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预言师卡洛斯/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影前面带路,四个人七绕八绕的顺着一条林间小路来到了一座脏兮兮的小木屋,这里要是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什么猎户的居所,但是在肖笛等人眼中自然能够发现异常,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而且个个行踪诡秘,肯定不是什么猎人。

肖笛不动声色的带着肖冰几个人走了进去,守门的那个独眼龙看到飞影就是一呆,再看到肖冰唯一的眼睛顿时亮了,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要不是看到她身旁的肖笛也不像是个好惹的角色的话恐怕都要出言调戏了。

塔夏心里不由对这个家伙暗说了一句‘真是好运气’,现在整个修罗帮上下都知道肖笛对这个妹妹非常的看重,谁要是敢得罪她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比直接得罪肖笛更可悲。

塔夏咳嗽一声对那个独眼龙扬扬手说道:“兄弟,我们是来买情报的,是在这里面是吗?”

独眼龙还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在鬼门关门口溜了一圈了,他一听是顾客也不敢怠慢,急忙说道:“进去吧,不过看你们几个脸生的很,大爷我可要提醒你们几句,这里是暗影的地盘,千万别在这里闹事。”

塔夏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们不是雏儿,只不过是第一次来这里而已,懂得规矩。”

独眼龙满意的点点头,顺手扔过一个黑黝黝的铁牌子:“这个牌子拿着吧,以后你们就是我们暗影的客人了,到里面好好看看吧,希望你们今天能有满意的收获,哈哈哈。”

肖笛接过铁牌看了一眼,正面是一片飘渺的黑影代表着暗影组织,背后是一个十五的数字,他收起铁牌后带着三人进入了小屋里面。

到了里面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屋只是一个掩饰而已,真正的奥秘全在地下,他们顺着阶梯走了下去,只见里面挖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大厅,足足有二十间屋子那么大,到处都点着碗口粗的牛油大灯,照的是亮如白昼。

然后里面有很多个摊子都在卖着东西,既有情报消息之类看不到实物的,也有宝石武器材料等等,看来这里同时还是个地下交易市场,肖冰悄悄的告诉肖笛,这里面卖的恐怕都是赃物,不少上面还残留着血腥气味。

其中最热闹的一个摊子围了足足好几十个人,肖笛好奇心突然起来也凑过去看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这里卖的竟然是狮王之怒药剂和附魔了巨龙之力法杖的重锤,显然都是来自于修罗帮,看来暗影组织的人倒是很有头脑,竟然把从肖笛那里买来的东西转手卖掉,这可是一大笔的利润。

不过肖笛也很是奇怪,按说这东西在熔火之心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啊,暗影好不容易从自己这里买了没几件,干嘛不自己的战士使用而是卖掉呢?不过他转念一想也明白了,毕竟他们都是盗贼和刺客为主,这两种东西虽然却并不适合他们用,还不如卖个高价来套现。

只不过这可是违背了肖笛之前和他们的协议,他们这么做很可能让东西流到高达他们手里去,肖笛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和这个古烈好好的谈一谈。

肖笛从热火朝天的那个摊子出来直奔那个买卖情报的摊子,摊主是一个白胡子老者,起码也有一百多岁了,只不过眼神还是非常的锐利,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一看就是一位阅历丰富而且洞察力极强的智者。

看到肖笛他们过来,老者微微一笑道:“老夫卡洛斯,在这里已经十多年了,不敢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也差不了多少了,年轻人可有什么问题想要询问吗?不管过去还是未来的事情都可以。”

肖笛过来不动声色的坐下,然后问道:“前辈好大的口气,我还真的有点不信,那我就先随便问一个问题了,我想要知道一下修罗帮——也就是我们黑风岭十三家势力中间的那一家,最近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可以否?”

卡洛斯看了一眼肖笛后说道:“可以,不过这个情报可不便宜,请付十个彩晶石的费用。”

塔夏大怒:“老头儿,你也真敢开价啊,十个彩晶石都够你三个月的收入了,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难道以为我们是凯子吗?”

卡洛斯不慌不忙的说道:“这个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嫌贵你可以不问,再说了,只有老夫的回答让你们满意,这钱老夫才会收下,否则分文不取。”

肖笛示意塔夏先退后,然后拿出十块彩晶石搁在桌子上说道:“前辈说得好,钱已经在这儿了,那就请你说说吧。”

老者‘啪’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扇子,又喝了一口茶水,这才娓娓道来:“要说修罗帮可是真不简单,前几天他们离开黑风岭去了我们东边的兰考伯爵的领地,去见了兰德里男爵并购买了不少的装备,但是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高登男爵的追击,不过修罗帮实力强劲,竟然完败了高登的五百骑兵,不过他们又把对方都放走了,怎么样,我说的有错吗?”

这次换到塔夏肖冰等人震惊了,这不过是几天前的事情而已,没想到这个老夫足不出门竟然就知晓了,看来确实有两把刷子。

肖笛却是神色如常,只是轻轻鼓掌道:“好,老先生果然有真才实学,我还想再请教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是谁吗?”

卡洛斯看了一眼肖笛笑道:“这有何难,在老夫的天眼通之前任何人的身份都难以隐瞒,不过使用天眼通需要消耗老夫不少的精力和体力,所以价格绝不便宜,要一百个彩晶石,而且一天只能有一次机会,年轻人,你考虑清楚了吗?”

看到这个无耻的价格塔夏刚准备发怒又被肖笛拦住了,肖笛淡淡一笑直接摸出一颗硫黄晶石往桌子上一放道:“老先生尽管试试看就是,只能能够猜出我的身份并且详细来历的话,不要说一百个彩晶石了,这颗硫黄晶石都是你的。”

在塔夏看来这完全就是个老骗子,想用那些江湖套子来忽悠肖笛,但肖笛却不这么想,他原本只是打算来买一些情报的,但是突然觉得这个老者很有趣,就想要试探一下他的能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掌握了预言术,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是意外的收获了。

一个硫黄晶石那就是一千个彩晶石,这就算放到一般的小势力里面都是一笔巨款了,就连卡洛斯的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抹贪婪,就连呼吸似乎都有点困难,他咽了一口唾沫后说道:“我明白你是信不过老夫,年轻人,没关系,我接受你的挑战,只不过你最后发现这只是白白给老夫送钱而已,呵呵呵。”

肖笛微微一笑:“如果前辈真的有那个本事的话,这点钱算不了什么,我们还可以有更大的合作。”

但凡魔族都对火焰和硫磺的气味非常的敏感,当肖笛拿出那颗硫磺晶石之后,全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不少人马上露出了贪婪之色,有几个甚至摸了过来,悄悄的打着暗号,显然不怀好意。

这里是暗影的一个驻点,一般人当然不敢在这里动手,那等于是在挑战整个暗影的面子,但是一出门就和暗影无关了,在所有人眼中肖笛无疑已经变成了一头肥滚滚的羊,就看待会儿谁把他吞下了。

这时候在肖笛身后本来安安静静的肖冰突然美眸中寒芒一闪,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几个暗中商量着打算肖笛一出门就动手的家伙们突然同时惨叫起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被生生拧断了,鲜血还在疯狂的涌出,而那些断掉的手臂正在肖冰手中,大家甚至都没几个人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动的手。

房间里面顿时大乱,本来还打算往肖笛这边凑的人顿时都退出好几步远,也许看到肖冰只是个小姑娘的缘故,一个看上去像是首领的壮汉上前一步用手指着肖冰厉声质问道:“贱人,刚刚是你下的毒手吗?这些兄弟们好好的站着又没招惹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今天要不给我们一个交代的话。。。”

他话还没说完,众人又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就看到肖冰还在原地站着,只不过手里又多了一条手臂,正是那个壮汉的,这时候那个壮汉才感觉到疼痛传来,不由得抱着断臂痛吼起来。

也不是这个壮汉的忍耐力太差,只是手臂被生生拧断这种痛苦远超被刀剑斩断,更何况肖冰就是这方面的行家,折磨人和逼供都是蝮蛇组织的基础学科,她要是想让对方更痛苦一些的话,可以有起码十几种方法。

这时候暗影在这里的负责人——一个中年汉子,同时也是七阶敏捷的盗贼,站出来问道:“这位小姐,这里是我们暗影的地方,你们大家都是我们的贵客,请问为什么要突然动手,能否给我一个理由呢?不然我实在是不好交代。”

本来在这里动手就是破坏了暗影的规矩,要是正常情况下这个负责人早就出手先制住闹事的人再说了,但是刚刚肖冰的出手速度实在是太过恐怖,把这个负责人给震住了,他这才说得这么客气,而且处处留有余地。

说实话,要不是责任重大的话他根本都不想出头,肖冰给他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完全不在暗影组织里面的最强的几个长老之下。

PS:季后赛来了,季后赛来了,季后赛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