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禽兽哥,我爱你/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家葡萄庄园,山间掩体中就是数十人的会场,这里足够密封坚固,与外界完全隔绝,李青河诈死的消息都在这里紧密的封存了很久不曾有任何泄露。ZIYOUGE.COM会场座无虚席,一帮大佬带着自己的保镖足有百来号人,因为密封,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风雨大作。

当然,他们更不可能知道,已经有数十辆警车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包围了掩体会场,在雨中守株待兔。

千夜宫主很满意今天的会场,因为她想要叫来的人一个也不缺,当然了,如果有人胆敢缺席,她也有能力到世界的某个角落把他找回来,而现在不必这么麻烦,这才真正合她的心意。

放眼会场,其实除了李青河,她根本不认识那些人,对于她来说,这些人没有让她记忆的价值,她只知道,当年她支持了李青河和这帮人,才让他们有了今天,她是这些人的神,他们的命运是由她掌握的。

二十年前,看着李青河和这些人的嘴脸,她没有任何好感,现在看起来,仍然是极端的厌恶。一群苍蝇,如果不是为了当年的事情亲自去毁灭他们,千夜宫主根本不可能亲自面见他们。

李青河恭敬地等待着千夜宫主的指示,无论他是怎样叱咤风云的地位,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的姿态永远是恭敬的,很简单,这个女人可以让他永远今天的一切,也可以随时让他失去今天的一切。

“宫主,当年的人除了几年前出车祸和病死的两个人外,其他人都到场了,都在等候着您的指示!”豪华会客单间内,李青河像对上级汇报工作一样,恭敬地对千夜宫主道。

千夜宫主道:“很好,你的态度还像二十年前一样。”

李青河干笑了声,他当然不敢不一样。随后,李千宠忽然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不等李青河训斥他不懂得规矩,李千宠已经在他耳边道:“爷爷,不好了,外面好多警察,把这里都包围起来了。”

李青河大惊,诧异地看了看千夜宫主,抬眼看见的却是千夜宫主的冷笑,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什么。

“宫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青河惊道。

千夜宫主道:“我给了你们这些人二十年的风光,对你们来说应该够了,该让这一切都结束了,如果你们在牢狱中继续呆二十年,也算是一种荣幸的轮回吧。”

当年的一切,该结束了,千夜宫主其实并没有故意对林风泄露当年的事情的意思,她的做法,就是让当年这些人全部遭受惩罚,用一种相对文明的方式。以李青河为首的这些人,当年非法组织,窃取华夏情报,杀死多人并且危害华夏安全,他们面临的将是法律最严厉的惩罚。虽然直接杀死他们很容易,但是这样的惩罚不够严厉,让他们当年得到的一切全部失去,最终一无所有,这才是最严厉的。

“宫主,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对你可绝没有二心啊!”李青河道。

“问你自己啊,当年你做过什么?”千叶宫主冷冷地问道。

李青河一时语塞,他意识到了什么。

“杀死我喜欢的男子,并且还是借助唐建豪之手,李青河,你真是只老狐狸,你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吗?”千夜宫主目光如利刃。

李青河后背直冒凉风,或许他早该知道当年的一切并不能瞒得了千夜宫主了,他当然知道林千叶是千夜宫主爱慕的人,所以为了逃脱罪责,他逼唐建豪动手,将这个和千夜宫主有关系的男人拖下水充当自己的保护伞。

“这样的惩罚真的太便宜你们了,不过这是我喜欢的男人愿意看到的方式。好好地服刑吧,千万别死了!”千夜宫主轻蔑地道。

李青河还想恳求,李千宠却已经怒不可竭,年轻气盛的他自然无法容忍这个女人对他们的戏耍,他径直冲了上前,直接武力威慑。

李青河刚想喝斥阻止他已经晚了,千夜宫主几乎都没动手,李千宠却一声惨叫,一只胳膊直接骨折,腿也猛地酥麻,控制不住单膝跪在地上。一转眼,千夜宫主已经消失不见。

警察迅速地冲进了掩体,在场所有人除李青河、李千宠爷孙从秘密通道逃亡外,其余人全部被抓获。

这些人都是当年涉入那件案件的人,千夜宫主已经给警方提供了足够的证据,并且以她在政界的关系压迫警察必须对这些人严加惩处。

一夜之间,当年涉案的那些人全部抓获,以后经审判都判了重刑,李青河和李千宠逃亡海外,庞大的玫瑰组织就此灰飞烟灭,华夏乃至亚洲的格局重新改变。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唐家别墅,伴着林风的那一声枪响,子弹射出,清脆的枪声让唐蕊心跳几近骤停,险些晕厥了过去。

子弹穿过去了,却不是从唐建豪身上穿过去的,偏了一点,所以它只在空气中划过,一股热浪拍打在唐建豪的脸上,像狠狠地煽了他一个耳光。

“林风?”唐建豪缓缓睁开眼,他的内心有些欣慰激动,因为这是他预料到但却又不相信会到来的结果,林风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在一切清楚之前,你先欠着我!”林风道,他缓缓地收起了枪。他听母亲说过,父亲仍然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不会在唐建豪的那颗子弹下死去,但尽管如此,林风仍然不会原谅唐建豪。

“谢谢你!林风!”唐建豪淡淡地道。唐蕊快速站起身,跑到唐建豪身前抱住她,止不住地抽泣哽咽起来,许曼妮和小爱也上前去拥住他。

林风什么也没说,转过身默默地走开。

“你去哪儿?”唐蕊立即拦在他的身前问道。

“离开!”林风淡淡地道,离开,无疑是离开唐家,离开这个可能是他仇人的家。以林风的性格,他已经不可能在唐家呆下去了。

轻轻推开唐蕊继续往前走,唐建豪喊住了他。

“林风,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林风怔了一下,随即道:“我也不是什么君子,许下的承诺我可以反悔,唐先生,一切该结束了。谢谢你曾经的赐予,一切都归还给你,我不会带走你的一切!”

“你这是什么话?这不像是你说的话,你是气糊涂了对不对?”唐蕊娇声对林风道。

“没有!快让开吧!”林风对拦着自己的唐蕊道。他不敢去看唐蕊的眼睛,这颗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已经被阴霾遮挡,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去面对,此刻他已经变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林风,作恶的人是我!”唐建豪对林风强调道。

林风没有说话,低着头也不去看唐蕊,轻轻地将她推到一边,照例向前走,从楼梯走下一楼,再从别墅的门走出,向着院门的方向走去,一路坚决,头也不回。

“禽兽,你站住!我不许你走!”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走了就再也别想见到我!”

“我说话你听见了没,你再走一步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禽兽哥,求求你站住,不要走!呜呜!”

唐蕊带着哭腔大声喊着,不顾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她冲下楼冲出了别墅,追上了林风。

“你什么意思,很潇洒地走了是吗?不带走一片云彩是吗?你欺负本小姐到那种地步了,就想不负责任一走了之是吗?”唐蕊揪着林风的衣服,有气无力地扭打着他哭着道。

“快回去,别淋湿了感冒了!”林风淡淡地道,委婉地拒绝唐蕊的挽留,今晚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个绝情甚至可恶的人,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对得起那个人,那个生平从未谋面的父亲。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要你听我的,不许你走,我要你留下来!”唐蕊哭着哀求道。

林风无奈地道:“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尊重我的话,就给我这个机会。蕊蕊,我不想伤害你,更重要的是,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唐蕊的心痛了一下,哽咽着坚定地道:“本小姐什么都给了你,你就想这样抛弃我,不可能,我不会让你走的。今天你休想走出唐家的大门,除非你从我身上踩过去。”

说话间紧紧抓住林风的衣服,不给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从相识的开始一直到现在,唐蕊从来没有这样坚决过。

或许,聪明的她意识到了一切,林风这一次如果跨出唐家的大门,是不可能再回来了。自己父母对林风父亲做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抹去,唐蕊也理解林风,知道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法原谅她的父亲,可是她更不接受林风离开唐家。

“放开我吧!这样子很无趣,不要逼我对你不友好!”林风道。

“那你试试吧,因为除了那种方式,你没办法让我同意你离开唐家。”唐蕊作挑衅状道。

“我有一千个离开的理由,可是没有一个不离开的理由,放开我吧!”林风皱眉道,他已经不耐烦了,想尽快逃离这原本给他带来温馨现在却一刻也不想呆的地方。

“有,一个理由你就应该留下!”唐蕊哽咽道。

林风皱眉看了看唐蕊的眼睛,风雨中,唐蕊正色道:“禽兽哥,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