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徐天井的请求/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笛把看到的和徐天井说了,徐天井笑道:“这个就是所谓的精品装备的属性。没想到这次我居然能锻造出五成的火属性之力,看来我最近的锻造之力有所提升啊,哈哈哈。”

肖笛看得出徐天井十分高兴,他也笑道:“恭喜徐大师,您刚刚所说的五成火属性是什么意思?”

徐天井说道:“锻造精品装备的时候需要使用特定属性的晶石,我的晶石都是自己凝炼出来的,最多只能达到五成火属性,没想到我在锻造的时候居然把这五成火属性全部溶入这件靴子了。

肖笛,你知道吗,中级黑铁锻造师的要求就是能够做出五成某种属性的装备,看来我已经符合要求了,只要等我成为黑铁中阶武者以后,我就可以获得中阶黑铁锻造师的头衔了,哈哈哈。”

肖笛也很是替他高兴,他说道:“那我这双鞋就留在您这里吧,到时候您可以拿给锻造师公会的人看。这样就不用您再花费精力重新锻造一件了。”

徐天井意外的看了一眼肖笛,他已经听徐家的人说过眼前这个少年是何等的抠门何等的吝啬何等的贪财了。

他促狭的笑着说道:“你真的舍得吗?这个可是我近年来难得的作品,弄不好我几年都没有精力再锻造出这样的装备了。”

肖笛坦然笑道:“这有什么不舍得的。装备不过是身外之物,要用在最合适的地方才好。我觉得它能帮您成为中阶黑铁锻造师,而对我而已只不过是一件装备而已,当然是在您那里最好。”

徐天井也感到脑中有点混乱,之前听徐海福他们说肖笛如何如何的聪明善战霸气十足。但是比起他的贪财来说那些真算不了什么,他抢了葛彦飞500金币不说,连一瓶小型治疗药剂都不放过。可眼前肖笛又是如此大方,让他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肖笛。

肖笛也猜到了徐天井的疑惑,他坦然笑着解释道:“您不用觉得奇怪,或者觉得我刻意讨好您。我拿葛彦飞的东西不过是因为我觉得东西放在我这里比放在他那里有用,我不拿您的东西是觉得它在您那里比在我这里有用。就像您说的,做人但求无愧于本心足矣,又何必在意别人如何看待?”

徐天井又是一声长叹,然后又大笑数声。然后说道:“好好好,我居然被你这个孩子给上了一课,真是达者不分长幼啊。你快把鞋收起来吧,锻造大师的规则是必须当场制造出的装备才行,我拿这个也没用。还有这个金之鉴定卷轴你也收起来吧,如果以后遇到有隐藏金属性还未开封的精品装备可以用来鉴定。”

说完他又拿出一个晶石说道:“这个就是可以蕴含特定属性的晶石,你带着它在身边吧,在你使用魂力的时候会自动影响到它,等它圆满了以后会发出微微的光芒。你们肖家的黑云武魂是主黑暗系卒武魂,比我们徐家的碎武魂要强,吸收的速度和效果应该也比较快吧。等你这个圆满了以后你把它给我,我再为你打造一件装备。”

肖笛拿着金属性的鉴定卷轴和那颗晶石,心里异常感动。两人素不相识,而且两家其实还有些对手的关系,徐天井如此对他,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他忽然想起之前似乎感觉到徐天井有一些烦恼,就问道:“刚刚我在锻造室里感觉您似乎有些烦恼,如果您不见外的话,可否告知一二?”

徐天井欣然道:“我果然没看错你。本来是有些麻烦的,但是我现在既然有可能达到中阶黑铁锻造师的话就问题不大了。我也不和你客套了,我有个女儿叫徐珊珊,在北郡宗的铁匠公会里面做事。她性格颇为倔强,和我争执过一次以后很久没回来了。将来如果你见到她的话帮我给她留个话,就说她娘很想她,让她有空回来看看。

还有,若是将来你有足够能力的时候,能够稍微护庇一下徐家,徐家光有锻造师却没有足够的战力保护,有太多有野心的人盯着,唉。”

肖笛毅然道:“您放心好了,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知道会怎么做的。”

徐天井长叹道:“我真是羡慕你啊,敢想敢做。可叹我空有一身锻造的本领,限于自己的武魂纯度不够,又不能安心锻造,每天都要为俗事所烦扰,何日才能再进一步?真要是有足够的资源与我,再让我安心锻炼,我又何尝不能有一天成为高阶黑铁锻造师乃至更强呢?”

肖笛忙问道:“您所说的需要的资源主要是什么呢?”

徐天井无奈道:“一方面是要大量的矿石尤其是高等矿石来提高炼矿术,另一方面需要足够多足够纯的晶石来锻造精品装备,这两样可惜都是贵重之物。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供应的起。

现在北郡宗倒是愿意让我去当他们势力里的首席锻造师,并允诺尽量给我足够的条件。可是却要我脱离徐家才行,可是我实在舍不得我在这里的这些徒弟和族人啊。”

肖笛更加觉得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真汉子,心里敬意油然而生。但他现在比徐天井更加弱小的多,也是无能为力。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茶后,肖笛也告辞出来,说等晶石魂力圆满了再到徐家一叙,徐天井亲自送他出来。

肖笛回到肖家的客房,肖羽兵知道了他收获的疾风之靴的属性也是替他高兴。 他笑着说道:“你这次来徐家真是不枉此行啊。咱们整个肖家似乎一共只有两三件精品装备。没想到你个十六岁的弟子居然也能拿到一件。”

肖笛也笑道:“也算是运气好吧,要不是鬼使神差徐天井突然对我青睐有加,我拿到了这件装备也不知道怎么使用。 ”

肖羽兵也笑道:“我现在真是越来越期待你将来的成长了。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再去徐家逛逛,后天就要回肖家了。”

第二天,肖笛随着肖家众人去和王家和徐家道别,虽然三家背地里互相争斗不停,但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需要做做的。

但去了徐家后院才知道,王家的人一早就走了,估计这次比武让他们太没面子了,不想再看到肖家,尤其是肖笛的脸。

肖家的几位执事和徐家长老们客气了一番也就告辞了,肖笛没有忘记买了一大堆牛肉和火云酒,足足花了50金币,徐家的人坚决不肯收,但肖笛还是付了账,让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吝啬鬼怎么今天这么大方。

肖笛也懒得解释,他一直记得当年雷锋叔叔说的话,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大方也好冷酷也罢都是自己的真实一面,区别的只不过是看对待谁而已。

回来的路途完全和来的实惠正好相反,所有的男人都围绕在肖笛身边,除了负责前哨和警卫的人,剩余的人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都是自动围在肖笛身边大吃大喝,吆五喝六。

肖桂现在干脆也懒得管了,她每次都是和肖莉两个人躲在自己的帐篷里面不声不响,眼不见为净。

肖段江和肖羽兵每次吃喝完毕后也都认真的指点众人一番武艺,这让众人之间的气氛更为融洽。

而肖笛自己就默默的继续修炼削铁武技来冲击经脉和凝炼真元,在回到肖家的前两天,肖笛又顺利的升级成为了六级初阶初级武者。跨入六级武者之后,肖笛的真元质量又有了质的提升,这时候如果让他再和同为六级初阶的王江再战一场的话,只要肖笛愿意,三招之内王江就等躺下。

肖羽兵已经被肖笛一路上的各种变态事情打击的麻木了,这次看到肖笛不到一个月又升了一阶,而且是跨等级的大阶也没有多少惊讶了。只是客套的说了句恭喜之后,就又默默的更加拼命去修炼去了。

肖羽兵现在突然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本来他一直是族内年轻弟子中的第一人,但是看到肖笛一次次的变态行为只会,再次挑起了他的好胜之心。他也是被号称为天才的人,虽然现在已经慢慢学会养光韬晦了,但骨子里的那份自信和自尊并未减弱;他决不允许自己被肖笛超过,至少三年内绝对不允许。在肖笛成为黑铁初阶武者之前,他一定要努力成为族内的第四个黑铁中阶武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