。

“好好保管不要轻易打开,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在林风最需要的时候,你再打开它,密码是我离开那个大院的日期,你应该记得的!再见,雨心!”沈若溪对苏雨心交代道,说完快速地就转身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