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重逢韩涛/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穆雷马上就想到,肖笛既然出现了,那说明那个该死的纳达尔肯定也不远了,不用说,纳达尔的母亲肯定是他们先带走了,他不由得心中痛骂尤达将军送来的情报简直是垃圾,他不是说肖笛早已经死在外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还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看到穆雷脸色不好看,达伦马上站出来喝道:“你就是肖笛?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拉法。。。”

他话还没说完肖笛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不就是拉法家族的废物吗,这还用得着拿出来唬人?你们来这里还不是偷偷摸摸的,连个徽章都不敢戴,就这点胆子也敢在我面前卖弄?我有话要问穆雷,没空理会你这种小喽啰,你滚一边去。”

对于修罗帮的一系列恶毒打击其实源头就是拉法家族的主母克丽丝,所以肖笛对于拉法家族的仇恨犹在尤达之上,对于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达伦勃然大怒,作为堂堂的八阶武者,又是克丽丝的心腹,就算是在拉法家族里面他也是备受尊敬的大人物,几时受过这种奚落?这个肖笛也太狂妄了,完全把他当杂鱼看待了,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就当他准备发飙的时候,纳达尔也从后面稳步走来——不过他同样没有看达伦一眼,只是盯着穆雷。

达伦马上把怒气发泄到了纳达尔头上,他当然知道纳达尔的身份是家主里查德森的私生子,但是同时也是克丽丝和穆雷母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次抓捕纳达尔的母亲不过是为了克丽丝泄恨而已,这要是直接抓住纳达尔岂不是更是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达伦招呼都不打就出手了,他的动作极快,一个闪跳技能就来到了纳达尔身旁,同时一把黝黑无光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达伦手里,并且对着纳达尔后背狠狠扎下,这时候那一串虚影才刚刚显现出来,可见他速度之快。

达伦的想法很简单,他手里的匕首可是史诗级别的装备,上面还抹了强效的麻痹毒药,只要看中纳达尔他很快就不能动弹了,到时候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穆雷动作也不慢,马上就拿出盾牌挡在了肖笛和达伦之间,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肖笛的对手,但是凭借自己八阶的力量和已达圆满的第七关金钟武魂,肖笛想要快速打败自己也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他和达伦两个人一起对付他就是。

但是肖笛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完全没有去援助纳达尔的意思,他甚至伸手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一脸轻松的看着纳达尔那边。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达伦手里的匕首果然不凡,看上去黑黝黝的不起眼但是却极为锋利,同时上面还有一个破甲附魔,专门用来攻击重甲战士的,就算是以穆雷这个级数的防御力他也有信心让他吃个大亏,更何况他还是抢先出手,纳达尔恐怕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哪里知道纳达尔身上的护身真元突然暴涨一尺,竟然硬生生的挡住了达伦志在必得的一击,爆响过后,纳达尔的金钟型护身真元被达伦的这一击给轰出了一个深坑出来,但是达伦的力量也耗尽了,还是没能够伤到纳达尔的本体,相反之下金钟武魂特有的反震之力却让他右手发麻,低低的垂了下去。

一丝惊骇之色从达伦脸色出现:“第八关!竟然是金钟第八关,这,这怎么可能?”一边说话一边他已经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好几步,根本不敢再行进攻。

达伦可是八阶敏捷的高手,尤其因为职业关系眼光感知方面更是在水准以上,只是一交手他就发现了纳达尔和他同样也是八阶武者,而且能够挡住他的惊天一击而自己安然无恙的金钟武魂显然是觉醒到了第八关。

要知道刺客向来是以强大的爆发力和冲击力著称的,他们的全力一击造成的破坏力绝对是同阶武者之冠,就算那些威风凛凛的法师们在单体攻击上也只能甘拜下风,而能够稳稳压制住他们的攻击的,必须是达到同阶的金钟武魂才可以。

而且刺客的攻击方式也注定他们没有持久力,刚刚的那一击正是达伦最强的‘冷血背刺’武技,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但是这招他一天也就只能施展一次而已,更不用说他现在还受到了纳达尔的反震之力,短时间内战斗力起码也要减少三成以上。

穆雷闻言脚下一滑差点凭空摔了一跤,不能怪他如此失态,实在是纳达尔的实力太过出乎他们意料了,金钟武魂的觉醒和它的强大防御力几乎是一样的有名气,作为拉法家族的少主穆雷对这一点更是深有体会。

为了让他提升实力,拉法家族几乎提供了一切所能找到的丹药和功法,各位长老和他父亲更是轮流对他进行指点,但就是这样好的条件下他现在也只是觉醒到了第七关而已,第八关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但是以他不到四十的年纪这个境界在家族历史上已算不错的了,毕竟现在整个拉法家族能够觉醒到第八关的也只有那些长老们,个个起码都比他大了几十岁。

可是纳达尔这个杂种为什么竟然能够突破到第八关呢,这要是让拉法家族的长老会们知道了,自己的地位必然会受到影响,穆雷此时心里简直恨透了纳达尔,恨不能把他撕成碎片然后再拿去喂狗。

此时只见纳达尔身上的金钟浑身气劲青色的光芒连闪,竟然开始缓缓的自动修补那个被达伦击破的大洞,这正是纳达尔武魂中那一份木属性魂力和他的灵山天赋正在发挥作用,这让他的金钟武魂除了拉法家族特有的刚硬之外另外多了一份生生不息的柔和之力,但这无疑更让达伦和穆雷绝望。

就在达伦和穆雷快要绝望的时候,外面突然一阵喧哗,一群士兵冲了进来,为首的小队长扫了一眼全场后大声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闹事?快说!”

肖笛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来的人正是驻守在荆棘谷王国的政府军军团的士兵,只是看不出来是属于哪支部队的,他对小队长笑了一下:“队长您辛苦,我们有一些私人恩怨需要解决一下,处理完马上就走,您放心,我们绝对不是部落的探子,也没有打算破坏这里的规矩,请多多见谅。”

肖笛说得这么客气当然并不是害怕政府军——相反他和政府军现在关系可以说势同水火,但是他毕竟在这里呆过三年,尤其和韩涛的斥候大队的许多战士都一起同过生死,所以能不惊动他们最好就不要惊动他们,不然肖笛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穆雷却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叫起来:“队长,我们是拉法家族的人——没错,就是那个八大豪门的拉法家族,我们只是偶然路过这里,没想到就碰到了这两个疯子上来就喊打喊杀的,他们这么做可完全是不把你们政府军放在眼里啊,你赶快通知你们修武将军把他们抓起来!

对了,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穆雷,是拉法家族未来的家主,你这次帮了我们的忙,我绝对不会忘记的,到时候一定有所回报,哈哈哈,我母亲和你们好几位将军关系都很不错,咱们可是一家人啊。”

那个小队长虽然只是个上尉,但是气势却很强,他既不理睬肖笛的好言,也不感冒穆雷的近乎,只是板着脸说道:“这里是我们政府军的地方,你们这些外来者破坏了我们的规矩,必须和我走一趟,你们有什么话都和我们上面去说吧,我只是个巡逻队长,没法做主。”

说完小队长示意肖笛和穆雷他们两方都和他走,肖笛不想对他们出手,无奈之下只能先去看看他们是哪部分的,然后再见机行事了,而穆雷他们则想依靠政府军的力量先从肖笛手里离开再说,这时候他们也顾不上完成克丽丝的任务了,自己能跑掉就不错了。

一行人无声无息的沿着小路走去,走了差不多两里多之后来到了一处空旷的野地,只见那里已经有一百多人在那里等着了,为首的人正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看到这个人之后肖笛不由得暗中长叹一声——这正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他之前的上司,荆棘谷王国斥候大队大队长,韩涛。

韩涛对肖笛可以说是有着知遇之恩,同时还在各方面都给与了他很多帮助,如果可能的话肖笛真的不愿意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和韩涛相见,但是此刻他已经没有办法,显然韩涛早就布好了局等他进来,想要随意离开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谋定而后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惊人,这也正是这位斥候大队长一贯的风格,作为他曾经最亲密的手下同时也算是半个传承人的肖笛对于这点无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也许从自己一进入荆棘谷王国就已经在他的算计之中了吧。

肖笛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是鞠了一躬后才说道:“大队长,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韩涛慢慢的转过身来,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肖笛后才说道:“肖笛,听说你脱离政府军了,有这事吗?”

韩涛根本没有回答肖笛的问题,也没有理会肖笛的问好,直接就反问了过来,这正如他的为人和战斗方式一样,锐利而直接,不讲任何情面,也没有多余的废话。

PS: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