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一切不曾结束/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掩藏在心里许久、默默说了无数次却从来不亲口对林风说出来的话,是让林风留下的最好理由,至少在唐蕊看来是这样的。ziyouge.com

我爱你,我不能接受你的离开,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一起沐浴爱琴海的阳光、沉浸普罗旺斯的芬芳、一起站在世界最高的迪拜哈利法塔的最顶端,俯视这个世界肉眼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

还有马尔代夫的温馨恬静、帕劳群岛的安逸舒适,牙买加无与伦比的迷人海岸、印加古国最神秘的文明。还有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撒哈拉一望无际的黄沙,在阿尔卑斯山尝试最惊险的滑雪,在尼加拉瓜大瀑布的池渊中进行最刺激的河浴……。

并且,我们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会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宽敞明亮温馨,我们要在那里做最幸福的事情:一加一等于三,等于四,等于五,等于N!

一切都还没有来临,不可以就这样结束!

林风闭上了眼睛,天在下雨,心也在下着雨,身体是淋湿的,整颗心都是湿的。

林风此刻是盛怒,绝非负气,他没有对唐蕊表现出粗暴,因为他仍然清楚唐蕊是个无辜者,唐建豪的罪恶,丝毫不能够让她承受。当然对林风来说,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父亲还在世的消息,如果他得到的消息是父亲真的死在了当年唐建豪那一枪,并且被鳄鱼分食,尸骨无存,他一定无法保持现在的理智。

“你真的打算抛弃我?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么狠心!”唐蕊紧抓林风的手臂道。

“谈不上,只是觉得我们都应该放手。”林风对唐蕊的语气依旧轻缓,语意却是那样的沉重。

自己爱这个女孩吗?毋庸置疑,只是现在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说服他与她继续在一起?为父作恶,后人无罪?这个理由太苍白无力了,它仅仅只能让林风对唐蕊的态度轻缓一些而已,内在的依旧的冷酷。

许曼妮和小爱也匆匆从楼下跑下来,冲到了两人面前,没等到她们的劝慰,门口几道车灯光掠过,两辆车一前一后驶进了院子。

千夜宫主和若兰一起下了车,她们清楚地看到了站立在风雨中的几人,后面一辆是警车,上面下车的是警官关欣。

司机为千夜宫主撑着伞,若兰打着伞快步跑到唐蕊面前,将伞罩在她上为她遮挡着雨,不过只为她一个人,无视了与她近在咫尺的林风。当然,这不是若兰的意思,是千夜宫主的示意。

关欣打着伞为许曼妮和小爱挡住雨,眼前的一切,不用说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这次来唐家是为当年那件案件的,唐家的私事她现在不方便过问,即便她很关心林风,所以她只对若兰示意了一下林风。

若兰无动于衷,唐蕊伸手夺过若兰的雨伞,移到了林风的上方,一只手仍然抓住林风的手臂不松开。她的这种倔强,千夜宫主尽收眼底。

千夜宫主轻轻走到唐蕊面前,再轻轻地拉住唐蕊的手,然后唐蕊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拉着她近前并离开林风。

“蕊蕊,离开他!”千夜宫主正色而严肃地对唐蕊道。

“不!我不要!”唐蕊很坚定地忤逆了妈妈的意思。

“该结束了,他不会再给你快乐了!”千夜宫主继续道。

唐蕊摇着头,虽然事情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但是她仍然没有想过就这样放弃。从某一方面说,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其实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你不听妈妈的话?”千夜宫主皱眉。

“是你逼着爹地说出那件事情的,你是罪魁祸首!”唐蕊懊恼成怒。

“啪”地一声,一个耳光煽在了唐蕊的俏脸上,千夜宫主也懊恼成怒了,但她终究没有下手很重,只是象征性地煽了唐蕊一个耳光。打完之后,她的眸子中似乎也绽放出了一丝悔意。

“第一次见面,伤害你的女儿,第二次见面,出手掌掴你的女儿,这就是你,一个伟大的母亲,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林风冷笑着对千夜宫主道。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千夜宫主皱眉怒目以对。

“当然了,我已经不是你的什么人了。我和唐家已经没有关系,这也是你希望看到的,今天你想看到的都实现了。”林风道。

“你想说什么?”

“很多,你曾经说过要让我痛苦,甚至要我万劫不复。今天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现在很痛苦,万念俱灰,你很满意了吧。你的自私冷酷终于得到了回报,你成功地报仇了,恭喜你,千夜宫主!”林风继续面带嘲讽地道。

说着,轻轻推开唐蕊,继续快步而去。唐蕊愣在那里,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风雨中的林风已经走远了,眼看着就要消失在雨幕中。

“林风!”唐蕊喊着继续追上去。

“站住!”千夜宫主对她喝道,若兰上前拉住了唐蕊。

唐蕊转身对千夜宫主道:“林风说的没错,在我最想见到你的时候,你把伤害带给了我,我仍然会叫你妈妈,可是我需要承认,你是一个对你的女儿很残忍的妈妈!”

说着推开了若兰,快步向林风的方向追去。千夜宫主呆立在那儿,就这样看着唐蕊追上了林风,然后两个人消失在了雨幕中。

这一瞬间,她或许更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当年她比现在的唐蕊更要痴情,可是又得到了什么了呢,除了二十年的伤心痛苦。

而现在,当年那个绝情的人的儿子,又让她的女儿继续承受这种痛苦!千夜宫主的心理难以平衡,她居然意识不到,她女儿的痛苦哪里会是林风强加于她的。在这个夜晚以前,唐蕊是那样的快乐。

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闷,唐建豪和千夜宫主都知道了彼此那边发生的一切,唐建豪相对更震惊一些。

“哼!一切都是你做的,我根本没有逼你,真是愚蠢,这是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闹剧!”千夜宫主对唐建豪道。

唐建豪苦笑了一声,这怪不了任何人,只怪一切在他的预料之外,怪自己不了解这个不爱他的女人。

“这件事情迟早还是要让林风知道的,让林千叶出现然后林风知道了一切,那才是我真正的罪恶,既然做了,我当然要选择自己承受一切,只可惜……!”唐建豪道,说着黯然地摇了摇头,唏嘘不已。

“你这样子做,是表现你自己的高尚吗?”千夜宫主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她无意对唐蕊造成任何伤害,最终还是造成的,不是她直接造成,但唐建豪的做法,多半也是因为自己先前对他发出的那些威胁吧。

“算赎罪吧,最起码说出来我会心安一些,林风是个好孩子,他答应过我的事情,我相信他会做到。”唐建豪道。

千夜宫主道:“似乎有点晚了,但是看到你这样我不至于会反感,因为当年在知道是你亲自动手之后,我也对你心存恨意。不过我清楚,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李青河,也许当年我让你投到他那里就是个错误。”

千夜宫主召集了当年那些人,果断地用那种方式惩罚了他们,这一切是唐建豪完全没有想到的。但他知道她不是在帮助他,而是用这种方式表示对当年那个人的寄思,她不问世事这么多年了,重新回到这里,这就是她第一个要解决的事情。

她的言语是那样冰冷犀利,可是她的内心,其实也能够让人感觉到一些绵柔与温情。

通过对许曼妮的询问,关欣也大致知道了唐家今晚发生的一切,她很无奈地轻叹一声,想到林风落寂、愤懑离去的背影,她的心里同样万分不是滋味。只是今天晚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关欣直接对唐建豪道:“千夜宫主就当年那次事件,递送了大量的证据给警方,并且帮助警方将当年的涉案人员基本全部抓获。唐先生,你也是当年那次事件的参与者,并且是当事人,你需要提供更详细的信息给我们。很抱歉在你今天这样的心情状态下让你做这件事情,但警方需要你的配合,案犯虽然已经大部分抓获,但玫瑰组织的两名头领仍然在逃,根据警方的了解,你曾经与玫瑰组织头领李青河关系非常密切。”

其实,千夜宫主提供给警方的证据中并没有任何关于唐建豪的,即便她对唐建豪没有感觉,但是考虑到唐蕊,她也不可能让唐建豪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再加上千夜宫主在政界的关系网,这件事情她完全能够让唐建豪置身事外,也没有那个警官敢在这件事情上再对唐建豪进行侦查。当然,关欣这样的称职警官除外,在这件事情上,她不顾上级的压力,严格执行着警方应该要执行的程序,基于她的家庭背景,上级对她也无可奈何。

“好了关警官,当年发生的一切你已经知道了一半,剩下一半林风都没有耐心对我说,现在看来要全部对你倾诉了。”唐建豪对关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