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又一个横空出世/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女人的出现,直接就让双方原本对峙僵持的局面被打破,浩瀚的大海上一艘孤立的船,船上一个戴面具的黑色身影,这时候她就像一个神,一个带来杀戮和死亡的神。

见到这个人出现,所有的龙魂战队成员立即一脸恭敬,而恭敬之外更多的是敬畏。对这个人的服从和恭敬,是他们必须要做到的,就如他们对前任龙魂队长沈若溪一样。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就是接替沈若溪的人。

不得不再次提及一下黑伞的高效性,威廉没能将风天逸雪带回黑伞,黑伞自己却已经迅速地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并且作为冷酷的杀戮机器来说,她比沈若溪以及之前所有任的龙魂队长都要优质,是黑伞最理想的人选。

她杀戮的冷酷让人害怕,因为她不但会杀死对手,有时候也会任意杀死自己人。如她所说,这些龙魂战队成员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不能解决掉所有对手,她每过一分钟就会杀死一名自己人,这一点她是说到做到的,绝不会有一丝犹豫。

她是沈若溪的继任者,但绝不是沈若溪的翻版,因为她身手更出色、为人更狡诈、更冷酷残忍。当然,她更让人感到可怕!

沈若溪之前做到的,她都能够做到,沈若溪之前不会做的,她同样能够做到。她似乎在用某种让人发指的方式来证明一个道理:她比既往的所有龙魂队长都要强大!

龙魂队长作了一个杀戮的手势,子弹便嗖嗖地向她袭来,她像一阵风一样闪过接着便消失不见,又两名龙之组战员莫名地被拧断了脖子。

有了龙魂队长助阵,龙魂战队的力量一下子便占了上风,不一会儿船上的抵抗力量全部被消灭,剩下的船务人员也被龙魂战队全部无情屠杀了。

龙魂战队只死了三个人,战斗结束,龙魂队长将在场的龙魂战队成员都集合到一起,她像审阅部队一样扫视了一眼,语气冰冷地道:“今天的表现不错,我很满意,杀人最多和最少的是谁?站出来!”

两名龙魂战队成员站了出来,不过两人的姿态完全不同,一个自信满满,一个心里很是发虚,对于那名杀人最少的战员来说,他能够意识到什么。

“你们一共用了十一分钟,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龙魂队长冷冷地道。

杀人最少的那名战员直接扑通跪了下来,他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极端的恐惧,进入龙魂战队,他们的生死观念早已经淡漠,淡漠到麻木,死亡没有什么可怕的,只可惜不是为黑伞战斗死亡。

“咯吱……!”这是脖子被拧断的声音,一名龙魂战队战员随即倒地而亡,出乎意料的,被拧断脖子的居然不是那名杀人最少的战员,反而是杀人最多的那名。

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名战员,龙魂队长继续冷声道:“你杀人最少,但是你杀死了两名龙之组战员,他一个都没有,而全部是拿枪作武器的军士,在对战过程中,他选择的是弱小的对手,在我的队伍里,我不允许这种投机的人存在!”

说话间,目光再次从面前每个战员身上掠过,所有人恭敬地躬身从命。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绝对的圣旨,是死神强加给他们不可违抗的命令,不可违抗。

新的龙魂队长继任以来,她就以多种方式,逐渐地清除了龙魂战队里一些她不满意的战员,再训练填补新的战员。在她看来,她率领的这支队伍还达不到她想要的标准,她必须强力改造它。

全船的人都被杀死了,龙魂队长留下了一个,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是船上负责信息联络的工作人员。

面对这样的杀戮,女孩早已经吓傻了,眼泪早已噙满了眼眶,浑身瑟瑟颤抖。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龙魂战队将船上被杀死的人的尸体一个个地抛进了大海,一股让人窒息的死亡气息包围挤压着她。她不敢看,不敢叫,不敢哭,连动作稍微大一点都不敢。

其实,那些龙魂战队的战员这时候和她一样。

龙魂队长静静地走到女孩面前,伸出手抚了抚她清秀的脸,戴着面具的脸贴近了上前,轻吻了下女孩的额头。

“帮我向华夏和西兰方面发个通告吧,说清楚今天的事情,很简单:黑伞龙魂战队杀掉了船上所有的人,除了你之外,然后,劫走了船,连同上面所有的龙魂。”

女孩哪里敢不从,咬着牙点了点头。

“再向华夏风组织发个通告,内容和那个一样,再加上一条,我们杀死了十几名华夏龙之组的战员。”

女孩再次点了点头,龙魂队长冷冷地笑了笑,继续道:“所有的事情做完后,这艘船我们会开走,在那之前我们会送你到另外的船上,然后风组织的人会来救你。替我给他们的头领林风先生捎个话:龙魂队长重新复活,我会去找他的!”

林风在岛上与部属们商议着风组织扩充的事情,基本的方案已经确定了,风组织将与鹰组织配合,取代华夏原有的玫瑰组织占据的一切基地和力量体系,立足于华夏并向亚洲其它地区扩充,更长远的目标,便是将风组织的堂口设置在世界各地。

太阳能够照到的地方,就有风组织举足轻重的力量存在,让风组织成为名副其实的日不落帝国,这就是林风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回唐家吧!”唐天对林风道。会议结束,唐天和林风单独到了一个房间,看得出唐天是特意要和林风说这个事情的。所有的一切他们都知道了,唐天现在显然是劝慰的意思。

“完全能够想到你会和我说这些。”林风道。

唐天道:“其实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非常震惊,甚至一度心情也和你一样,但在父亲和其他人的劝慰下,我很快想通了。”

唐天和林风的境遇是极其相似的,他的父亲李寒潮,正是当年林千叶的助手,他当年和林千叶一起掉下了鳄鱼池,唐天曾是唐建豪的义子,并且他和林风一样,都是与唐建豪的女儿订的婚,将来会成为唐建豪的女婿。

身为人子,唐天在初次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同样震惊,心中涌起从来都没有过的愤恨。但唐天的父亲李寒潮及时出现了,再加上秦慕雨,他们很好地安抚了唐天,而唐天也很快想通了,人在迫不得已之下所做下的,未必就是罪恶,更何况他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一种变相的营救。

“父亲让我告诉你,当年的一切不是唐蕊爸爸的错,他是一个好人,你应该要原谅他!”唐天拍了拍林风的肩膀道:“我的父亲重要开导我,所以我释然了,你现在缺的,也许是你的父亲亲自这样开导你吧?”

林风没有说话,他觉得或许会是这个原因,他也想过真正冷静地去面对一切,可是又觉得缺了一些东西。他还是太年轻了,因为年轻所以他并不能从容地做到任何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缺少了一些什么,相比于唐天来说,难道就是父亲的劝慰吗?为什么唐天能够从容地原谅唐建豪,自己仍然心存芥蒂?

关于这个问题,他准备去趟西兰国,从母亲那里去找到答案。

“你是为了小爱吗?”林风对唐天问道。

唐天道:“一开始我觉得是,可后来我觉得,我是为了整个唐家,还有所有与唐家有关的人,爱人、亲人、朋友!林风,你也可以做到的!”

只有在私下里以亲人身份共处的时候,唐天才会以兄长的身份直接叫他的名字林风,在组织中,他对林风的称呼永远是恭敬的“头领”。

林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论如何,唐天博大的胸襟和度量,林风觉得值得自己学习。

唐天笑了笑道:“这不是胸怀,仅仅是我虚长你几岁,比你更容易看透一些东西而已。”

林风笑了笑道:“看来你还是比我成熟啊,如果是这样,我忽然觉得风组织的头领你做更适合一些。”

“呃,这种玩笑可不能开!”唐天笑道。

林风略一思索,随即道:“这两天我会回一次唐家,无论怎么样,我总得为我上次的冲动表示下歉意。”

“我倒更希望你是彻底的回去!”唐天正色道。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推开了,唐蕊直接走了进来,走到林风面前。

“终于肯回去了啊?本小姐劝你都不管用,还要小天哥帮忙劝你才行。”唐蕊作不悦状道,不过同时也一脸轻松,林风终于肯回唐家了。

林风嗔怪地道:“总要送你回去的吧。”

“什么叫送我回去,要回去就一起回去,反正我不管,这是本小姐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吧。哼!本小姐已经失去耐心了。”唐蕊正色道。

“明天一起回去!”林风对唐蕊道,让她安心。

“不要明天,就今天,不,就是现在!”唐蕊强烈要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