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血之修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平浪静的马六甲海峡,晴空之下很多小岛清晰地显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甚至能够看到其中一个小岛的上空间断地有一些海鸟飞速地归巢。ZiYouGe.com不过人们只会把它错看成是海鸟,不会想到它们是蝙蝠。

岛上一个山洞内,光线暗淡,山洞内部的壁洞上固定着简易的木质支架,风天逸雪双臂展开、双腿并拢,被束缚在上面,此时她正处在昏迷状态。

一个显得诡异的身影,缓缓地走到风天逸雪身前,像凝视着猎物一样贪婪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绝色美人。

当然,血修罗感兴趣的并不是风天逸雪白皙迷人的身体,而是她身体内流动的红色液体。极阴之血,这是血修罗梦寐以求却难以得到的宝贝。

现在的他并不急于去享用了,反而很惬意地享受着拥有一件宝物且随时可以享用的这种感觉。

他轻轻地凑近风天逸雪,闭上眼睛,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沁入心扉,清香舒适,更进一步刺激了血修罗的欲望。他那冰冻般的瞳孔,再次显现出那种正常人不可能具备的鲜血之色。

他的手抚着风天逸雪的玉颈,他的手按压到了她的血管,感觉到那里面东西的流动,他内心中的那股冲动却涌了上来。不过最终他还是强行遏制住了,他的指尖在风天逸雪玉颈脉搏部位点了一下,风天逸雪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啊……!”看到面前这个人,再看到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她惊恐地叫了起来。

“不要惊叫,漂亮的小姐,会惊动这里的主人的。”血修罗阴阴地道,几只大吸血蝙蝠嗅到了风天逸雪身上的血气,直接朝她疾飞过来,血修罗说完话,很惬意地吹了几声哨,大蝙蝠才迅速折回消失在山洞的黑暗之中。

风天逸雪立即吓得不敢出声,山洞内的黑暗压抑以及面前这个人给他带来的恐惧,更是让她大气都不敢出。

她知道血修罗是黑伞的,是来劫持她的,只是,他为什么不把自己劫持到他们的基地呢,而是在这样一个聚满了恐怖大蝙蝠的荒芜山洞里?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想到这儿,风天逸雪更加害怕了,止不住地不停挣扎,却无济于事。

“你挣扎和无助的样子真美!”血修罗冰冷的手托住风天逸雪的下巴,他的语气冰冷而轻柔。

风天逸雪憎恶地甩了甩脸挣脱他,再一脸愤恨地望着他。

“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风天逸雪皱眉问道,她的心里其实很害怕,如果眼前这个人在此污辱她,她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这也是最让她害怕的一种伤害方式。

“没什么,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让你陪在我的身旁,并且为我提供一些东西。”血修罗冷笑着道。

风天逸雪的手腕被他的鹰爪武器伤过,虽然不严重但也出血了,不过伤口已经经过了黑伞的妥善处理。血修罗倒是希望风天逸雪浑身完美无缺没有伤口,慢慢地享用她,所以对自己之前伤了风天逸雪他居然还感到了后悔。

“什么意思?”风天逸雪再度黛眉紧蹙。

“你高贵的身体,对我来说是最迷人的东西!”血修罗道。

“你个变态!”风天逸雪感到无比恶心,当即骂道。不过血修罗接下来的话,让风天逸雪听了几近晕厥。

“高贵的小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对我来说最迷人的东西,是你身体里流淌的高贵的血液。所以,我会像蝙蝠一样享用你!”血修罗阴阴地笑道。

风天逸雪几近崩溃,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望着血修罗的眼神不再是愤恨,而是无助的恐惧和绝望。

这个人居然要吸干自己的血,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人听了足能感到后背一阵凉气。这是风天逸雪只有在西方的电影和小说中才能出现的情节吧,再看到眼前这个人,她感觉他仿佛变成了德古拉伯爵,血红的眼睛,口中伸出了獠牙……。

因惊吓而渗出的泪水缓缓落下,将她的几缕头发沾在了娇俏的脸上,瞬间崩溃之下的风天逸雪精神都几近恍惚了。不过这时候她的心中还存在着那一点点幻想,现在也只有那个人才能救她了。

你会像之前一样出现吗?现在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林风的搜索工作进行得很高效,根据沈若溪提供的方法,他们锁定了一片岛屿区域。然后再兵分几路搜寻,林风让其他人都穿上了防护的衣服,并且佩戴了头盔,正是为了防护那种大蝙蝠。

林风则独自一人,上了一个他认为最可能是血修罗登上的岛屿,然后快速地搜寻起来。

无论对于谁来说时间都很紧蹙的,血修罗的本意是想把风天逸雪囚禁在这里慢慢享用,毕竟极阴之血和其它强力药剂一样,不能一次性摄入过量。但慢慢享用当然也不现实,无论是林风还是黑伞,此刻都在寻找风天逸雪,他们都不会给血修罗任何机会。

所以风天逸雪的处境很危险,血修罗会一次吸够她的宝血,然后她的结局和以前被血修罗用这种方式残害至死的女孩子一样。

对林风来说现在的形势更严峻,他知道风天逸雪来新加坡一定是来找他的,如果不尽快找到风天逸雪并顺利救出她,这个女孩将会香消玉殒在马六甲。

时间很快过了两个小时,风天逸雪的绝望在加剧,而血修罗的狂性与耐心也到了一种难以遏制的地步。

“很抱歉,高贵的风天小姐,在天黑之前我就要宣布你离开这个世界。”血修罗对风天逸雪道,他看了一下山洞外,天已经慢慢地开始黑了。血修罗就像传说中的吸血狼人,月色下就会毫无保留地绽放他狰狞的面目。

风天逸雪这时候已经因为过度惊吓而麻木了,听到这儿反倒没有什么感觉。而内心中一个声音却仍然在呼喊,因为他,再渺茫的机会她也选择企盼。

“很高兴你的淡然,我的确不希望看到你害怕或者绝望的样子,拥有极阴之体的你就应该是神圣的,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血修罗修长的指甲在风天逸雪脸上轻轻划过,将她被泪水沾住的头发拨撩到一边。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黑伞血修罗,来自上古门派西陵门,因为修炼功法寒阴功的需要,必须定期补充阴性之血。不过你的极阴之血会帮我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今后我再不需要吸取别人的血液了,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说,你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这些未知的人会用他们的灵魂感谢你的。”血修罗继续道,继而慢慢拨开遮住风天逸雪脸庞的头发。

凝视着风天逸雪绝美的脸庞,血修罗再次道:“再见风天小姐,祝你在天堂愉快,在那之前,我会代表上帝吻你一次。”说着便将嘴轻轻贴近风天逸雪的玉颈。

“嘭……!”枪声响过,血修罗的反应十分迅速,极其快速地移开了脸,子弹直接打在了山壁上,迸起阵阵碎石和火星,原本这颗子弹就是准备从血修罗的脸上洞穿过去的。

林风是情急之下开的枪,算不上偷袭,对于血修罗这样未必能够敌得过自己的对手,林风并不需要采用偷袭。

血修罗第一枪躲过,林风并没有罢休,子弹嗖嗖地继续朝血修罗招呼,血修罗避让开来,一颗子弹还是削中了他的脸,脸上随即便多了一条醒目的血痕。

其实像血修罗这个级别的高手,枪子弹对于他们的伤害概率几乎已经忽略不计了,不过必须知道,伤到他的关键不在于子弹,而是射出子弹的人。

血修罗闪避到了一侧,接着一个身影快速地窜到了风天逸雪身前,风天逸雪原本因惊恐而呆滞的目光顷刻间就焕发出了神采。

“林风!”

“不好意思,来晚了,让你受了惊吓,我答应你回去给你补偿吧!想办法怎么剥削我一下吧!”林风把风天逸雪放了下来,嬉笑着对风天逸雪道,看到风天逸雪惊吓过度的样子,他觉得需要轻松调侃一下缓和她的心境。

“你为什么不再来晚一点,等人家咬断我脖子再来!”风天逸雪激动地哭着道。

“当然不行,因为人家咬断你脖子之前还要吻你,这个我是坚决不准许的。”林风笑道。

“他差点就得逞了,得逞了你就后悔吧!”风天逸雪嗔怒地道,当下她已经心情大好,所有的内心阴霾一瞬间就全部驱散了。

其实林风之前已经到来,他也听到了血修罗对风天逸雪说的那些话,只不过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救风天逸雪。毕竟冒然出手如果风天逸雪仍然在血修罗的控制中,势必是危险的。

“黑伞败类,风天大小姐也是你随便能吻的吗?你代表上帝吻她?我只能代表上帝消灭你了!”林风对血修罗道。

血修罗冷笑了一声,他自然不会甘心风天逸雪就这样获救,无论如何他要得手。两个人随即进入了一种即将对战的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