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你在隐藏什么/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伞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组织,那些直接听命于黑伞总头领的人,他们虽然同为核心层面的人,但是彼此却互不联系,仅仅是知道对方的存在。|ziyouge,com|

所以,龙魂队长和四大杀手一样,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和他们一样的人,秘密地为总头领效命,把他作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需要服从的人。

现在龙魂队长再现了,并且经过证实她就是龙魂队长无疑,灭世自然要采取措施,他立即就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黑伞总部,并且是直接汇报给黑伞总头领。

几分钟后,屏幕即变成了黑色,然后显出一个杀戮的符号,灭世自然领会到了总头领的意思。

以前的龙魂队长已经消失了,如果不是真正消失,就让她真正地消失!这就是黑伞总头领给灭世传递来的命令。

他的意思很明显,无论龙魂队长是不是消失了,他都决定更换她了,用另一个人取代她,并且让以前的她消失。龙魂队长是少数了解黑伞核心秘密的人,尽管她了解的仅仅只是一点,但黑伞抛弃她后,同样不能让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也许在之前的某个时刻,黑伞总头领就对沈若溪的忠诚度产生疑问了。

金沙二十层是沈若溪和风天逸雪入住房间所在地,一套宽大的套间,临窗即可俯视到新加坡一半以上绚丽妖娆的景色,这是风天逸雪喜欢的感觉。

她的心情不错,当然这与窗外的美景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因为距离那个人更近了,并且一夜过后明天就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早点休息,明天我送你过去。”沈若溪对风天逸雪嘱咐道。一路上她还算是小心,但她也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们逗留的时间绝对不能长。

“谢谢,那你呢?”风天逸雪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道:“不用谢我,帮我个忙就可以,我来新加坡这件事情暂时不想让林风知道,这个你可以做到吧?”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不明白哦。”风天逸雪道,她感觉到沈若溪与林风并不是寻常的朋友关系,林风冒险设计保全这个他曾经不共戴天的敌人,并把她留在自己的基地,如果说不带一点感情的因素显然不太可能。所以风天逸雪不理解,即使是战斗,沈若溪这次应该与林风并肩作战才对啊!

“那有什么关系,你不需要明白,答应我的话,就按照我的意思做吧。”沈若溪道。

风天逸雪点了点头,看着沈若溪走了出去。

刚进酒店的时候,风天逸雪好像看到了一个建筑设计展的广告,无聊之下她想去看看,不过想到沈若溪对自己的嘱咐她又放弃了,索性就无聊一个晚上吧。

血修罗和男孩已经锁定了她们所在的房间号,今晚就是行动时间,对于黑伞四大杀手来说,即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安保系统,他们都会选择无视,所以他们当然觉得风天逸雪住在这个安全系数极高的酒店同样是不安全的。

这一次他们必须得慎重,老大下达了命令:今晚这个女人必须要抓到手,而一旦她和林风会面得到风组织的保护,再抓到她就很难了。

当然他们还知道,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另一个女人也很难对付,她正是前任的黑伞龙魂队长。

黑伞已经决心培养新的龙魂队长了,所以必须抓到风天逸雪,而沈若溪就算不保护风天逸雪,她同样会是黑伞的杀戮目标,现在老旧一起出现,倒让他们觉得省事了。

“分配一下任务吧,你选择对付哪个女人?”血修罗对男孩道。

男孩道:“一个有反抗能力,一个没有反抗能力,你说我会选择哪个?当然了,你也是一样,不喜欢没有反抗能力的!你是老二,我就不跟你争了。”

血修罗冷笑道:“怕不是这个原因吧,也许你并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男孩听了这不服气了,当即道:“我很想证实一下你说的这句话是错误的,如果你肯把这个机会让给我的话。”

“好吧,这个机会让给你,不过这句话是对的,在你死在龙魂队长手里之前,记得求我来救你。”血修罗继续冷笑道。

“放心吧,我会尽力不让这些发生!”男孩踌躇满志地道,这时候的他可谓斗志昂扬,战斗欲望极强。他的任务和目标,无疑就是杀死龙魂队长。

不过很快,灭世就电话通知了他们,命令他们慎重行动,龙魂队长一定要由血修罗对付,然后由男孩劫走风天逸雪。很明显,灭世是觉得以男孩的功力未必能够对付得了龙魂队长,更不用说杀死她了,还是血修罗更稳妥一些,当然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灭世还会亲自去接应他们。

风天逸雪在房间里看了会儿书,然后将自己长至大腿的长发仔细地盘起来,接着脱掉自己洁白的衣裙,去往洗浴间,无聊之下的她只想早点洗浴睡觉。

洗浴间门一打开,却见一副白皙靓丽的娇躯赫然眼前,沈若溪身无片缕,身上还带着水渍,她静静地站在镜子前,似乎在静静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风天逸雪忽然推门而入,沈若溪有些猝不及防,她的反应非常大,一个转身伸手拿过一旁的浴巾,迅速地将自己的娇躯裹住,望着风天逸雪的目光中居然带了敌视。

“你干什么?”沈若溪厉声对风天逸雪喝道。

“我……!”

“你是大家闺秀,这一点礼貌都不懂吗?不敲门就直接闯进来!”沈若溪显然是真的动怒了,说话间玉齿都是紧咬的。

风天逸雪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当下也捂着胸口,满脸无辜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洗浴间的,我明明看到你出去了。真的不好意思,真的对不起!”

“你看到什么了?”沈若溪走到风天逸雪面前,正色对她逼问道,她此时的目光也显得咄咄逼人。

“什么也没看到!”风天逸雪红着脸道,她很纳闷我们同为女人,你有的我不是都有嘛,还怕让我看到?再说从艺术的角度来说,你不过是一件完美的人体艺术品而已,并且我又没刻意地去欣赏你,她明显觉得沈若溪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沈若溪看了看风天逸雪,这才慢慢地平复下来,随即轻声道:“我洗好了,你洗澡休息吧!刚才的事情,很抱歉!”说着推开风天逸雪走出了门。

风天逸雪洗完澡换上睡衣,和沈若溪分别躺在房间的两张床上,两人都没有睡觉,互相也不说话就这样睁着默默地躺着。

“那个……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你别生气了!”风天逸雪找着话题对她道。

“没事!”沈若溪回道,语气却不经意地带着一点爱理不理的意思。

“你晚上要出去是吗?”风天逸雪继续问道,她是看到沈若溪的装束才问的,沈若溪没有穿睡衣,而是穿着件紧身黑衣,并且一旁就放着她的风衣外套。

“不是,我睡觉就是这样子的。”沈若溪回道,龙魂队长的生涯,已经让她告别了睡觉穿睡衣的生活,因为有各种突发情况,使得她随时都要以最快的速度去面对。

当然了,这种睡觉方式在包括风天逸雪的很多人看来是极不舒服的,并且也没有这个必要。不过她不会知道,沈若溪何尝不讨厌这样的睡觉方式呢?她何尝不想像其他女人一样,穿着各种性感睡衣,睡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并且枕着爱人温暖的胸膛。

得到了某些东西,势必同样会失去某些东西,比如简单的快乐。

对于这个女人,风天逸雪现在却更加感到好奇了,尤其是刚才沈若溪的表现让她莫名其妙,她在掩饰什么呢?就因为不喜欢被别人看到她的身体吗?

“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女人!”风天逸雪轻笑了声道,这话这时候说倒真是有点特别的意思。

“为什么这么说?”沈若溪道。

风天逸雪正色道:“有故事,而且是很复杂的故事,并且你还习惯把自己隐藏得很深,这样的女人,反正我只见过你一个,必须特别。”

“没什么特别的,换一种方式生活而已。”沈若溪道。

风天逸雪道:“可惜你不会让我知道你的故事,否则这个世界上会多一部作品,绘画或者是小说人物传记。”

“谢谢,以后有机会我考虑一下吧!”沈若溪轻笑了一声,风天逸雪还想和她继续聊天,忽然沈若溪莫名地警觉了一下,示意她别再说话,像在仔细聆听房间里的动静,接着,她的目光随即紧盯住了天花板。

风天逸雪吓了一跳,因为她根本感觉不到有任何异常,不过沈若溪已经打出了枪,对着天花板接连开了几枪。

“快把衣服穿上!”沈若溪对风天逸雪道,她很敏感地意识到了麻烦的来临,当即就准备带风天逸雪离开这里。

不过不等风天逸雪穿山衣服,天花板空调管道口忽然爆开,两个身影一前一后接连从爆开的口子中窜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