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龙魂队长的陷阱/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家别墅,和唐家别墅一样灯火温馨,也一样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沉重。这种气氛在温馨舒适的豪宅中,似乎显得很不协调。

程雅诗静坐在二楼自己的书房里,把手头上最后的事情处理完。这几天经过她的奔走,李家资产的事情终于基本解决了,所有不法资产都被清查了出来,这是一笔惊人的数字,包括一笔李青河在花旗银行的巨额资产,其数目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这些都是玫瑰组织经营各种不法产业以及实行各种产业垄断所得,华夏方对于这些的处理非常严肃,全部查抄冻结。

不过李家也有一些合法经营的产业,其中的大部分李青河以前都已经留给程雅诗了,总资产有几百亿。现在东海方面还有上百亿的资产,有酒店、码头和仓储货柜,大多数是一些出租物业,同时李家在东海的多处个人房产包括葡萄庄园也都归为合法,程雅诗把这些资产全部合理分配,用来安置李家人。

李家人对于程雅诗的分配方案没有任何意见,即便程雅诗曾经一个人净得李青河绝大部分资产,李青河儿孙们一大家都极为不满,当初就因为这件事情让程雅诗和李家几近绝交。但是在关键时候,她还是不计前嫌地把李家东海的资产都给了李家人,其实这些资产程雅诗也有权利继承其中一部分,但她选择了不再争夺。

安置好了李家人,程雅诗才感到轻松了一些,其实从另外的角度上说,李家的这种结局并不是她完全不愿意看到的,让外公的作恶就此结束,未必不是件好事,只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外公和亲人平安的基础上,哪怕他遭受法律的惩处。可是现在,外公和千宠都逃脱了,完全不知所踪,不知生死。

在查抄外公的物件时,有一封是李青河留给程雅诗的信,警方把它交给了程雅诗。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明一下如果他哪天遭遇到了不测,请程雅诗好好照顾和培养李思瑶,并且终生不许程雅诗和李思瑶参与任何组织。

程雅诗再次看了看那封信,轻叹了一声小心地收起来,起身拿起手机,拨打了林风的手机号码,手机依旧是呈没信号的状态,程雅诗失望地放下了手机。

心系着李家这边的同时,还有一个人也让程雅诗心系着,对于他的牵挂,永远无法改变。

她知道风组织内部一定有人知道林风行踪,不过程雅诗不是风组织的人,而作为一个组织,组织内有关行动的事情是组织机密,并不对外界透露。

继续尝试了一下还是联系不上林风后,程雅诗放下了手机,她寻思着明天要不要亲自去趟玫瑰山庄。

起身直接去了隔壁的房间,打开门,李思瑶正抱着个玩具熊坐在她粉粉的公主床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在这个活泼好动的小丫头身上,这样的玩深沉是很少见的。

李思瑶在千夜宫主第一次回唐家的时候就住在程家了,唐家和李家出事她都没经历,不过现在所有的都知道了,也难怪乖巧伶俐的小姑娘现在难得地深沉了起来,好像几天之内长大了好几岁。

“瑶瑶,一个人无聊吧?”程雅诗轻唤了她一声,随即在她身边坐下。

李思瑶道:“还好啊,乱七八糟地想想事情咯,想想以前在甜心公寓的日子,还有在家里的日子,想想蕊蕊、禽兽哥、爷爷还有哥哥……。”

“还在哭啊?”程雅诗拨开李思瑶的头发,爱怜地捧住她那种瓷娃娃一样的脸。

“没有,前几天已经哭够了,哭完了就好了,你看我没有哭吧。”李思瑶把脸对着程雅诗道,努力证明她脸上没有泪痕。

“怎么现在这么释然了?”程雅诗挤出一丝笑容道,李思瑶天真无邪的目光中,透出的居然是一种她这个年纪的傲娇公主少有的淡定和从容。想到这儿,程雅诗心又疼了一下,瑶瑶是太心痛了吧?心痛到麻木了,所以反而虚假地淡定从容了。

李思瑶努着嘴道:“禽兽哥教我的啊,人,总要坚强一些嘛。”

在李思瑶刚刚得知李家的事情后的那两天,她的确伤心到了极点,成日以泪洗面,尤其是得知最疼爱她的爷爷和哥哥已经成了逃犯逃往海外了,更是难以接受。其实爷爷假死的消息她还是刚刚才得知不久,还没来得及在爷爷怀抱里撒娇,他们又陷入了一种可能是永别的分别。

“林风都成你精神支柱了啊?”程雅诗再次捧起李思瑶的脸蛋,望着她嗔怪地道。李思瑶要是真的能顺利地从最近的心理阴影中走出来,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程雅诗不觉得自己能够尽快顺利抚慰好这个娇妹妹。

“当然咯,禽兽哥那么高大威猛,是很给力的精神支柱哦,一柱擎天,力挽狂澜,是我心目中的明灯。”李思瑶美眸忽闪,一本正经地道:“雅诗姐,有禽兽哥的消息了吗?好久都没见到他了,整颗心都在想他,还有我的胃,想他做的饭饭和汤汤咯。”

“没有,和唐家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没那么快接受过来,大概需要一段时间调节自己吧。按照你说的,他大概还没有找到他的精神支柱吧。”程雅诗淡然道。

李思瑶道:“那这一次禽兽哥会不会和唐家退婚?还要不要蕊蕊姐了?”

“不会,林风爱唐蕊!”程雅诗肯定地道。

李思瑶努着嘴嘟嚷道:“怎么这样啊,那还是没有机会耶!”

“别胡说,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毛病,小花痴。”程雅诗轻轻推搡了李思瑶一下。

“雅诗姐,你没有想过吗?”

“想过什么?”

“这是很好的乘虚而入、鸠占鹊巢、取唐蕊姐而代之的机会哈。”李思瑶一本正经地道。

程雅诗皱眉没好气地望了望李思瑶,这下她算彻底放心了,李思瑶敢开这样的玩笑,倒能说明她很好地从悲痛中走出来了。

“雅诗姐,不要虚伪地说你没有过这个想法哦!”李思瑶坏坏地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看着李思瑶,正色道:“没有,真的没有,你也不许有,刚才的话,我当你是开玩笑,以后不许再说。”

李思瑶吐了吐舌,道:“本来就是开玩笑嘛,不过说真的,我真的很想禽兽哥啊,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高大帅气上档次的他啊?”

“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吧!”程雅诗喃喃地安慰李思瑶。

凌晨两点多,林风一行人到达了目标海域,一番搜索后找到了发来信号的那艘船只。装载龙魂的那艘大货轮自然已经不在这片海域了,这里只有一艘小型的游艇泊在那里,游艇的顶面坐着一个人,双手被手铐靠在金属栏杆上,就这样在无边的黑暗和海风中飘荡了好几个小时。

这个人正是龙魂队长在之前那次屠杀中留下的一人,是那次屠杀的幸存者,她也是龙魂队长用以挑衅风组织的道具之一。

这女的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林风他们的到来非但没有让她安心,反而被她当成是龙魂战队的人一阵惊惶惨叫。几人安抚了好一阵子,才勉强让她平静下来。

“我找林风头领,那个女人让我给你带个话!”女子道,林风听了直接俯身蹲在女子面前。

“她说她会来找你!”女子直接对林风道。

“她是谁?”林风皱眉问道。

“一个女人,戴着白色的面具,穿着黑色的衣服。她带着人杀死了所有的人,只留下了我,她让我看着他们把所有人的尸体扔到了海里,她没有杀死我,就是要我为她给你带这句话,她会来找你!”女子浑身瑟瑟发抖。

白色的面具,黑色的衣服?林风和白龙、沈若溪面面相觑,毋庸置疑,这副装束他们都不会陌生,龙魂队长?又一个龙魂队长诞生了?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又一个她来了!”沈若溪道。

“真是没完没了!”林风皱眉道,这一刻的忿恨随即在心中升起。当然同时也有疑惑,风天逸雪和夏美妍都在,这个龙魂队长是什么人呢?黑伞又是从什么地方,迅速地找到了这个人?

就这个问题林风特意询问了沈若溪,不过沈若溪对这些也很感到奇怪,但是她提醒了林风一点,还有一个极阴之体是他们未知的,这个人极可能就是那个极阴之体的女人。

“先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尽快在海上搜索,以那艘货轮的速度,它不会跑得太远。”林风对属下命令道。

那个女子说完话后随即直接晕倒了,沈若溪和一名风组织战员一起将她搀扶住,准备将她带上直升机。

女子被搀扶起来,随即一根连着她与栏杆的细丝被拉紧,细丝和头发丝一样粗细,夜色下极难被发现,不过这一下被沈若溪尽收眼底。

她立即道了声小心,并按住那女子的身体,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女子的身体被另一个人拽离,那根连着她和栏杆的丝线直接被拉断了。

沈若溪倒吸了一口凉气,顷刻间脸色都变得无比惊恐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