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负隅顽抗/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哧,呼哧,”,整间大厅里面异常安静,只能听到唐斯一个人的粗重喘息声,别人都不敢多说半句话。

要是之前谁敢和维金斯家族提这种条件,他们早就生撕了对方了,这些年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就没有受欺负的时候,但是昨天肖笛已经用强悍的表现证明了自己,以及修罗帮,绝对是比他们更狠的主儿。

所以他们只能退,毕竟再凶残的狼也终究不是老虎的对手。

片刻之后,唐斯眼中突然闪过一阵凶芒:“奶奶的,这个肖笛还真的以为他是传奇强者了不成?一个人就想要逼我们整个家族低头,做梦去吧,所有人听我命令,都不要理睬这家伙,咱们做好防守就行了,他要是敢来我们这里就用猎神弩招呼他,哼!”

众人心中那个憋闷劲儿就别提了,唐斯虽然说的貌似豪气,但其实背后的意思就是被肖笛打怕了,大家都不要出去,在大本营里面呆着。。。

不过大家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势不如人又不肯低头,只能是忍气吞声了。

唐斯的想法就是先退一步,看看肖笛怎么做,他倒是不担心肖笛打到他们大本营来,这里毕竟他们经营了数百年之久,除了强大的防御法阵以外还有许多宝物和机关,就算再强的人也不怕,他倒是想看看肖笛到底能够撑多久。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肖笛此刻一边在和他们战斗,一边就在修炼,他完全把和维金斯家族的这场纷争看做了一场磨砺,其主要的目的就是在不停的战斗中领悟那第二式武技,次要的目的才是赢得这场战争。

后者甚至在肖笛的念想中都不算一回儿事,因为肖笛知道最后胜利的必然是自己。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尝试了,肖笛每次想要消耗尽一段黑暗属性的真元再生出光明属性来,然后再燃尽光明再次回归黑暗,最后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最终完成两仪天下的循环攻击,可是他每次黑暗都耗完了,就完了,却是一丁点儿光明都没有。

肖笛苦思冥想,始终想不通失败的原因是什么,而且自创武技难就难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前人的经验或者书籍可以借鉴,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琢磨,也许走到了弯路上也说不定。

历史上也从来不乏这样的例子,许多已经在自己的领域内走到了巅峰的大才,想要闭关另辟蹊径的进行突破,有一些确实走出来了,但是更多的却是从此深陷在此,可见这绝非易事。

眼看着一个晚上又过去了,他竟然就这样生生的坐了一夜,这时候东方晨曦微露,一丝金光突然照射了出来,虽然极为微弱,但是却让整个夜幕仿佛撕破了一角,那其中的微妙不足为外人道。

肖笛突然大喜的跳了起来,“原来如此,这阴阳相生,日夜交替本来就是天道,我之前就是过于执着于耗尽黑暗了,心态上着了相,所以才无法顺利的让光明属性诞生出来,而我要改进的方向就宛如此刻一般,黑暗尽了光明自然从中而生,自己千万不能主观强求。”

领悟了这一点肖笛不由得畅快的仰天长啸,周围的许多妖兽被惊得四散奔走,肖笛打坐的地方之前正是一头八阶魔兽金刚迅猛龙的地盘,只不过肖笛用拳头好好的教育过它之后,这头迅猛龙马上就逃出了很远,周围那些弱小的魔兽更是不敢靠近,好在肖笛也没有猎杀它们的想法,所以它们都老老实实的在旁边继续呆着,不过此刻肖笛一声长啸宛如虎王下山一般,让它们再次惊走。

肖笛马上开始再次尝试,这次他放平缓了心态,只是不急不躁的消融黑暗属性,一瞬间就进入了灵台清明的境界,他就感到自己的全身也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这时候的黑暗已经不能算作是黑暗,而是仿佛和他自己化为了一体,我即是黑暗,黑暗即是我,肖笛不知不觉就开始呼吸吐纳起来。

只不过他此时呼吸的并不是空气,而是周围似乎无处不在的黑暗气息。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肖笛就觉得周围的黑暗开始越来越稀薄,自己的呼吸也开始变得越来越艰难起来,就当他感觉马上就要无法呼吸的瞬间,突然眼前产生了一缕光明气息,而且他顺理成章的把它吸纳了进来。

‘轰’的一声,肖笛周围瞬间光明大作,黑暗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就这样又开始呼吸吐纳起光明气息来,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一样。

肖笛长身而起,满面都是笑容,他知道自己终于迈出了创造‘两仪天下’最关键的一步——暗极生光,光尽暗来也是一样的道理,剩下的就是慢慢的熟悉了,这个必须要花时间慢慢来了,是急也急不得的。

此刻肖笛方才感觉到肚子里面有些饥饿,他仔细回想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这次感悟竟然用掉了七天七夜,难怪会如此饥饿呢,他随意从周围打来了几只小兽点火烤上,然后又拿出美酒出来,美美的吃了个醉饱,然后躺在山洞中呼呼大睡。

其实到了肖笛这个境界,几十天不吃不喝不睡不眠都不是问题,只不过那只是普通情况,比如这种非常消耗精力的领悟和修炼,吃喝睡觉还是最好的恢复方式。

一觉醒来之后肖笛方才想起了之前让三长老比利带回去的话,已经过去七八天了,也不知道这个维金斯家族商量的怎么样了,是否愿意同意自己提出的条件,他们想要找自己确实不容易,看来要去他们的主城看看了。

想到这里肖笛站起身来辨了一下方向,马上向着维金斯家族的城堡方向疾驰而去,一个多时辰后他就再次来到了城下,不过他当然没有进去,而是远远的站在了一千五百米左右的地方,这个距离正好是猎神弩可以攻击到但是对他已经没有威胁的距离。

肖笛朗声对城上的士兵说道:“快去通知你们的家主唐斯,就说我修罗王肖笛来访!”

肖笛这一句话让整个城堡上的几百名战士齐齐吓了一跳,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肖笛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其中一个小头目壮着胆子喊道:“我们家主是什么样的人物,岂是你想见就见的,你先老老实实的等着,我去通报一声,但是我们大人见不见就不一定了。”

肖笛不由得哑然失笑:“让我在这里等,还不一定见我?看来唐斯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真是有意思,现在你一个小小的头目就敢这样对我说话,还是给我下来吧。”

说完肖笛只是凌空一抓,空中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长长手臂一样,一下子就把那个小头目从城头直接抓了下来,然后直接丢到了城下的护城河里面,小头目自以为躲在城堡上很安全,根本就没做任何防备,当时就被摔了个七晕八素。

堂堂的维金斯家族,这护城河里面的水当然不是普通的河水,而是一种带有强烈腐蚀性的酸水,这样敌人在攻城的时候一旦被轰下去还会被烧伤,从而起到更大的防御作用。

这个小头目身上穿着重甲,所以摔得不轻,不过他实力倒也不俗,很快就清醒过来了,可是当他想要往河岸上面爬的时候却发现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墙牢牢的把他挡住,无论他怎么用力都爬不上来半步,而河里的酸水自然不会因为他是维金斯家族的成员就放过他,把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烧的是滋滋直响,身上的盔甲也出现了道道裂纹。

小头目急的满头大汗,急忙对着城堡上面喊救命,但是上面的那些人亲眼看着肖笛竟然一千多米以外就能抓人,而且还能把他压制住,这简直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所以个个都是瞠目结舌,又有谁敢在这个关头下来救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里面飞快的跑出来几人,为首的正是之前和肖笛接触过的三长老比利,到了九阶武者已经逐渐可以和天地沟通,对于大势已经隐隐有些感知了,而且肖笛这次又没有刻意的隐藏气息,所以他刚一到这里唐斯和比利等九阶武者就感觉到了,比利急忙以最快速度跑出来没想到却还是迟了一步。

看着那个在护城河里面已经被浸的半死的那个小头目,比利并不敢直接出手相助,整个维金斯家族没有谁比他更忌惮肖笛和修罗帮的人了,他对着肖笛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苦笑道:“肖大人,这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就算是得罪了您,以您的身份也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吧?能否给小老儿一个薄面放过他呢?”

肖笛淡淡一笑:“小人物是小人物,但是对我却连强者的基本尊重都没有,想必是你们在背后给他撑腰吧?他既然敢站出来挑衅我,那就必须要有承受后果的觉悟才行,不止是他,你们维金斯家族的所有人都一样,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莫非不懂么?”

谈话之际,那个小头目几度奋力爬不出来,求救己方的人不理,求饶肖笛也无视,竟然被活活的烧死在护城河里,尸体连带着盔甲也沉了下去,成为了千百白骨中的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