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极限鏖战/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两战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始的,结束的时间也差不多,另一路的布克也不例外,他轻轻一发力就把整扇门都给卸了下来而且还没发出任何声响——这点小事对于他这个九阶力量的武者来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就像是寻常人拿起一张纸一样,但是一开门他的眼睛就瞪圆了,只见肖笛正面对他写意的坐在那里看书,看他进来微微一笑:

“布克大人,你深夜不好好睡觉来我们修罗帮做什么?难不成是找我喝茶不成?”

布克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肖笛?你,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难道你在我们那边安插了密探吗?”

肖笛悠然说道:“本来你这么疑神疑鬼对我们是最有利的,不过我实在不喜欢骗人,还是告诉你实情吧,我们这里可是有着感知属性的高手的,你们还没来我们就已经发现了,现在史密斯和克莱都有人对付了,你人缘不好没人愿意要,只能我来陪你玩玩了。”

布克就觉得心里有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其实按照他们的战前计划,他牵制住肖笛就足够了,现在肖笛主动送上门来他应该高兴才是,但是这话从肖笛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却无法明确说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明明现场只有他一个人,这个肖笛为什么还会这么镇定?

布克还嘴硬道:“那再好不过了,前两次由于种种原因老子都没来得及收拾你,现在就你一个人,我们正好可以公平的打上一场,我倒想要好好的称一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重,有本事你不要跑,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肖笛抽出手里的碧空之歌淡淡一笑:“那最好不过了,我倒是希望布克大人能够真的能够遵守你的诺言,坚持到底。”

到了此时布克反而把一切都豁出去了,要是面对一个八阶武者的挑战还不敢接受的话,那他的武道之心必然会大受影响,以后恐怕就再难有进境了。

布克从背后取出史诗级别的大砍刀,两个人互相微微一躬表示了对对方的实力的承认之后,正式战到了一处。

这已经是两人第三度交手了,不过前两次都只是互相试探和牵制而已,并没有真正的火力全开,一动手布克就再次大吃一惊,他本来自以为已经很高估肖笛了,但是现在才发现还是小看了对手,肖笛的力量几乎不在他之下,但是敏捷却比他高多了,而且这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总能料敌先机一样,导致自己每次都是被动的接招,打的是束手束脚,郁闷无比。

布克根本不知道除了力量以外肖笛其余属性都完全可以碾压他,这还是肖笛有意的用他在磨砺自己,所以才没有放大招,要不然幽冥鬼斩或者血之献祭用出来的话他早就败了,甚至肖笛除了几个辅助魔法以外都没再用魔法攻击,要知道魔武双开才是肖笛最强的战斗状态。

就算这样布克也是越打越是心惊,两个人已经对轰了几十次了,肖笛从一开始还稍落下风到后面越来越得心应手,再后面更像是风一样的围绕着他不停的攻击,而且总是攻在他最难受的地方,到了最后布克已经完全没有余力进攻了,光是肖笛那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击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只能勉强做到不被攻破自己的防御就累的布克满头大汗了。

布克心中暗道不好,他只是依靠着天生强壮的身体最后又敢拼才晋级到九阶的,可以说除了力量以外其余属性都是相当平庸,他的战斗方式也一向是以猛烈为主,但是一旦遇到能够抗衡他力量的人他后续就没什么招了,除非动用自己的血脉能力。

其实布克本来不打算这么做的,他原先认为肖笛只是靠着外力才能勉强和自己拼过,自己单凭力量就足以压制他,更何况只是拖住他一会儿呢?哪里想到肖笛隐藏竟然如此之深,完全是个全面的高手,现在自己反而落了下风,要是不拼的话今天都不一定走得掉了。

想到这里布克大吼一声直接动用了他的血脉能力——金刚猿,这个能力不仅能够大幅度增加他的力量,同时还能增加移动和攻击速度,瞬间就可以变成近战狂人,只不过和其余普通级别的血脉能力一样,这个状态并不能维持太久,而且冷却时间极长。

只见一头巨大的猿猴虚影出现在布克身后,他的身体瞬间膨大了好几圈,脸上甚至还长了许多毛出来,完全变成猿人一样了,虽然变丑了但是动作却也灵活了许多,轻轻一跳就躲过了肖笛的一轮急攻。

肖笛点头赞了个好,然后不动声色的释放出感知力来观察了一下对手,他发现动用血脉能力后的布克的力量和敏捷都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后者,由于之前基础属性很低导致提升幅度更大,现在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肖笛也应该放大招来应对了。

但是肖笛的好胜心陡起,之前获得雷神之怒胸甲之后就打破了他通往九阶的屏障,他现在差的只是一场把自己逼到极限的战斗而已,现在不正是最好的机会么?

肖笛瞬间下了决心,不用血之献祭,也不用幽影鬼斩,就靠着雷神之力来和布克拼过,他就是要亲自感受一下对方这个血脉能力到底能有多强!

只见肖笛胸前的护甲一亮,所有流过的真元马上就充入了一股雷电之力再传到全身各处,雷神之怒威力头一次正式开启。

‘轰’的一声,两把武器再次对撞在了一起,不过这次双方的力量比起之前再次大幅度提升,肖笛被布克的蛮力直接撞得后退了好几步,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而布克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觉得一股雷电之力从肖笛的长刀上传来,让他全身也是一阵麻痹。

这一次对撞依然是平分秋色。

布克咬牙说道:“肖笛,这就是你的血脉能力么?区区的一点雷电之力,不过如此而已。”

肖笛淡淡回应道:“说大话谁不会啊,行不行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布克勃然大怒,他现在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而且更重要的是灵敏度也增加了许多,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他举起大砍刀疾风暴雨般的攻去,恨不得一刀就把肖笛砍成两半!

肖笛沉着的一一封挡,其实他现在体内充斥着的强大电力让他也觉得很不舒服,他这时候就觉得自己的经脉实在是太狭窄了,完全满足不了这大量雷电能量通行的速度,而启动血脉能力的布克的攻击力比之前大了不少,攻击速度更是快了几倍,这导致他承受的外力也比之前大了许多,里里外外的共同挤压之下,肖笛就觉得身体每个细胞都像是撕裂一般的痛苦。

但是肖笛咬紧牙关承受,他明白这就是自己突破九阶的最好契机,要是错过了这次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现在布克终于占了上风,尤其是这种急速的攻击方式以他原来那点可怜的敏捷根本是无法做到的,就像是练举重的运动员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跑的还很快,这种兴奋感简直是无以伦比,所以他一边尽情的享受自己花式攻击的快感一边得意的嘲讽道:

“怎么样啊,肖笛,你刚刚不是嘴很硬吗?不是说大爷我是吹牛,你要手底下和我见真章吗?来啊,快来啊,大爷我都等不及了,看你那副死人样子,你是不是不行了啊?别介呀,大爷我正打得爽呢,这么好的人肉沙包到哪里去找,你可千万要多支持一会儿啊,哈哈哈。”

肖笛现在已经被压迫到了极限,痛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他依然不肯退缩一步,一直在咬牙坚持,他坚信压力越大反弹也就越强,自己突破九阶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以前纳达尔闭关突破金钟武魂的场景,当时纳达尔的环境比他还恶劣,每天都要被打击到昏死过去,就算这样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的兄弟如此坚韧,作为他的大哥和老大,自己难道有理由退缩吗?

布克本来以为肖笛已经坚持不住了,每次对撞之后肖笛全身都要剧烈的抖动一下,身上就会多出几道小伤口,但是到了后面肖笛已经全身流血了,可仍然在坚持,这让他简直是难以置信,布克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的话,觉得自己恐怕早就已经放弃了,这个肖笛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次重重的对撞之后,肖笛直接被布克泰山压顶般的一刀给劈的半截身体都到了泥土里,然后他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那血液还充斥着蓝色的雷电之力,在空中不停的翻滚着,而肖笛的身体内部也有无数的雷电从他的各个伤口处飞出,像是无数条雷电长蛇一样。

布克大喜过望,他知道这是肖笛的身体已经压制不住体内的雷电之力了,换句话说他是受到了技能或是血脉反噬,布克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这个难缠的家伙终于完了,他想当然的以为肖笛实力突然暴涨,竟然一度能够压制自己,靠的就是这种过度的催谷血脉能力,现在终于被反噬了吧,蠢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