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再入荆棘谷/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笛直截了当的说道:“不用考虑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这次过去先把带过去的力量附魔法阵和狮王之力药剂各送一份到各大势力里面,告诉他们谁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今后可以获得这些东西的交易权,然后再保持低调一点先闷头发展等我们回来,这期间就算有什么小摩擦就先忍让一下好了,反正等我回去了加倍拿回来就是。”

然后肖笛又对在场的所有人高声说道:“各位修罗帮的兄弟姐妹们,蒙大家厚爱愿意加入修罗帮追随我,我也会尽自己的努力回报大家,我在此再次强调一下,我当年成立修罗帮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称霸天下,或者要打败某些人或某些势力,而只是为了保护我们以及我们的家人不受别人的伤害——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今天纳达尔的母亲遇到危险,我自然要去帮忙,以后你们每个人遇到危险我也会这样做,在我眼里没有什么大局,要是我们每次遇到这个所谓的‘大局’就要牺牲个人利益的话,那这个大局要来又有什么用?”

众人闻言都被震撼到了,一个个说不出话来,但是都是非常的感动,肖笛现在越来越强了,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他永远也不会去做一个枭雄人物,而还是大家的兄弟,修罗帮也仍然会是一个大家庭而不是冰冷冷的权力机构。

亨利毅然说道:“好,我明白了,帮主你和纳达尔去吧,这段时间我一定想办法坚持下来。”

肖笛笑着拍拍他肩膀说道:“你放手去干吧,你小子不是一直想着出风头吗?这下我可是把整个修罗帮都交给你了。不要有什么压力,眼光要放远一点,一些小的得失不要放在心上,将来整个黑风岭甚至更大的领地都会是我们的,呵呵。”

就这样大家兵分几路,亨利带着格鲁丽雅肖冰飞影又带了一大堆附魔和炼金产品从传送法阵传回了熔火之心,而肖笛则和纳达尔直奔荆棘谷,加图索和泰兰德以及法雪莲里奇瑞雯等则继续稳固赤脊山的局势以及提升自己的能力。

肖笛和纳达尔两个人快马加鞭的直奔荆棘谷王国而去,对于这里两个人都是再熟悉不过,纳达尔曾在这里生活过几年,而肖笛更是在这里当过三年斥候,斩杀过几百部落的高手,甚至还赢得了新一代的杀神名号,这次重归故地让他也是颇为感慨。

当时他在这里创下了不小的名头,实力也提升了许多,他没有想到再次回来竟然已经是物是人非,现在他已经站在了政府军的对面!

不过肖笛还是尽可能的不打算惊动这里的政府军,毕竟这里有很多和他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他不想伤害他们,但是如果对方看到自己也很难装作看不见——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双方见面未免太过尴尬,所以肖笛还特意准备了一顶毡帽并且把帽檐压得很低。

他们根据那个修罗帮的兄弟留下的标识悄悄的直奔纳达尔母亲隐居的那个村子而去,刚一到村口纳达尔的眼睛就突然瞪了起来,原来这里正停着几辆马车,虽然已经抹去了大部分的徽章和标记,但是却不可能瞒过纳达尔,他从一些极其细微的地方就看出来这正是拉法家族之物,而且使用的人身份绝对不低。

纳达尔低声指着一个刚才马车上下来的瘦高中年汉子说道:“这个家伙叫做达伦,是那个女人的一个心腹手下,八阶的刺客,连他都派过来了可见这件事背后就是那个女人在直接指使,弄不好穆雷也在这里。”

肖笛淡淡一笑:“他们人在就好办,兄弟你在这里呆着不要动,我先过去听听消息,弄清情况再下手也不迟。”

纳达尔点点头原地潜伏了下来,在侦查方面肖笛比他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起码也是十几二十点,再加上肖笛本身又有感知共享的技能,可以直接在魂海中给他传递信息,绝对不用担心误事儿。

肖笛收摄心神让自己变得和周围环境浑然一体,在绝大部分武者的感知中他已经变成了一只林中常见的野猫,然后他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想要听听这些人在说些什么。

只听那个达伦正在傲慢的下达命令:“老三,把马车都停好,不要让它们乱叫,老五,布置两个岗哨在周围,以免有人混进来,记得要布置一个暗哨,老七,把衣服食具之类的都准备好,这种荒凉地方估计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当心少爷不满意发脾气。”

那个老七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达伦大人,我们这是要呆多久啊,这地方别说雷少爷了,就算是我们拉法家族的仆人住的地方也比这里强多了,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实在是难熬啊。”

达伦笑骂道:“你这家伙,有好吃的东西你跑的比谁都快,让你干点活就受不了了?你以为老子愿意在这里呆着啊,这可是夫人亲自下的命令,一定要把那个贱女人抓回去,你要是耽误了的话吃罪得起吗?”

那个老七顿时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克丽丝可是有名的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就算是在拉法家族也有许多人对她非常畏惧。

另外那个老五陪笑道:“达伦老大,不就是一个小破村子吗,我看一共连一百户人家都没有,直接把他们全抓起来拷打一顿问出那个贱女人的下落,然后再把这里一把火烧光不就完了么?干吗还要在这里辛苦的蹲点呢?”

达伦白了那家伙一眼后说道:“你以为我不想那么做啊,但是别忘了这里可是政府军的领地,要是那样做就等于是直接在打政府军的脸了,我们拉法家族向来和政府军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那么做,记住,我们这次的唯一任务就是抓住那个贱人带回去,那就是大功一件,每个人起码都能多拿三年的俸禄,绝对不要节外生枝,真要是和政府军发生了冲突就麻烦了,这里的修武将军可不好惹。”

看到平日里高傲无比的达伦提起修武将军这四个字也都甚为忌惮你,这些手下们马上就识趣的闭嘴不说话了,开始麻利的做手里的事情。

没过多久,突然大道上又来了一辆马车——这辆马车的豪华程度还要超过之前的那几辆,达伦早就大踏步迎了上去,然后马车停下后穆雷从里面稳步走了出来。

几年没见,穆雷的实力也是大大提高,赫然也晋级到了八阶,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显然自信心爆棚,他一下车马上问道:“达伦叔,一切都准备好了吧?”

虽然和穆雷同为八阶武者,也许实力上还要超过对方一筹,但是说到身份双方就差的太远了,达伦急忙笑道:“少主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探子们也都出去了,用不了几天应该就能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

穆雷点点头说道:“那就好,这里毕竟是政府军的地盘,告诉兄弟们行事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一些,那个贱人连黑铁武者都不是,量她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走吧,先到营帐里面去吧,陪我好好喝上几杯,这一路上偷偷摸摸的可真是累。”

达伦急忙连声附和,两个人优哉游哉的往那几个随从搭建好的临时帐篷方向而去,肖笛和纳达尔现在已经明白了,原来他们现在并没有抓到纳达尔的母亲,也不知道是谁先给她通风报信了,她提前一步躲起来了。

究竟是谁这么好心呢?要知道这可是要得罪拉法家族的,一旦被发现不说是死路一条也差不多了,肖笛和纳达尔都想不到他们认识的人里面谁有这样的胆量,更有这样的实力。

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纳达尔的母亲不在他们手里那就好办多了,完全用不着投鼠忌器,既然已经来了当然先控制住穆雷他们再说。

穆雷和达伦正在一边走一边讨论待会儿要喝哪种酒的时候——作为超级豪门的未来家主,对于饮食自然也是十分讲究的,需要根据天气,湿度,季节,心情等等因素来进行针对性的变化,几乎不比行军打仗简单多少,虽然现在环境并不是很适合,但是随从们还是带了多达十几种好酒供穆雷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穆雷达伦两人突然听到他们旁边有人轻笑道:“不用讨论了,就来一壶冰灵酒好了,我喜欢这个。”

两人顿时大吃一惊,尤其是达伦,作为一名刺客藏匿和反藏匿就是他的吃饭家伙,竟然被人摸到这么近了他还没发现对方,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脸,还好对方只是说话而已,要是动手的话他已经落于下风了。

两个人马上摆好了防御姿态并且往发声的方向望去,只见肖笛慢悠悠的从旁边的树丛后面踱了出来,还抬手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穆雷兄,好久不见啊,没想到连你这种废物也升级到八阶了啊,究竟是吞了多少名贵丹药啊,哈哈哈。”

肖笛这话已经不能用打脸来形容了,完全就是藐视,要是换成别人穆雷早就说都不说一个耳光先扇过去了,但是对于肖笛他有着发自内心的忌惮,虽然他很傲慢,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肖笛的天赋是他见过的年轻一代之中最顶尖的,远在他之上。

PS:穆雷。。。好吧,我承认当想起纳达尔的反派对手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