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会是永别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酒店入室劫持,这着实是最嚣张明目张胆的劫持方式了。ZiYouGe.com不过黑伞四大杀手一向只注重结果,而无视一切规则与顾虑。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明了:杀死这个豪华套间里的其中一个女人,然后带走另一个女人。

并且这一切,要在最快的速度下完成。

男孩落地即一个起跳冲跃,直接冲向了风天逸雪。速度太快风天逸雪根本是反应不过来的,刚感觉到危险逼近对方已经近身了。

男孩略作调皮地对风天逸雪笑了笑,笑容很天真无暇,看不出一丝恶意,不过来意自然是不善的。

男孩的手刚刚触到风天逸雪的手臂,一阵灼热忽然逼来,他慌忙躲闪了一下,子弹带着热流直接从他的指间穿了过去。男孩避让了一下,沈若溪已经近身逼近,几招逼退了男孩,将风天逸雪护在了身后。

“黑伞龙魂战队队长,第一次见到真面目,请允许我荣幸一下,并且作为曾经的同僚,我觉得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男孩笑道。

沈若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血修罗,刚才与男孩简单的交手,她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功力,单是战胜他未必不可以,但是自己这边还有个风天逸雪需要保护,而对方那边还有个功力绝对不会在男孩之下的血修罗。

“我是男孩,他是血修罗,还有接应我们的灭世与幻姬,我们是总头领最忠心的近身护卫。很高兴在新加坡的战场上遇见你,龙魂队长!”男孩自我介绍道。

“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这很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见到。”沈若溪也继续冷冷地道。

男孩道:“没错,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一起效忠头领这么长时间,我们只会有这样短暂的对话,真的很遗憾,龙魂队长,你看不到明天马六甲的太阳了。”

话音刚落,沈若溪便感到身后一道寒光逼来,一个急转身避过,血修罗锋利的鹰爪已经放了过来,直取沈若溪的脖子。沈若溪准备避让,但想到这样一避让一定会伤到身后的风天逸雪,她于是没有避让,用手硬生生地挡了一下,鹰爪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迅速收紧,血修罗提着链子一拖,沈若溪整个身子都被拖拽了过去。

沈若溪变换了一只手持枪,迅速还击了几枪,其实这是沈若溪并不喜欢用的武器,她的杀气,更多地能够在惜弱刀上体现出来,那才是她最喜欢用的武器,可是她已经决心告别它了,即使这次来新加坡是协助林风作战的,她也没有携带它。

血修罗防卫沈若溪的攻击,沈若溪趁着这个间隙迅速挣脱他的控制,并无意再与他们纠缠了,一边继续给他们补了几枪,一边伸手拉过风天逸雪冲出了门,快速地逃开。

血修罗和男孩自然穷追不舍,自负的他们似乎低估了龙魂队长的战斗力,原本他们是准备在屋内就把事情顺利解决的,看着快速奔逃的两人,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会儿或许会有新的麻烦。

沈若溪带着风天逸雪,跑起来自然快不了,不一会儿就被他们逼到了一个天台,隔着栏杆就是百米高空,再无退路。

“别过来,否则我就把她扔下去!”沈若溪抓住风天逸雪,对血修罗和男孩威胁道。她当然知道这两个人抓风天逸雪的目的是什么,更知道风天逸雪对他们的重要性,所以当下她算得上是急中生智了。

风天逸雪被沈若溪卡着脖子按在栏杆上,沈若溪受伤手腕上的血就沿着她的手流到风天逸雪的脸上,耳边是呼呼的风,一瞬间风天逸雪几近窒息。虽然知道沈若溪这样只是权宜之计,不会真的伤害她,但她仍然担心事情往后发展会怎么样。

从之前他们的对话她已经听到了,这两个人是来抓自己的,并且他们还会杀死沈若溪,这两个目的他们要同时达到才肯罢休。

面对沈若溪这样的威胁,血修罗和男孩都怔了一下,他们还真怕沈若溪情急之下将风天逸雪推下去,风天逸雪出了事,他们这次的任务无疑就失败了,杀死沈若溪也弥补不回来,所以他们一时间还感到了为难。

“龙魂队长,或许你应该考虑向头领认罪,头领或许会给你一个继续为她效力的机会。”男孩道。他显然是想表示,只要她仍然效忠黑伞,头领也不计前嫌,她就可以继续做龙魂队长,而风天逸雪就没有作用了,她也失去了威胁他们的价值。

当然,这些都仅仅是他稳定沈若溪的话而已,他们的初衷是不可能改变的,也就是说,他们这次是坚决要杀掉沈若溪。

“不好意思,我对一些事情完全不感兴趣,比如与你们这些怪胎一起共事,所以丢掉这个幻想吧!”沈若溪道。

双方就此呈现对峙的状态,一时间谁也打破不了僵局。当然了,时间这样子耗下去对血修罗他们肯定是不利的,且不说被风组织知道了支援这里了,金沙的警卫聚集到这里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好,我们做个交易,你放下这个女孩,我们放你走。”血修罗道,说话间,他借着夜色的掩护,又开始悄悄地准备使用他的武器了。

“哼!让我用这种方式换取你们放我走?真是可笑!”沈若溪高傲地道。

说话间,血修罗的鹰爪再次放出,这次直接抓住了风天逸雪的手腕,再用力一脱,风天逸雪整个人都被拖到了他身边,继而被他控制住。风天逸雪的手腕也流血了,这也是血修罗不得已而采用的方法,毕竟现在没有办法让风天逸雪完好无损地到他们手里。

看到风天逸雪滴到自己手上的血,血修罗止不住打了个哆嗦,双眼随即绽放出血光,浑身压抑不住地兴奋起来,他是强行把自己的某种渴求欲望压制下去的。

“吸血鬼,干得漂亮,她就交给你了!”男孩指着沈若溪对血修罗道,说着拖着风天逸雪迅速地就离开了。

沈若溪见状立即上前追,却被血修罗挡住了去路,几次激烈交手她也并没有逼退他。血修罗在被风天逸雪的血刺激到后,刹那间无比的狂躁起来,像毒瘾发作了一样,一时间难以控制,现在的他无论看到什么,都有种把它直接撕裂的冲动。

这种情况血修罗以前也遇到过,不过绝对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他前天刚刚吸取了两名少女的血,可以保证他很长一段时间无需吸血了,但是今天他被风天逸雪的血强烈地刺激到了,完全按捺不住。

原因其实很简单,风天逸雪是极阴之血,并且是少女纯正的极阴之血,那对于血修罗这样的吸血狂魔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是他不顾一切都要得到的东西。虽然沈若溪也是极阴之血,但明显她已经中和了纯阳之气,因为她已经与纯阳之体的林风有过一次那种关系。

这一刻的血修罗完全是失去理智的感觉,浑身的杀气都被激发了出来,他要杀死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因为这是他的任务,而是因为他已经无法压制自己的杀伐。

沈若溪感觉到了他此时的疯狂,她皱了皱眉,意识到自己不能恋战。不仅仅是因为与他对抗危险性的问题,更因为她现在必须要去救风天逸雪。

不过血修罗可不会给她任何机会,他需要用杀伐来发泄他现在心中的狂躁之气,而现在他能够看到的人只有沈若溪。并且这是个很有战斗力的人,符合他现在的杀伐需要。

平台的面积并不大,作为战场也会让人觉得小了一些,活动都施展不开,沈若溪几乎被血修罗困在了这里。

几次闪躲突击之后,沈若溪找准了一个机会,拿出枪对准了正疾冲而来的血修罗,虽然知道子弹同样打不中他,但她希望可以借此制造一个机会让自己摆脱他的纠缠逃出去。

直接朝血修罗飞了过去,不过这次让沈若溪惊愕的是,血修罗居然没有躲开的意思,硬生生地受了她一枪,子弹直接从他的身上洞穿了过去。而惊愕之余,血修罗风一般地闪到了她的近前,伸手卡住了沈若溪的脖子。

不等沈若溪反抗,血修罗一记重拳击出,沈若溪身子硬生生地被弹开,她吐出了一口鲜血,重重地装在了护栏玻璃上,将钢化的玻璃都撞得碎裂了,接着整个人连着玻璃碎片一起飞了出去,从百米高空迅速地坠了下去。

这一瞬间沈若溪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快速地忘记了来自身体和耳边的一切感觉。此刻只有脑海中的一幅幅画面:燕京的初次相遇、鬼街的初次激战、泰王国的生死激战与那一次的缠绵、白鲸岛不顾一切的救援……。

“无论是戴面具的她,还是不戴面具的她,她的心都属于你,林风,再见了!”沈若溪在心里默念道,一滴泪珠迅速从眼中滚落,洒落在了风中。

这一次真的会是永别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