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无双龙魂队长/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魂队长所说的背叛,风天朗月他们心里是一清二楚的。黑伞在华夏的重水计划,风天朗月曾向程雅诗泄密,这也就是变相地向林风和华夏方泄密。虽然黑伞在这个计划上的失败与风天朗月的泄密并没有本质的联系,但是另一件事情却与他关系极大。

白鲸岛的争夺,风天朗月同样是将一些信息泄露给了林风,并离开了风天家族。这一次非常关键,间接地导致了龙魂战队和头山组在白鲸岛的失利。

前一段时间风天朗月其实是在过一种半封闭半逃亡的生活,躲避着黑伞的报复,现在风天牧野得到威廉的承诺,只要风天朗月回归继续带领风天家族效忠黑伞,并且将功抵罪,那之前的一切就不予追究。

不过眼前的一切,显然并不像风天牧野从威廉那里得到的承诺。

“威廉爵少已经答应过风天家,给朗月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有再犯,不止是您和爵少,我都不会轻饶他。”风天牧野作央求状对龙魂队长道。眼前的情形他很清楚,只要龙魂队长手果然地收紧,这个他最看重的风天家族继承人便不复存在。

“爵少是爵少,我是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龙魂队长冷冷地道,风天牧野随即哑口无言。

现在的这个龙魂队长不仅仅是功力和手段超过前任的沈若溪,姿态也更高,沈若溪还需要听从威廉的调度,而现在的这个,她根本连威廉都不放在眼里。还有黑伞的四大杀手灭世、血修罗等人,同样入不了她的法眼。

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风天朗月倒显得并没有多大惧色,他很淡然地立在那儿,等待着龙魂队长拧断他的脖子。

现在的风天朗月心是分成两半的,一半是死的,一半是活的,因为程雅诗,他的心已经是将死状态,家族的崛起是他心活着的部分。风天朗月现在是一个矛盾体,他既因为家族的崛起而踌躇满志,又因为程雅诗而心灰意冷,现在龙魂队长给他一个解脱的选择,他会选择淡然接受。

风天朗月闭上了眼睛,风天牧野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当下也闭上眼睛,不忍去看。

不过,龙魂队长并没有下手,她的手卡在风天朗月脖子上,目光犀利地凝视了他许久,手上的力度也微微加大。最后,她松开了手,放过了风天朗月。

“你不畏惧死亡?真的很特别,凭借这一点,我先放过你一次。”龙魂队长对风天朗月道,说话间一笑,先前表现出来的清纯可爱又回到了她身上。

风天牧野舒了口气,风天朗月依旧一脸淡然,在那一刻他或许真的想过就这样解脱了,可惜一切还是没有实现。

“你前两次背叛黑伞,并不是你的本意,你是为了一个女人,很明显这个女人就是你心爱的女人,告诉我她是谁。”龙魂队长对风天朗月道。

风天朗月当然知道龙魂队长的用意了,他清楚,只要他说出那个名字,眼前这个人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让他心爱的女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他当然不可能透露。

“已经是过去式,我会一心效力于黑伞。”风天朗月道,其实他心里清楚他推不掉,眼前这个可怕的女人是不会罢休的。

“她是我们很大的一个敌人,很简单,因为她能够让你再次背叛黑伞,而那个时候你的身份已经是黑伞亚洲代理人,我不会让她存在!”龙魂队长正色道。

风天朗月想再说什么,龙魂队长制止住他道:“不要对我有任何保证和承诺,我不会相信这些东西,尽快告诉我她是谁?当然,你不告诉我,我也很快会查到。”

风天朗月的身子有些颤抖,顷刻间甚至有一种崩溃感,为自己无法挽救心爱的女人而崩溃,眼前这个女人真的不会让她存在。

“记住!得不到的东西,就果断地毁灭它!”龙魂队长冷冷地对风天朗月道。

沈若溪第二天出现在了林风面前,林风倒有些诧异,只能说她的消息太灵通了,她当然是因为得到了龙魂队长在香港出现,所以才特意赶来了这边。

当然还有其它原因,在林风的战队中,沈若溪始终处在不被信任的位置,无论在风组织还是龙之组,对她的排斥态度都是非常明显的,这一点沈若溪当然能够感觉得到。她会感到不好受,但她更理解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这都是她之前的身份为她带来的。

“你消息得到的挺快,只是为什么龙魂队长总是能吸引你的注意力?”林风对沈若溪调侃道。

沈若溪道:“没办法,这就是我的情结吧,我总是感觉那就是另一个我,当龙魂队长时间长了,这种情结挥之不去。”

林风道:“昨晚她出现了,我和她虽然没有交手,但是已经能够判断出,她的功力在黑伞四大杀手之上,单论武力,她就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或许是我们两个加起来?甚至更多?”沈若溪道。

“谁也不敢保证,不过这一点并不是最可怕的。”林风道。

沈若溪道:“我知道,最可怕的是她的心机与冷酷,其实和她比起来,我大概算是一个不合格的龙魂队长,因为我居然懂得感情。”

“这样子不是让你看起来更像个正常人吗?我知道了,按照黑伞的标准,龙魂队长就不应该是人,最起码也只能是没有灵魂的人。”

沈若溪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正是因为这样,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忽然觉得,在我担任龙魂队长的时候,龙魂队长其实有两个,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她,她当时就应该已经存在了。”

沈若溪的分析不无道理,虽然她担任龙魂队长,但是她的大多数时间都是以沈若溪的身份潜伏在华夏,真正在世界各国执行任务的,应该就是这个龙魂队长。也就是说,这一届的龙魂队长有两个,一个是公开的,一个是隐藏的。

沈若溪在华夏执行她的潜伏任务的时候,另一个龙魂队长就率领着龙魂战队同样执行任务,而这一切沈若溪是一无所知的,她一直认为自己独一无二。

这个龙魂队长和沈若溪是一样的身份,履行的是一样的职责,她的身份地位可能更特殊,或许是真正的只服从于黑伞总头领,不像沈若溪,还要服从威廉这样的人。

所以她开始认识到,自己或许只是一个替代品,自己挂着黑伞龙魂队长的名号存在,就是为了隐藏那个人的存在。

之所以有这种猜测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这个龙魂队长出现得很突然,黑伞在华夏搜寻具备极阴之体的人接替龙魂队长的位置,这个龙魂队长就突然出现了。并且她的果断与成熟,绝对不像是黑伞新培育的没有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样子。

听了沈若溪的分析,林风也觉得似乎非常有道理,各方面都能说得出去。也就是说在黑伞内部,龙魂队长也有真正的和山寨版之分,沈若溪反而是山寨版的,她的存在就是掩人耳目,让所有人都误以为她是龙魂队长,而真正的龙魂队长,则借着她的身份在做着一切她需要做的事情。

想到这儿林风不禁皱了皱眉,这样的掩饰太精妙了,黑伞的狡猾由此可见一斑。

“算了,还是不要乱猜了,反正这时候她的身份已经显露了出来,黑伞龙魂队长现在只有她一个,她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沈若溪对林风道。说话间美眸闪动,不自主地透出一丝失落之色。

“之前倒没听你提起过这些,这次来到香港,不会特意就为了告诉我这些吧?”林风道。

沈若溪道:“不是,只是觉得以这个龙魂队长的实力,我们不能轻视她,你应该需要一个了解龙魂战队的人与你并肩作战。”

林风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道:“在那边呆的不愉快是吗?”

沈若溪怔了一下,大度地轻笑了声。不愉快,的确是不愉快,所有人都是异样的目光,排斥的目光,就连林风的母亲叶温玉也对她缺乏信任,这样的环境,如果不是为了林风,她没有一点坚持的理由。

“有些时候,一个人的污点是很难洗去的,我自己都这样觉得,所以这些很正常,你也不要怪他们。”沈若溪对林风道。

“更何况,别人怎么看待我我并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怎么看待我,如果你也和他们一样,我才真正没有在你的阵营里呆下去的必要。”

林风道:“我不会和他们一样,当然了,他们最终会理解你的。”

“躲避他们的目光,不是我来这里寻你的真正原因,曾经的龙魂队长,可不会这么不堪和脆弱,不过,曾经的龙魂队长的确又是不堪和脆弱的。”沈若溪笑道:“很简单,因为她懂得感情,我现在发现了,我已经不习惯离开你了,尤其是你在面临着战斗的时候,和你并肩作战的欲望无可抵挡!”

林风微笑颔首,沈若溪继续道:“不想知道原因吗?”

“嗯?”

“因为,你是我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