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试身手/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十年代初期,我出生在黄河边的王家村,我叫俞飞。

我娘在生我的时候难产,一口气没缓过来就过去了,可她仍然把我生了下来,因此我有了个“棺材子”的绰号,村里人认为我是不祥人,小伙伴们也不愿跟我玩。

虽然如此但父亲却对我疼爱有加,因为他是个赤脚医生,不信这些迷信的东西。

俗话说医者不能自医,在我十七岁的时候父亲得了一个怪病,全身颤抖,卧病在床,在临终前他把我叫到了床边,将一个秘密告诉了我,原来我们俞家是上古神医俞跗的后人,是《黄帝外经》的继承人,承担着寻找外经真迹悬壶济世的家族使命。

我就奇了怪了,我只听说过《黄帝内经》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黄帝外经》,这世上真有《黄帝外经》吗?

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说:“天地万物阴阳相克,有内就有外,内经讲的是‘治未病’的养生之道,而外经讲的是‘治根本’的回天之术,直达病灶,能使出丧的灵车返回,要埋的死人复活!”

“有这么神奇吗?”我在心里将信将疑的嘀咕了句。

父亲双眼闪着光望向屋顶,缓缓说道:“外经里记载的医术很邪乎,俞家祖先怕落入坏人之手,所以给藏起来了,岁月悠悠沧海桑田,在世人看来外经永远失传了,但我们作为神医俞跗的后人,世世代代相传了一点保命救人的皮毛下来,俞家祖训有言,决不可外传!否则大难临头,你记住了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老爹我愚笨,就算传下来一点皮毛也没掌握,只成了半吊子的赤脚医生,不过我把你爷爷传给我的记录成册了,就藏在你娘的棺材里,我死后你去挖开你娘的坟,取出册子,学完后马上烧掉,不要留下后患,你要记得祖训,找到真迹悬壶济世!经过俞家世世代代的寻找,真迹所在地已经有了些眉目,就在……。”父亲的话还没说完就一口气接不上来,撒手西去了。

父亲下葬后的那天夜里,我扛着锄头就上山了,我在母亲的棺材夹层里找到了那本被油纸包着的册子,一回家我就坐在煤油灯下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册子里记载的医术果然很神奇,有些法子很诡异,我看的入迷不知不觉就听到了鸡叫声。

我废寝忘食一直看到了第二天黄昏也没有停下来,直到村里突然传来了锣声我才停了下来。

锣声是王家村报信的传统,一有锣声就代表有事发生了。

我打开门远远看去,村里人都在奔走相告。

我看到了唯一不嫌弃我是棺材子的发小王猛,王猛一脸惊慌的从门前跑了过去。

“王猛出什么事了?”我扯住王猛问道。

“俞飞,我爹……我爹他掉河里了!”王猛说完就甩开我朝黄河边跑去了,我赶紧跟了上去。

黄河边上早黑压压站满了人,河面上刮起阵阵的寒风,吹得人都缩手缩脚的,大家伙都在朝河里观望,焦急等待着下去救人的消息。

王猛他娘李嫂瘫坐在黄河边哭哭啼啼。

我朝河里看了一下,只见浑浊的河水中央几个人头攒动,正在努力搜寻王猛他爹王六宝。

这时河里有人挥手大喊道:“找到了!”

村民费了好半天才把王六宝给拖到岸上,那几个下水救人的也累得虚脱倒在了一旁。

围观村民见王六宝被拖了上来,呼拉拉全围了上去,村卫生院的医生赶紧挤进了人群,戴上听诊器替王六宝检查,最后探了探鼻息说:“心脏不跳了,气也没了,死了,准备后事吧。”

村民顿时炸开了锅,李嫂哭天抢地的叫了起来,王猛也伤心欲绝的抹着泪。

我挤进了人群问王猛:“你爹怎么好好的掉河里了?”

王猛抹着泪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看着王六宝的尸体有种异样感觉,那本册子里提过的手法突然在我脑子里浮现,因为刚看过没多久,我记得格外清晰,不由的就脱口呢喃道:“宝叔的泥丸宫、膻中、关元隐隐有气游走,假死之状,应该还可以救一下。”

我这一说河岸上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我,我顿觉失言了。

“你说什么啊棺材子,心脏不跳气也没了能假的了吗?我知道你爹以前是个庸医,能看个头疼脑热的,你别瞎说,人明明都死了啊!”村卫生院的医生见我挑战他的权威当下就火了,俗话说同行如敌国,我父亲当年在村里跟他抢过生意,因此他对父亲很不满。

“老王,俞飞他爹人都死了,你这嘴巴怎么还这么缺德,积点阴德吧。”父亲的朋友周祥出来说话了,他是父亲在王家村为数不多的朋友,是一个中医。

“老周,你别和稀泥,有能耐你把死人救活给我看啊?!”村卫生院的医生冷笑道。

“我懒得跟你争辩,俞飞说的是人体上中下三丹田之名,不是瞎说,你学西医的你懂什么是穴位吗?”周祥不屑道。

“嘿嘿,那好,既然这么有本事,那我倒要看看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办法把死人救活!”村卫生院的医生说完就冷眼旁观的盯着我。

我暗自叫苦,可如今已经骑虎难下,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于是我心头快转想着册子里的内容,接着对王猛说:“你去找一捆草绳。”

王猛也不多想,赶紧扒开人群冲了出去。

我左顾右盼了一会,看到远端的河岸上有一棵大树,于是对大家说:“大伙能帮忙把宝叔抬到树下吗?”

一听要抬尸体许多人就往后退了一步,李嫂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但大伙还是无动于衷,说到底谁也不信我能有什么回天之术。

周祥喊道:“让我来!”

周祥说完就将王六宝的尸体往身上一背,便朝那棵大树走去,大家虽不愿背尸,但看热闹却是争先恐后,争相跟在周祥后面跑了过去。

王猛拿到了草绳,哭丧着脸说:“俞飞,我爹能不能活就看你了。”

“我尽力试试吧。”我心中也没底。

我把王六宝的双脚给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抛到了树上,随后将王六宝倒吊在树干上,人群中顿时传来了阵阵议论。

王六宝一被倒吊,嘴里和鼻子马上就流出水了。

我吩咐王猛拉着绳索,随后我绕过了大树走到了王六宝的跟前。

王六宝倒挂如腊肠摇摆,口鼻果真在缓缓流淌出浑浊的黄水,弄得满脸都是,看着怪吓人的,我长吁了口气,在王六宝身上摸了摸,看准了胃脏一拳就打了下去,顿时,王六宝的口如同水闸开了一般,倾泻出许多污秽之物,这些污秽之物还夹杂着菜叶和阵阵腐臭,王六宝就是被这些东西堵了喉咙,一口气没喘上来,出现了假死症状。

“放他下来吧。”我向王猛挥了挥手。

此时那王六宝仍是死尸一具,丝毫没有复活的迹象,等王猛将王六宝扶好平躺后,我将双手按在了王六宝的胸前使劲按压,一按一放,一重一轻,反复按了有一分钟,见差不多了,我就拔下自己的几根头发,放在王六宝的鼻尖处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围观村民都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看,发丝动了有气儿了,王六宝活了!”人群中有眼尖的突然喊了一声,顿时人群一片哗然,不一会爆发出了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