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再威慑/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博点点头说道:“既然英特家主这么心急那我就直说了,我的朋友凯尔洛瑞——同时也是我们势力中的整个附魔工场的主持人,当初应该在你们家族里面被百般虐待,甚至最后他逃出去的时候还被你们派人追杀,这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英特不屑的说道:“就洛瑞一个区区的废物一样的中级附魔师就能成为你们势力中的附魔主持人,你们势力还真是个‘大势力’啊,是什么级别的呢,黑铁?还是黑铁的下属势力?”

周围不少人也发出了一声嗤笑,他们基本上都是青铜级别势力的高层甚至家主,一个区区的中级附魔师自然是不会看在眼里,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技术人才罢了,甚至在某些较大的黑铁势力里面也都算不上什么。

兰博似笑非笑的看着英特:“哦?想不到区区一个青铜势力的家主,这眼光倒是高的很么,中级附魔师?呵呵呵,我们洛瑞兄早就已经是附魔大师了,而且近年内就有望突破到宗师级,这样的人物在你眼里竟然不值一文?那我倒是想要知道,你们凯尔家族这样的‘废物’能够有多少?”

所有的生成系技能和武道不同,一般都分为学徒,初级工匠,中级工匠,高级工匠,大师级,宗师级,神之技师几大级别。

其中学徒,初级和中级一般算作这个行业的入门阶段,或者可以说之是干粗活的,哪怕已经达到中级工匠的也只不过是技术扎实一些,效率高一些,残次品少一些罢了,如果没有能够展现出再进一步的天赋出来的话,那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能够在一个青铜级别的势力里面担任一个小主管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大部分甚至只能屈尊在黑铁势力。

而高级工匠则不同,他们已经开始接触到高的配方,技术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能够独立完成一些中等配方的工作或者在更高级的项目中担当重要角色,一般来说普通的青铜势力里面的相关行业的负责人就是一位高级工匠。

大师级工匠则在高级工匠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一般来说只有能够独立完成难度甚高的高级配方的那一小批人才能担任,而且从这个级别开始就不是单靠砸资源就能培养的出来的了,如果天赋不够就算是花费再多的人力物力都没用,不知道多少高级工匠穷其一生都无法再进这艰难的一步,能够到这个级别的工匠,不论附魔,炼金,锻造一般都会早早被白银势力抢走,青铜级别的势力根本留不住。

至于宗师级工匠那就只有八大豪门或者政府军这样的超级势力才有资格染指的了,而且还得高高供着,平日里大家根本都没有资格见上他们一面。

而最高级的神之技师,那就像是传奇武者一样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了,而且要想达到这个境界,武道上的修为也起码要达到九阶巅峰才可以,这样的人物甚至地位还在传奇武者之上,根本就不会屈尊于某个势力里面,想要让他们出手那必须要付出巨大代价,同时还要有门道才行。

就拿凯尔家族来说吧,他们作为专门负责附魔的生产类型的家族,家里一共也就只有三位高级附魔师,同时还请了一位大师级附魔师作为客卿长老,不过这位长老不仅要收取高的惊人的费用不说,同时还时不时就闭关修炼。

而这闭关期间则是任何活儿都不接的,但是供奉却不能断,他完全把凯尔家族当做了材料供应仓库,好让他有机会继续提高附魔术了,可是对于如此不公平的条件,英特等人也只能是无奈的接受,谁让他们有些工作必须要这位仰仗这位附魔大师呢?

可是现在兰博竟然说这个洛瑞也是附魔大师,这无疑让英特快要笑破了肚皮,不要说他不信,周围的那些客人们也没一个信的,在他们看来就算是吹牛也要靠谱点才行,比如有些七阶巅峰武者就常常以八阶武者自诩,这样也就罢了,但是你一个六阶武者非要说自己有八阶的实力,那就纯粹是自欺欺人了。

英特一边笑得喘气一边指着兰博说道:“你这玩笑还真是有意思啊,本家主好久都没有听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不过我建议你下次说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打个草稿呢?这样起码听起来也能有几分可信,哇哈哈。。”

不过随着兰博不声不响的拿出一份精致的文书放在桌面上,他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只见那是一份资格证书,写明了凯尔洛瑞已经通过了大师级附魔师的考核,而且在理论,实践,创造力三门测试中的评分赫然都是优秀,这样的成绩表明大师级根本不是他的终点,他有很大机会会更进一步步入宗师级那个层次。

英特手不由自主的发抖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拿过那份文书再三检查,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名高级附魔师,也通过了东部王国大陆的附魔协会的考核,对于这个证书当然毫不陌生,成为大师级附魔师是整个凯尔家族的梦想,他自然也不例外,可他自己也刻苦修炼了近百年,最后发现实在没有一丝突破的希望这才无奈的放弃的。

他确认了洛瑞的画像以及附魔协会的印章都是绝对真实——伪造这种证书那可是重罪,一旦被发现不仅制作者要被斩杀,甚至整个家族都要受到牵连,更何况这种东西是实打实的能力,光凭一份证书瞒得了一时又岂能瞒得了一世?所以几乎没有人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英特的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周围本来正在嗤笑着的众人看到他的表情顿时也惊呆了,几个内行的人也跑过来恭敬的拿过那份证书一看,马上就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没错,这绝对是一份货真价实的大师级附魔师的证书,或者换句话说,当年被凯尔家族驱逐甚至追杀的那个小小的中级附魔师,现在已经成长为让他们都要仰望的大人物了,而且还有机会走的更高。

现在众人再看向兰博的表情马上就不同了,刚刚是充满了嘲讽和戏弄,但是现在则是羡慕和震惊,在他们看来这一定是洛瑞大师的手下,派来为自己找场子的,相反他们再看向英特的目光则是带有了一丝同情,当然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这样一个难得的天才出现在他们家族中,本来是凯尔家族飞跃的一次好机会,如果他们当时不是打压或者欺凌他,而是悉心教导他的话,那作为家族中的一员他必然是全心全意的为家族服务,先不要说他将来是否能够再进一步成为宗师级的附魔师,光是现在大师附魔师的地位也足以让凯尔家族再进一步。

到时候他们根本不用再看现在这位客卿附魔大师的脸色,重金酬劳也就罢了,还想时不时带薪闭关?做梦去吧,我们这里还有一位无论实力还是前途都在你之上的大师,你爱干不干。

只要有洛瑞在的话,只要用个几十年甚至更短时间,凯尔家族就有望冲击白银势力,如果万一洛瑞真的能够成为宗师级附魔师的话,那他必然会成为八大豪门级别的高层人物,到时候凯尔家族不仅可以直接成为白银势力,还可以得到洛瑞所在的家族的大力扶持,其风光那可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英特心中那个痛苦和悔恨一下子就占据了他的整个内心,一瞬间周围众人对他的漠视,嘲讽,同情还是幸灾乐祸的眼神他都看不到了,眼前完全是一片黑暗,他的心中就一直重复这一句话,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候他旁边的客卿长老灰克突然轻轻的碰了一下英特,英特就觉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直接冲向了他的魂海,一下子就让他从黑暗中惊醒了过来,他急忙对兰博说道:“这位大哥,你应该是我们家洛瑞大师的手下吧,能不能请问大师现在在哪家势力?我们也好去拜访一下,当年我们确实做过许多对不起大师的事情,现在已经追悔莫及,希望能给我们一个弥补的机会,毕竟大师也曾经是我们凯尔家族的人,无论如何也都是血浓于水啊。”

不得不说英特还是个久坐家主之位的人,一瞬间失态之后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把自己和家族对洛瑞之前的恶行轻描淡写,相反倒是着重的声明洛瑞毕竟是他们凯尔家族的人,倒是颇有政治智慧。

不过可惜了,在他面前的兰博在这方面可是比他更有经验,他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英特家主你这话可谓是大错特错,首先,洛瑞大师和我是同僚,共同为一位大人效力,谈不上谁是谁的手下;其次,你们当时对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什么误会,而是不死不休的仇怨,你们要真是觉得和他血浓于水的话当年就不会做的那么绝。

还有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也不是和你们谈判而是通知你们,我们要对你们凯尔家族正式宣战,我们组织中的最高原则就是,凡是犯我们组织中兄弟姐妹的,虽远必诛!你们曾经严重的伤害到了我们组织中一位重要成员洛瑞大师,现在,就是你们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