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自取其辱/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笛漫不经心的说道:“政府军有多高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替政府军去副本空间探险,各种出生入死,但是政府军对我们又是如何呢?还没等我们回来就已经开始出手对付我的亲朋好友,这样的军部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继续效命呢?你说对吧,王朗大人。”

王朗义正言辞的说道:“这话不能怎么说,我们政府军作为对抗部落和维持整个东部王国治安的主力,为了整个王国所有人的生活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只要你加入了政府军就必须要有奉献一切的准备,你们去副本空间本来就是你们的责任和义务,没有什么好说的。

至于你所说的修罗帮的事情,那其实和我们政府军没有什么关系,那只是拉法家族等豪门在背后支持——你要找也应该去找他们的麻烦,而不是背叛我们军部,本大人念你尚算年轻,而且天赋也不错,只要你低头认罪并且交出黑石山副本空间的传送法阵,我可以回去替你说说情,免去你的死罪,你看如何?”

王朗说的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但是屋子里面包括纳达尔和格鲁都惊讶的看着他,他们不明白这个老头的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一个人跑到修罗帮总部来,竟然还要让肖笛磕头认罪,他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肖笛也哑然失笑:“王朗大人,连我现在都有点开始佩服你了,你的意思是说这次军部派人都跑到赤脊山来追杀我的人了,只是小事一桩而已,而我反而要向军部低头认罪,是这样吗?”

王朗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正是如此,军纪大如天,你现在起码已经违反了五条以上的重要规矩,而且认真来说你现在还处于任务之中,必须先和我回去交代完任务后再看上面如何发落,这是你唯一可行之路,好了,快跟我走吧,你是戴罪之身,不能让上面久等。”

说完他挥手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肖笛和他一起回暴风城请罪,肖笛盯着王朗微微一笑道:“王朗上校,如果我说不呢,你能奈我何?别忘了这可是你进入了我的一亩三分地,我完全可以把你们全部都留在这里,再让军部掏一笔赎金出来,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啊,呵呵呵。”

王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完全没有想到肖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堂堂的未来‘准将’大人放在眼里,惊愕的重复道:“肖笛你疯了吗?你疯了吗?你知道我是什么地位和身份吗,竟然敢对我说扣押我,你信不信,军部马上就会派人来亲自抓你的,你走着瞧吧。”

说完王朗气的把面前的桌子一脚踢飞,转头就走,但是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纳达尔却突然不动声色的挡在了他的前面,王朗要想从大门离开的话必须要打倒他才行。

王朗回头怒视肖笛:“反了,真是反了,肖笛你竟然真的敢对军部的人动手,你这个大逆不道之人,将来必然会死无葬生之地,不仅是你,就连你的亲朋好友也一个都不能放过!”

肖笛的脸瞬间冷了许多,他缓缓说道:“你们不是早就动手了么?我还没从副本出来的时候我们修罗帮的很多人都已经在闪金城中牺牲了,其中还有我的好几位至亲,这就是我为政府军效命换来的下场,呵呵,呵呵,你还和我说什么见鬼的忠诚,真是可笑已极。

算了,看你也只是个迂腐的被人利用的废物而已,我不杀你,回去告诉尤达和申,让他们少和我玩这种借刀杀人的把戏,你这种废物还不值得浪费我的刀,纳达尔,把这个老东西给我丢到大门外面去,记得要让他滚出去。”

看到肖笛的表情在场的人都明白他是又想起法金莲王幂法金龙等人了,他们都是肖笛尚未出人头地的青涩岁月里认识的,所以感情尤为纯真,现在就因为拉法家族的克丽丝为首的大人物们的一句话都惨死,这个仇恨早已经种在了肖笛的心底,只不过他一直强行压制而已,从没有一天能够忘记。

而政府军的尤达等人在这件事中无疑也是做了帮凶的,就算是其他人也都是冷眼旁观,所以肖笛才毅然而然的决定离开政府军,自立一派,虽然这条路注定艰难,他也没有丝毫犹豫,而王朗在这个时候竟然敢挑起这件事无疑是犯了肖笛的大忌。

要不是肖笛早已经看清了尤达的阴险用意,想借他的手干掉王朗好给政府军落下口实的话,他早就亲手废了王朗了,毕竟他现在已经是一帮之主,要考虑身后上千人的利益,不能完全凭借自己好恶行事了,但是给他个难堪顺便蹂躏一下是在所难免的。

纳达尔向来是肖笛命令的最坚定的执行者,只要肖笛一声令下别说是王朗了,就算是政府军总首领沙无然他也会毫无畏惧,他马上就向王朗等人冲去,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却气势如山。

王朗冷哼一声,身上顿时举起无数道波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周围席卷而来,他是水系武魂,这是他最强的招式水系八级武技‘浪卷九天’,不仅能够清除周围所有的负面效果,同时还能干扰对方的感知,并且把对手避开,单论攻击力虽然不强,但是攻防一体并且还自带控制,确实也是一个强大的技能。

在王朗看来自己好歹也是老牌的八阶强者,虽然无望九阶但是在八阶武者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区区一个毛头小子纳达尔又怎么是自己的对手,不过他似乎弄错了一点,人们对他的如‘军部将军之下第一人’之类的赞誉说的其实是他的资历和年龄,并不是真实的战斗力,要说真实战力他连一个一般的上校都比不上,更不用说和纳达尔这种同阶中最变态的家伙相比了。

更何况他的水系武魂还被纳达尔的土系武魂克制了个十足十,他自觉气势磅礴的‘浪卷九天’根本连让纳达尔减慢脚步的效果都没有达到,纳达尔在无数道巨浪中依然稳步如山的走了过来,然后不顾王朗的一脸错愕两个耳光打的他满脸流血,然后拎起他的衣领就像是拿一件垃圾一样的转身离开。

王朗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侮辱,更何况还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他简直都快要被气疯了,途中不停的对纳达尔拳打脚踢并且辱骂个不停,只不过他这点微末攻击力对于纳达尔的变态防御力无异于挠痒痒,相反反震之力倒是把王朗自己弄得更加狼狈,而那些侮辱之言纳达尔更当做是耳旁风。

纳达尔就这样拎着王朗一直走到了修罗帮城堡大门,然后又像丢垃圾一样把他直接甩了出去,王朗被摔了个鼻青脸肿,躺在那里哼哼了半天才爬起来,引得修罗帮所有的士兵们都是哄堂大笑。

王朗好歹也是八阶的白银武者——这要是放在赤脊山以前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了,但是今天却完全像个小丑一样,这种场面可是不常见的,所以修罗帮的兄弟们看的都是津津有味,还不时的交头接耳,哄堂大笑。

纳达尔对着王朗嘲讽的一笑:“老家伙,赶快滚回政府军去吧,今天要不是我大哥手下留情的话你早就是个死人了,真是蠢货,被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

王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要是换做以前谁敢这样说他他早就让人把对方关在大牢里好好折磨了,可是他再自大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纳达尔的对手,要再动手的话那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他只能倒驴不倒架的指着纳达尔嘴硬了几句之后,狼狈的转身离去。

他的速度异常敏捷,比来的时候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完全体现了一个八阶白银武者的实力,他再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再多呆一秒那就是多受一秒的侮辱,他要赶紧回去向上面报告,把这个敢于侮辱他王朗大人——以及他背后的政府军的肖笛和他的手下们都一举拿下,再狠狠的当众抽他们一百遍啊一百遍,方解他心头之恨!

王朗的那些趾高气扬的随从们看到他们的主人竟然被这样欺负不由得大惊失色,再也不敢嚣张就准备跟着离开,这时候亨利突然从大厅内悠哉悠哉的踱了出来,他指了指那些随从下令道:“兄弟们,给我把他们拿下送到后山去做苦力去,我们修罗帮现在百废待兴需要的人手可是多得很,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亨利明白肖笛心里的怒火——作为一帮之主有时候肖笛必须要克制自己的情感,保持一个沉稳的形象,但是作为他的助手以及最亲密的战友,必须要替他处理一些麻烦,比如这次王朗不能留下,但是他的这些傲慢的随从们可就没这个待遇了,正好做个奴隶。

现在修罗帮和政府军之间的战争其实早已经开始了,那纸契约只不过是充面子而已,大家谁先打破谁就丢脸并且失去信用,但是并不代表双方不恨对方,一年之后契约的期限一满必然会有一场生死之战,这时候有任何能够削弱对方并且加强自己的机会都不能错过,不管大小。

PS: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法师学会了嘲讽,那会是何等景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