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古烈来投/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烈重重的喘息了几下才缓缓平复下来,可见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很大,他略带麻木的问道:“那依师傅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和肖笛和修罗帮相处呢?”

卡洛斯胸有成竹的说道:“我有三个提议,一,依附肖笛,我们整个暗影都做修罗帮的下属;二,和肖笛合作,我们帮他们提供情报,他们给我们等价的补偿;三,把肖笛的情报悄悄告诉给他的敌人们,帮他们除掉修罗帮。”

古烈似乎还没从之前的震撼中完全清醒过来,只是机械的问道:“那这三条路对我们暗影都有什么影响呢?”

卡洛斯同情的看了古烈一眼后耐心的解释道:“第一条路等于就是在豪赌一把,赌肖笛未来能够成就一番王者霸业,而我们作为最早的从龙之功臣将来必然受益良多,但是这条路风险也很大,拥有皇族血脉的人等于是逆天而行,遭遇到的危险远远多过普通人;

第二路是最稳妥之路,我们只是帮助肖笛而已,并不是完全和他们合在一起,这样就算将来他失败了我们最多也就是被压制一下而已,当然他成功了我们的功劳也不能和第一条路相比;

至于第三条路那就更简单了,那就是一定要干掉肖笛以向他的敌人们邀功请赏,但是一旦失败了也必然万劫不复。阿烈啊,为师已经老了,将来暗影要怎么走还是要靠你决定的,你拿最后的主意吧。”

古烈闻言顿时从之前的震撼中彻底清醒过来,他略一沉思后坚定的说道:“我想好了,就选第一条路!”

卡洛斯眼中流露出一抹欣慰之色,不过还是追问道:“这又是为什么呢,第一条路的风险可是很大哟,如果肖笛败了我们暗影恐怕也就不存在了,你真的甘心吗?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

古烈重重说道:“不用考虑了,师傅,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岂能瞻前顾后,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雄起了,每天只能是麻木度日,现在上天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又怎么能放过?至于风险,做什么事情又能没有风险呢?只要能有机会恢复我们斯蒂芬家族,哪怕只是一丝丝我也不会放过,我就不信了,难道老天能压我古烈一辈子!”

卡洛斯哈哈大笑道:“好,说得好,阿烈,这才像是我们斯蒂芬家族未来的家主的样子,我们在这里隐姓埋名奋斗了多年,也只不过还是个小势力而已,未来也几乎能看得到头了,现在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险值得冒,你赶快来我这里吧,亲自和肖笛见见。”

半天之后古烈就赶到了这里,进入大门之后他顾不上一路的风尘仆仆,稍微整理收拾了一下之后马上来拜会肖笛。

双方见面之后都是一震,古烈看到肖笛之后,一种莫名的压力突然从心底升起,这并不是基于实力,而纯粹是内心的一种感觉,他五年之前曾经见过黑风岭的第一高手保罗加索尔一次,当时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肖笛给予他的似乎更强,这让他对于师傅卡洛斯对肖笛的皇族血统的最后一点怀疑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急忙拱了拱手亲切而恭敬的说道:“早就听说肖帮主大名了,没想到今日才能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今天大驾光临真是我们暗影的荣幸。”

其实肖笛身上根本没有半点魔族血脉,更不要说是高贵的皇族血脉了,只不过卡洛斯在用天眼通观察他的真元的时候,发现的两种既对立又共存的能量分别是奉献武魂和湮灭武魂的魂力,而最后他的精神力想要进一步深入调查的时候引起了湮灭武魂的怒意,已经是三度觉醒的湮灭武魂怎么可能容忍卧榻之侧有旁人酣睡,马上就把它彻底轰散,这才导致了卡洛斯受到反噬,阴阳镜也被炸碎。

肖笛从古烈身上也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表面上看来古烈只不过是个八阶敏捷武者而已——这虽然也很不错但是根本不在现在的肖笛眼里,但是他体内似乎有更深邃的力量,只不过好像受到了伤害现在蜷缩了起来而已。

所以肖笛从古烈身上感受到的那一丝压迫感虽然很微弱,但是他仔细分辨的话却觉得绝没有那么简单,从力量的纯度也就是魔族所说的血脉来看绝对达到了九阶武者的级数,甚至还稳稳压过了布雷德索和高登,布克之流更不足论。

肖笛马上就判断出来古烈之前大概受过什么伤现在一直在恢复,所以才深居简出,而这样的人物来历绝对不简单,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客气,甚至是有点卑微呢?

所以肖笛也拱拱手说道:“古烈帮主客气了,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还想当面请教,要是涉及到什么隐私的话还望古帮主多多见谅。”

古烈急忙说道:“肖大人太客气了,你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就是,我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肖笛心中更觉奇怪,古烈这个态度谦卑的都有点过头了,就算是他们消息灵通已经得知了自己打败高登的事情,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毕竟暗影就算是对黑风岭第一势力加索尔家族也没有摆出如此低调的姿态出来,这都有点像是下属在面对宗主的感觉了。

肖笛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强烈了,事出异常必有妖,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古烈大人,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你应该也是九阶强者,而且血脉也很纯净,以你的能力这么多年下来带领暗影跻身到五大势力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为什么还甘愿做个小势力呢?”

面对肖笛的质疑古烈倒是很平静,自从知道肖笛是‘皇族’一族并且决定投靠修罗帮之后,他就放下了一切高傲,而且肖笛能够发现他的秘密无疑更能说明他的实力,这样他的投奔才有意义。

古烈微微一笑:“肖大人真是好眼力,不愧是拥有皇族血脉的天才,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就是打算投靠大人的,至于我的情况就算大人不问我也会说的清清楚楚的。”

接下来古烈娓娓而谈,把自己过去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原来古烈出身于一个叫做斯蒂芬的魔族家族,这个家族非常擅于锻造装备,祖上甚至还有一个侯爵的爵位,只是后来他们发展的越来越好,甚至锻造出了传奇级别的套装,这下子树大招风,引来了同行们的嫉妒和暗算,最后被害的家破人亡,剩下的族人也不得不四处逃亡。

古烈也是当时拥有斯蒂芬家族嫡系血脉的子弟,当时也被对手派出的高手追杀,他本来是九阶敏捷的武者,但是在于追兵的死斗中,他虽然干掉了对手,但自己经脉也受了严重的伤害,实力又跌回了八阶。

后来古烈带着几个亲信族人一路逃到了三不管地带黑风岭,觉得这里比较安全就潜伏了下来,他一边疗伤一边听从师傅卡洛斯的建议,成立了一个暗影组织,这样一方面可以有一份收入好让众人糊口,另一方面也能够掩人耳目,但是为了安全古烈本人一般都是深居简出。

古烈和他身边的人自然没有忘记这些仇恨,但是他们实力有限也只能隐忍不发,这次看到肖笛之后让他重燃希望,皇族血脉,这是可以创造奇迹的血脉,哪怕可能性只是一点点,也足以让古烈赌上一切去搏上一把,毕竟一直维持现状的话他看不到任何希望。

听到这里肖笛终于恍然大悟,同时心里感觉怪怪的,自己一个人类为啥在古烈眼里这么重要,而且还非要咬定了说自己有什么魔族的皇族血脉,主动来投奔,肖笛当然不会傻呼呼的去多做说明,现在修罗帮本来就是在蓬勃发展的阶段,自然是人越多力量越大。

更何况暗影组织不仅拥有收集情报的能力,同时竟然还是一个锻造世家,这完全就是意外的收获了。

肖笛急忙热情的拉住古烈的手:“欢迎加入修罗帮,有了古烈大人,我们的实力就更强了,这真是太好了。”

古烈也急忙推辞道:“不不不,肖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既然我已经加入了修罗帮那自然就是大人的下属了,你叫我名字就行了。”

肖笛爽快的笑道:“别的势力或者家族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修罗帮里面可不搞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大家现在都是一家人不要搞的那么生分,你比我年纪大,我就叫你一声古烈大哥好了。”

看到肖笛的态度古烈心中更为高兴,在他见过的那些贵族里面,个个恨不得都把自己的高贵头衔挂在身上,生怕有人不知道,不光是那些真正有实力有身份的,就连那些没本事或者只会阿谀奉承的也都一样,肖笛这么年轻,真是一般的年轻人鲜衣怒马快意恩仇天不怕地不怕的阶段,但是竟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果然非池中之物。

无规矩不成方圆,接下来古烈又和肖笛商量了一下具体的两个帮派的合并事宜,考虑到暗影组织的真正骨干其实都是古烈从斯蒂芬家族带回来的,他们人数本来就不多,而且更加擅长的是锻造而不是战斗,肖笛索性就让他们名义上还保持着独立的身份,合并到修罗帮的事情只要高层知道就可以了。

PS:附魔师,锻造师,炼金师,所有的技术人员都齐了,修罗帮万事俱备,只待冲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