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温情的挑战/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儿出自华夏第一巫蛊世家,并且为了继承祖业,她要回到家族中修习最高深的巫蛊之术了。ziyoUge.com林风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他绝不希望这个过程真的要持续十年二十年。

这时候的蓝儿在自己住的房间里,逗玩着她的那两只小乌龟,天真无暇的眸子中带着一种不舍的依恋,又像在掩饰内心的某些伤怀。

“蓝儿!”林风进了房间。

听到林风的声音,蓝儿欣喜了一下,可是淡淡的忧伤依然存在,所以她眼神中透露出的是欣喜与忧伤的结合。

可以说,蓝儿是林风认识的女孩子中品性最单纯的,这可能与她长期简单无争的乡村生活有关,她整个人都足够简单,简单的只有一张白纸,上面描绘着简单的画面,简单到只有两个人:她与林风。

蓝儿其实一直都不适应大都市香港的生活,大多数时候她都安静地呆在家里,和林风见面的机会其实很少,不过有通电话,这种生活在她看来倒也还好。

不过同样的,蓝儿并不是出生在一般家庭的女孩,她同样有着自己的使命,并且是重大的家族使命。和唐蕊、苏雨心她们继承庞大的家族企业不同,蓝儿要继承的东西,更代表了一种华夏千百年来的传承。

身为玫瑰圣女,蓝儿当然是玫瑰教最理想的继承人,最终她也要成为玫瑰教主。

“刘伯都告诉我了,蓝儿,你会遵从他的意思是吗?”林风柔声问道。

蓝儿道:“嗯,蓝儿就算再不懂事理,也知道这是蓝儿的使命,刘家传承了这么久的东西,不能在我这一代就断了,所以我一定要听爸爸的,到婆罗洲闭关修习。”

“林风哥哥,也许很长时间我都不能见到你了,也许下一次见面,你和唐蕊姐姐的孩子都会叫我阿姨了。”蓝儿美眸嫣然,却绽放伤感。

“蓝儿,你这么聪明,一定会很快学成出来的。”林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她是陪伴了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女孩,要让她再与自己分开二十年?这真的是一个残酷的轮回,林风才不愿意这种情况发生。如果不是因为蓝儿自愿,他一定会帮助蓝儿拒绝她的这个家族安排。

“嗯,林风哥哥,我会出来参加你的婚礼的,你也要好好对我姐姐(苏雨心)哦,以后你也要娶她。”蓝儿正色道,说着补充强调道:“可是你不要忘了,蓝儿才是你的第一个新娘!”

林风微微颔首,第一个新娘,他会记得很清楚:最纯真最无忧无虑的年华,狗尾巴草和野花编织成的小花头箍,亲手为你戴上。

“蓝儿答应过自己,两年后一定学成归来,林风哥哥,等着我回来,最少一个星期想我一次,可以吗?”蓝儿美眸盈盈闪动,热泪盈眶望着林风道。

“每天都会想你,想满七百三十天后,我亲自去接你回来。”林风爱怜地对蓝儿道。

“嗯!和小时候一样,拉钩!”蓝儿破涕为笑,乖巧地点了点头,林风和蓝儿一起伸出了小拇指。

若兰的出现让灭世等人产生了震惊与诧异,他们绝对未曾想到,林风的队伍中居然还存在着这种实力让人无法解释的高手。他们不知道她来自哪里,但是他们清楚,这样的人在林风的阵营中,无疑是对他们巨大的压迫。

虽然武力不是组织对抗的全部内容,但也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之前他们的武力相对风组织是持平,甚至因为血修罗的状态飙升还可能略占上风,但是现在若兰的出现让黑伞所有的武力优势荡然无存。

灭世向总部禀明了一切,次日便收到了总部的命令,四大杀手皆返回总部,东南亚地区黑伞力量仍然驻守,并且等待增援,随时准备反扑。看情形黑伞是准备继续加大在东南亚的力量,这次四大杀手亲自前往,很大程度上也是对风组织力量的一种试探,现在他们的目的似乎达到了,黑伞根据他们的反馈重新部署力量。

这样风组织与黑伞便由之前剑拔弩张的对峙,进入到了正常的相持阶段。在这个间隙,林风带唐蕊游览了下马六甲三国好好放松了下,她玩得也非常开心,忘记了近日的紧张和先前在东海造成的不悦。

“禽兽哥,你送我和小爱回东海吧,你也要回去,还要叫上小天哥!”玩了几天后,这天唐蕊郑重对林风提出道。

“玩腻了?”林风笑道。

唐蕊道:“不是,明天是爹地的生日,我要回去给他一个惊喜。”

林风点了点头,这年头能够记得父母生日的孩子不多了,唐蕊这样的富家小姐还能有这份心,着实难得了,这也再次印证了他们父女的感情是多么的深。

自愧不如啊,就连林风自己也不知道父母的生日,虽然他与父母多年不见。不过对于养育他教育他的刘老头,他同样不清楚他的生日,但刘老头会记得他的生日,每逢生日的时候,还会让隔壁的秦慕烟给林风做顿好吃的。

唐建豪庆生,唐蕊和小爱自然要回去,林风也是一样,迫于东南亚这边的形势压力,风组织安排在那边的人都没有撤回,唐天这次也没回东海,不过同行回去的还有若兰,她自然还是处于保护唐蕊的目的。

几人第二天下午就到唐家别墅了,若兰在送唐蕊回到唐家后就离开了,晚上的时候唐建豪提前回来了,然后就看到了布置好的场景,以及桌子上硕大的生日蛋糕。

唐蕊她们回来本来就让唐建豪感到很突然了,再加上这样的场面,一时间这个在东海叱咤风云的大亨,也止不住心潮澎湃,内心的滋味常人难以想象。

唐建豪最近的内心是纠结的,因为他在做一个准备,一个可能让他万劫不复的准备。到时候会发生一些事情,掀起一阵狂风,将眼前这种温馨欢乐卷走至一干二净。

所以唐建豪又是痛苦的,但偏偏这个坎儿他必须要去面对,无法绕行,就算侥幸绕行,他的内心也不会安宁。所以他不怪千夜宫主的步步紧逼,不仅仅是因为他真心爱她。

唐建豪还在准备着,就是想等林风和唐蕊在东南亚带着一个好心情回来,使得他们能够最大限度地承受一些东西。他觉得自己其实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才会觉得林风他们的回归太突然了。

可是在另一方面,他已经听闻千夜宫主在李家召集当年的那些人了,他不希望林风通过千夜宫主那方知道那件事情,而希望由自己亲自告知。这不是造作的诚意,而是一种态度和责任,该来的终究要来,虽然迟到了很久。

生日晚宴布置得也很简单,在这种感受家庭温馨的仪式上,林风他们向来都不表现得铺张。林风和唐蕊、小爱都从新加坡为他带来的礼物,还有唐天托他们捎来的礼物,许曼妮也精心准备了礼物。

“爹地!生日快乐!”唱完生日歌吹完蜡烛,唐蕊带头举杯给唐建豪敬酒,娇嗔地道:“喜不喜欢我们的安排呀?”

“谢谢蕊蕊、林风、小爱,谢谢你们。”唐建豪乐呵呵地道,这种场景下,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眼中的那一层无奈与痛楚。不过他尽量压制住自己的这种心境,努力表现得开心愉悦一些,扫女儿的兴,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一切考验,就等自己迈过四十四周岁以后吧。

“爹地,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你的生日是哪天,今年才知道,也是我第一次给你过生日。爹地,女儿祝你永远年轻帅气。”唐蕊道。

“都四十四了,去哪找年轻帅气。不过是我女儿的心意,爹地一定尽力做到,年轻已经不可能,但帅气尽量做到。”唐建豪抚了抚唐蕊的头,慈爱地笑道。

“爸爸!祝您事业一帆风顺,家庭永远平安幸福。”林风道。最简单的祝福也是他最期望的。

唐建豪淡淡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拍了拍林风的肩膀,许久才默默地道:“今晚上陪爸爸喝几杯!”

声音有些颤抖,林风这时候当然会误以为是唐建豪太高兴太激动了,并不会想到其它。

若兰回到东海,直接就求见了千夜宫主,千夜宫主今天也刚到东海,她已经得知今天她要召集的人全部都到齐了,在李家聚集。听到这个消息她冷笑了一声,这些人终究还是畏惧她的威严,无论躲在世界的哪个角落,终究都规矩地现出原形。

对于千夜宫主来说,今晚就是决定一切的时刻,她丢弃了多年的事情最近又重新拾起,就是想有个了断。残酷也好、无情也罢,这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

若兰把新加坡发生的一切都对千夜宫主汇报了一下,这也是千夜宫主特意嘱咐的,若兰去新加坡不仅仅是保护唐蕊,同时也观察着风组织的状况。

若兰其实并不明白,这是宫主在监视林风,还是在暗中考察林风。或许?她对于这个未来的女婿,未必像她嘴上说的那样不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