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你这个该死的骗子/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葛彦飞迈着罗圈腿一步三摇的走道肖笛面前说道:“想必你认得本少爷吧,什么!你不认得!那本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葛彦飞,我叔叔是北郡宗的外门长老葛飞扬。小子你是肖家的人吧?你的这双鞋子我要了,到时候北郡宗的选拔会上你报我和我叔叔的名字,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完他不理肖笛,回头往武器架走去.他认为那双鞋已经是他的了,他能够过来和肖笛说这么多话觉得已经给足他面子了.

肖笛一笑,轻轻问肖羽兵:“羽兵哥,你认识他叔叔吗?”

肖羽兵点了点头:“见过几次,他叔叔葛飞扬,是北郡宗的一个外门长老,高级黑铁武者,是北郡宗葛家的一人。是专门负责招收和训练新人的两名外门长老之一,权势不小,为人更是嚣张的很。这小子没什么实力但是也遗传了他叔叔的跋扈无理,你小心一点。”

北郡宗是正宗的黑铁势力,隶属于闪金城的青铜势力之门之下。宗主胡天宏是准青铜武者,真元魂力都已经达到青铜武者的标准,只要等五年一度的青铜武者册封仪式过后就是正规的青铜武者了。

三位核心长老都是巅峰黑铁武者圆满境界,只等武魂中级觉醒以后也同样就是准青铜武者了.除了这四位顶尖强者以外,北郡宗内还有很多强手。 一般来说,内门长老和一些名誉长老都是巅峰黑铁武者,外门长老都是高阶黑铁武者.

北郡宗也有三股势力,族长胡天宏等于是水晶之门派来监管北郡宗的人,下面还有北郡镇本地的葛家和法家,这两个家族的势力在多年经营之下,家族的势力都盘根错节遍布全宗.葛飞扬就是葛家里面的一人.

肖羽兵把北郡宗的大概情况稍微和肖笛说了一下以后就闭口不言了,他现在颇为信任肖笛的决断之力。不管肖笛怎么做,他要做的只是保护肖笛的安全,仅此而已.

这时候肖段江皱了皱眉,对肖笛说道:“肖笛啊,这个家伙虽然可气,但是你要多考虑一下,他叔叔可是掌管了北郡宗招收弟子的大权,以后你进去了也是归他管,他要针对你的话你以后可是有不少的麻烦。忍一时风平浪静吧,唉.”

这时候肖莉幸灾乐祸的对肖笛说道:“你也就会窝里横,现在被外人欺负到头上了连吭都不敢吭一声,有本事你去把你的鞋子要回来啊,嘿嘿.”

肖笛瞥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我要是要回了疾风之靴怎么办?”

肖莉一撇嘴:“哼,说大话谁不会啊,你真要是要回了疾风之靴,我向你赔礼道歉总行了吧?”

她根本不相信肖笛能要回装备,北郡宗葛家是何等的庞然大物,肖家弟子的梦想也就是将来能够加入北郡宗的外门,然后努力成为黑铁武者以后加入内门就是无上的光荣了,至于挑战北郡宗的本土势力,反正她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肖笛一笑:“我不用你赔礼道歉,我要是拿回了那件疾风之靴,你就输我一个白金币就行,如何?”

肖莉怒道:“你就这么缺钱吗?难道本小姐的赔礼道歉还不值一个白金币?”

肖笛摇头道:“我也并不是很缺钱,只不过在我眼里,你本人都不值一个白金币,更何况只是你的道歉。”

肖莉气的半响说不出话来,她在肖家是何等受宠。身为族长的大女儿,武学天赋出众,长的又漂亮,哪个年轻男人不是对她毕恭毕敬梦引魂牵的。这个肖笛居然说她都不值一个白金币!

她愤怒的摸出一个白金币道:“好,肖笛,我白金币就放在这里。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拿回那件疾风之靴。你可别光说不做。”

肖笛对拦着他的肖段江摆摆手说道:“段江叔你放心,没事的。”

然后突然向葛彦飞喊道:“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葛彦飞已经把鞋子拿下来了,正准备离开。听到肖笛喊他,不悦道:“再告诉你一遍,本少爷叫葛彦飞,我叔叔是北郡宗长老葛飞扬,小子你记牢一点!到时候选拔的时候提我们的名字就行,肯定给你留一个名额便是。”

肖笛微微一笑:“留一个名额就不必了。葛飞扬长老的名字我听说过,都说他是个公正严明铁面无私的人物,我们大家都对他极为爱戴。不过你狗胆倒是不小,居然敢公然冒充是他老人家的侄子?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

葛彦飞听到前半截,还以为这是来拍自己叔叔马屁的人,面色稍霁,听到最后一句话勃然大怒,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居然敢骂本公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肖笛依然是招牌式的微笑:“我一向尊敬葛飞扬长老,听到有人诬陷他的清名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刚刚说什么,选拔的时候徇私给我留一个名额?还强抢属于我的装备。这些怎么可能是葛长老他老人家的侄子做的事情呢。你估计就是个不要脸的骗子吧?”

葛彦飞怒到了极点:“小杂碎,你居然敢骂我是骗子?”

肖笛一声冷笑:“骂你?我还要打你呢.让你狗胆包天冒充葛长老的侄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说完运行真元飞速向葛彦飞冲了过去.

葛彦飞没想到肖笛不仅敢骂他,还真的打算冲上来打他。气急反笑道:“好好好,看小爷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无法无天的东西我就不姓葛了。”

回头对两名初级黑铁武者的随从喊道:“你们给我上,打死这小子我负责。”

两名随从刚准备动,肖段江和肖羽兵早就动了,一人一个拦在两个随从前面,四个人两两战在了一起。

这两名随从不过是黑铁初阶入门,这里肖羽兵是黑铁初阶小成,肖段江更加是黑铁初阶圆满。要不是有所顾忌把事情闹大了不好交代,早就把他们打倒了。现在他们都控制着局势,让两个随从完全只有招架之功。

葛彦飞惊呆了,说道:“你们难道肖家反了不成?难道不知道如果动了我,将来我叔叔必灭了你们全族吗?”

台下不仅仅是肖家,连王家和徐家的众人也都摇头,这个葛彦飞太蠢了,这个世界毕竟还是有各种潜规则的, 很多事情都是能做但不能说的。 就算是光明教皇想要杀一个凡人,他会有无数种办法轻松做到让这个人直接人间蒸发,但他绝不会大庭广众之下无缘无故就杀了这个人从而授人以柄。

葛彦飞如果背地里找肖家要这个装备,肖家虽然无奈但是恐怕也只能忍气吞下这个苍蝇,但他大庭广众之下强取豪夺,还公然威胁整个肖家。真要是被打了的话,葛飞扬明里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是背地里报复。他们也早受够了葛家的气,今天有人跳出来为他们出气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对王家和徐家来说,肖家得罪了葛家也是他们乐意看到的情景.无论谁吃亏他们都很高兴。

肖笛叹了一口气说道:“死到临头还敢说自己葛家的人,看来我不得不替葛长老教训教训你这个骗子了.”说完揉身而上,一拳打向葛彦飞。

葛彦飞虽然勉强靠丹药之力升到了六级初阶武者,但是他从来都不修炼真元和武技,又怎么可能是肖笛对手?

片刻后,被打的浑身是伤的葛彦飞躺着喘粗气硬撑道:“小子,打得好,你有种就打死我,不然我非要我叔叔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头杀了你的全家.”

肖笛:“嗯?还这么有精神?”继续揉身而上。

又是片刻后,已经被打的话都说不上来的葛彦飞只能用眼神来表达他心中的恨意了。

肖笛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这个该死的骗子很专业啊,一心想要诬陷葛家长老,宁肯被打死都不松口。唉,谁让我那么尊敬葛长老呢?管事只能管到底了。那个谁有治疗药剂啊,给他服用一些,等他恢复一些了我好接着打.”

肖家的一个随从毕恭毕敬的递上来一瓶小治疗药剂,肖笛一皱眉:“你这个败家的东西,给骗子用这么好的药干什么,随便拿点小金疮药什么的不就完了?”

小金疮药和小型治疗药剂都是用来治伤的,区别就是黄级上品的小型治疗药剂不仅效果好而且有一定程度的止痛效果,但是黄级下品的小金疮药不仅效果慢,恢复的过程中更是让使用的人痛苦无比.

这时候连徐家的人都看不过去了,看上去豪气无比的肖笛怎么会这么抠门,真要是葛彦飞死在这里,他们也会有不少麻烦.

徐海福皱眉道:“肖笛贤侄,还是用小型治疗药剂吧,虽然是骗子也好歹是一条命啊,上天有好生之德,贤侄你放心,这个药剂我们出就是。”

肖笛说道:“大长老您真是菩萨心肠啊,不过我看这小子防御的实力很强啊,我打了半天都累了他都还有大半条命呢.我再打一会儿吧,他真要真不行了再说。”

这时候葛彦飞实在受不了了,他已经被肖笛完全吓怕了。再打一会儿?真不行了再说?真不行了你再说还来得及吗?本少爷的命都没了。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忍忍躲过了这一劫再说,回头找我叔叔慢慢收拾你。

他用了全身的力气勉强喊道:“不要打了,我不行了,我承认我是骗子,求求你给我治疗一下吧,我口袋里就有小型治疗药剂,千万不要用金疮药啊!”

肖笛展颜道:“早说不就好了嘛。真是的,你挨打也累,我打的也累这又是何苦呢。来人,快把契约之器拿来,你签了我马上给你治疗.”

契约之器,是白银势力天风阁研制的一种道具,一旦通过这个道具签订过契约之后,便自动会在天风阁中留下备案。如果将来有人违反契约,只要反映到天风阁在各地的分会,他们都会派人来协查.

天风阁掌管了整个大陆最大的商业行拍卖行,据说背后有着极大的背景,连顶尖势力光明黑暗两大教会都对他们异常客气。当然,每次签订契约都需要缴纳给天风阁一定的费用,费用越高,将来违约的人付出的代价就越严重.

葛彦飞一看肖笛写的契约,差点昏了过去,上面写道:

“我承认我是骗子,想借葛家长老葛飞扬之名欺骗肖家肖笛的疾行之靴,现在被发现,我愿意承认错误并赔偿肖笛500金币精神损失费,并保证事后绝不追究。”

下面是签名的地方,肖笛名字早就签好了,就等葛彦飞来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