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们错了,我们是猪(二)/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平一下子呆了,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王幂的面,让他说自己是猪还不如杀了他。他吼道:“你这个混蛋,居然敢侮辱我,那种花我绝对不说,你又能怎么样?”

肖笛一摊手,说道:“你不说也可以啊,那就代表你们王家都是言而无信的人而已呗。反正王家的声誉比起王平兄你的声誉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你说是吧?”

王平脸涨得通红,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这时候台下的人都呆了,他们开始还觉得这个肖笛太幼稚了,明明不是对手还上去自取其辱。没想到只是一瞬间,王平就被三拳打下台了。而且这个肖笛似乎挺搞笑的,居然让王平自己说自己是猪,好多年轻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家的人这时候都觉得太丢脸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王江腾地一下子跳出来,说道:“肖笛,你不要欺人太甚。刚刚王平只是大意了,你敢不敢和我打一场?打赢了刚刚你的要求就作废,怎么样,敢不敢?是男人的话就答应。”

肖笛知道现在王江的等级是六级初阶,也有一个普通的类似大乘南拳能让攻击力增加五成的武技叫破石拳。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完全不是对手。

他懒洋洋的说道,好啊:“不过要是你再输了的话,你们两个要一起说三遍“肖家二小姐,我错了,我是猪”。你敢不敢?是男人的话就答应。”他把王江刚刚说的话又还了回去。

王江感觉肖笛的真元波动在自己之下,应该最多也就是五级巅峰的修为,估计刚刚绝对是王平大意了才输的,只要自己小心应付绝对能打败他。

他一口答应:“好,一言为定。”

五级巅峰的肖笛,六级初阶的王江,两人分站在比武台两端,一场为了王平乃至王家的荣誉之战即将开始.

台下大多数人都不看好肖笛,刚刚那一战太快了,没有几个人看清肖笛那连续三拳中间的奥妙.他们认为刚刚肖笛打败王平不过是靠阴谋再加上王平自己的大意而已.而现在对上比自己高一级的王江,估计就胜少败多了.

要知道六级初阶和五级巅峰的差距,远远大于五级巅峰和五级高级之间的差距.同级之间的差距,只是真元量的差距而已;而一旦越了一级,那就不仅仅是真元量,连真元质量也会有所不同了.

这时候王幂的眉头皱了皱,她总感觉对面的肖笛虽然真元波动看来也就是五级巅峰水平,但是却总给她一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他似乎隐藏了些什么的样子。让她心神有些不宁。

王江一肚子火,对面这个家伙不知好歹,居然敢来撩拨我们王家,非得把你当众打趴下不可。不行,接下来还要再羞辱你一番才解气.

嗡---,王江突然出拳了,不愧是六级的武者,一拳取了个诡异的角度,闪电般向肖笛击去,无论速度角度力量都非常到位,比之前王平和肖莉都强了许多.

肖家的肖段江肖羽兵几人也都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个王江基础这么扎实,而且实战经验也不缺乏,这一拳相当不错,肖笛并不是敏捷型武者,这下子估计要躲不开了。

就在这时,肖笛伸出了自己的右拳,狠狠的轰在了王江的来拳之上。

只听到“轰”的一声,两个人身体都是一颤。

肖笛心里微惊,自己通关铁人阵之后,力量增加了不少,这一拳居然没有轰退对方。看样子六级的武者确实不简单。

他不知道,这时候王江的心里更加惊讶了,他和肖霸一样,也是少有的天生神力的武者,再加上六级武者的真元质量的加成,刚刚看到肖笛居然敢和他硬碰硬还在心里暗笑。没想到居然和肖笛打了个平分秋色?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王江毕竟也有不少实战经验,觉得肖笛可能是偶然超水平发挥而已,不能给他喘息之机,必须要连续进攻!

转眼间十几个回合过去了,和王江料想的不一样,肖笛越战越猛,拳与拳之间似乎不需要调整真元似的,出拳极快。自己倒是越来越吃力了。

场下的王平也呆了,他刚刚输的并不服气,觉得只是自己大意而已,这时候看到肖笛似乎比王江还强上几分。他喃喃问道:“亮哥,你觉得这场江哥能赢吗?“

王亮也有点看不懂了,不过他还是相信六级的王江最后还是能赢的,他点点头道: “你放心好了,那小子估计就是不顾后果的一顿猛打,待会儿必然后力不继。王江肯定能赢的。”

这时候王幂漂亮的大眼睛越眯越紧,她一直在仔细观察着肖笛,她观察的很仔细,从肖笛的呼吸节奏到每一个动作都不放过。她越看心情越沉重,因为她看出来了,肖笛现在并未像王亮说的那样拼命在打,而是稳稳的控制着节奏。这样下去先撑不下去的必然是王江。

她马上喊道:“王江,不要再拖了,赶快用武技结束。”

王江听到以后,马上全力震退肖笛,后跳几步,开始施展自己的武技---破石拳。

只见他的气势突然爆发,真元完全凝聚于右拳之上,隐隐有光芒闪过。

王家的众人突然又高兴了起来,刚刚的战斗让他们都个个呼吸变得紧张。

“王江终于认真起来了,这下子要全力以赴了。”

“是啊,这下子那小子必败无疑了,六级武者施展武技又岂是武技武者能抵挡的?而且王江的破石拳最善攻坚了。”

当真元凝聚到最高点的时候,王江爆喝一声:“看招,破石拳,肖笛你去死吧。”右拳化为一道闪光,夹杂着庞大的气势击向肖笛。

肖笛背后的肖莉和肖明脸色都变了,他们也感受到了这股气势的强大,完全让他们失去了对抗的意念。他们觉得肖笛恐怕也不行了。

肖笛冷笑了一声:“难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武技?”

肖笛深吸一口气,凝聚真元,使出了自己最近一直在苦练的武技,太极第一式,削铁!

这招他天天用来冲击经脉,练习了何止千遍?

肖笛的削铁正轰在了王江的破石拳的白光之上,众人看不到肖笛发出的剑型真气,只是看到王江拳上的白光越来越暗淡,最后完全消失不见,王江整个右臂突然疯狂的飙血,人也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然后挣扎了半天,才勉强用左臂支撑着站了起来。

他刚取了一粒小型治疗药剂服下,还没来得及用功打坐,只见肖笛微笑着走到他面前,伸出三根手指,然后对他和身后的王平说道:“承让承认,请两位履行赌约吧,请大声说“肖家二小姐,我们错了,我们是猪”,请说三遍!”

王江脸色阴沉,怒斥身旁的王平道:“都是你害的,平白无故说什么任凭处置?现在可好,你自己丢脸也就算了,还拖累了我。”

王平也怒道:“我本来只要说一次就行了,你又何必上来添乱,自己也不是对手还答应别人的要求。现在两个人都要说三次,这难道没有你的份?”

两人怒目相视,吵成一团.要不是刚刚被肖笛打的伤的不轻的话,估计都要动手了。

徐家的人还算客气,众人只是轻声谈笑,肖家可丝毫不给面子,众人的笑声一个比一个大,有些还故意干杯庆祝。王家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个个都绿的像茄子似的。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口!”王迪龙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喝止王平和王江.

本来是想要给肖家一个下马威的,好提高一下王家和自己的地位的,没想到突然杀出了一个肖笛,弄得现在丢脸的反而变成了王家.对面的肖家和旁边的徐家还在看着笑话,晚一秒解决就多丢一秒的脸.他也只好厚着脸皮自己出来了.

看到王迪龙生气了,王江和王平不敢说话,低着头退在王迪龙身后.

王迪龙看着对面那个据说已经魂力消失了的少年,心里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个魂力消失的废物怎么今日变得如此厉害,怒的是他居然当众打了王家的脸,尤其王平是自己的儿子,让他说那种话等于是丢了自己的脸,将来回去王家岂不是要被另外四个堂主当做笑柄?

他阴沉沉的走向肖笛:“小子,好心机啊,年纪轻轻就懂得用这种阴谋诡计,你们肖家的长辈没有教你怎么做人吗?”

看到王迪龙出来,候肖段江和肖羽兵也双双飞身出来,挡在肖笛前面.

肖段江心里那个爽啊,本来以为这次肖家要当众出丑了,而且肖莉丢了脸面,回去不管是在肖战天还是大长老面前自己都难逃责罚,没想到肖笛不仅轻松解决了这个问题,还让王家丢了个史无前例的大丑。自己这次回去不仅无过,反而是大功一件啊.哈哈哈。

他强忍内心的喜悦,辛苦的做出一副平和的神情对王迪龙说道:“迪龙兄息怒,这不过是小孩子们的争斗,你何等身份,硬要插手岂不是让人耻笑?坐下来继续喝酒吧,小辈的事情就让小辈自己去解决,你意下如何?”

肖羽兵没说一句话,脸上坚毅的表情仿佛在说一句话,你若想战,放马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