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水德宏的决断/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五长老发出的真元巨蛇就要咬到肖笛了,这种外人看來的生死关头,肖笛却居然笑了一下,似乎在嘲笑某些人的不自量力.

然后从他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火山喷发般的超强气势,然后一道剑光从他手边闪电般飞出,不仅将那条真元巨蛇彻底碾成了渣,然后顺势就把五长老的两条胳膊同时斩断,

然后肖笛一脚把五长老踢到了张金凤他们一伙儿人的面前,微笑说道:“本公子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有人來插嘴,不然就是这个样子,你们明白了吗,”

肖笛此时的微笑,在水家的众高层眼中却犹如魔王一般,刚刚肖笛身上瞬间爆发出來的气势,远不是普通的黑铁初阶武者所能释放的,最少也和水德宏这种高阶黑铁武者相当,众人都是惊得目瞪口呆.

就连水风和水松等人也不例外,他们这才明白肖笛的实力原來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不由得心中庆幸,还好之前沒有和肖笛发生冲突.

张金凤那一伙儿虽然又气又急,但是五长老的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沒有一个人敢站出來再质问肖笛.

张金凤又拿出撒泼的看家本领对水德宏喊道:“你还算是男人吗,水德宏.五长老就当着你的面被人重伤,你连句话都不敢说吗,你还有资格做水家的家主吗,我怎么跟了你这么个沒用的男人,”

水德宏也是暗暗心惊,他觉得刚刚肖笛的那一击和自己的最强一击也不遑多让,但是五长老虽然无礼,毕竟也是水家的人,难道就这么一言不发放过肖笛,肖笛虽然实力很强,但这里毕竟这么多水家的人,就算有了冲突,难道还怕他不成,

想到这里,他黑着脸说道:“这位姓肖的少年,五长老虽然急了一点,但也是情有可原,你出手也太重了吧,你是否应该给我们水家一个解释,”

肖笛收剑回鞘,冷冷一笑道:“你们水家的狗偷袭我就是情有可原,我出手就是太重了啊,水德宏你还真是会说笑,难怪你们水家现在变得这么的一塌糊涂.不过这都和我无关,我只是护送柔云小姐过來的,现在既然你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好意,那我们只好一拍两散了.兄弟们,咱们走吧.”

说完肖笛和水柔云转身就往外面走去,慑与之前肖笛展现出來的实力,沒有一个人敢阻拦他们.

这时候令水家高层的人惊讶的是,水风和水松等人也对水家的高层施了一个礼后,和肖笛一起走了.

大长老大惊,急忙喊道:“阿风,阿松,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难道你们不是水家的人吗,”

水松回头苦笑道:“大长老,我们这条命都是肖公子救的,本來我们也愿意回來替家族效命,但是之前发生的事情您也看到了,不是我们不愿意留下,是家族不肯收留我们啊.我们这一千多人只好跟着肖公子和柔云小姐走了,请大长老见谅.”

眼看肖笛他们就要出去了,水德宏大惊,他急忙飞身闪到肖笛身后,想要拉住他,肖笛冷哼一声,身上猛然释放出一股夹杂着火之意境的强大真元,比之前重创五长老的时候更加猛烈,把水德宏直接震退了一丈多远,连他的手都被微微烧伤.

众人更是呆若木鸡,原來之前重创五长老的时候居然还不是肖笛的最强实力,从这一击上看來,肖笛的实力甚至还在水德宏之上,

肖笛冷冷对水德宏说道:“不要说我沒给你机会,我会在伐木场的镇里等你们三天,如果你们能够拿出足够的诚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水家夺得这次场主之争,否则你们后果自负.”

几个长老纷纷出言挽留,肖笛头也不回,带着众人离去了,只留下一地鸡毛蒜皮的水家众高层.

半响后,水德宏才缓过神來,他无力的回到位子上对众人说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人家只给我们留了三天时间,至于该怎么做,大家讨论一下吧.”

这就是实力的作用,刚刚肖笛将他震退并轻微的灼烧了他,让水德宏心生寒意.他知道对方的实力至少也不比自己差,弄不好还在自己之上,所以不知不觉就不敢再以‘姓肖的’或者‘那小子’那样的称呼肖笛了,尽管肖笛此刻并不在场.

众人沉默了好久,由于张金凤在场,想说话的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金凤冷笑道:“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水风水松包括水柔云那些人居然伙同外人來对付我们水家,罪不可赦.我提议马上聚集全族人马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样才能保住我们水家的颜面,我看这个任务就让如龙带队完成吧,让他戴罪立功.”

大长老实在忍无可忍了:“家主,张金凤的这个提议简直是混账无比,这等于是完全把我们的那些人逼到对面去啊.先不说我们水家只剩一千多人了,人家也有一千多人,真要打起來谁胜谁负都不知道,就算是我们赢了,最后咱们水家还能剩下几个人,接下來的场主争夺战我们还怎么比,”

张金凤哈哈大笑:“大长老你就不要危言耸听了,那些人跟着姓肖的和那个水柔云两个小杂种走的人毕竟也是我们水家的人,我们当家的到时候以水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他们,他们难道还敢反抗不成,他们的家属可都在我们这里,难道他们不怕死,也不怕自己的家人死吗,”

这一下子连其余的长老都坐不住了,真要是用了这种毒计对付自家人,那他们就算是赢了也沒有脸在东谷伐木场这里做人了,他们纷纷出言反对.

水德宏想起之前陶三娘的很多事情,心中突然一股豪情生出,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自己英明神武豪气冲天的时候.他突然站起來说道:“大家不要吵,我已经有决断了.接下來我说的话马上执行,违者以叛逆家族的罪名论处,”

水德宏已经很少展现出这种杀伐果断的家主气势了,众人都被骇了一跳,马上安静了下來.

水德宏冷冷的说道:“首先,把张金凤给我找个小院子关起來,不许有人探望,不许随意出入,所有的用物都按最低标准供给,就和当年陶三娘一模一样.來人,马上执行,”

张金凤呆住了,她完全沒想到水德宏居然上來就敢针对她,顿时又当众撒泼骂起來.

水德宏这次沒有被她纠缠住,缓缓走到她面前,一巴掌将她打的满嘴流血:“你这个贱人,这么多年來我一直忍让你,但看看你和你儿子都做了什么好事,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有沒有当我是你丈夫,我说的话别人都能听,你为什么例外,卫兵呢,怎么还沒來,”

十几个水家的戒律堂的人马上冲了过來按住了张金凤,并将她捆起來准备带走.

张金凤这才知道这次水德宏是动真格的了,急忙又换了一套,开始哭着求饶,并拿他们过去的事情想要來感动水德宏.

但水德宏这次完全无动于衷,他挥挥手让卫兵继续执行,然后又说道:“第二条,水如龙这次不仅耽误了我们家族的大事,并且还敢撒谎狡辩欺骗高层,罪无可恕.來人,将他的武功给我废了,然后关到最重的牢狱里去,等候下一步发落.”

水如龙一下子惊呆了,他之前大错小错不知道犯了多少,但是有着张金凤的保护,水德宏从來打都沒打过他一次,但这次居然直接对他下了这么重的惩罚.他顿时吓得直接瘫倒在地,话都说不出來.

又有几个卫兵过來把水如龙也带走了.

水德宏此刻似乎恢复了当初一代家主的威严,自己的老婆孩子就这样被重罚了他连表情都沒变,接着又说道:“五长老刚刚故意恶意对肖公子出手,他不是为了家族而是为了私欲,等于是为家族竖立强敌.虽然已经断了两臂也不能绕过.來人,把他也关到重罪牢狱里面,等候发落.”

五长老刚刚被肖笛斩断手臂,此时刚刚止住血,听到水德宏的话不由得心如死灰,张金凤和水如龙完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等于付之东流了,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他索性惨笑一声,自绝经脉而死.

就算五长老当面自裁,水德宏也毫不心软,继续把这些年一直和张金凤水如龙他们拉帮结派祸害水家的人都从严处置,戒律堂的卫兵们进进出出忙个不停.

半天过去后,之前的十几个高层只有一半还坐在这里,其余的都被或杀或关.

大长老激动的泪流满面:“德宏啊,舅舅真是好久沒看到你这种杀伐果断的措施了,这才像是我们水家的家主该有的样子,这才是咱们整个东谷伐木场场主该有的样子.”

水德宏苦笑一声对大长老说道:“舅舅,这些年來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整个水家.我完全被张金凤那个贱人迷惑住了,做了那么多错事.我想请你去和那位肖公子谈一谈,看看他还有什么要求,只要他能帮我们水家保住场主之位,他的任何要求,哪怕是要我的命,哪怕是让他当水家家主,哪怕他要我们水家所有的资产,我都全部同意,”

大长老奋然说道:“德宏,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我看那位肖公子根本无意这个位子,以他的实力恐怕我们这个小小的东谷伐木场还不放在眼里.我这次一定劝说他帮我们,不然我就跪死在他面前,”

水德宏感动的握住了舅舅的手,二十年來,这一对甥舅的手终于又真正的握在了一起.旁边的长老们也都是真心为了水家的人,此时也都感动的热泪盈眶,他们觉得,这样的水家才是真正的水家,只要内部完全一心了,就算是再大的危险也能安然度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