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小惩王老七/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馨儿听到这个瘦长脸不仅说了这么多讽刺他们的话,而且居然还想把他们推出去,不由得大怒,她轻轻一挥手,一股真元直接打在那家伙伸过來的手上,将他推倒在地,

瘦长脸马上跳起來狂喊:“小子,丫头,你们完蛋了,竟敢故意在我们酒仙楼伤人,你们知道我们这里背后是谁吗,那可是堂堂的白银势力天风阁,我非要让人把你们抓起來狠狠打个半死不可,”

肖笛暗暗摇头,这世上总有那么多狗眼看人低的人,前世也见过了很多在一些买卖名贵物品地方工作的人,其实他们也不过是个小喽啰小打工的,但是这些家伙见惯了有钱人,就自己以为自己也是和人家一个档次的了,目光高的很,眼里再也容不下普通人,

这个只是个初阶武者的家伙显然也是这种人,肖笛决定顺手教训教训他,

这时候瘦长脸的叫声已经招來了不少酒仙楼的护卫和工作人员,瘦长脸看见这些人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的喊道:“兄弟们,这两个家伙打算要硬闯我们酒仙楼,还打伤了我,这可是赤果果的挑衅我们酒仙楼啊,你们可千万不能放过他们,”

这群人听到自己人被打了,而且还敢招惹酒仙楼,都是极为愤怒,马上就把肖笛和张馨儿围了起來,

张馨儿又怎么会怕事,她柳眉倒竖就要和他们理论,

眼看两边就要发生冲突的时候,这时候一个掌柜模样的老者从外面轻轻咳嗽一声后问道:“大家都不要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掌柜显然是个高手,看样子至少也是个高阶黑铁武者,他只是往那里一站就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将周围的人轻轻推开数米,然后他轻而易举的就走到了圈子中间,

众人马上变得恭恭敬敬,一个个都道:“钱掌柜來了,大家都听钱掌柜的,不要乱动,”

钱掌柜看到倒在地上的瘦长脸就是皱了皱眉:“王老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王老七的瘦长脸急忙爬起來对老者鞠了一躬后急急忙忙说道:“钱,钱掌柜,小人正在这里守门,这两个家伙來了以后,我客客气气的叫他们把贵宾卡给我看看,结果他们不仅不提供贵宾卡给我们,还动手打人,您说这不是藐视我们酒仙楼吗,所以我就打算喊兄弟们把他们先留下來问话,这就是事情的经过,您老人家可千万替我做主啊,”

这小子一上來还來了个恶人先告状,说什么自己客客气气的,不讲理的反倒变成了肖笛他们了,

张馨儿怒道:“钱掌柜,你千万别听他胡说,我们什么都沒做,是他先要打算动手推我们我才推了他一下的,”

钱掌柜问道:“两位可是來我们这里买酒的吗,”

张馨儿正准备说话,肖笛摆了摆手,示意她安静,然后对钱掌柜说道:“正是,不知道贵楼居然还有这种规定,买酒一定要有贵宾卡才行吗,”

钱掌柜笑道:“这倒不是,我们酒仙楼开门做生意怎么会把财神爷往外面推呢,只是从第三层开始的酒都比较贵重了,在这里买过酒的我们都会送一张贵宾卡,以便下次再來大家都方便,小兄弟不知道要买什么酒,可否先告知一下老朽,”

肖笛笑道:“我暂时还沒有想好买哪种酒,只是想先看看,”

钱掌柜微微皱了皱眉,因为第三层都是一些珍贵的酒,几乎每瓶都要几个金币甚至十几个金币,所以才对來这里的顾客有所限定,不然一些喝醉了或者沒什么钱的人可以随意來这里捣乱也会给他们填不少麻烦,

听到肖笛的话,可见肖笛对酒也未必很了解,应该不是他们这一行的常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穿着普普通通的肖笛却给他一种这是个不寻常的年轻人的感觉,

所以他又客气的问道:“这个当然欢迎,不知道小兄弟有多少预算呢,恕老朽直言,如果太低比如只是几十个金币的话,可能第三层并不适合你们,还是下面两层会好一点,”

那个王老七急忙跳出來说道:“钱掌柜,您跟他们啰嗦什么,这两个一看就是沒钱來捣乱的,万一被他们偷走或者弄坏我们的酒,他们可是赔都赔不起,”

他认为肖笛根本沒什么钱,想要撺掇钱掌柜把两人抓起來,好报他刚刚被辱之恨,

肖笛微笑着拿出一个魂币把玩着说道:“我这次只是正好路过进來看看,就先來一个魂币的吧,如果有让我满意的酒的话,再多几个魂币也不在话下,”

看着那个魂币,众人几乎都呆住了,他们完全想不出肖笛这样穿着普普通通的人竟然随手就拿出一个魂币來,可见他的身家有多丰厚,

他们都在想,这肯定是哪家有钱人的公子,故意穿一身普通衣服玩什么个性,这种人的钱向來可是最好赚的,

王老七也呆住了,按这里的规定,如果他能带一个客户给酒仙楼,他就可以获得三分的好处,一个魂币可就是三个白金币啊,他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他简直悔死了,急忙变脸对肖笛笑道:“这位公子,刚刚是小人狗眼看人低,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和小的计较了,我对这里最熟悉了,您就让我带路吧,包管您满意,”

肖笛看都不看他一眼,对钱掌柜说道:“不好意思钱掌柜,这个王老七得罪了我和我朋友,我看到他在这里就沒有兴趣再逛了,我还是告辞了,下次再來吧,”

这里的人个个精明,一眼就看出來肖笛这是和王老七杠上了,看來刚刚王老七肯定嘴里不干不净过,这下子他可要倒霉了,很多时候就是墙倒众人推,更何况这个王老七平时人缘也不行,他们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王老七,

看到那个魂币,钱掌柜马上对肖笛另眼相看了,这已经满足了酒仙楼白银级别贵宾卡的资格了,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可小觑,

至于肖笛和王老七的纠纷,钱掌柜瞬间就作出决定了,酒仙楼可是白银势力天风阁下面的分坛势力,要说为了一个魂币就开除了自己这里的人未免也有点掉价,但是谁知道肖笛背后又有什么庞大的势力呢,

再说了,他也知道王老七一向也是个嫌贫爱富的小人,估计他看见肖笛穿着普通得罪过对方了吧,

钱掌柜马上板脸对王老七说道:“王老七,不用说,肯定是你之前又犯了老毛病得罪过这位公子了,我早就劝过你多次,顾客就是上帝,千万不能怠慢了任何一人,可你就是不听,这次我实在沒法原谅你了,你马上就走人吧,以后我们酒仙楼再不用你,”

王老七一下子呆住了,他要实力沒实力,要背景沒背景,不知道送了多少礼才好容易混进酒仙楼这样的大势力里面,并且花了好几年才熬到了第三层这样的高级别的地方,原本打算好好混个几年赚一笔的,沒想到今天一个意外竟然工作就沒了,

而且要是别人知道他是被酒仙楼辞掉的,恐怕在这个烈酒镇都沒有人敢雇佣他了,

他急忙跪下对钱掌柜求道:“钱掌柜,您老人家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钱掌柜根本不理他,转头赔笑对肖笛说道:“这位公子贵姓,这次完全是我们酒仙楼的过错,请你千万不要计较,”

肖笛微微一笑:“我叫肖笛,这位是张馨儿,钱掌柜,就麻烦你带我进去看看吧,我正好还有些问題想要请教,”

钱掌柜笑道:“原來是肖公子和张姑娘,这真的是老朽的荣幸了,请两位和我一起过贵宾室來详谈吧,”

三人谈笑着走了,连看都沒有看王老七一眼,那些护卫和工作人员也嘲讽了几句后纷纷散去了,

王老七颓然的坐在地上,他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只不过还是个瘪三,之前只不过是仗着背后的酒仙楼,人家才都给他点面子,这下子他被打回原形,也就再也沒有人理他了,

三人到了贵宾室之后,早有年轻的侍女们奉上了点心和美酒,钱掌柜热情的介绍道:“这是琥珀酒,最适合年轻的武者补充气血,这是蜜果酒,在女孩子们间一向受欢迎,两位请不要客气,尝尝我们这里的酒吧,”

肖笛和张馨儿端起酒杯喝了几口,只觉得入口非常的香滑,口感细腻,喝下去之后肚子里非常的舒服,都是赞不绝口,

钱掌柜看到两人的表情也很满意,缓缓问道:“肖兄弟,你这次來是不是有什么想要采购的目的,可否和老夫说一说,”

肖笛笑道:“钱掌柜果然精明,你说的不错,我想问问看,贵楼这里是否有一种叫冰灵酒的好酒,我这次就是专门为了这种酒來这里的,贵楼要是有或者有途径弄到的话请一定告诉我,价格完全不是问題,”

钱掌柜看向肖笛的眼神马上就变得有些尊敬了,能够说出冰灵酒可见肖笛的眼光和目标都绝对不一般,他认真的说道:“原來肖公子是为了冰灵酒而來的,老夫之前还真是失敬了,请两位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