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藐视/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飞影负责整个修罗帮的侦查系统,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当然是政府军的人,王朗他们一行还没踏足赤脊山的红土地,情报就早已经报告到总部了,肖笛还专门召集高层开了一个会议来讨论这件事情。

加图索的性格最急,一上来就风风火火的问道:“不是我们已经和政府军签订了停战条约了么,怎么他们又来捣乱了,飞影,这帮人实力到底如何?是不是比之前那个哈特什么的更厉害?”

飞影摇了摇头说道:“我亲自去观察过了,他们只是一个小队的编制,为首的那个王朗虽然也是上校和八阶武者,但是我看他的实力不要说和哈特比了,就算是普通的八阶武者也不如——我感觉冰姐就可以杀他个七八次的,那些卫兵实力也都很一般,不过他们感觉都是自信满满,很是奇怪。”

加图索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难道这家伙身上有什么秘密么?我说亨利兄弟,你们不是也在政府军呆过好几年么,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这家伙的消息?”

由于肖笛是个极其不负责的甩手掌柜,除了涉及到修罗帮发展的战略方案或者非常棘手别人无法完成的事情他老人家才会出来,平常不是闷头修炼就是四处乱跑,纳达尔和格鲁显然又都是闷骚男,所以其实负责修罗帮大大小小事情的人就是亨利和加图索夫妇。

日子一久双方都混的很熟,加图索性格又很是豪爽,和亨利习惯彼此称兄道弟的,根本不顾辈分了,苦的只有里奇和瑞雯兄妹,托他们这个不靠谱的老爹的福,现在他们见了亨利也不知道该叫大哥还是大叔了。

亨利想了想说道:“我好像听说过王朗这个名字,应该是个资历蛮深的老上校了,而且很喜欢管闲事,但是没听说过他老人家有什么光辉战绩,喂,我说拉法格鲁,这可是会议啊,你们两个家伙别像两块石头一样的只是闷头修炼,好歹也说几句话啊。”

格鲁这才睁开眼睛说道:“我也听说过王朗,他很喜欢倚老卖老,特别讨厌不动尊老的年轻人,别的没了。”

格鲁的说活永远都是非常简单,能用一句话说的绝不说两句话,而且只是陈述事实,很少加入自己的观点,他的意思很简单——动脑子的事情不归我管,而是肖笛亨利你们这些人负责的才是,我只管打仗就行了。

纳达尔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只是淡淡说道:“我的看法和格鲁一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措辞之少连格鲁都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这家伙也太懒了吧,完全照搬我的话,早知道就让你先说了。

亨利无奈的白了这两个猪一样的队友一眼,知道让他们出谋划策是一件多么愚蠢的想法,不过无论如何也算证实了自己对王朗的看法,格鲁这小子话虽然少,但是却绝对是字字属实。

这时候居中而坐刚刚不知道神游何方的肖笛终于醒过神来了,他淡淡一笑道:“管他什么来头和目的呢,让这位老人家进来谈谈不就都清楚了吗?区区一个八阶武者而已,就算有再多秘密难道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么?呵呵。”

亨利就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前出不来,队友不靠谱也就算了,没想到队长也是一样,他刚准备发表一篇胸有成竹的长篇大论,列举如何应对王朗一行的上中下三策,好让大家刮目相看一番——尤其是在肖冰瑞雯飞影法雪莲等诸多美女在场的场合下,哪里知道被肖笛这么简单粗暴的就给打断了。

不过肖笛的话永远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煽动力,一想到连普通的九阶武者肖笛都足以抗衡,那一个区区的‘八阶武者’又能有什么作为?在场的人顿时就觉得非常轻松,王朗好像一下子就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虽然他们许多还只是区区六阶能力而已。

亨利强行压下这口闷气说道:“老大,那你的意思我们是先礼后兵了?那按照军衔来说我们这里还真没有比这位王老上校更高的,派谁去迎接好呢?”

肖笛扫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后说道:“咱们里面真正属于政府军的没有几个,纳达尔格鲁都不善言辞——我要亲自去也太给他面子了,还是亨利你替我们跑一趟吧,别冷落了这位老人家,但也别丢了我们修罗帮的颜面,这里面的分寸你自己把握就好了,我相信你能行的,嘿嘿。”

亨利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后悔自己为啥非要多嘴问这么一句,结果给自己弄来个麻烦的任务,但是现在修罗帮已经不是之前那种散漫的组织,为了保证团队的战斗力每个人都需要遵守规矩才行,尤其是对于上级的命令决不能轻易违反,不然上下等级不明何来效率和战斗力可言?

最令亨利郁闷的是,这个军纪大部分还都是出自于他的手,那他自己就更不能带头违反了,所以肖笛一句话他只能郁闷的带了几个人出去迎接王朗,他心里早已经把王朗这老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

王朗的副官喊完话之后等了半天才看到修罗帮的大门缓缓打开,不过和他预想的对方全员迎接,红毯铺地的大场面不同,出来的主要人物只有亨利一个,随行者也没几个,什么排场之类的就更不用提了。

那个副官大怒,连马都没有下,狐假虎威的用鞭子指着亨利鼻子骂道:“你们的眼睛瞎了吗?我早就告诉过你们后面是我们家王朗大人——就算是军部的将军们对他老人家也都是客客气气的,今天他大驾光临你们一个小小的修罗帮完全是你们的荣幸,你们的帮主肖笛哪里去了,怎么还不赶快出来迎接?”

亨利本来就一肚子火,看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中尉副官都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不由得气极反笑道:“这里是赤脊山,可不是政府军的地盘,你的威风摆错地方了吧?还有,别说老子现在已经不是政府军的人了,就算是的话老子也是精英少校,你一个小小的中尉敢和我这么说话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嗯?”

随着亨利的一声冷哼,城头上所有的巨弩都指向了那个副官——现在的修罗帮早就不是当初了,搜集了五大家族积累多年的财富之后现在他们是要钱有钱,要物有物,除了一支常备的强悍军队还在招募和培训中以外其余方面早已经超过了一般的青铜势力,防守力量自然也比之前提升了好几个级别。

被多达十几把巨弩所指,那个副官顿时冷汗直冒,让他仗势欺人可以,但是要真的让他动真格的就不行了,他的气势顿时弱了几分,只是色厉内荏的勉强嘴硬道:“我们可是代表政府军来的,你们敢这么做难道是想要造反吗?”

在场谁都能听出他的底气不足,而且他还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眼神也是畏畏缩缩的,看到这个状况亨利才觉得出了一口气——稍微压制一下他们的威风也就是了,毕竟还没摸清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要是一下子就把他们吓跑了反而不好。

亨利随意的摆了摆手,所有的巨弩顿时放下了,那个副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脸色也由冬瓜皮颜色恢复了一点人色。

王朗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本来还想要在后面摆摆架子的,但是这个副官也太没用了,被人家随便吓唬一下就怕成了这样,自己要是再不说话的话脸恐怕都要被他丢光了,他这才咳嗽一声傲慢的说道:“老夫认得你,你是亨利少校吧,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出来,你们帮主肖笛中校哪里去了?”

亨利懒洋洋的说道:“您就是王朗上校?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和传闻一个样子,我们老大正在会议大厅等着见您呢,麻烦您老跟我走一趟吧。”

对于亨利的态度王朗极为不爽,但是现在和亨利争吵没什么意思,拂袖而去的话这次任务就等于是失败了,这让他如何甘心?他决定先忍一忍,进去找肖笛再好好的理论一番,亨利毕竟不是修罗帮的帮主,和他较劲也没什么意思。

就这样王朗憋着一口气带着一帮人跟着亨利往里面走,不过到了大厅门口又被来了个下马威,卫兵告诉他这里是修罗帮的要地,王朗最多只能带三个随从进去,其余的只能在外面等着。

王朗被气得差点破口大骂,但是他强行忍耐了下来,气哼哼的带着三个贴身随从走进了大厅,一进来就看到居中随意而坐的肖笛——他坐在那里仿佛在闭目养神,看到王朗进来不要说站起来迎接了,甚至连眼睛都一直闭着,直到亨利和他打了个招呼这才睁开了眼睛。

王朗再次强压怒火朗声说道:“你就是肖笛中校?你也算得上我们政府军的军官了,难道连我们军部最基本的军规都忘了吗?下级见到上级应该怎么样,不用老夫教你了吧?”

肖笛淡淡一笑:“王老上校不要生气,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万一气出个三长两短多不好,我早已经不是政府军的人了,你说的那些对我早就不再适用了。”

王朗正色道:“肖笛,你这话简直是无父无母,无国无军,要是这么发展下去简直太可怕了,我们政府军是何等高贵的地方,又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PS:尘归尘,土归土,神佛的归神佛,老五的归老五,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