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你是我的禽兽哥/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已过半,狂风和暴雨仍然没有一点停息的迹象,一辆不知道去往何方的小卡车上,是两个落寂的身影。ziyouge.com

林风搭上了这辆便车,然后漫无目的地向前驶着,他不知道这辆车开向哪里,他只知道它会带他离开东海。

他要壮大风组织,做成世界第一大组织,要消灭黑伞,要拯救世界、造福全人类……,但现在,他只想找一个地方静静地呆着,从天明到日落,再从日落到天明。明天的事情交给明天去做,这一刻他只想享受一下孤单。

不过唐蕊不想让他享受孤单,她义无反顾地跟了过来,紧紧跟随,无声地陪伴,不曾有任何退缩。

这辆略显破旧的卡车上只有一个简易的遮雨棚,并不能完全阻挡风雨,风和雨不时地灌进来,两人的身上原本就已经湿透了,风吹之下尤其清冷,唐蕊止不住玉齿打颤,却咬牙倔强地坚持着,楚楚可怜让人心酸。

一路无话,四周只有风雨声和破旧卡车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就是非常不欢快的乐章。林风一直默默凝视着烟雨中的世界,虽然没有看着唐蕊,但他完全能够感觉到唐蕊带着酸楚和不甘的无辜眼神。

正如林风之前在心里默念的那样,这双漂亮的眼睛,曾经是林风夜空中最亮的星,而现在,却成了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凝视着这双眼睛,他就会改变很多东西,而他现在也清楚,此刻应该还有另一双眼睛,默默地在凝视着这个雨夜。

也不知道驶了多长时间,车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车驶了两个多小时,早已经离开东海市区了,但这里仍然是东海的地段,应该是下面的乡镇之类的。

“我到地方了两位,明天下午拉上货还得折回东海,带不了你们了。”小卡司机对林风和唐蕊道。

“谢谢!”林风和唐蕊默默地下了车。他想给司机一些报酬,但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唐蕊同样如此。

“顺着这条路往那边走一里多路就到镇上了,镇上有小旅馆,我还有事情,不然顺道送送你们。”司机道,说着把他车上的伞拿给了他们。

再次谢过司机,两人便一起离开了,林风打开伞递给唐蕊,自己独自淋雨,默默地走在前面,唐蕊继续在他身后追赶着。见林风不愿意打伞,她索性也把伞收了起来,陪着林风一起淋雨。

后半夜雨越下越大了,这样大的秋雨在东海倒是不多见的,这个悲催的夜晚,上天似乎都要嚎啕大哭一场。

林风和唐蕊找了个住处,当然这不是镇上的什么旅馆,而是靠路边的一个简易木棚,里面是一些柴和干草,看样子应该是附近的农民堆放柴草的小房子。简陋可想而知,让人欣慰的就是能够遮风挡雨。

“把衣服脱下来拧干。”两人在狭小的柴房里面对面坐着,沉默了许久,林风才轻声对唐蕊道。

唐蕊咬着牙瞪着林风,一副气嘟嘟的样子,在林风话音过后数秒,她再也按捺不住,“哇”一声哭了起来。

“死禽兽,你终于肯开口对我说话了,终于知道关心我了,你怎么不继续扮酷呀!”唐蕊委屈地哭道,在雨中一直淋了两个多小时,唐蕊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此刻早已经是满腹埋怨了。

她不解气地站起来,跑到林风面前恨恨地推了他一下,小粉拳轻轻地打在林风胸口。

林风触到唐蕊冰冷的手,他心也疼了一下,皱眉道:“按照我说的做,不然容易着凉。”

“不,就不!”唐蕊一脸委屈倔强。

“我不会求你。”林风皱眉道。

“这些都是你造成的,我要着凉得感冒,我要得肺炎,最好得冷热病,看你内不内疚、后不后悔!”唐蕊泼撒道。

林风没有说话,静静地取了些干草和木柴,在屋子里的空旷地点着了,然后拉着唐蕊一起坐到篝火边。温暖的篝火驱走了一直以来的寒意,原先冷得颤抖的两人终于感觉到了暖意。

唐蕊着实冻坏了,搓着小手贪婪地就着火光,恨不得把热量瞬间吸收到自己身上。

让唐蕊跟着自己一起这样,林风是极其不愿意的,但这时候的他心已经完全乱了,就算是这一场冰冷的大雨,也不能让他有片刻的清醒安静。闭上眼睛,他就能看到唐建豪用枪指着他的父亲,枪声响过,父亲坠入深坑……。

一睁眼,火光下又是唐蕊无辜而明亮的眸子,无数的纠结交织起来,让林风坠入了痛苦的深渊。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瓶酒,林风对着自己灌了起来,这是小卡司机送的,打火机也一样,林风知道自己需要这些东西。

唐蕊见状起身冲上前,夺过林风手中的酒瓶,然后举着对着自己灌了起来,一下灌了一大口,不过都没喝进去,咳嗽着全都吐出来了。她扔掉酒瓶,倔强地站在林风面前与她对立着。

唐蕊又哭了,白酒就是这滋味啊,难喝死了,为什么这么无聊的人喜欢这东西啊!懊恼,呛死本小姐了!

林风无奈地摇了摇头,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林风自顾加柴把火烧大,尽快把两人的衣服烤干。

身体暖了,心也就暖了一些,些许平静也就回到了身上。屋外依旧风雨大作,屋内却不再清冷,并且充斥着一丝暖意。

“天亮了就回家。”林风对唐蕊道。

唐蕊很聪明,当然知道林风说的是让她回家,而不是和她一起回她家,也不是带她回他家。

“不!就不!”唐蕊坚决地道。衣服干了,泪也干了,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她倔强的可爱尽显,眼睛一眨,没有人能够忍心伤害她。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不要!就不要,坚决不要!本小姐万金之躯,你说甩就甩我?门儿都没有。”

林风道:“我和你说正经的,这个时候我不希望你是这个态度。”

唐蕊不服气地道:“那你要怎样的态度,要本小姐跪下来求你吗?你个禽兽,没头脑、小心眼外加神经质,我爹地是故意要杀你爸爸的吗?他不是被瑶瑶的爷爷逼得没办法吗?再说了,你爸爸又没有死,你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他活得好好的吗!”

“小气鬼,你就这样负气出走了是不是?忘了我爹地对你那么好了,忘了唐家对你那么好了,忘了本小姐为你做的一切了?”

“笨蛋,你对我好不容易才熬到这一步,就差那一点就成功了,你甘心就这样还没得到本小姐就走了吗?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打击,就让你对风华绝代的本小姐失去进取心了吗?你甘愿放弃了吗?”

林风默不作声,拌嘴他还真不是伶牙俐齿的唐蕊的对手。更何况,现在更多的语言争锋,只能带来更多的伤害。

自己真的太残忍了吗?也许对于这个女孩的确如此,我不曾想过要放弃你,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你。

无论从哪个方面说,林风都是强大的,如此年轻便凭借一己之力,运营着如此庞大的组织,并且带领着战员力克各大对手组织,一度让黑伞都为之头疼和恐慌。这种功勋,即使他父亲如此年轻的时候都未必及得上他。

可是,林风觉得自己是弱小的,他可以战胜无数困难和艰险,也很难度过今天这种局面的心理关。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为什么不能参透这一切恩怨?林风觉得自己弱小,因为他此刻需要一个可以倚靠的臂膀。亲爱的父亲、母亲,他最想见到的人。

林风的正确的,却又是错误的,他终究还是年轻了,没有真正经历过人生的残酷,有些事情他还是看不透。人生的苦恼就在于此吧:想不开,放不下,看不透。

“别说了,早点休息吧!”林风默默地对唐蕊道。再彼此安静一下吧,安静一个晚上,但愿明天是另一个局面。也但愿明天,自己会改变主意。

“不!就不!我要不停地骂你,一直到把你骂醒,烦死你!”

对不起,禽兽哥,真的对不起,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痛,唐蕊在心里道。

“让我安静一下,我知道你累了,放心吧,我是不可能在你睡着的时候溜走的。”林风对唐蕊道。

“谁知道呢,没良心的禽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唐蕊不配合地道。

林风没有说什么,用干柴和干草很快在火堆旁铺了一层足够一个人睡下的地方,拉着唐蕊坐到上面。

唐蕊的确困了,奔波了大半个晚上,又累又饿又难过,伤心绝望到了极点,没晕厥就不错了,眼下即便是粗糙的干柴草堆,也能大大地唤起她的困意。

顺从地躺到上面,林风脱下自己烤干的外套给唐蕊搭上,一旁火堆的温暖不断地涌来,唐蕊的倦意也加重了。跑累了,哭累了,骂累了,真的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觉,希望醒来后,今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哼!我警告你,明天早上醒来如果我看不到你,我立刻就自杀,让你后悔去吧!”唐蕊一本正经地对林风警告道。

林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记住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做我的禽兽哥!”唐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