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你真是太年轻了(一)/双子修罗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肖家众人又齐聚广场,每个月的初一或者有大事发生的时候,族里都会按照惯例开一个全族会议。这次肖笛他们去徐家拿装备的事情,也可以算是一件大事了,尤其是肖笛他们还大获全胜。

肖战天高声对族人宣布了这次去徐家的成绩,大胜王家徐家,而且优先挑选了最好的十件装备回来。近几年由于肖家高层的内斗,已经大事小事被王家压制了很多次了,这次的胜利让众人听到后都大受鼓舞,兴高采烈。

肖战天等大家情绪平静了些后说道:“这次的队伍是以肖桂肖段江肖羽兵为首,肖笛肖莉肖明为辅的。为我肖家赢得了巨大荣誉和财物,我来宣布族中的奖励。

队伍中的所有人族内记大功一次,肖桂三人每人奖励二十金币,肖笛等人每人奖励十金币,随从人员每人五金币,另外,肖笛和肖明已经选取了自己的装备,另外的四人也可以从这次拿到的黑铁装备中挑选一件。”

正说到这里,肖莉忽然说道:“爹,这个安排恐怕不妥吧?肖笛这次选取的可不是一件普通黑铁装备,而是一件精品装备,这种装备到底给谁是不是应该再从长计议一下呢?”

肖桂也连忙帮腔道:“族长,大小姐说的对,肖笛不过也才是个五级的武者,又是弟子一辈,这样重要的装备奖励给他不是很合适吧?我觉得还是由族里的高层再讨论一下比较好。”

什么?精品装备?众人都大为惊讶,个个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要说黑铁装备毕竟有的人还是不少的,但是精品装备全族也不过就两三件,长老们都不能做到人手一件,更别说其余人了。

三长老听到肖桂和肖莉的话后大怒说道:“这装备可是肖笛凭自己的能力选到的,他拿有什么不对?你们有本事自己去徐家去拿啊,算计肖笛算什么本事?”

二长老阴测测的说道:“老三,你这话就不对了,每个人都要以族中利益为重,连你我都不能例外,更何况是肖笛。这道理难道你不明白?”

肖战天也不悦道:“肖笛这次的表现居功至伟,我们族内也要赏罚分明才对,我觉得那件靴子奖励给他没什么不妥。”

这时候大长老说话了:“族长,大家各执一词,这样争吵下去太影响我族内团结了,你看这样如何,先让肖笛把鞋子交出来,我们高层来讨论一下,如果大多数人觉得给肖笛好,我们再给他不迟。就算最后讨论下来不能给肖笛这双鞋子,给他几十金币好好补偿一下也就是了。族内的团结毕竟是最重要的。”

其实在场的高层心里都懂,交出去了,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拿回来?大长老不过是巧妙的利用了族中的规则在说些冠冕堂皇的话而已。

几十金币确实不是小数,可那也看和什么比。这种精品装备绝对是有价无市,大长老他们摆明了就是以势压人欺负肖笛而已。

这时候肖莉又说话了:“我觉得大长老说的有理,其实谁有资格拿很简单,宝物都是有能者得之,谁是我们这一届弟子中最强的一人,谁就拿这件装备,我提议由我们中间实力最强的肖霆来拿。”

这时候大长老二长老的势力乘势起哄赞同,他们人数众多,一下子显得声势也颇为浩大。

“让肖霆拿,肖霆已经是六级巅峰了,是今年我们弟子中最强的。他拿理所当然。”一人喊道。

“好马配好鞍,非常合理。应该让肖霆拿。好为族中更加多做贡献。”另一人附和。

这时候三长老和肖段江都大怒,什么凭实力拿装备都是扯淡,肖笛为了肖家的荣誉和王家力战的时候肖霆又在哪里?现在有好处了你们就跳出来抢,这还有天理吗?他们正准备再说话,突然肖笛先说话了。

肖笛微笑道:“我觉得肖莉的提议挺好啊,谁最强就谁拿这件装备,既然大家都看好肖霆兄,那我和肖霆兄战上一场,谁赢谁拿,这样大家就没意见了吧?”

肖霆闻言大喜,嗖的一声跳到比武台上,抱拳说道:“肖笛兄果然识时务啊,请。”

大长老假惺惺的对肖笛说道:“肖笛贤侄啊,不是我想占你的便宜,这毕竟是族内大部分人的意见,我们作为高层也有自己的难处,你千万要理解。”

肖笛还是一样的微笑:“大长老您客气了,我完全理解您的难处,毕竟这世界还是看实力的嘛。”

他说完也跃上比武台,说道:“肖霆兄请。”

顺手对肖霆施放了洞悉魂技。

肖霆,男,十六岁。

武魂,黑云武魂,纯度四成五以上

武技,玄级下级武学,巨龙之力第一式,苍龙掌

其余不重要的就不浪费笔墨描述了。

另外肖笛似乎感到肖霆的真元有一些不规则的波动,似乎有一些不属于他的力量在他的身上。肖笛觉得甚为奇怪。

三长老这时候推胸顿足自言自语道:“按说这小子挺机灵的啊,今天怎么变傻了。明明已经是他的装备了,干嘛非要和那个肖霆再打一场呢?赢了也没好处,输了就白白吃亏,这蠢小子到底怎么想的。真是气死老夫了。”

这时候他背后的肖羽兵微笑着对他说道:“大伯,您不用担心,肖笛一定有他的想法。待会儿肯定会有人被气个半死的,你放心慢慢看吧。”

三长老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你小子对他倒是有信心,那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变出什么花儿来。”

这时候肖霆已经打了过来,肖笛故意和他对了一掌,连退了数步才站住,心里觉得奇怪,六级巅峰的实力应该没有这么强才对。

肖霆又飞奔追来,肖笛眼睛一咪,这小子的速度也似乎不正常啊,似乎比当时没用全力的肖羽兵相比也慢不了多少。。。他心中突然一亮,难怪刚刚洞悉的时候发现他真元波动甚为奇怪,这小子应该是偷偷使用药剂了。

他突然喊道:“停。”

肖霆正准备继续追击,听到肖笛喊停不悦道:“为何喊停?莫非你自觉不适对手打算认输?”

肖笛摆摆手,对着看台上的大长老二长老说道:“我刚刚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还没做,这可会影响比武的公平啊。”

二长老怒道:“有重要的事情你比试前怎么不说?你有什么事情快说。打不过就早点认输,别想着浪费时间。”

肖笛微笑道:“二长老不要着急。我好像想起来,比试之前还没检查我的身体状况呢,万一要我要是不小心使用了狮王之力药剂啊,猫鼬药剂啊之类的药剂,那赢了肖霆兄也不光彩啊。”

大长老二长老身体都是一震,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他们没想到肖笛感觉如此敏锐,居然发现了肖霆使用了药剂。还故意喊着要让族里检查自己,难道真的只检查肖笛不检查肖霆吗,这如果检查出来肖霆违规,那麻烦就大了。

大长老勉强辩解道:“肖笛贤侄,还好你提醒,这真是一句话惊醒我梦中人啊。我之前刚刚和肖霆比武练习,为了能让我们的差距不那么大,我就让他用了一些增强自己的药剂。没想到今天他要和你进行比试,你看人老真是不中用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训练中使用那么珍贵的丹药?还没想到今天肖霆要和肖笛比武?这话说出来鬼都不信。摆明是大长老强词夺理了,他这就是直接欺负肖笛没有背景了。

二长老阴测测的说道:“肖笛你还真是幼稚啊,真正的武者就是要随时做好准备面对挑战的,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公平。难道你战场上发现对手使用了药剂或者有比你更好的装备,你也喊停不打吗?”

二长老这招甚为阴险,他故意转移大家对肖霆违规使用丹药的注意力,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水搅浑,好把肖霆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了,如果肖笛头脑发热受了挑拨愿意继续打那就更好了。

三长老气急反笑说道:“这又不是战场只不过是族内的比武,当然要公平行事。你当我这个负责训练和比武的三长老是假的吗?这个开了先河以后岂不是乱套了,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严惩肖霆。”

这时候肖笛对三长老使了个眼色,然后慢悠悠的说道:“三长老息怒,我觉得二长老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啊,我辈武者,正是需要在真枪实弹中锻炼自己,要勇于面对任何意外的情况才是。”

二长老大喜,没想到这个肖笛这么蠢,被自己几句挑拨不仅忘了追究肖霆违规的事情,还真打算继续比试,果然还是年轻啊,哈哈。

他比了一个大拇指说道:“肖笛贤侄不愧是我族内的英才,是一个真正的武者。这么说,这场武你愿意继续比下去了?”

肖笛低下头沉思道:“请容我想一下。”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大长老他们脸皮可真厚啊,这么蹩脚的理由也好意思说出来。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啊。”有人说道。

“是啊,不过这个肖笛也够蠢的,这么明显的违规居然愿意继续打,脑子坏掉了吗?”又有人说道。

“你们懂什么。这个肖笛很聪明啊,这样做等于给了大长老他们面子,让他们有了台阶下来。这场就算输了,大长老他们背后肯定也会给他更多好处的。你们还是太年轻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的看着周围的年轻人不屑的说道。

“啊啊,还是您老目光如炬,说的太对了,我们还是太年轻了,看不清隐藏在背后的形势啊。”老者旁边的人恍然大悟,敬佩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