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首回合获胜/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笛很无奈,只好开始招呼京,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京还是老样子,懒洋洋走出来以后打了个呵欠道:“小子,又有什么事情啊。嗯?你已经五级巅峰啦,不错不错。咦?这里怎么有具尸体,莫非你杀了个人?混蛋,就这么点小事值得叫我出来吗?你以后还不知道要杀多少敌人,难道你每次都要叫我出来?”

京唠唠叨叨的颇为不满,似乎觉得肖笛为这么点小事叫她出来是小题大做。

肖笛认真的说道:“京,你认识不认识一个浑身黑衣红头发满身杀气的人?”

京一惊,刚刚大大咧咧的神情全不见了,变得无比肃然。她说道:“你在哪里看到这个人的?他是不是叫庵?”

肖笛说道:“就在刚刚,他和你一样,也是从我的魂印里出来的。”

京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呆了半响才苦涩的说道:“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也看中了你,真不知道你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了,他对你说了什么?你必须一字不落的告诉我。”

肖笛看到京这么认真,也觉得这件事可能不是小事,就把刚刚的事情全部和京说了一遍,庵教他的那两个魂技也让京看了。

京看了看刚刚黑衣人给肖笛的魂技,神色复杂的说道:“他一点都没变,还是老样子啊,一心只懂得战斗。”

肖笛一喜:“战斗?那很好啊。”

京瞪了他一眼,说道:“好个p。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爱,父母之爱,兄弟之爱,恋人之爱等等,最后还有神对我们的爱。正是这些东西才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光是战斗和厮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增加越来越多的麻烦。真不知道那个疯子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柔弱的小子的。”

肖笛苦笑一下,心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为什么来找我,不过要不是京,自己现在恐怕还是那个失去魂力的普通少年。自己对京还是很感激的。

京顿了顿,然后艰难的说道:“按规定我是不能干扰你的选择的,但是我还是想最后劝你一句,能不用就最好不要使用湮灭武魂,那个会让你沉迷于力量和杀戮之中,渐渐的迷失本性变成只懂杀戮的机器。

庵就是过于沉迷这种力量变得失去理智,曾经亲手杀了他最爱的人。我不希望你将来也变成这个样子。你只要使用奉献武魂就够了。”

刚说到这里,京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惩罚。

肖笛沉思良久,然后认真的说道:“姐,我不想骗你。我只能说我会尽量不用湮灭武魂和庵教给我的能力,但是真要到了生死关头我也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我要是死了,也没法继续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了。希望你能理解。奉献武魂的能力我也很喜欢,我以后尽量多使用。”

京忍着刚刚惩罚所受到的痛苦勉强笑了笑,似乎很高兴。

她说道:“肖笛,你能这么坦诚我还是很高兴的,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还有那个庵教你的敏锐的被动魂技你可以多练习和使用,那个还是很有用的,也不会增加你的杀意。但是使用湮灭一定要慎重再慎重,现在赶快先把你该做的事情做了吧。”

说完,京也慢慢消失在灵魂印记里了。

肖笛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豪气,对于未来的期待让他之前各种复杂的情绪都荡然一空。我要做的事还很多,将来哥还要去庵和京的组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现在遇到的这种小小烦恼能算得了什么?我以后要解决的难题肯定还多得很,没有时间在这种小小的坎坷起多愁善感。

他长啸一声,一吐心中块垒,把徐琴矿石包里的东西挑贵重的放到自己包里一些,然后拎着她的尸体往洞深处走去。。。

晚上,矿洞口外众人正在焦急的等待,除了徐琴和肖笛,其余的七名弟子已经出来了。

肖段江焦急的说道:“已经过了时间了吧?肖笛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走的太深了?”

徐海福也很着急,说道:“徐琴也没出来,段江兄,要不我们一起进去找找吧。”

王迪龙心里已经爽的飞起来了,肖笛这小子最好死在里面才好,哈哈。表面还假装正色道:“救人要紧,你们两位赶快进去吧,不过他们这场比试的成绩恐怕就只能取消了。”

这时候,洞里突然传出那个让他痛恨无比的声音,“王长老,你们想赢就靠这种手段啊,凭什么取消我的成绩?这不约定的时间还没过吗?”

然后就看见肖笛施施然的走出来。

肖家众人都是大喜,肖段江和肖羽兵同时冲上去,检查了一下肖笛的状况,看到肖笛身上一切都正常才放下心来。

徐海福忙问道:“肖笛贤侄,你有没有看见我们家的徐琴?”

肖笛说道:“我刚刚走的深了一些,和几只狗头人打了一架,好像也听到附近有战斗声音,不过我没敢过去。要不你们去看看?”

徐海福大急,拱了拱手飞身跑进洞里,几名徐家的执事连忙跟上。

徐海福毕竟是堂堂中阶黑铁武者,这个小小的矿洞对他来说毫无威胁,半个时辰之后,只见他抱着徐琴的尸体,悲伤的跑了出来。

徐家众人连忙围住,徐海福哽咽道,这孩子太傻了,为了让我们徐家多拿点积分,跑到狗头人洞穴深处去了。我之前好说歹说,她都不当回事。唉。

众人连忙开导他,过了一会儿,徐海福终于回过神来,黯然说道:“徐琴死了,那这次比试我们徐家就认输了,我们算最后一名,你们王家和肖家比试就行了。来人,帮两家来清点矿石。”

说完,徐海福神色悲哀的转身抱着徐琴的尸体先走了。

徐家的执事连忙过来报告,刚刚肖笛出来之前他们已经检查过另外七个人的了。

王江,177积分。

王亮,170积分。

王平,165积分。

肖明,144积分。

肖莉,171积分。

看到这里,王迪龙心中大喜,这次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啊,就算肖笛那小子能拿个190积分总和也是我们王家赢,哈哈哈。这次徐家出了意外,倒是便宜我们王家了。

这时候肖笛笑眯眯的把矿石包翻开,把矿石倒在地上,哗的一声,众人都惊呆了。

这,怎么会有这么多?居然还有铜矿石,还不止一块,这小子难道真的跑到深处去打狗头人了啊?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时候工作人员连忙开始清数,铜矿石8块,绿玛瑙5块。。。。最后报出

肖笛,总积分232分。

众人都傻掉了,肖笛心里也暗自庆幸,还好之前从徐琴包里拿了四五十分的矿石,不然这次肖家就输了。

徐家的执事过来宣布,第一场比试肖家赢。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请休息几天。三天之后,请大家来我们徐家比武场参加第二场的比武。

肖段江本以为肖家输了,没想到肖笛最后居然带了这么多矿石出来,高兴的简直合不拢嘴了。

他狠狠拍了一下肖笛肩膀:“好小子,让我白担心一场,没想到你小子打架厉害也就罢了,运气也是这么的好,这真是天佑我肖家啊。今晚我敬你几杯。”

肖笛看到肖段江的笑容颇为真诚,心里也有点感动,他微笑说道:“段江叔操心了,我这几天都饿狠了,天天吃的都是半生不熟的肉,咱们赶快去喝几杯吧,哈哈。”

肖段江和肖羽兵肖明以及肖家的众随从兴高采烈的围绕在肖笛身边走了。

肖桂和肖莉神色复杂,一方面她们也为肖家能赢开心,另一方面她们又不甘心被肖笛一个人抢了风头。

肖桂狠狠说道:“大小姐,咱们也走吧,过几天就是比武了,那小子要想拿第一团体战还得靠你才行,那时候你不要先答应,一定得让他好好求你才行!”

肖莉眼睛也一亮,哼,对啊,还有团体战呢。让你小子也得意几天,过几天真想看看你到时候求我的时候是什么嘴脸。

先哲早有结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了女人和小人,然后他们就会疯狗一样咬着你不放。

这时候徐家后院,徐家的族长和三位长老围着徐琴的尸体,脸色都是异常难看。

徐海福说道:“我总觉得徐琴不是自己跑到狗头人那里去的,这孩子我还是挺熟悉的,做事很谨慎,不是那么冲动的人。”

徐家族长徐海龙说道:“这肯定是有别人动手的,不过徐琴已经是六级中阶的修为,在进去的所有的9个人里面修为最高,谁能轻易杀了她呢?海福,你当时观察有没有什么异状?”

徐海福缓缓摇头,我当时看王家和肖家的另外六个人身上都是完好无缺,并没有剧烈战斗的痕迹。

徐海龙说道:“徐琴的修为本来就最高,就算别人能杀她自己也肯定一身是伤。看来这次是有人偷偷事先藏在洞里下的手。肖家王家,你们够狠的,居然谋害我徐家的天才弟子,我也不能让你们如愿,正面作战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我也不能让你们好过。

老二,北郡宗葛家的人是不是这次来请天井亲手做一件装备?”

二长老说道:“是的,天井兄不愿意出手,说最近没有时间,也没有灵感。”

徐海龙狠狠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告诉葛家的那个花花公子,就说我们这次分给王家肖家的装备里有一件天井亲手做的装备,疾风之靴。他们想要的话,就让他们自己去和王家肖家要。

到时候如果王家肖家不敢争,也算替我们出一口气;如果他们敢争,就让他们得罪那个睚眦必报的小子好了。我们还能卖个人情,到时候北郡宗选拔大会弄不好我们还能多进去几个。一举两得。”

三位长老都是躬身一礼,齐声喊道:“族长英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