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毫无底线/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登男爵自信的一笑:“兰德里大人放心好了,区区一个乡下地区的二流势力而已,怎么可能是我高登的对手,你们先在这里坐着喝茶好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兰德里男爵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好消息了,不过毕竟我们和修罗帮现在还算是盟友,老兄手下还要多多留情,只要拿回那批货物也就行了,命还是给他们留着吧,别让外人说我们太冷酷了。。”

高登一边大踏步走出去一边回头残酷的一笑道:“这个就要看他们懂不懂事了,要是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的话饶他们一命也不是不可以,但要是敢反抗的话,我少不了也要杀上他们一批,好让他们长长记性!”

说完高登已经出去了,紧接着就是一阵人喊马叫的声音,高登这次当然不是一个人来,还带上了五百名他的亲兵一起,都是清一色的轻骑兵。

修罗帮的人走出去还没多久,就见背后一片沙尘漫天,然后就是阵阵马蹄声,众人都是一震,这按说还在兰德里男爵的领地之内,到底是哪里来的骑兵呢,听上去数量还不少,起码也有几百人。

肖笛下马用手按在地面上,闭着眼睛默默感受了一下大地的震动幅度以及空气中传来的各种讯息,几秒之后他睁开眼睛说道:“大约有五百名轻骑兵,为首的应该是个九阶武者,来意不善,所有人都列队,准备迎敌。”

在场的许多人都还是第一次跟着肖笛出来打仗,他们只知道肖笛的武者实力强悍,但是没想到肖笛在侦查发面也如此厉害,只有飞影心里暗笑,当年作为斥候队长,最危险的任务都是肖笛亲自去侦查的,现在这状况对他这个感知能力已达八阶的人来说还不是小意思么?

众人马上刷的一下迅速的排好了战斗队形,肖笛现在可以给多达十个人同时传送命令,所以指挥这五队人马完全没有问题。

片刻后高登就带着手下飞驰而至,他看到对面的修罗帮已经排好阵势等着他了不由得也是微微一惊,他没想到肖笛他们的反应速度还挺快的,阵容也很整齐,似乎要比想象中的乌合之众要强上不少。

肖笛在马上扬扬马鞭,做了一个贵族间最常见的马上打招呼的动作:“这位男爵大人怎么称呼,你带着这么多人来应该是来找我们的吧,不知道有何贵干?”

高登被肖笛劈头盖脸一上来几个问题问的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抬起下巴傲然说道:“我是兰考伯爵麾下的高登男爵,负责这方圆百里所有的治安和税收,我来这里是听说有人欠税不交,所以特来检查一下。”

肖笛似笑非笑的问道:“哦?原来是高登大人,你的动作还真是迅捷啊,我们刚刚从兰德里男爵那里离开你就得到消息了,敢问您打算收多少税呢?不瞒大人您说,我们现在的钱都用完了,就算是想要交也交不出了。”

高登嘿嘿一笑:“没关系,钱没有了可以用货物抵嘛,念在你们初犯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你们留下五百匹上好的铁角马,两百面精良级别的盾牌,两百把精良级别的长弓。。就可以离开了。”

肖笛鼓掌笑道:“佩服佩服,高登大人对我们的情况了解的还真是清楚,完全就是来扫荡了,一点东西都没给我们留啊,我们给兰德里男爵的那份购物清单不会现在就在你手里吧?”

高登也不说话,只是胸有成竹的看在肖笛,似乎倒也是默认了。

肖笛继续问道:“那我要是说不同意,高登大人打算如何呢?”

高登哈哈大笑,用手一指身后手持长矛腰带马刀的骑兵群说道:“那也简单啊,看到我身后的这些兄弟吗?你要是不给我们就只能自己动手抢了,不过刀枪无眼,伤亡在所难免,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的好,这样至少还能留一条小命。”

肖笛哑然失笑道:“你们的这个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些吧,最后还就是明抢罢了,不过高登大人,我很奇怪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个信心呢?你只有五百人就敢来抢我们八百多人,有没有想过要是抢劫不成反而被抢会怎么样呢?”

高登笑的气都喘不过来了:“肖笛,亏你也算是一帮之主,虽然只是个乡下的二流帮会而已,竟然以为军队打仗和你们混混打架一样就看谁的人多是吗?就凭你们那些装备还是刚刚拿到的废物兵们,也敢和我手下的精兵相提并论?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一分钟之内马上交出东西,不然我们就要冲锋了,那时候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肖笛摇摇头,叹息一声后才说道:“兰考伯爵曾经在我们修罗帮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我本来还想着将来好好回报他的,没想到人都是利令智昏啊,今天是你们先违规逼我的,那对不起了,我也只好接招了,高登男爵,闲话少说,来战吧。”

高登冷笑道:“好,这是你自己找死,就休要怪我手下无情了,兄弟们,全员冲锋,一个不留!”

随着高登的一声命令,他身后的五百名轻骑兵齐齐的喊了一声后,举起手里的长矛开始冲锋,在高登看来肖笛这边的队伍完全是乱七八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一次冲锋就足以将他们的阵型全部凿穿,接下来的就是屠杀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肖笛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和艾泽拉斯比起来,熔火之心的魔族战士们个体实力远远胜出,但是战术方面就差的很远了,这里崇尚骑兵冲锋和正面对决,武器也仍旧停留在长矛阔斧的阶段,弓箭手和步兵虽然也有,但是地位却远远低于骑兵,至于魔法师的地位倒是够高,但是似乎又太高了一些,平时他们都是自由作战,很少愿意组成一个团队来听别人的命令。

所以肖笛马上就在意念之中发布了命令,只见修罗帮的五支队伍穿花般的分开并各就各位,正面的磐石营战士们都飞快的下马,然后拿出刚刚到手的精良级别的大盾牌重重的插在地上,然后双手抵住,而在他们的最前面则是他们的队长纳达尔,纳达尔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一样,身上的金钟光芒紧紧地护住了他的身体。

格鲁的飓风营射手们则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直接向对方骑兵的侧面绕去,而在磐石营后面的亨利的光耀营的法师们嘴里都是念念有词,然后统一的开始在双方之间的空地上施展流沙术。

这是一个普通的基础六级土系魔法,只要魔法力达到六阶的魔法师几乎人人都会,这个魔法的效果就是将土地暂时改变成流沙从而降低通行速度,平时很少有人会用——这些魔法师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不过他们都是亨利的手下,亨利的命令自然是要听的。

只见在几十个魔法师的联手施展之下,双方之间的土地瞬间变成了一块块的流沙,翻滚不停,高登手下的骑兵们的速度瞬间降低了一大半,这还得益于他们精湛的骑术,要不然恐怕就直接栽倒在地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笛的吟唱也完成了,然后流沙上空的天空瞬间阴沉了下来,大片的雪花夹杂着鸡蛋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这正是暴风雪——一个杀伤力不弱而控制效果和范围则更强的八级冰系魔法。

在暴风雪的冲击下本来已经速度降了许多的轻骑兵们瞬间变成了龟速,运气不好的还被冻结在了地上,而高登这次出来甚是托大,竟然一个魔法师都没有带,所以这些骑兵们只能咬牙忍受着暴风雪和流沙的双重打击,拼命的继续往前‘冲锋’。

这时候格鲁的飓风营的射手们的攻击已经到了,他们在格鲁的指挥下非常有秩序的一排排的射完一轮后马上绕开,后排继续射,然后不停的周而复始,他们手里的武器都是刚从兰德里男爵那里购买的精良级别的高档货,再加上格鲁的强击光环的加成,威力绝对不可小觑,而高登手下的骑兵们此时还在以龟速前行着,顿时被射的是叫苦连天,狼狈不堪。

在一边观战的高登简直是又惊又怒,他完全没有想到战局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肖笛使用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战术,竟然会把自己麾下的勇士们打的狼狈不堪,眼看短短时间内已经倒下了一百多了,而他们却连一半的距离都还没冲完。

高登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就打算冲进对方那些该死的弓箭手群中去杀他个血流成河,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眼前黑影一闪,发现肖笛不知道何时已经挡在他面前了。

肖笛一边漫不经心的吹去手里因为施展暴风雪魔法而积攒的小小冰块,一边说道:“高登大人,你要到哪里去?你的对手可是我,还是我们两个玩玩吧,就然我见识一下你和詹姆斯伯爵手下的‘血手’布雷德索男爵到底谁强一些。”

高登就是一愣:“布雷德索?你和布雷德索动过手吗,那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的?这家伙性格难道改了吗,开始修身养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