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拜访酒仙楼/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笛大喜,马上來到了测力室,只见这里也摆着三个持盾的铁人,专门是用來测试武技的威力的,前几天在肖笛的各种测试之下已经是破破烂烂,肖笛今天就打算彻底击毁了它们,

肖笛深吸一口气,仅仅用了三成化银的力量,让它们迅速在三条已经贯通好的经脉之内飞速的流转一次,只见真元混合着魂力在经脉的助力下越冲越快,每经过一条速度和力道都又增加了一倍以上,当经过三条经脉之后,就像经过了枪膛加速的子弹一样,闪电般的冲向三个持盾的铁人,

只听“嗤嗤”几声轻响,一道白银色的剑气轻而易举的就穿透了三个铁人,击到了对面的墙壁之上,但是奇怪的是,铁人和墙壁居然都毫无反应,

按说断铜就足以彻底击毁这三个铁人,甚至余力也足以在墙壁之上打个洞,难道三成力量的化银的威力就这么弱小吗,

正当肖笛感到奇怪的时候,猛然间对面的那三个铁人和那一面墙壁竟然无声无息的化成了粉末,满屋子的飞舞着,

肖笛这才恍然大悟,原來太极第三式化银已经超越了一味刚猛的第二式断铜的程度,已经返璞归真融进了柔力了,这样看上去似乎威力不如断铜刚猛,但是其实无声无息之间就从内部破掉了对手更多的防御力,

所以仅仅只是三成真元和魂力的化银,威力也已经超过了全力施展的断铜,肖笛心中暗赞,这也不枉自己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终于领悟了它,

要知道肖笛在初级武者的时候就已经练成断铜了,而现在他已经是黑铁中阶圆满的修为,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算完成了化银,过程不可谓不艰难,

但是艰难也是有回报的,如果说削铁和断铜只是太极武技的起手阶段,只是让新人练练手的话,化银已经算是入门了,这里面的差距决不能以道里计,

但是肖笛也郁闷的发现,仅仅只是三成威力的化银就足足吸收了他体内两成的魂力,换句话说,一记完整版的化银武技需要他现在将近七成魂力才能完成,这实在也太夸张了,要知道,之前他的魂力可是足足可以支撑四次完整版的断铜武技啊,

肖笛暗叹一声,这大概也算是有得有失吧,看來以后自己不得不继续想办法加快提高自己的魂力总量了,不然实在是无法满足化银武技武技这位大爷的需求,

肖笛这里的动静实在太大,店小二和张馨儿都被惊动了,他们急忙过來一看,当场就彻底石化了,

张馨儿的房间也有一样的布置,这几天她也沒少练习,尽管她也练得很勤奋了,现在也只不过打坏了一个铁人,而肖笛这里竟然把三个铁人连同背后的墙壁都打成了碎末,要知道这可都是用五六级铁锭锻造出來的,本來都是提供给普通的顶级黑铁武者修炼用的,

而店小二在这里也干了不少年了,这些铁人甚至测力室被损坏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损坏到今天这种程度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尼玛的真的是这个少年做出來的吗,他真的只是个黑铁武者,

要是两个人知道肖笛只不过是一招就把这里弄成这样,尤其还是只用了三成力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看到店小二过來,肖笛抱歉的说道:“店家,真是抱歉,我刚刚练习武技的时候有点用力过猛了,你放心,该多少钱我都会如数包赔的,”

店小二忙说道:“这位公子你放心吧,我们店在这里开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们店主早就有规定,如果测力室被毁绝不用客人赔偿,如果毁坏的足够严重的话,还可以适当减免房费,公子你这等于将测力室彻底破坏了,按照我们店的规定你们两位的房费可以全免,”

肖笛颇感兴趣的说道:“哦,居然还有这种规定,看來你们店主也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走的时候一定要拜见一番,当面致谢,”

原來这个豪华酒楼的店主也是个武痴,但是奈于天分有限,实在是实力有限,直到三十几岁才好容易突破到黑铁武者,所以他才做出这个规定,就是想要结交一些实力强劲的武者,间接的满足一下自己向武的心愿,

肖笛和张馨儿又休息了一天之后就离开了酒楼,走之前专程去拜访了一下老板,这是个憨憨厚厚的中年黑铁初阶大成武者,当他看到肖笛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实力,惊讶的说不出话來,好奇的问长问短了许久才放肖笛走,而且邀请肖笛以后常來,说费用全免,

肖笛看到这位店主也很感慨,这是一个好人,而且也很喜欢练武,但确实沒有什么武学上的天分,但是经商的方面倒是无师自通,肖笛耐心的回答了老板无数的问題,然后三人又好好的一起吃了顿饭之后才离去,

离开这座旅店之后,肖笛要去找这次任务的最终目标,,冰灵酒了,虽然肖笛出來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锻炼自己和多经历一些冒险,但是能够完成任务还是最好不过了,更何况喜欢美酒美食的肖笛对于这个冰灵酒也很感兴趣,也想尝尝看这个让著名的酒痴都垂涎三尺的酒到底是什么味道,

由于对于冰灵酒的情报完全不了解,肖笛决定先去找一家卖酒的店里去买买看,如果能买到那自然是最省事不过,如果实在买不到,也可以咨询一下相关的情报,

肖笛和张馨儿携手边逛街边聊天,这段时间两人都在修炼,都沒怎么见过面,就更别提其他活动了,这时候陪着她逛逛街买买东西也算是补偿她一下,再加上张馨儿知道肖笛找到冰灵酒后就会离开丹莫罗王国回艾尔文去了,今后想要再见一面都非常难了,所以她也格外珍惜和肖笛最后在一起的时间,紧紧拉着他一刻都不肯松开,

肖笛又陪着张馨儿乱七八糟的买了无数小玩意儿,让她过足了购物瘾之后,这才开始办正事,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座五层高,装饰的极为奢华的大楼,上面挂了一块匾,上面写着三个鎏金大字,,酒仙楼,

牌匾两旁是一副对联,上联是醉里乾坤大,下联是壶中日月长,楼顶上还夸张的做了一个漂亮的巨大酒壶作为装饰,这一看就是一处卖酒的地方,而且从气派上來说也是附近最大的,肖笛就打算去这里找找看,

只看见无数的人都在进进出出这座大楼,出來的人几乎个个都是微醺而心满意足的表情,看样子这里面的酒确实不错,

由于武者的世界整日里都是打打杀杀,很多人都过着今日不知明日事的生活,所以酒,色,赌博这三件事情就是武者释放压力的最好的方式,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酒楼,妓院和赌场,

而烈酒村这里,正是附近方圆千里最重要的买卖酒的地方,自然人气非常之高,尤其是北国丹莫罗气候寒冷,四季如冬,所以酒更加是众多武者们的最爱,

肖笛和张馨儿信步走入了酒仙楼,只见里面确实分为五层,而且一层比一层的面积要小一些,但是档次显然要高一些,在第一层卖的大多都是最低劣的烧刀子之类的烈酒,买卖的人也都是一些低级武者,穿着十分简朴,

这里显然不会有冰灵酒,肖笛悠哉的走上了第二层,只见这里比第一层布置的精致了不少,陈列的酒也都开始是葡萄酒或者一些麦酒果酒之类的,比起第一层档次已经高了不少,这里的客人也都开始看上去有一些身份了,

冰灵酒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出售,肖笛就打算继续往第三层登去,

肖笛刚刚上了三楼,还沒走出楼梯门口,突然三楼门前一个守门的人拦住了肖笛:“请问你有贵宾卡吗,”

肖笛一愣,仔细一看,这是个长脸廋高个的中年男子,只是十级初级武者的修为,但是一双眼睛极为灵活,一边说话一边滴溜溜的乱转,显然随时做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准备,

肖笛摇头道:“我还是第一次來这里,沒有什么贵宾卡,”

那个长脸早就看过肖笛了,发现他穿的非常的普通,身上一件值钱的饰品都沒有,又这么年轻,估计只是个普通的宗门弟子,这时候听到肖笛有沒有贵宾卡,他顿时对肖笛更加小看了起來,

这家伙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道:“一看你们就不是有钱人,我们酒仙楼可是这烈酒镇最好的卖酒的地方,这第三层开始卖的可都是名贵的酒,不是你们这些普通武者能够染指的,你们快下去吧,这里你们不得入内,”

肖笛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來第三层买酒的呢,”

长脸不屑的说道:“这第三层上卖的酒可都是很值钱的,你们就不要上來了,反正你们见也沒见过,买也买不起,万一碰坏了东西你把你身边这个小丫头压在这里都不够,识趣点,一边去,”

说完,他就准备动手把肖笛和张馨儿推会楼梯去,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武者实力不如两人,但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个酒仙楼的背后老板可是很有实力的,他根本不相信肖笛敢对自己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