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轮回酒/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六宝虽然有气了,但却还没醒过来,村民见无热闹可看就散去了,那村卫生院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灰溜溜的走了。

我陪着王猛一起把他爹背回去了。

“俞飞,为啥六宝还不醒啊?”李嫂看着躺在床上的丈夫担心的问道。

我也有些纳闷了,我按照外经上的做法把王六宝给救活了,可他为什么还不醒呢?

此时我闻到了屋里弥漫着一股怪怪的腥臭味,像是死鱼发臭的味道,王六宝的脸色灰青,非常难看。

我探了探王六宝的气息,气息虽然微弱,但一呼一吸却很平稳,就跟睡着了一样,我试着推了推又掐了掐他,他像是毫无感觉,就跟死了一样,我想起父亲教过我把脉,于是赶紧去搭王六宝的脉搏,这一搭脉,顿时惊奇万分,这王六宝虽然有气息,但脉搏却没有任何搏动的迹象,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册子里的描述:人有气而脉动失常,气重浊腥臭,脉无搏如死,名曰尸厥之症。

我动了动鼻子闻到了屋内这不知由来的腥臭味,王六宝不正符合尸厥之症的症状吗?

“李嫂你别担心,宝叔没有死,只是得了尸厥症。”我安慰着哭哭啼啼的李嫂。

李嫂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就停止了哭泣,拉着我说:“俞飞,这尸厥症是什么病怎么跟死了一样,我刚才瞅你医术高明,能把六宝救活,这次你也要帮我救活他啊。”

“我会尽力的。”我安慰道。

我没有完全通读册子,不能灵活运用,我想了想就对王猛说:“你和你娘好好照顾你爹,我回家翻翻我爹的医书,找找有什么法子治这尸厥之症。”

“俞飞,我爹这次能不能活就看你了。”王猛哭丧着脸说。

我告别了王猛赶紧回家了,门关上点起煤油灯,拿着那本册子在灯下仔细翻看起来。

册子上有一段话描述了尸厥症的发病原理,大概的意思是说,人体内本来就有先天之气,如果阴邪的后天之气侵入体内形成交融,就会造成尸厥,这阴邪之气包括风邪、寒邪、湿邪,王六宝掉进了河里,这三邪全给占全了,发病也在情理之中,短期尸厥会感冒发烧昏迷,几天后便能自行醒来,长期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是短是长完全取决于先天之气和后天之气的交融程度。

我吃了一惊,这不就是植物人吗?!

我继续往下看,册子上说医治这种病症的口诀和药物:助命门之火,益肾阴之水,则气自旺矣,轮回酒为引,龙沙、假苏、苏叶为药,盖被发汗,解表散体之阴邪之气,半个时辰即可痊愈,轮回酒需无色,且去头去尾,取中间段方可为引。

我对这中药的名词一概不通,幸好父亲的好友周祥是中医,眼下一刻也不能耽搁了,于是我赶紧跑去了周祥家。

周祥见我大晚上的跑来,好奇的问我什么事,我只好说王六宝从河里救上来回去后感染了风寒。

周祥听说感染了风寒也就见怪不怪了,我拿了药正准备提脚离开却想起还有轮回酒这药引,这轮回酒是什么酒我压根就没听过,还要无色,去头去尾,取中间段才能做药引,这又是什么意思,于是我问:“祥叔,轮回酒是什么酒?”

周祥微微一愣,说:“人尿。”

我吃了一惊,自言自语道:“人尿?”

“嗯,尿于血是血液的分身,可入药……。”周祥说到可入药之处时我一下就明白了,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跑了。

在去王猛家的半路上我找了个破瓦罐,然后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后就站道了角落里,解下裤腰带准备放水。

“去头。”我念叨着先将尿撒到了地上,然后又扶着小家伙偏移方向撒到瓦罐里,这就去了头。

“去尾。”等尿的差不多了,我再次撒到了地上,这就去了尾,瓦罐里就只剩下去头去尾中间段的轮回酒了。

我提起裤子朝瓦罐里看了看,昨晚熬了一夜我的尿有些上火泛黄,但好歹还是无色的,于是我赶紧抱起瓦罐、提着中药往王猛家跑去。

王猛等候在屋里,看到我抱的瓦罐,掩着鼻子问:“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有尿骚味?”

“嘿嘿,这是药引子。”我神秘一笑。

王猛急着救他爹,也就没有多问了,很快中药就被煎成了一碗苦水,我想了想就把尿给倒进了碗里,刚熬好的中药混合着尿蒸腾起一股古怪的气味,熏得王猛和李嫂皱起了眉头。

我把药给王六宝灌下去后,就找来所有的毯子将他盖了个严严实实,一切妥当后我才筋疲力尽的瘫坐到了椅子上。

夜渐渐深了,可王六宝依然没动静,我们三人坐在床边打瞌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猛突然叫了起来:“快看,我爹头上冒烟了!”

我一下就醒了瞌睡,果然看到王六宝头上蒸腾起细如发丝的白线。

我赶紧掀开了毯子,王六宝的眼皮在微微眨动,嘴唇也在抖动,他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浸透了,就连脸上也满是水珠,整个人像是掉进了水里。

王六宝微微睁开眼睛,虚弱的呢喃道:“我这是在哪?”

见此情景,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爹,我是谁你认得吗?”王猛一边抹泪一边问道。

“小兔崽子,你是我儿子你说我认得吗?!”王六宝骂道。

王猛破涕为笑,李嫂也露出了笑容。

王六宝掀开毯子骨碌下了床,气愤的说:“我想起来了,操王三贵祖宗,那条鸽子鱼明明是我抓到的,他非说吃了他的鱼饵鱼该归他,我们吵起来了,他推了我一下,我脚一滑就掉河里了,我找他算账去!”

敢情王六宝掉河里是这么回事。

王六宝的记忆回来了,他马上就要去找王三贵,李嫂忙拉住了他解释了一番,王六宝这才平静了下来,他愣愣的看着我,好奇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啊,爹,你都死两次了。”王猛说。

“这么说俞飞是我的救命恩人了?”王六宝盯着我打量了一番,露出了将信将疑的表情,不过很快他就又扯到王三贵抢他鱼的事了。

李嫂和王猛留我吃饭,饭桌上王六宝吃什么都觉得嘴里有尿骚味,我低着头不敢笑出声,吃完饭我赶紧回家去了,捧着父亲留给我的册子美滋滋的,没想到救人能这么开心,不过想起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第二天一早,王六宝就带上自家亲戚把王三贵给扭送进了村委会,让村长发落,村长顾忌到两家祖上有实在亲戚,闹成这样没必要,经过调解王三贵赔偿了王六宝,这事才算是平息了。

老爹走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了,幸好周祥收留了我,我在他家蹭吃蹭喝的呆了两个月。

白天我给周祥打下手抓药,学到了许多中医知识;晚上我就研读父亲留下来的册子,很快我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周祥两个女儿都已嫁人,身边没有儿子,这天他悄悄把我拉到了里屋谈话,原来他想叫我过继给他当儿子。

在这两个月里周祥待我如子嗣,他又是父亲的好友,但一想到我是姓俞的,承担着家族的使命,在加上祥婶觉得我是棺材子,对我多般挑剔,我只好婉言拒绝了。

周祥对我的好让我很感动,为了不让他难过这天夜里我收拾好包袱,趁着夜色离开了王家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