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献身营救否/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对方的轻蔑与冷喝,灭世显然很不服气,黑伞四大杀手之首,黑伞总头领的首席贴身护卫,他名为灭世,其实也代表他蔑视一切对手。ZIYOUGE.COM

现在的他被一个弱女子不见招数地搞定,并且还遭到了她的蔑视,这种蔑视,是灭世无法容忍的。

一个幻影分身,面前的灭世一分为四,一起向那女子包抄而来,四个中只有一个是真身。高速之下一旁的蓝玫瑰都未能分清,忙对那女子道了声小心。

可那女子照例和先前一样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袖子一挥动,一阵强劲的掌风击出,正中其中一个分身,而这一掌击中的正是真身,灭世被打出十几米远,踉跄着直接在岸上倒退了好几步。

这时候任他再不甘心也知道情形不妙了,转身疾速离开。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队伍中?”蓝玫瑰皱眉对那女子问道,虽然感谢她救了唐蕊,但这时候唐蕊在她手里她仍然不放心。

忽然,那女子对唐蕊单膝跪地行礼,表现得异常恭敬。

“参见小姐,若兰奉宫主之命,特来保护小姐的安全。”那女子恭敬地对唐蕊道,正是千夜宫主的侍女若兰。

宫主?唐蕊怔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过来。

“你是我妈妈的人?是我妈妈要你来的?”唐蕊问道。

若兰随即点头肯定,道:“是的,若兰负责贴身保护小姐的安全,这是宫主的嘱托,还有希望小姐能够与我一起回东海,我送小姐回家中。”

“不!我现在不回,其它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你先帮我救人。”唐蕊对若兰道。

“小姐,我只负责保护你,其他人的安危我可不管,宫主也不会允许我管。”若兰对唐蕊道。

唐蕊黛眉一蹙道:“如果是我命令你呢,你服从还是不服从!”

“恕难从命!”若兰道,千夜宫主的命令她当然不敢随便违背。

唐蕊道:“好,随便你吧,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也有成为千夜宫主的一天,我会记住你曾经违背过我的意愿,不服从我的命令。”

若兰为难了一下,唐蕊这一下可把她镇住了,一时间她进退两难。这个身手超凡的女子,却是一个服从别人命令的人,她大多数时候都在服从。

“好吧,但是我要先保证小姐你的安全!”若兰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

山洞内依旧不安静,簇拥成团的无数吸血蝙蝠仍然在四处飞荡着,然后向那块堵着门洞的巨石上撞去,撞开石头的决心非常大。石头下已经堆积了一层撞死的蝙蝠的尸体,不过这些畜牲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依然前赴后继。

林风皱了皱眉,他们所在的这个洞是密封的,虽然不用担心被蝙蝠撞开石头,但是在这种密封的洞中情况也是很不妙的,首先是空气不流通,时间久了会缺氧,再者这些毒蝙蝠死后,尸体立即就会挥发出特殊的毒气,这种毒气即使林风可以抵御,风天逸雪却无法抵御。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离开这里,可在这种情形下,这个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风天逸雪咳了几声,林风也隐约闻到了空气中一股焦糊味道,他知道这就是那种蝙蝠尸体挥发的毒气,随着蝙蝠尸体的增加,洞内的毒气浓度会越高,达到一定浓度后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要不要紧?”林风关切地对风天逸雪问道。

“还好,只是呼吸起来不太舒服。”风天逸雪如实道,林风这时候也感觉到,洞中的氧气数量似乎也在减少。

其实这里距离山洞出口并不是太远,空气还算是流通的,但是因为山洞里硫化物严重,再加上之前的燃烧和大批蝙蝠进入,当下很快就造成了供养不足。如果不尽快离开这里,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我会带你尽快离开这里。”林风对风天逸雪道:“我的血对那些东西有地狱作用,到时候我会涂抹一些血在你身上,蝙蝠不敢对你近身的。不要害怕,一切会很顺利!”

林风说着,拿起腰间的匕首,就准备在自己的手心割上一刀。

风天逸雪伸手拦住林风,玉手紧握住林风,美眸凝视着他的眼睛,略带娇羞地道:“除了这个,没有其它办法将你的这种保护给予我了吗?”

其它办法?林风怔了一下,其它办法的确有,林风拥有这种异血,如果某个女子与他发生男女关系,女方会在一定时间内身体也具备这种异血的抵御功效,根据人体质不同时间不分长短,有的人会是短短几天甚至几个小时,而有的是则会是长达几个月。

风天逸雪难道知道这个吗?她从哪里知道的?而现在,风天大小姐是献身的节奏?

风天逸雪道:“不用奇怪,我爷爷也是和江湖上的异士经常走动的,我身上的极阴之体也是他找人为我打造的,我从小听过很多这类故事,所以我知道这些不奇怪。”

林风想说他不能这么做,风天逸雪问道:“以我的性格,我是不可能对你提出这种要求的,而同样以我的性格,我也不愿意看到你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来营救我,你的血沾在我身上,我会不安,所以不要采取这种方式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风天逸雪提起,林风根本就没想过这种方法,他的思维岔道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拐到这个上面来。

而事实上,现在救风天逸雪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用刀刺自己,让自己流血,一种是用“到”刺风天逸雪,让风天逸雪流血。一个痛苦自己,挽救对方,一个娱乐自己、娱乐对方同时彻底挽救对方,哪个划算?

“我知道是个艰难的选择,给你一点时间考虑吧,不过不要太久!”风天逸雪说着,轻轻地从林风手里拿过他的匕首,然后丢到了一边。继而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拥着他,闭上眼睛慢慢地思索与感受。

林风汗了一声,心道你这叫给我考虑吗?某方面的引导太明显了吧?在林风眼里,风天逸雪绝对是一个含蓄的女孩子,对于艺术之外的东西她不会感兴趣,所以她现在用的方式也这么艺术。

不用这种方法,那只能用另一种方法了,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对方,在自己的救赎中,寻找着自己的爱慕。这是多么伟大的艺术啊!

但对风天逸雪来说一切就很简单了,因为倾慕你,所以渴望与愿意,就是这么简单!只有你可以救我,我只愿意让你救我!

林风很矛盾,害怕自然谈不上,顾忌当然会有,他可以近距离地拥抱怀中这个女孩,并且曾经也有她有过堪称暧昧的传奇,但那一切足够搭起那道长梯,到达她月亮下的香闺窗前吗?我们之间的感情,足够一起享用你香闺中的美榻香枕吗?

仓促了,真的太仓促了!

而林风对风天逸雪的感情,他自己并没有真正去想过,因为很简单,这种感情没有到自己爱唐蕊爱雨心的程度,所以他不会料想到要突然发生那些。

“我知道你在顾虑,可是供我们思考的时间很少,你当作是在救我吧!无论什么时候,救人都不是错误的!”风天逸雪依偎在林风肩头,柔声地道。

我擦,真是个好理由啊!林风在心里道,怀中就是绝色美人,再加上这么好的理由和借口,这一瞬间他差点就动摇了。

救人!我是在救人!没错,风天逸雪需要我拯救,不但是救她离开这里,而且还要让她从此摆脱黑伞的纠缠,摆脱沦为龙魂队长的命运,而这一切都需要自己伟大而无私的奉献!

林风承认,自己与风天逸雪的关系并没有达到这一步,但是却被操蛋的命运的力量,硬生生地缩短了其中某些过程,让他们直截了当地进入到最极端的方式,当然了,一切都是被胁迫的,被命运胁迫。

自己与蓝玫瑰是这样,与沈若溪也是这样,现在又是风天逸雪!我擦,尼玛这就是本少爷在这方面操蛋而多舛的命运吗?

风天逸雪轻咳了一声,黛眉微蹙,显然稀薄的空气已经让她很不舒服了。她的手紧抓住林风的手,这是一种求助,此刻更是一种暗示。

“逸雪!”林风柔声对风天逸雪道。

“嗯?”风天逸雪娇羞地回应了一声,一抹红晕也上了脸,接下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开始呢?

“还记得之前我对你承诺过什么吗?我会很好地保护你!”林风道。

风天逸雪道:“对,你说过,我一直记在心里,而你现在……正在实施你的保护,然后……更好地保护我。”

林风深呼吸了一口,正色道:“所以,我希望能够完整地带你出去!”

风天逸雪嗔怪地在心里笑了笑,心道你简直比最杰出的艺术家还要一根筋。她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地从林风肩头离开,再缓缓起身后退两步,立在林风面前,双眸凝视着林风,柔情似水。

林风当然能够领会到当前的状况了,时间不多了,到底该用哪种方式救她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