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修罗王/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申和尤达此时再也沉不住气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本来以为必胜的战斗,现在胜利的天平竟然一步步的开始向着有利于对方的方向偏移了,尤其是看到修罗帮这些高层们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更是让他们开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别的不说,光是那个纳达尔,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八大豪门之首的拉法家族的新任家主,今天他们就算击败甚至击杀了肖笛,那以后这家伙会善罢甘休么?他会心平气和的接受事实然后和他们友好相处?还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借助拉法家族的力量来继续和他们纠缠呢?

而且今天竟然来了这么多传奇强者,除了沙无然以外其余人似乎都和他们两个人没什么关系——他们虽然都有自信,但是还不至于认为能够吸引传奇武者专程来给他们加油助威,难不成都是为了肖笛而来的?

尤达先忍不住了,和申使了个眼色后两人双双跳上了比武台,高高飞起落地却是悄然无声,单从声势上来看远胜过从台阶上一步步走上来的肖笛,但是在高手们眼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越是重要的战斗就越是要心平气和,这个道理他们绝不可能不懂,这只不过表明了他们沉不住气罢了。

尤达一上来就高身喊道:“肖笛,你少玩弄这些把戏来吸引大家的眼光,其实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今天是我们和你公明正大比试的日子,你的手下再怎么样也不能来帮你,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众人此时已经看出来尤达多少有点胆怯了,刚才修罗帮纳达尔等人表现出来的战力个个几乎都不在他之下,他已经不知不觉有点未战先怯。

申关键时刻倒是要比尤达冷静的多,他站上来也不多说话,身上紫色的电光四射,然后一扬手就是一条巨龙朝肖笛咆哮而去,这条巨龙超过十丈的庞大身躯完全由雷电构成,飞行过处空气都被电的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就算是真龙的威势也不过如此。

观众群中马上发出一阵惊叹之声,早就听说申将军一身罕见的雷属性真元,有着政府军甚至东部王国大陆第一雷系强者之称,不过见过他出手的人并不多,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气势就足以让普通的九阶强者胆寒,更不要说反击了,场下不乏高手,但是大家设身处地自己站在肖笛的位置的话,感觉都很棘手,除了硬挡或者闪避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

但是肖笛却是一动不动,看着雷龙近前只是伸出一只手挡在了龙头前面,他的手甚至都没有龙的一只眼睛大,挡在雷龙前方看上去有点螳臂当车的意思,非常可笑。

不少贵族小姐和贵妇人见状不由得惊呼一声,有些甚至还用小手挡住了眼睛,生怕看到残忍的一幕出现,但也有不少人兴奋的喊起来,他们花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赶到这里,看的就是这个场面。

只不过他们双方预料到的局面都未出现,只见肖笛的手掌虽小,那条巨大的雷龙用尽全力却也无法前进半步,只把它气的是仰天咆哮,然后更加发力猛冲,双方对冲之下,只见无数的雷电长蛇空中乱舞,不少前排的观众急忙抵挡,弄得是手忙脚乱。

这还只不过是双方对冲外泄的一点点雷电能量而已,就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对于场上的激烈战斗更是暗暗咋舌。

就算耗尽了力气,但是那条雷龙却依然无法冲过肖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一只手,这时候肖笛突然微微一笑:“名头好大,但威力也不过如此而已,申,雷神的名号今天你就拿下来吧,呵呵。”

说完肖笛手虚握成拳,凌空前推,那拳头也变成了紫金色,而且缠绕着道道雷电,那条雷龙顿时招架不住,庞大的身躯被推得是直往后退,而且一边后退中身体也一边在迅速缩小,化作了更多雷电长蛇四处乱窜,显然是肖笛双方互拼雷力它不是肖笛的对手。

台下的观众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也想到肖笛肯定有办法对付雷龙,不然也就没有现在这般名气了,只不过却没有几个人能够想到肖笛竟然能硬生生的用雷力破雷力,强行轰碎了申将军全力发出来的雷电巨龙,这无疑说明肖笛不仅同样具备雷属性攻击能力,而且还在申之上。

这是何等匪夷所思之事,难怪肖笛之前就放话让申将军放下雷神之名呢,看来并不只是心理战术,而是确实有把握。

这无疑让大家更为兴奋了,看来这一场比赛恐怕比想象之中的还要精彩啊。

申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他在此之前就想到肖笛很难对付了,也没指望这一招就能给对手造成多大伤害,更多的只是先声夺人让肖笛感受一下自己的雷电威慑而已,哪里知道肖笛如此轻易就破解了,还让自己受到了威慑。

看到申的脸色不好,尤达心里暗道不妙,这要是申失去战意那就麻烦了,他急忙双眼大大睁开,一股红色的烟雾马上从天而降,覆盖了全场。

原来这正是尤达最拿手的幻术攻击,和擅长硬桥硬马正面对攻的申将军比起来,尤达更喜欢躲在后面暗算别人,这正好和他的性格也是极为相似,所以用起来也是极为拿手。

这时候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些普通的红色烟雾罢了,但是少数真正的高手或者熟悉尤达的人却明白它的厉害,只要在这个烟雾之中的人就会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从而根本无法正常战斗,如果意志力比较弱的甚至会出现直接崩溃的情况。

这幻术看上去杀伤力似乎没有那么强,但是有时候却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尤其是有着强力攻击的伙伴在一起的时候,能够帮助伙伴创造良机,现在正合适,只要肖笛受到幻术影响略微失神一小会儿,肯定就要被重创。

尤达施展完幻术后对身旁的申大吼一声:“阿申,上!”

申将军毕竟也是强者,而且双方合作这么多年也是极有默契,被尤达这一喝马上就从之前受挫的失神中回过神来马上双拳紧握,准备配合尤达展开强力的进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尤达眼中却突然出现一阵巨大的波动,眼前的肖笛似乎就那样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轮血红的月牙高高升起。

尤达暗道不好,作为幻术的高手他马上就明白自己也中招了,没想到这个肖笛竟然还通晓幻术,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要知道幻术是直接通过意念来干扰对手的魂海的,一旦被迫施展的一方也会受到反噬,尤达马上就准备收招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就觉得魂海中猛然一震,就像是火山爆发一般,把他的魂海仿佛都要全部撕裂一般,这种来自灵魂的痛苦远远超过肉体上的,尤达就觉得哪怕是腿脚被斩断都没有如此难受。

再加上这几十年来尤达总是养尊处优,最多就是出谋划策或者在后面放放冷箭什么的,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所以对于痛苦的承受能力也是大大减弱,而武者不管强弱与否,只有一直在前线战斗的才能变得坚韧,从这一点上尤达甚至还不如许多低级战士。

他顿时抱着头开始仰天哀嚎,让许多观众也都颇为意外——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都不由得暗暗嘲笑尤达的懦弱,甚至连政府军都附带着低看了一眼。

当尤达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大家就看到他的双眼流出血来,右眼更是出现了一个黑森森的血洞,刚刚肖笛那一记‘天谴魂技’不仅破去了尤达的‘血舞红鹤’幻术,更是连他的一只眼睛都彻底毁去。

申刚准备出击就看到尤达的惨状,不得已只好停住了攻势,这一战他们毕竟是搭档,肯定要同进同退才行。

他刚准备问一下尤达的伤势,只听高台上的沙无然突然冷哼了一声,然后严厉的眼神在他们身上一闪而逝,两个人同时如遭雷击,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这种感觉他们太熟悉了,这正是沙无然动了真怒的表示,看来他们的这位师兄对他们之前的表现极不满意,尤其是尤达,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哀嚎,这简直就是丢了政府军和他的脸面,他们都明白沙无然向来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尤其讨厌懦弱的家伙,连自己最亲近的师傅都被他杀掉之后,这世间再无他不能杀之人,更何况是他们两个所谓的同门师弟了,要是他们再不挽回颜面的话,等着他们的必然是沙无然的怒火。

两人同时站起来,眼中马上透露出一往无前的熊熊战意,沙无然的那一记目光仿佛就像是一针强心针一样,让他们两个顿时忘记了一切前因后果,以及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击倒面前的敌人,而且不惜一切代价。

尤达再也顾不上心里的痛苦和畏惧,看了一眼身旁的申,两人慢慢点了点头之后,同时大喝一声,身上的气势猛然飙升,背后的虚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红色仙鹤和金色雷鸟的影像,而且极为清晰,双目圆睁,充满战意!

这正是尤达和申的武魂,水系分支的血系血顶王鹤,以及金属系变异的雷属性的雷鸟王,本来武魂攻击虽然是九阶武者具备的能力,但是却很少像这样完全具象化的,这样的好处自然是可以让魂力充分发挥,但是坏处却是自己的武魂也要完全暴露在外,很可能受到极大的伤害,甚至留下永远难以恢复的暗伤,一般不到拼命的时候不会用这样的方式。

不过此时他们两人显然已经顾不上那些了,这一战如果输了就算不死在肖笛手下也难逃沙无然的怒火,那还不如就现在拼命呢,这样如果干掉了肖笛还算有活路。

王鹤和雷鸟王本来就都是各自群体之中的王者,实力也都非同小可想,现在被充分具象化之后更是实力大增,两只巨鸟仰天高亢的鸣叫一声之后,马上翅膀一振化作一团漫天以及一道锋利的雷刀对着肖笛猛冲过来。

只见周围的空气都形成了道道旋涡和龙卷,整个广场都是飞沙走石,日月无光,观众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那些九阶以上的强者们急忙驱动真元将外溢出来的血雾或者雷光都一一化解,他们明白这些伤害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在座也有不少实力普通的贵族,他们那娇弱的身体可是承受不了的。

要知道这比武台可是可以承受传奇强者攻击的,而且周围还有能量法阵能够自动吸收多余的外溢能量,可是仍然会有如此多漏出来,可见申和尤达的攻势有多猛烈。

刚刚还对他们嗤之以鼻的人现在也是暗暗心惊,看来之前只能说是肖笛太强而不是他们两人弱小,他们要是换个对手的话恐怕早就轻松获胜了,他们还是闭上嘴好好欣赏战斗才是正道。

现在大家又开始替肖笛担心起来,尤达和申这次显然是动真格的了,肖笛要该如何化解呢?单纯一个人的话他还好应付,可是两个人一外一内,一辅助一攻坚,而且还都是极为难缠的血属性和雷属性,双拳难敌四手,此时恐怕就是传奇强者也都颇为头痛吧?

经过刚才的较量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小看肖笛了,他们都明白肖笛绝对是真正站在九阶巅峰的强者,尤达和申单独一个人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毕竟是两个打一个,而且肖笛还说要在十招之内击败对手,根本就没有打消耗战的可能。

然而肖笛却仍然是不慌不忙——这两人的攻势虽强,联手之威确实都勉强达到了准传奇武者的程度,可是别忘了他可是已经和真正的传奇武者动手过并且取而胜之的,所以在外人看来非常强悍的攻击在他眼里不过尔尔罢了。

这时候就见肖笛身上突然闪耀出淡金色的光芒,一座巨大的金钟突然从地下冒出,将他的身体牢牢的裹在了里面,那些漫天血雾被金光一照顿时哀鸣一声开始消散,血属性虽然诡异暴虐但毕竟也还是属于水属性的分支而已,在肖笛土属性的金钟武魂面前自然是被克制的死死的,烟消云散也是在所难免。

那头血顶王鹤也受到了巨大的反震,庞大的身体也被冲击的踉踉跄跄,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稳,更加不要说保持攻势了。

众人惊叹肖笛为何会拥有拉法家族的招牌武魂能力的同时,仍然继续关注着场上的形势,毕竟肖笛只是化解了尤达的攻势而已,申的雷刀此时也已经来到了他的眼前,难道他还打算用残余的金钟之力继续抵抗吗?

就在雷刀马上砍到肖笛头上之时,肖笛突然闪电般的伸出右手一握,竟然就这么空手接了过去,大家都在怀疑肖笛是不是太过托大的时候,却发现肖笛的手臂外面突然冒出了腾腾的火焰,形成了一道烈焰战甲,而申的雷力属于金属性化成的金雷,自然也要被火焰之力所克制,所以纵然是威力十足,却也无法切破肖笛右臂上附着的那层火焰护甲。

申的雷刀冲击也就这样被破解了,他的雷鸟王虚影也被反震的一阵摇晃。

看到肖笛不费吹灰之力就再次轻易破解了两人的攻势,而且还是以土克水,火克金两种不同的方式,众人都是惊得目瞪口呆,甚至就连那些传奇武者们也都不例外,一般武者都是以一种属性的魂力为主,少数的也有双系武魂的,但是肖笛这看上去绝对不止两种,难道他竟然是多属性同时修炼?那样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许多精力和时间么?

就在大家各种猜疑和议论的时候,肖笛突然说话了:“尤达,申,我已经接了你们三招了,接下来该吃我一招了吧?”

一边说着话肖笛已经一边出招了,他拔出黑魔刃对着两人遥遥一指,然后一道黑白红三色冲击波马上向着两人狂冲而去,然后在飞行中再次分成了三条长虹,其中两条指向了尤达,一条分向了申。

此时尤达和申刚刚从之前的反震中恢复过来,就看到肖笛的攻势到了,两人哪敢怠慢,急忙运足真元来抵挡。

只不过这攻势之强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他们一接到洪流就觉得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传来,而且仿佛源源无穷,和天地一体一般,完全不像是九阶武者所能释放出来的,简直就像是传奇武者一样!

两个人现在也只能是咬牙拼命抵挡,但是脸色却也是越来越苍白,显然消耗极大,真元已经不够用了,可是肖笛的攻势却依然如潮水般狂涌而来,最后当两个人好容易才把这道冲击波冲散,但是两个人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申从脸上到胸前都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淋淋,看上去甚为骇人,而尤达承受的攻击是申的两倍,伤势就更严重了,那两道冲击波正好从他的左边身子划过,不仅将他的左臂齐根切断,同时还把他的左边耳朵也毁掉了,他引以为豪的相貌也算破了。

全场惊叹声,倒吸冷气的声音不绝于耳,大家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绚丽而且强大的招式,纷纷讨论这到底是什么武技,甚至就连传奇武者们也都不例外。

莫亚点点头说道:“肖笛这小子真是有两下子,那金钟武魂控制的非常精妙,把尤达那家伙的血顶王鹤吃得死死的,要不是事先知道他的一些底细的话老夫甚至都要怀疑他是我们拉法家族的人了,还有那火焰护甲一手玩儿的也很漂亮,不过老夫最好奇的还是他刚刚施展的那个武技,从破坏力上来看绝对是九阶武技无疑,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难道老夫离开这艾泽拉斯大陆几十年的时间里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吗?”

他一旁的罗杰急忙躬身说道:“老祖宗您想多了,我这些年来可一直都在艾泽拉斯的,但是我也从未见过这个武技,我感觉这应该是肖笛自己领悟出来的吧。”

听到他的话另外几位传奇强者也都是耸然动容,甚至连沙无然都睁开了眼睛,美尼斯点头表示赞同:“唔,这么说很有可能,上次我和肖笛见面的时候就被他的天赋给吓了一跳,当时有个契机,让我们都有所启发,他好像就说打算自创一套武技出来,我估计应该就是这个吧?此子前途真是无可限量啊,老夫自叹不如。”

传奇武者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能让一个传奇强者说出这样的称赞出来难度有多大那是可想而知的了,言者无心,听者却有意,一旁的罗浮和木心良互看一眼,都露出了一丝阴霾之色。

两人来这里自然没什么好意,就是为了具体看看肖笛这个‘潜在对手’的情况并且伺机除掉他,肖笛表现的越好他们自然越不安。

不过他们当然也不能认输,罗浮冷哼一声道:“不过是一招疑似九阶的武技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在这九阶武者中尚算可以,但是在我们眼里就没什么了,美尼斯老兄对肖笛的评价可有点太过了吧?”

美尼斯微微一笑,却不说话,作为一个偏治疗的魔法师他性格本来就很平和,再加上以精灵族的傲慢和矜持更加不愿意和一个人族来争论什么,但是中间的沙无然却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哼,罗浮你说的倒是简单,不过本王记得你在九阶的时候可没有创造出来过什么武技吧?以你现在传奇武者的身份自然能够随意创造出九阶武技出来,可是别的九阶武者能够使用吗?”

罗浮被沙无然怼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要是换个旁人敢这么说他早就把他一寸寸的撕成碎片了,但是面对沙无然的实力和霸道他却连回嘴都不敢,甚至连个挑衅的眼神都不敢露出来,老老实实的缩了回去,只不过心里暗骂,自己手下被打丢了面子不去找肖笛讨回来,却拿自己出气,简直是个不知黑白的混蛋。

不过这混蛋的实力未免也太强了一些,自己将来要进入外域星空的对手只是肖笛,从而就更不能招惹这样的家伙了。

此时的申和尤达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一点退路,如果不杀了肖笛那就只能死在沙无然手下,要说不后悔今天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却毫无办法,就算是号称脑力超强,算无遗策的尤达,此时也感到了穷途末路,他总不能当着沙无然的面和肖笛乞降吧?那只有死得更快。

这时候他们才明白为何肖笛之前扬言他们联手都无法在他手下撑过十招,对方确实是有着太多的底牌和能力,相比之下他们引以为豪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

这才过了多久啊,当年的那个新兵蛋子就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了,过去的小人物已经变成他们要仰望的存在了,这世界变化实在是太快啊,也不知道他得到了多少机遇和好处。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肖笛经历了多少危险和艰难,几次甚至都是死里逃生,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放弃,一次次的从苦难的深渊中爬了出来,这才有了现在的强大实力。

申和尤达对望一眼后瞬间下了决心,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对战部落的时候也曾经约定过,如果在特别危险的情况下那就和对手拼个鱼死网破,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对手给俘虏,只不过这世上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时他们不怕死却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以为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时候,却反而在自己的家门口遇上了。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已经开始下落的气势再次猛涨,就连身上受到的伤也都暂时止住了,两头武魂的虚影也变得越发真实,不过在场有经验的人却都明白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两个人这等于是燃烧了全部的魂力来进行战斗,短时间内实力会大涨,但是后果却极为严重,最好的也是武魂受损实力永远降低,甚至是直接武魂碎裂而死,那可是比千刀万剐更痛苦了数倍。

只见一红一金两个光环分别从尤达和申脚下延伸而出,迅速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了过去,今天来的高手众多,马上就有人惊呼道:“这是领域之力,难道申和尤达燃烧武魂之后竟然晋级到了传奇武者?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高台上的木心良赞叹道:“不愧是政府军的将军,果然杀伐果断,现在那个肖笛可没法再得意了,哈哈哈。”

莫亚冷哼一声道:“又不是和部落拼个你死我活,只不过是内部对战而已,有必要拼上性命吗?这无论谁死都是我们整个联盟的损失啊,我说凤凰大人,您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管么?”

沙无然漠然说道:“这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为什么要管呢?再说了,虽然只是联盟内部的对战,但是也必须要分出胜负才行,作为我政府军的重将,他们就算战死也能够其余的将士们做出表率,倒也算得上男人。”

罗杰急的满头冒汗,苦苦哀求道:“凤凰王大人,可这对肖笛实在是不公平啊,求求您了,就救他一次吧。”

沙无然冷冷一笑:“本王为什么要救他?不管怎么说他也让我政府军丢了许多颜面,我本来还要处罚与他,现在申和尤达倒是替我出手了,不过如果他能顾躲过这一劫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他既往不咎,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哼哼。”

他们说话的时候申和尤达已经疯狂的展开了攻势,伴随着领域的辅助他们也是一往无前的冲了过来,他们知道这很可能就是他们这辈子的最后一战,所以完全是毫无保留,只攻不守,务必要将肖笛击杀。

这个时候场下的观众们反倒是安静了下来,大家何时看到过传奇武者的对决,都是屏气凝神,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细节。

眼看着一红一金两道领域光环冲击而来,肖笛却仍然是冷静如常,千钧一发之际他的眼睛猛然也睁圆了,只见他左眼中的七色彩虹一闪而过,脚下顿时也出现了一道色彩斑斓的光环,不过其中的紫色明显要更亮一些,正是上次从斯派德尔那里吸收的黑寡妇蜘蛛毒,又和原来的九头蛇毒混合在一起,成为了更高阶的毒属性。

三道光环瞬间就对冲在了一起,在众人敬畏的眼神之中,肖笛的领域以一敌二仍然是占据了上风,不仅将对方的攻势牢牢的压制住了,还在缓缓的反推着。

申和尤达此时已经完全麻木了,他们就觉得肖笛的实力完全就像是一座海底的冰山一样,看上去只是一小块,但是每次他们拿出新的招式就会发现肖笛的实力变得更强大了一些,也不知道在下面还隐藏了多少。

到了此刻他们也无所谓了,正所谓债多不愁,虱多不痒,索性也不管自己的领域而是继续猛攻,眼中都是决绝之色,希望能够拉上肖笛做垫背。

肖笛冷笑一声:“你们想的倒是不错,只可惜没机会了,你们两个这么多年来作恶多端,也该恶贯满盈了,就让我送你们上路吧,我正好新创了一套武技,之前你们已经见识过第一式三分天下了,现在就再体验一下第二式两仪相生吧,希望你们多提宝贵意见,不过恐怕到时候你们已经到了地狱了吧,呵呵。”

笑声之中肖笛双手挥动,一道黑色的长芒如长虹奔月一样将申和尤达两人裹到了里面,两个人又惊又怒,急忙是拼命挣扎攻击,但是却是毫无效果,黑暗能量耗尽之后马上就产生了光明,然后又是黑暗,两相循环,无穷无尽。

看到这一幕高台上除了沙无然其余几人也都惊得站了起来,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这招的奥义就是黑暗和光明能量在无休止的相生相克,不过这个道理说来简单但是要做到却是难之又难,必须要身兼黑暗光明两大对冲的属性才可以。

转眼间就是一百息过去了,这在平时还不够一杯茶的短短时间里面,对于申和尤达却如一百年般难熬,他们的真元和魂力已经被耗的一干二净了,但是肖笛的这道光虹却依然没有消失的迹象,他们身上的光芒也是越来越暗淡,甚至之前拼死激发出来的领域光环也开始缓缓退去,眼看着危在旦夕。

这下子木心良和罗浮双双坐不住了,申和尤达的死活自然不放在他们心上,但是他们可不愿意看到肖笛越来越强势,木心良急忙搓着手对沙无然说道:“沙大人,只不过是一场切磋交流而已,肖笛已经占据上风了还要下此毒手,其心可诛,申和尤达两位将军可是您政府军的重将啊,听说还是您的同门师弟,难道您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肖笛欺辱?”

沙无然脸上也有一丝震撼之色,不过这却并不是为了申和尤达,而是惊叹于肖笛的这招‘两仪相生’,作为全场实力最强且天赋最高的人,如今在武道之上能够让他惊奇的事情已经很少了,但是肖笛却无疑是个例外,他的这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沙无然一些启发,这就算是别的传奇武者都很难做到。

所以木心良的话沙无然根本都没听进去,更不要说被说动了,他淡淡一笑道:“公平较量而已,生死有命,申和尤达就算战死了也是技不如人,本王又何必管?”

木心良还准备继续以三寸不烂之舌游说沙无然已然不耐烦了,不等他开口就强势的打断道:“这是与你何干?要么就老老实实坐下来看比赛,不想看就走,少要啰嗦!”

看到沙无然竟然罕见的对这场比赛产生了兴趣,木心良不敢再多说话,咽了口唾沫之后悻悻的坐下了,他也有点不理解为什么沙无然为什么会不帮着自己一方的人而是帮肖笛呢?难道这人脑子有问题吗?

此时的申和尤达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面对生死关头两个人还是显示出了不一样的态度,申依然表情一脸的坚毅,就算这时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退却或者畏惧之意,而尤达则不然,他满面都是哀求之色,要不是重压之下无法开口恐怕都要向肖笛讨饶了。

但是肖笛无论对谁都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双方的仇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一件事两件事的地步了,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程度,所以看到他们失去了反抗之力,肖笛就将自己的领域全部释放出来,开始吸收两人的魂力!

肖笛和其余的武者不同,之前肖笛曾经吸收了斯派德尔的黑寡妇之毒,再配合上山脉之心的能量却只是让他在冲击传奇武者的道路上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已,他必须要再吸收两位传奇武者的能量才可以正式晋级,就连肖笛也没有想到这么快机会就来了,申和尤达竟然燃烧武魂勉强晋入了传奇的地步,现在吸收了他们两个人的正好就够了。

肖笛毫不犹豫,果断的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吸收两人的魂力,尤其是他又分出了八成力量去对付尤达,让他痛得是死去活来,喊得撕心裂肺,这等于是在抽取他的灵魂,这种痛苦确实也非常人所能忍受。

全场的人都看傻眼了,这可是两名传奇武者啊,就算是暂时的也是非同小可,肖笛就这么轻松获胜了?而且更让大家畏惧的是他的态度,竟然当众抽取对方的灵魂,当然了,大家并不知道肖笛这是在吸取对方的魂力来继续冲击传奇武者,而以为是他在故意折磨对方,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显然是在立威!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当着政府军甚至东部王国大陆的第一人沙无然的面在折磨政府军的两大将军,这是何等的胆量?几乎所有的高层都以最快速度告知手下,马上通知自己的家族和所有附属势力,今后万万不可得罪修罗帮的人尤其是肖笛,不然后果自负,家族也绝不会庇护他们。

这时候罗浮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伸手一道巨大的金色剑芒马上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对准肖笛狠狠的投掷了过去,真正的传奇武者出手又是何等威势,虽然只是一道剑芒而已,整座比武台却似乎都被笼罩在其中,而肖笛更是被牢牢锁定,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

看到这一幕莫亚和罗杰都是又惊又怒,美尼斯也担忧的站了起来,只是罗浮出手极快,而且金系武者的攻击本来就是迅猛无比,无坚不摧,他们想要阻拦已然来不及了。

莫亚勃然大怒道:“罗浮,你在做什么?这本来就是一场公平的较量,申和尤达他们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为什么要插手捣乱?更何况就算有意见也应该是沙无然大人说话,什么时候又轮到你了?”

美尼斯也不屑的说道:“你们人族果然都是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就算你是传奇武者也不例外,竟然会偷袭还不是传奇的对手,老夫深以和你为伍,简直是耻辱!”

面对众人的指责罗浮虚伪的解释道:“众位仁兄说的是,兄弟是看到这个肖笛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么残忍的手段都能用上,简直比那群部落猪还不如,所以一时情急之下才忍不住出手,这确实是兄弟的不是,我给大家赔礼道歉了。”

莫亚怒斥道:“现在肖笛人都死了,你来说这些屁话还有什么用?罗浮,你刚才的行为不仅破坏了我们传奇武者的荣耀,还干扰了这比赛的公正,光是说几句不痛不痒的道歉有什么用,必须要自裁以谢天下!”

木心良急忙过来打圆场道:“莫亚兄息怒,美尼斯长老息怒,我相信罗兄并无恶意,刚刚只是一时情急而已,自裁什么的实在是有点太过了,反正肖笛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依兄弟的意见不如让他好好的补偿一番修罗帮,并且全大陆通告道歉如何?”

莫亚他们自然也不同意,双方争得是面红耳赤,看上去几乎都要动手了,只不过罗浮和木心良心中极为得意,不管怎么样肖笛这个大患除掉了,就算付出再多代价也值了啊。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沙无然突然冷笑一声:“你们不用再吵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问问当事人本人的意见呢,哼哼。”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急忙往比武台看去,只见坚硬的龙鳞打造的地板被刚才罗浮那玄天一剑都刺出一个深坑出来,但是肖笛却依然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只是用冷冷的目光锁定了罗浮。

罗浮不由得失声叫道:“肖笛,你,你竟然没事?这怎么可能,我刚刚可是用了全力的!”

肖笛冷笑道:“抱歉,让你失望了吧,罗浮大人?这么久以来你一直处心积虑的要杀我,我又怎么可能不对你防上一手呢?”

罗浮冷静了一下头脑狡辩道:“哼,肖笛,老夫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刚刚老夫出手只不过是因为你手段残忍,性格残暴,完全没有我们人族的大度和宽容,老夫一时情急想要救下申和尤达将军这才出手,出手之后后悔也来不及了,之前诺亚和美尼斯兄也都在指责老夫。

不过既然你现在没事儿那就没问题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残忍的虐杀了申和尤达,虽然这一战你是胜了,但是接下来就要好好的交代一下了,老夫怀疑你已经和部落猪们达成了协议甚至本人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不然为什么会如此血腥?”

肖笛哑然失笑道:“罗浮,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下限啊,卑鄙无耻的事情做绝却还不敢承认,你想要杀我就明说好了,又何必找这么多借口出来呢?你连个男人都不配当,更不要说是传奇武者了,有你这样的家伙简直是整个东部王国大陆的耻辱。”

肖笛的连番挖苦让罗浮脸一阵青一阵白,难看之极,他捏了捏拳头冷笑道:“好啊,肖笛,既然敢在老夫身上泼脏水,你真以为你杀了两个九阶武者就天下无敌了?真是笑话,看来你是活腻了,就让老夫让你明白诬陷一个传奇强者的后果吧,哼哼。”

看到肖笛没事莫亚大喜,现在拉法家族和修罗帮的利益早已经完全结合在一起了,他自然不愿意看到肖笛出事,这时候急忙出来打圆场道:“肖笛,刚刚罗浮偷袭你是他不对,但是事情一码归一码,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说他人品有问题啊,这件事我看就扯平了吧,哈哈哈。”

莫亚觉得今天已经大获全胜,所以想要息事宁人,只不过他的提议却同时被双方所拒绝。

罗浮狞笑着说道:“莫亚兄,不是兄弟不给你面子,你也看到了,肖笛这小子可是完全没有丝毫改过之意,要是让他如此破坏兄弟的名誉我还无动于衷的话,这以后就不用再混了,今天的事情我非要和他算清楚不可,希望各位给小弟个面子,不要再管此事,兄弟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说完罗浮对着几位传奇武者团团一揖,这下子不管是谁都不好再说什么了,莫亚和美尼斯等人都在心中暗暗叫苦,肖笛这么聪明的人今天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现在非要和罗浮过不去呢?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以他的天赋将来肯定可以超过对方的,到那个时候再报仇也不迟啊,何必急在一时呢?

而罗浮却是心中暗喜,自己正想着怎么解决肖笛这个心头大患而苦于缺少机会呢,没想到这个蠢货自己送上门来了,估计是他杀了申和尤达以后大仇得报从而得意忘形了吧?真是老天帮我,哈哈哈,这要是再过个几年还真没有把握一定能干掉他呢。

罗浮心中暗喜,表面上还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狠狠说道:“肖笛,现在你给老夫说个清楚,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说不出来就准备给老夫受死吧,传奇武者的荣誉决不允许任何人玷污,不然就只能用他的死来洗清!”

面的声色俱厉,气势汹汹的罗浮,换个旁人可能都吓得尿裤子了,但是肖笛却依然从容不迫,仿佛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传奇武者,而只是个普通的糟老头子一样。

他淡淡一笑道:“罗浮,你不用虚张声势,就凭你的这点微末实力和身份,还不值得我去陷害你,我来问你,奥克兰王国的黄金骑士团团长罗克马你可认识?”

这话别人听来有点怪,奥克兰王国的黄金骑士团团长好像叫什么乐克马吧,什么时候改成罗克马了?难道是肖笛说错了?但是罗浮一听头就觉得‘轰’的一声,他也一直奇怪当时接连派出去罗克马和斯派德尔两大传奇武者来对付肖笛,按道理是万无一失才对,怎么却是音信皆无呢?他猜想一定是有高人暗中帮助肖笛,看来是没错了。

不过罗浮却丝毫不怀疑罗克马的忠诚,这个傻小子已经完全被自己洗脑了,对自己是一片死心塌地,就算是被杀也不会背叛自己的,那肖笛又是怎么知道他的真名的呢?

他急忙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说道:“哼,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记得奥克兰王国的黄金骑士团团长好像叫乐克马吧?这和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不知不觉中他的其实已经弱了三分,肖笛促狭的一笑:“罗浮你还真是贱人多忘事啊,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忘记了,亏得罗克马替你死心塌地的出力,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没想到却只是换来他父亲这样的对待,连我都对他有点同情了呢,呵呵,他死的还真是不值啊。”

罗浮眼皮跳了几下,不过还是佯装镇定:“你说什么我根本不懂,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了,有本事你就拿证据出来?空口白牙谁不会说,我还可以说他是你的人呢,哼。”

肖笛冷冷一笑:“你要证据是吗?好啊,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不要以为你给了罗克马空间禁锢法阵和雷鸣爆弹禁技卷轴就能够抹去一切痕迹了,你似乎忘记了还有另外一个人吧?黑蜘蛛,你可以出来了。”

只见空中突然出了一个削瘦的身影,所有人包括那几位传奇强者们都是吓了一跳,这是何等诡异的藏匿技巧,竟然连传奇武者都瞒过了,大家仔细一看,来的是个中年黑衣男人,脸上还有一道难看的伤疤,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但是不管谁看到他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心悸,仿佛看到一条凶残阴险的毒蛇一样。

自然也有人认识他,莫亚震惊的说道:“黑寡妇之毒的斯派德尔,怎么会是你?你今天来这里是想要杀谁?可是不对啊,你一向都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为什么会现身出来?”

斯派德尔苦笑一声:“莫亚大人,你以为我想要这里是吗?这还不是没办法么,我说肖笛大人,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来了,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说吧。”

肖笛淡淡一笑:“很好,那你就把之前是谁派罗克马和我拼命还不放心,又让你在暗中相助,务必要杀我而后快的事情好好的向在座的诸位大人说个清楚吧。”

斯派德尔老老实实的看着木心良和罗浮说道:“我说罗浮大人,木心良大人,你们两位在这里坐的安稳,兄弟我可是为了你们出生入死的,幸亏肖笛大人宽宏大量这才放了我一码,不过这黑锅太大了我可背不动,也该你们站出来了吧?”

这下子众人更是惊得差点跌倒,原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最顶级的刺客黑寡妇之毒的斯派德尔啊,这可是号称连传奇武者都成功刺杀过的恐怖家伙,也难怪藏匿本领如此了得,可是他为什么会听肖笛的话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到斯派德尔过来而且还是这种态度,罗浮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是这家伙背叛了自己,难怪肖笛对自己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他咬牙切齿的指着斯派德尔骂道:“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竟然做出出卖雇主这种事情,枉你还被称为大陆最顶级的刺客,以后看你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呆下去!”

众人马上炸了,纷纷交头接耳,难怪罗浮从一开始就死咬着肖笛不放呢,而且肖笛也是针锋相对,原来两人之前早就结怨了,头脑灵活的人想的更远了一些,难怪罗浮和木心良千里迢迢的专程赶到这里看肖笛的比赛呢,看来他们并不是替肖笛加油和鼓劲儿,或者是提前结个善缘之类的,恐怕是要想办法暗中对付肖笛的吧?

此时木心良看到斯派德尔招供,明白想要再狡辩和洗白都是不可能的了,他沉着脸先让主持人清场,除了传奇武者以外的人都离开,毕竟现在的矛盾双方都是传奇级别的强者,无论谁对谁错都不能让普通人看热闹。

众人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不过大家今天也算来着了,这一场战斗的精彩程度超过了大家的预期,而且尤达和申两大政府军支柱战将双双战死,这绝对会对整个大陆未来的局势造成严重影响,大家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下以后自己势力该如何自处。

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如果能够好好把握的话,否则也很可能会是一个极大的危机。

众人散去之后全场只剩下肖笛和几位传奇强者,大家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的了,罗浮索性开门见山的说道:“肖笛,老夫也不怕告诉你,就是要你的命,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竟然我儿罗克马和这头没用的黑蜘蛛两个人联手都没能干掉你,今天我只好亲自动手了,不要说我以大欺小,今天老夫无论如何都要收了你的命,无论谁说都没用,几位老兄还请给兄弟这个面子,兄弟必有后报。”

莫亚刚准备冷笑反对,没想到沙无然竟然先说话了,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说话的对象是肖笛,而且问的话题貌似完全和现场没有关系。

“肖笛,你今年几岁了?”

肖笛也是一愣,不过还是不卑不亢的答道:“有劳凤凰王询问,晚辈今年已经三十有六。”

沙无然微微点头,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道:“好,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本王晋级传奇正好是四十岁那年,已经创下了东部王国大陆几千年的记录,没想到今天又被你打破了,有点意思,我现在也对你开始有点期待了,继续前进吧,还有五年时间,我在外域星空等着你。”

说完沙无然长身而起,也不和任何人说话,直接飞到半空之中向远方疾飞而去,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天际。

众人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肖笛和罗浮以及木心良的这场对决才刚开始沙无然怎么就离开了?这也就罢了,他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对肖笛有期待,难道他认为肖笛今天能够战胜罗浮不成?

肖笛心中长叹一声,沙无然毕竟是沙无然,果然是超一流强者,其实之前他吸收了申和尤达的魂力精华的同时暗中使用山脉之心的能量,一鼓作气突破了传奇武者最后的屏障,换句话说,他现在终于是一名真正的传奇武者了,可惜这一点全场只有沙无然一人看了出来。

而且不仅如此,他还很快就判断出来肖笛此刻的实力已经凌驾于罗浮之流之上,这一战的结果已经知晓,所以才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先行翩然离去,状极潇洒,无愧于自由自在的凤凰王之称。

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到沙无然走了大家还是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这位大人给别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在他身边总让人觉得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就算这些传奇武者们也不例外。

罗浮得意的说道:“肖笛,凤凰王也走了,现在天上地下已经没有人能阻止老夫杀你了,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老夫麻烦啊?不要以为你杀了申和尤达他们那两个废物就真的了不起了,真正的传奇武者的世界你根本还不懂呢,哈哈哈。”

一边说罗浮一边就释放开了自己的领域,金色的光环肆意的向周围扩散着,同时他背后的玄天剑虚影也是越来越清晰,武魂具象化这种攻击方式对于申他们这样的九阶巅峰武者多少还是有点勉强,但是对于传奇武者那就是普通招式了。

而且那领域也和申他们勉强施展的最多只能算是雏形领域的完全不同,整个空间之中都充斥着金属性的能量,其余几人皱了皱眉头,也急忙不动声色的开启了自己的领域,这才挡住了罗浮领域的侵蚀。

罗浮得意的说道:“怎么样,肖笛,知道老夫的真正实力了吧?可惜你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老夫也不瞒你,你的天赋确实超过老夫,要是再过个几年老夫还真没有十足把握对付你,不过现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愣住了,只见肖笛脚下同样出现了一道七彩虹光环,而且强度比之前和申他们对战的时候多了不知道几倍,完完全全就是真正的传奇武者领域!

在这七彩光环之中尤其有三种颜色更为醒目一些,正是从申那里吸收过来的雷鸟王的金属性,尤达的血顶王鹤的水属性以及之前斯派德尔得黑寡妇九头蛇混合毒,

罗浮的领域刚一碰到肖笛的领域马上就被压制住了,他的领域只是抵消了肖笛的金属性而已,然后马上就被另外的水属性化作了一道锁链牢牢的困在原地,最后那黑寡妇九头蛇毒马上一跃而上,直接狠狠的撕咬起来,将一股股紫黑色的剧毒尽数沿着领域传回了罗浮那边,他的金光闪闪的玄天剑顿时变成了紫黑色。

众人都是一惊,罗浮更是呆若木鸡,到了传奇武者的级数战斗早已经不像是中低阶武者那样拳脚相搏的了,一拼武魂具象化攻击力,二拼领域威力已经相互克制,这两者相当的话才需要真刀真枪的战斗,而肖笛一上来就在领域上轻松压制了罗浮,可见他不仅已经晋级到了传奇武者,而且入门就是高手,起码已经不是罗浮这个级别的了。

现在就看武魂的比拼了。

罗浮拼命的催发魂力,想要把那该死的毒素驱除出自己的玄天剑之外,可是却发现根本没用,这毒他完全没有见过,非要说相似的话倒是和九头蛇和黑寡妇两者混合起来差不多,一方面减缓着他的动作,另一方面还在干扰着他的武魂运转。

肖笛当然明白乘热打铁的道理,趁着罗浮还在挣扎的时候,马上就又补上了一击,而且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强的天舞宝轮,自己奉献武魂的全部魂力尽数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金色轮盘,将罗浮裹在了里面。

罗浮本来就已经狼狈不堪,再加上这五行之力化作的宝轮攻击马上就支撑不住了,肖笛连让他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给,马上又催发了雷神之怒套装,模拟了雷鸣爆弹禁技,给了罗浮致命一击。

这招威力当然不能和真的雷鸣爆弹相比,但是也有了三四成意思——毕竟肖笛可是亲身体验过了这招两次,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罗浮此刻的防御早已经被完全破开,在剧毒的作用下连防御都来不及做就被这招超九阶雷系劈了个正着,半边身子被硬生生的给炸成了血肉碎末,人也当场昏晕了过去。

肖笛一伸手抓住罗浮的头,就像是拎着一条死狗一样把这位堂堂的传奇武者拎了起来,然后对剩余众人环视一眼道:“众位,罗浮几次暗算于我,大家都是看到的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杀了他不算违反什么规定吧?”

现在雷力还没从肖笛身上散去,再加上连续三招就击溃罗浮的余势,让他威风凛凛有如天神下凡一般,在场的虽然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但是此刻也都不由得生出不敢匹敌的念头,甚至都没人敢和他对视。

大家这才明白之前沙无然说的话的意思,原来他早已经看出肖笛的实力远超罗浮,这才有了后面的话,有了这一层关系,大家对肖笛更是充满了敬畏,此子不久就在他们眼中还只是一个超级天才,但是现在已经一跃成为超越他们的存在,令他们只能仰视,大家纷纷点头赞同。

木心良早已经满头冷汗,再也顾不到脸面和尊严,扑通一声竟然直接跪倒在了肖笛脚下:“肖大人,之前小人受了罗浮这家伙的蛊惑,这才为他搭线介绍斯派德尔,我现在已经后悔莫及,求求请大人给一条生路啊。”

肖笛手里雷光一闪,将罗浮直接硬生生的轰死,然后淡淡说道:“你想要活命也可以,放开你的灵魂防御,和我签下灵魂契约,做我的奴仆,此外你们木家要完全听命于我,怎么样,你愿意答应吗?”

木心良没有办法只能答应,然后肖笛让他配合肖冰去接管木家,肖冰本身也有九头蛇武魂,其实也算得上木家的一员,只不过她肯定要为她母亲报仇,木家当年害过她母亲的人注定要被血洗了。

至于玄天堡肖笛倒是没有独吞,他和莫亚商量了一下,决定一家一半,修罗帮和拉法家族一起瓜分掉他们,至于其余当年参加过暗算肖笛的势力也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而政府军原来属于申和尤达的部分现在自然也归修罗帮了。

就这样修罗帮一跃而成为整个东部王国最大的势力,肖笛也真正的成为了活着的传说,修罗王之名威震大陆,只不过现在肖笛的目标早已经不在这里,而是遥远的外域星空,那里才是未来真正属于他的地方,沙无然这样的强者正在前方等待着他。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