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以牙还牙/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建豪说完这些话,顷刻间反而平静了,深埋在心底二十年的秘密终于吐露给了那个人的后人,这时候的他有一种解脱感。ZIyouge.com

他一声叹息,自己的解脱,带来的却是另一个人的痛楚。其实他知道,这个秘密深埋在心里永远比说出来好,可是现在又必须要说出来。

风越来越大了,雨也一样大了起来,冰凉的雨水被狂风卷进来,直接浇在二人身上,谁也没有闪躲,只是自顾让自己被淋湿。

唐建豪希望它让麻木的自己有些许感觉,而这时候唯一能让林风稍稍感觉到冷静一点的,只有这冰凉雨水。

“他死了?”林风冷冷地问道。

“下去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和他一起掉下去的李寒潮,同样没有找到。找到的只有林千叶的其他忠实手下,他们没有掉进鳄鱼池,在岸上全部枪杀了,包括驻守在那个山村的李氏宗属和效忠者,因为他们不肯透露龙魂的秘密,而且他们同样和林千叶关系密切,李青河当然不能放过他们。”

“大火烧掉了那个山村,连着那些人的尸体一起烧掉,活着的,死了的,也有幸存的,逃掉的!幸存的那个人,就是李寒潮的儿子,因为他的年纪太小,我瞒着李青河留下了他,留在了自己身边,取名唐天。我珍藏的那盘录影带里,记载的就是那一次的过程和情景。那个山村后来被李青河派人驻守,他杀死了那里的人,全部都用自己的人补充上了,也为了寻找龙魂的秘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青河对那里也不再重视,渐渐地他的人都离开了,刘老头带着自己的人,重新驻守在了那里。”

“仙女湖边的山间有一座无字墓碑,这是当年我掩埋了那些人的骨灰然后建造的,之后的每一年,当年经历了那件事情的人都会去拜祭。这些人都是李青河的人杀死的,我没有参与,自始至终,我只杀过一个人。”

唐建豪继续淡淡地道,已经决定揭示当年的一切了,所以他当然要让一切在林风面前更清晰一些。

“就为了你的荣华富贵,为了你曾经遭受苦难所以要追求的地位和理想,你对你最好的朋友开枪了?也就是我的父亲!”林风努力按捺住自己,一字一句清楚地问道。

“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唐建豪点了点头,道:“是真的,林风,你再耐心听我说。”

“只要我知道一切是真的就行了!”林风忿忿地打断了唐建豪的话,无耻与卑劣是无法掩饰的,越掩饰越显出作恶者的可恨。

“感谢你的坦诚,你愿意承认,我敬重你!”林风望着唐建豪,他的身子在颤抖着,某种火焰在他体内燃烧,或许是仇恨的火焰吧。

唐建豪看到了林风目光中透出的仇恨,他轻叹一声,他能够理解这种目光,因为他当年也有过。他的父亲就是被贫病和冷漠杀死的,所以他一度痛恨这个世界,而林风的父亲是他杀死的,他恨自己绝对有理由。

一个小时前,他还为自己庆生,唤着他爸爸,现在,一道冰冷的阻隔已经呈现在了他们之间,还有可能打破吗?唐建豪最害怕的不是这层阻隔,而是这层阻隔出现在林风和唐蕊之间。

“困扰了二十年,今晚终于可以解脱了,林风,我接受你的任何方式,只是,请让我继续说下去,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唐建豪继续对林风恳求道。

林风再次冷笑了一声,望了望这个他一度尊称为爸爸的人,一直以来,他其实都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样。尽管打交道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他坚信着他的品格,即便是他曾经有过不光彩的过去。从林风的角度,他认为他是个好人,是一个值得尊重和信赖的人。

信任就在赤裸裸的坦白面前被彻底打破,然后灰飞烟灭,继而被仇恨和憎恶取代。一瞬间,林风忘记了对方的身份,自己的未来岳父,自己深爱的那个女孩子的父亲,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

但这一切,所有的身份都抛弃了,只剩下一个:自己的杀父仇人!为了自己的地位和荣华,他甘愿用自己的父亲来交换!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不需要了,为你当年所做的一切,承受该承受的一切吧!”仍然相信你的话?真是个可笑至极的笑话!

这一刻,他不想再给唐建豪说下去的机会,他狂叫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枪,指住了唐建豪。

林风狂躁的叫声惊动到了楼下,唐蕊姐妹和许曼妮都听到了,急匆匆地上楼跑到了露台前,然后就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禽兽哥,你干什么?”唐蕊认出了林风手上拿的那把金黄色的小手枪,她知道那是真枪,他用那枪杀死过敌人,那不是一个玩具。眼前的林风和唐建豪都矗立在风雨中,浑身湿透,林风目光带着极大的怨怒盯着他,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唐蕊忙冲上前拽住林风质问他,已经恼羞成怒的林风伸手推开了她,仍然保持着举枪对着唐建豪的态势。

“林风?你……!”许曼妮和小爱也花容失色,惊叫出了声。

一起冲上来的还有唐家的保镖们,看到这情形也惊呆了,迟疑了一会儿,这才纷纷掏出枪,全都对准了林风。

“都下去!”唐建豪威严地喝斥了保镖,让他们全都退了下去,然后拿出一只录音笔,对几人道:“你们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录音笔里就是唐建豪之前对林风说的所有内容,很久之前他就录下来了,并且准备以这种方式告诉林风,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亲自告诉林风。

唐蕊伸手拿过录音笔,按下了按键,然后几个人都知道了其中的一切。

“不是的,不是真的!骗人的,一定是骗人的!”唐蕊忿忿地扔掉录音笔,然后在脚下踩了个粉碎。听到那些内容,唐蕊一瞬间几近崩溃,她当然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林风,你什么意思?你要杀死我爹地,为你爸爸报仇吗?”

林风没有回答,无需回答,眼前的一切已经很明白了。

“你敢,你这么做,我会恨你一辈子,永远不原谅你。”唐蕊玉齿轻咬对林风喝道,大雨很快将她的衣服也湿透,冰冷的雨淋在她娇滴滴的脸蛋和身躯上,美眸闪动让人无比怜爱。这一刻,雨水和泪水掺杂在一起,一个冰冷,一个滚热。

“那我该恨谁?”林风的语气仍然冰冷,这一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陌生,他冰冷的眼神让唐蕊感到了害怕。

“笨蛋,你没有脑子,我爹地一定是被逼的,一定是被冤枉的!”唐蕊哭道:“爹地,你告诉这个笨蛋,你没有杀死他爸爸,你是替别人承受的。”

替别人承受?难道是千夜宫主吗?她是当时扶植李青河的人,并且痛恨林千叶,所以当然最有可能,唐建豪爱她,所以愿意为她承受一切。

“是千夜宫主的意思吗?”林风对唐建豪问道,其实在他看来,是千夜宫主做的和唐建豪做的没什么区别。并且不管怎么样,唐建豪终究都是那个对林风父亲射出那颗子弹,将他打入鳄鱼池的人。

“不是!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唐建豪回道,然后安慰唐蕊道:“蕊蕊,这是我做的,是我欠林风的,一定要归还,不要怪他,和他一起开心快乐地生活。”

“不,不是这样的!林风,他是一个好爹地,世界上最好的爹地!这不是他的错!”唐蕊哭喊道。

林风的心很痛,但他选择了无动于衷。他对唐建豪道:“用最公平的方式,我将当年你打入我父亲身体里的子弹还给你,如果你能活下来,我就不再找你寻仇!”

有仇必报,不仅仅是唐建豪的性格,林风也具备着这样的性格。

“林风,你混蛋!”唐蕊对林风骂道。

唐建豪轻笑一声道:“对我来说太便宜我了,只是一枪,这里没有当年的鳄鱼池。”

林风没有说话,枪移到了唐建豪的胸口,对准了心脏的位置。

“不!”唐蕊大哭着冲上前,拽着林风的手大哭着厮打着他,试图将他手中的枪夺下来,林风不予理睬,无论唐蕊怎样打他、怎样在他脸上、身上抓出一道道印记,他都无动于衷,保持着举枪的动作。

许曼妮和小爱拉开唐蕊,同时恳求着林风,林风仍然无动于衷,闭上眼睛静静地酝酿着,打在手枪扳机上的右手食指,此刻正萌发着一股强烈的冲动。

“来吧,林风!”唐建豪淡然地道,他闭上了眼睛,从容地等待着林风的那一下。

唐蕊挣扎哭喊了许久,这一下终于累了,直接瘫倒在地,双眸凝视着眼前,身子因为高度紧张而不住地颤抖着,眸子中尽是悲伤和绝望,让人不忍目睹。

“不是这样的,不会的!”唐蕊捂着耳朵,泪流满面地哭喊道,她想再上前阻止,可是她现在精疲力尽没有一点力气,如果可以,她愿意为父亲承受这颗子弹。

“林风,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爹地!不要伤害他!”唐蕊趴跪在地上道。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