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乐克马之死/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几乎已经没了半条命的对手,肖笛知道就算自己不动手他恐怕他也活不了多久了,那骷髅花的反噬之力本来就极其恐怖,更何况之前他还严重透支了体力和真元,此时肖笛对他倒也没有多少敌意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得上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一个真正的男人。

“怎么样,前辈,还有什么后事需要交代的么?”,肖笛缓缓问道。

虽然已经完全失败,生命也即将要走到终点了,但是乐克马眼里的熊熊战意却没有丝毫减弱,他连咳了几口血后艰难的说道:“肖笛,不要认为打败我就完了,你和你的修罗帮的存在已经触犯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继续活下去的。”

肖笛淡淡一笑:“不知道前辈说的是政府军呢还是八大豪门中的某些人?不瞒你说,无论是尤达和申还是八大豪门中的某些高层我都已经见过了,恐怕要对付我和修罗帮,他们还不够格,充其量只不过是些绊脚石罢了,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活着么?甚至连你这位传奇武者也都倒在了我手下,多谢你的帮助,我之前一直苦练的唯我独尊武技的第三式也终于大成了,他们想要对付我就更不可能了。”

乐克马冷笑一声:“你想的太简单了,肖笛,你以为就凭尤达和申两个人就能让政府军保持现在的地位?还有你说的八大豪门的那些长老们也只不过是些样子货而已,只是吓唬吓唬不知真相的蠢人们,他们背后真正的底蕴有多强你根本就不知道,别的不说,每家势力这么多年下来多少都有一些传奇武者产生吧,可是他们都到哪里去了,你知道吗?”

肖笛闻言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极为震撼,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以前也想过,但是却没有结果,到了这个时候乐克马应该不会再来骗自己才是,他缓缓问道:“哦?这方面我知道的确实不多,那就有劳前辈多多指教了。”

乐克马突然大笑起来,笑得鲜血狂喷都顾不上:“肖笛,你问这个干什么,莫非还以为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传奇武者,进入他们的行列么?”

肖笛也不生气,平静的回答道:“事在人为,这个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乐克马突然叹息了一声:“以你的天赋晋级传奇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不过我是绝不会让它发生的,我已经说过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的。”

说完乐克马直接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用牙咬开启动了封禁,只见那卷轴直接腾空而起,变成了一颗土黄色的光球,而且越转越快,看上去很快就要爆炸开来。

乐克马再次癫狂的大笑:“肖笛,看到了吗,这就是禁咒雷鸣爆弹,威力堪比传奇武技,足以把整个凯尔山都炸成粉末,现在整个凯尔山空间都已经被封锁了,你根本就没有地方可逃,怎么样,你还是太年轻了吧,哇哈哈哈。”

乐克马不停的疯狂大笑着,现在他的精神在多重刺激之下已经有点不正常了,却没有看到肖笛眼角流露出来的一丝嘲讽和惋惜之意。

“前辈,我始终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我和你应该之前似乎也没有太大的仇恨吧,就算是山脉之心也始终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总不会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吧?更何况你好不容易才突破到传奇武者,本来应该有着大好前途的,为什么非要拼了命也要杀我呢?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前辈也没必要再瞒着我了吧?”

乐克马看着肖笛的眼睛,终于点了点头:“好吧,就让你死个明白吧,肖笛,其实在我们整个艾泽拉斯大陆以外还有许多其他空间,这里面绝大部分的等级都在我们之下,但是也有很少一部分能够和我们相媲美,而且还有比我们更高级的,那就是传说中的外域星空,那里有着伟大的十二神殿,我们这里的所有传奇武者其实都是受他们管理的,所有传奇武者真正的目标就是进入外域星空,所以才不会花费太多关注力在艾泽拉斯大陆上,不然怎么轮的到那些九阶武者来作威作福?”

肖笛吃了一惊,他一直以为十二神殿仅仅只是个传说故事而已,没想到竟然真实的存在,而且还和艾泽拉斯大陆有着紧密的关系,他急忙问道:“那些传奇强者们又是如何才能进入十二神殿呢?”

乐克马此时已经只剩一口气了,艰难的说道:“太详细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一个传奇武者排行榜,每五十年外域星空的人都会来一次我们这里收人,只有排名前十的人才有资格和他们走,眼看着下一届的招人很快就要到了,你的出现已经引起了许多传奇武者的注意,甚至还影响到了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必然不会放过你的。

至于我为什么非要和你同归于尽,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乐克马并不是我的真名,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玄天堡上一任堡主罗孚的私生子罗克马,我是随了母亲的姓,二十多岁之后才认回了父亲。

我父亲不久之前找人通知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干掉你,这雷鸣爆弹卷轴也是他给我的,父命难违,为了玄天堡和他老人家的利益,所以你是非死不可了,呵呵呵,能够为他做到这一点,想必他老人家一定很高兴吧。”

强撑着说完这几句之后,乐克马,哦不,罗克马终于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油尽灯枯而死,看着这个至死都愚忠于父亲和家族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肖笛并没有太多的恨意,相反倒是有点同情。

这个男人的命运和自己的好兄弟纳达尔颇有几分相似,自幼都是受尽了苦楚,虽然罗克马并没有细说,但是从他二十岁之后才能认父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那个所谓的父亲罗孚根本就没把他和他母亲放在心上,后面能够认他恐怕也是他已经展露出了强悍的天赋,可以被他利用后才做出的决定。

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他拼死来对付自己了,所谓虎毒不食子,哪有一个父亲会让自己的儿子来替自己拼命的?可怜这罗克马却心甘情愿的被利用,完全没有想过要替自己和母亲来讨回公道,从这点上来说他虽然已经是传奇武者,但是心智却比纳达尔差太远了。

只不过罗克马却并不知道,这空间禁锢法阵对于肖笛却是没有用处的,当年他就用空间传送术逃离了熔火之心空间,现在他的传送术又升级过了,离开更是轻而易举,肖笛叹了一口气,用手把罗克马的双眼合上之后,随手划了一个圈子钻了进去,然后马上就出现在了凯尔山外面。

肖笛就这样飘在空中,静静的看着里面那枚巨大的‘雷鸣爆弹’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最后彻底的爆发出来,空中也由于过于强烈的冲击而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而整个凯尔山都在这猛烈的爆鸣之中被完完全全的轰成了粉末,这禁技之威果然是名不虚传,就算是肖笛在里面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爆鸣过后,整个凯尔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生命包括乐克马的尸体都化成了一片虚无,最后在地上只留下了那柄嗜血龙爪的传奇武器,以及一块外形质朴的牌子。

眼看着一个刚刚还和自己拼个你死我活的对手,最终就这样彻底消失了,肖笛也是不胜唏嘘,颇为感叹,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警兆突生,肖笛就觉得后颈之处有一股强烈的杀意传来,毛发都根根倒立了起来。

肖笛急忙放开感知,就看见一道淡淡的虚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手里的两柄月牙形短刀正袭击向自己的后颈处,也不知道这人有什么特殊本领,竟然能够在自己的感知力之下潜伏到现在,一直到出手甚至马上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被发现,别的不说,光凭这份潜藏气息的本领就足以自傲,要知道肖笛的感知力之敏锐可以说是刺客类型武者的天敌,他从来还没有被同阶的刺客攻击到过。

这个时候肖笛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对方的速度之快绝对不比自己慢,要是想靠身法躲开对方的攻击只能是完全陷于被动,连一丝一毫的机会恐怕都没有了,危急关头肖笛根本不做躲闪,直接抽出黑魔刃向着对方的身体直刺过去,显然是要和对方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那个虚影没有想到自己百发百中,志在必得的偷袭竟然落了空,不由得也是轻声‘咦’了一声,不过大好局势之下他显然没打算和肖笛搏命,身形微微扭动几下就以一种诡异的身法躲开了肖笛的攻击,而且他手上的月牙刀依然刺向了肖笛。

但是他的动作终归是慢上了一线,千钧一发之际肖笛全力的向前一跳,那两把匕首没有刺到他的后颈要害,只是在他背后划了两刀,这刀极其锋利,虽然小但是威力竟然不在罗克马的嗜血龙爪之下,肖笛背上顿时出现了两个深可见骨的血洞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