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何谓大局?/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有历将军和申将军等对尤达了解的人才知道,这不过只是尤达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而已,当然他们也不会说出来,只是在一边暗自冷笑而已。

最后尤达擦干眼泪说道:“我们可敬的王老大人,最后没有倒在和部落猪的战场上,却倒在了肖笛他们的手上——要说这事情也怪我,我本来想着他们好歹也是参加过我们政府军的人,再怎么过分也还念一点香火之情吧?这才让我们里面最德高望重的王老大人再去劝劝他们的,也给他们一个机会,没想到。。。这都是我的错啊,我马上就向上面申请对我的处罚。”

马上就有他的心腹跳出来各种劝解,各种开导,最后被煽动的怒意滔天的军官们纷纷表示要严惩修罗帮和肖笛,就算有少数清醒的人也都被狂潮所席卷最后不得不沉默下来,否则恐怕马上就被当做‘通敌的叛徒’来论处了。

历将军低声对申将军冷笑道:“阿申,没想到你们连这么无耻下作的手段都用上了,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呵呵呵。”

申将军脸微微一红,强撑着说道:“这事完全是尤达一手操纵的,和我没关系,不过这也算得上一次成功的战前动员了,不管有什么理由肖笛背叛我们政府军总是事实,必须要得以严惩,不然以后我们政府军还有什么脸面来御下?阿历你最好也少说话吧,破坏了内部的和谐的话沙无然大人恐怕也不会高兴。”

历将军冷笑数声,但是最终还是沉默不语,他也明白现在民众的愤怒已经被尤达调动起来了,必须要找个地方发泄才行,而政府军正好以此为理由合理合法的侵占赤脊山王国,这就是大势,而在这大势面前,一切的个人恩怨都必须要放下才行。

尤达趁势又提出了许多主张,由于刚刚和肖笛他们签署过停战一年的协议,现在马上撕破等于是打自己的脸,但是不直接开战不代表不可以用其余的方法,比如准备军队,比如外交上孤立赤脊山,比如切断周围地区和赤脊山的正常交易,比如实施各种情报战。。。

这样到时候只要期限到了一开战很快就能拿下修罗帮,这些计划本来就是尤达蓄谋已久的,他一说出来自然是头头是道,众人顿时被他的才华所惊叹不已,纷纷大喜的鼓掌附和,一份名为‘猎虎’的战斗计划很快就拍板下来并且付诸于行动。

由于这次支持者甚多,除了准备的军力达到了一个满编的师团也就是一万人之多以外,还有一名叫做杰基的将军自告奋勇来担任统帅,就这样哈特和佛克斯也只能作为副手了。

尤达虽然表面上还是一脸的难过,但是心里却是得意万分,他冷眼看着场中的众人,或是因为政府军颜面被扫而不满,或是因为王朗被‘肖笛’所杀而愤怒,或是觉得立功的机会来了而激动。。。就觉得自己太高明了,其余的人只配做他手里的旗子而已,殊不知真正的棋手只有他一人。

而且这次他也彻底的放下心来,政府军和修罗帮双方无论哪个方面的差距都是太大了,这样的场面之下就算是自信如他也觉得无法应对,更不用说势单力孤的修罗帮了,肖笛这次无论如何也是在劫难逃,他尤达大人也终于可以去掉这根心头刺了。

肖笛他们当然并不知道政府军总部发生了什么——就算以肖笛的睿智和亨利的聪明也不可能想得到尤达竟然能做的如此没有下限,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对自己人下毒手,他们正在准备着回熔火之心的各种事宜,现在赤脊山的形势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即使他们几个不在加图索和泰兰德也足以慢慢的把赤脊山都消化吸收并入正轨。

而此刻不要说肖笛纳达尔等八阶武者,就算是肖冰飞影这样的七阶武者,以赤脊山王国的资源和机缘也不足以让他们再行得到历练,他们必须要去更广阔的世界——比如熔火之心这样的地方才行。

除此以外,两个世界各种资源的巨大差距更会为修罗帮带来许多资源和钱财,也就是所谓的后勤,要知道现在的修罗帮很难指望外界的支援,唯有自救而已,而赤脊山王国除了粮食和一部分矿物还算得上丰厚以外,其余的资源完全可以用贫瘠来形容,尤其是战争资源中极为重要的炼金丹药和战马。

而这一切只能从熔火之心去获取了,所以肖笛他们此行的战略意义之大不言而喻,然而就在肖笛等人各种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前方传回来的一条情报瞬间打破了这一切——纳达尔的母亲出事了!

原来从熔火之心回来之后,吸取了肖笛的遭遇的经验教训,纳达尔亨利等人也纷纷找人去把自己的家人都悄悄的接回到赤脊山来,其中亨利格鲁丽雅的亲朋好友都顺利的回来或者是隐藏起来了,只有去接纳达尔母亲的人遇到了意外。

自从被克丽丝从拉法家族里面赶出来之后,纳达尔就带着母亲隐居到了荆棘谷的一座偏僻村庄里面,他选择这里因为这里是部落和联盟的大战场所在,十分混乱,凡是有点钱的人都不愿意来,所以除了军部以外也没什么大势力入驻。

但是这对纳达尔来说很好——没有各个势力入驻这起码可以躲过克丽丝的追捕,民风彪悍说明不受外界的胁迫,也就不用担心未来的某一天会受到外界的胁迫。

所以纳达尔就和母亲一直待在这里,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后来他为了获得更好的发展就再次来到了暴风城,走之前他把身上所有的钱财都留给了母亲,足够她生活多年的。

但是这次派去接纳达尔的母亲的两名修罗帮的战士按照纳达尔告诉他们的地址来到那里一看,不仅没有看到纳达尔的母亲,反而看到了拉法家族的人——其中为首的人好像正是他们的未来家主穆雷,这两个小伙子虽然实力不强但是人都很机灵,其中一个继续盯着他们,另一个马上想办法把信息传了回来。

得知这个消息后屋子里面瞬间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盯着纳达尔,想要看看他的反应,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时候肯定要先顾自己的母亲,但是纳达尔和正常人不同——他对于肖笛的忠诚近乎疯狂,之前刚回艾泽拉斯的时候,一听到修罗帮的人出事肖笛因为湮灭武魂晋级而一时理智失控进而暴走,当时第一时间也就只有纳达尔不顾生命的挡在了他前面,要不然当时的肖笛恐怕已经独自一个人杀奔到暴风城去了。

只见纳达尔的脸色瞬间几度变色,嘴唇都已经咬破了,他突然跪下来冲着荆棘谷的方向连磕了三个头:“母亲,孩儿不孝,现在有要事在身,无法前去营救你,望母亲大人原谅,要是克丽丝那贱人敢动你的话,将来孩儿一定扫平整个拉法家族为你复仇。”

说完他站起来尽量装作没事儿人一样对众人说道:“走吧,我们赶快去熔火之心吧,时间紧迫不能浪费。”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这要是换成别人得知母亲出事肯定要让修罗帮派人去解救,起码自己也会去一趟,而纳达尔竟然就这么不管了,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只有泰兰德轻声赞叹道:“纳达尔这孩子真是识大体啊,他明白现在对于我们修罗帮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熔火之心的一行,所以宁愿牺牲自己的事情而照顾大局,我说帮主,你就不要辜负纳达尔的一片赤诚之心了,这样吧,你们先去熔火之心,我接下来亲自去一趟荆棘谷,无论如何都想办法把老人家救回来。”

其余几个人也都是默默点头,觉得这也是现今对于整个修罗帮全局最好的处置办法了,毕竟作为首席防御大将,纳达尔对于整个团队的贡献仅在肖笛一人之下而已,这点就连最爱出风头的亨利也都承认,如果少了纳达尔的话他们去熔火之心起码少了一成的成功把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肖笛突然拦在了纳达尔面前,冷冷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纳达尔一愣:“大哥,当然是要去熔火之心,你怎么明知故问?”

肖笛怒斥道:“混蛋,你老娘现在非常危险,当然是先要把她老人家接过来再说,熔火之心的事放一放再说。”

纳达尔急道:“大哥,不行啊,我当然也想要去救老娘,可是对于我们修罗帮来说显然熔火之心一行更为重要啊,只要我们修罗帮发展顺利,将来总有一天能把我老娘救回来的,而如果修罗帮没了,那就算把她老人家接过来以后也还是有危险啊,这个账你应该比我。。”

纳达尔还准备说已经被肖笛粗暴的打断了:“奶奶的,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拉法,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啰嗦的了?好了,你给我闭嘴,这次我和你一起去救伯母,其余的人继续去熔火之心。”

众人都是一惊,亨利急忙劝道:“老大,这个,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啊,你和拉法两个人都不去我们的熔火之心一行可是凭空增加很多危险啊,马上就要去参加那里的黑风岭分赃大会了,没有你们压阵恐怕我们要吃亏的。”

PS:比较讨厌那些站在道德高点指指点点的人——总要别人为了大局牺牲个人,其实历史早已经告诉我们,民众向来都只是被忽悠被煽动最后牺牲的对象,而真正获利的往往都是那些在背后动嘴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