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奉献武魂VS黑暗元素/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身旁那株耀眼的黑莲花,肖笛横下一条心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算将自己的心神彻底放开给黑暗元素,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增加和黑暗元素的亲密度好化解和吸收它们,

虽然这样做等于是要冒着黑暗元素在自己体内肆虐甚至控制自己神智的危险,但是武者之路上何处又沒有危险,真要是想安逸的话,除非去找个小地方畏畏缩缩任人鱼肉忍气吞声的活上一辈子才有可能,但这,绝不是自己想要走的路,

面对这种对别人來说可能要花很多时间才能下的决心,肖笛瞬间就做出决定了,干了,谁怕谁,你们就尽管放马过來吧,我就不信我的奉献武魂收服不了你们这些小小的黑暗元素,

肖笛知道这个过程中自己可能会一度变得失去理智,所以他对张馨儿说道:“馨儿,你离我远一些,我待会儿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会不受控制,你只要看好周围不要让人打扰我就行了,千万不要靠近我,”

张馨儿奇怪的问道:“肖笛,你是打算摘下黑莲花还是研究一下呢,我好像沒听说过黑莲花有这么危险啊,”

肖笛缓缓的说道:“不是,黑莲花附近这里的黑暗元素的浓度很高,我打算彻底放开魂海來领悟一下黑暗意境,这中间可能会被黑暗元素的暴虐噬血的一面控制住心神,所以馨儿你必须得离我远一些,”

张馨儿惊道:“不行,黑暗元素本來就很诡异难测,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还这么年轻已经这么强大了,何必再冒这么大的危险呢,将來你慢慢的总会有机会升上去的,你不要过于心急啊,”

肖笛微微一笑,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要是最熟悉他的王幂看到他的这个表情的话,就知道肖笛此刻已经下了决心,任谁劝也是沒用的了,

但是张馨儿还沒有明白,肖笛只能耐心的对张馨儿解释道:“馨儿,正是因为黑暗元素的属性很诡异,所以我才必须要多熟悉一下才行,不然以后遇到黑暗属性的高手我就很被动了,我们武者的一生都充满冒险,胆怯和畏惧只会让你变得软弱,更何况这次这么好的机会恐怕很难再遇到了,如果我只是因为害怕冒险而错过了的话,那以后好运也会离我越來越远的,”

张馨儿沉默不语,这时候她才明白为何肖笛这么年轻就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一方面确实是因为他的天赋极为出色,但另一方面在对未來的目标和自我的要求上,

她和肖笛差的实在是太远了,而且恐怕以后这个距离还会越拉越大,

张馨儿最后还是听了肖笛的话,远远的在几里外的一座冰山上替肖笛护法,这样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她可以第一时间就通知肖笛,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肖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魂海的防御全部放开,然后毅然伸手握住了黑莲花,

顿时,一股股的黑暗元素疯狂的沿着肖笛手臂的经脉向他完全不设防的魂海涌來,想要占领这个地方,肖笛顿时身体就变得僵直,然后感到一股诡异残暴的能量疯狂的在自己身体内肆虐开來,

肖笛急忙运用奉献武魂的魂力想要控制住这股能量,这时他的魂海马上就变成了一个战场,黑暗元素和他体内的奉献武魂开始疯狂的争夺这里的所有权,

肖笛此时已经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他只觉得黑暗元素化成了一个个狰狞的鬼脸开始袭击自己的魂海,想要让自己的神智完全屈服于他们,这样他们就等于又控制了一个傀儡替身,

这时候远处的张馨儿看到肖笛先是发呆了一阵,然后就似乎烦躁无比的原地打转,然后又开始肆意攻击着周围,只见他随便一拳或者一脚过去,周围的冰山或者硬地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坑洞,他就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好像真元完全用不完一样,不停的拼命攻击着四周,

张馨儿非常的焦急,但是她自知根本不可能拦住此时的肖笛,从肖笛攻击的威力來看,她上去不仅帮不到肖笛,自己恐怕一招都接不下來就要重伤了,

这时候她又想到肖笛之前的嘱咐,以肖笛的性格绝对不会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自己只要在旁边替他把好风,不要让外人和魔兽來干扰就行了,

其实这个只是肖笛让张馨儿躲远一点的托词罢了,就以他此刻的疯狂举动,附近的魔兽早就不知道被惊吓的有多远躲多远去了,

“希望肖笛他一切顺利啊,”张馨儿站在附近最高的一座冰山上,一边小心观察着周围,一边担心的祈祷着,

此时的肖笛魂海中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黑暗元素的鬼脸,他们又互相组合成了十余头巨大的骷髅头,不停的在肖笛的魂海中攻击着,而肖笛则是尽力的用奉献武魂想要吸收和同化它们,好成为自己力量的一部分,

不得不说这个过程带给了肖笛巨大的痛苦,而且这种痛苦并不是肉体或者真元,而是精神上的,黑暗元素并不能真的伤害到肖笛,它们想要做的就是控制肖笛的神智,好把他变成一样的暴虐弑杀的机器,

由于肖笛这次是完全放开了魂力的防御,所以黑暗元素的威力可以百分之一百的发挥出來,这给他的奉献武魂的吸收和同化提出了极高的挑战性,

现在就是奉献武魂和黑暗元素之间的较量,看看最后到底是肖笛吸收了这些黑暗元素,还是黑暗元素彻底控制他的心智,

外面只不过是几个弹指间的时间,但是肖笛这里却是度日如年般的艰难,他只不过刚刚把一个黑暗元素化成的骷髅头重新化解成原始的黑暗能量让它们彻底安静下來,但就觉得自己的魂力已经消耗了一半了,而且自己的心神也出现了越來越大的波动,一股从心底发出的杀意想要彻底的控制自己,将身边的所有事物都毁灭掉,

肖笛强行稳住心神,继续一点点的尽力化解着黑暗元素的攻势,但是收效却是甚微,

一次失败,两次失败,五次失败,,,

又是多次失败之后,肖笛所余下的魂力已经只有一成了,黑暗元素的第二个骷髅都还沒有彻底化解,而对方却还有十几个之多,,,

肖笛此刻灵台中只剩下了一丝清明了,他暗暗叹了一口气,看來自己太低估了黑暗元素诡异和暴虐的天性了,自己只是一放开魂力防御,这里的黑暗元素几乎都像噬血的鲨鱼闻到受伤的猎物一般疯狂的涌入,这股能量几乎无穷无尽,凭借着自己的奉献武魂看來是沒办法化解完毕了,

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恐怕自己黑暗意境提升不成,反而要丧失理智了,肖笛无奈的打算放弃了,他准备重新开启魂力的防御,将这些黑暗元素赶出体外去,

其实肖笛从來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武道之心也是极强,他也知道这次提升黑暗意境不成功会给自己的武心留下阴影,以后恐怕对上黑暗元素都会格外的忌惮,

但是这实在沒有办法,以往在这方面无往而不利的奉献武魂,这一次面对油盐不进暴虐诡异的黑暗元素似乎也失去了办法,

正当肖笛打算无奈的放弃这次机会的时候,突然魂海深处缓缓出现了一个桀骜不驯的熟悉身影,,庵,

庵依然是用他那冷酷而有磁性的声音对肖笛说道:“小子,你之前是不是打算同化这些黑暗元素,”

庵已经好久沒有出來和肖笛说过话了,肖笛一时间还有些不大适应,愣了一下才说道:“庵,原來是你啊,真是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样我行我素的,”

庵不耐烦的打断肖笛的话:“不要啰嗦,快回答我的问題,”

肖笛一阵无语,以他现在的能力几乎到哪里都是马上能够把握住场上的主动,但是在庵面前似乎又变回了最初的那个不名一文的小子,仿佛自己越是成长,就越能感受到庵给予他的压力,

其实肖笛知道庵并沒有对自己进行过类似威压的举动,但那就是一种与生俱來的霸气,能够给别人从肉体到武魂到信心全方位的打击,

现在的肖笛已经是个相当成熟霸气的武者了,虽然有很多人武者的实力现在还超过他,但是并不能让他有丝毫畏惧,哪怕是之前面对霜狼谷的准青铜武者董一帆这个级数的高手的时候,他也是不卑不亢谈笑自若,

因为肖笛心里清楚,这些人只是在武者的道路上起跑的早一些而已,但是却绝对沒有自己跑的快,将來自己必然会超过他们,

但如果非要说这世上他还有让他极为忌惮甚至是畏惧的人的话,那无疑就是庵了,

听到庵的问话,肖笛只好无奈的说道:“是啊,我是想把这些黑暗元素化解吸收掉好提升一下黑暗意境,沒想到这些黑暗元素比我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奉献武魂似乎这次完全发挥不上,庵,你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