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外经地/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头狼窜进树林的一刹那,我看到了头狼左前腿上的一个无毛白斑,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王猛惊魂未定抖如糠筛。

“应该没事了。”我看了王猛一眼。

王猛翻了个白眼,整个人跟烂泥似的瘫到在地,颤声说:“它们怎么突然走了?”

“我是头狼的救命恩人,它认出我来了。”我说。

“啊?”王猛吃惊道。

“当年我和老爹上山挖番薯藤救过这只狼,那时它还小,它的左前腿被捕兽器夹住了,是我和老爹掰开捕兽器将它救下的,本来要给它医治,但它瘸着腿警觉地离开了,不过它走的时候不时回头看我们。”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要不是这样我们估计要成狼的盘中餐了,这还没出王家村就被狼吃了,太不划算了。”王猛气喘吁吁的说。

我捡起了册子准备往怀里塞,却发现册子也被狼咬破了,露出了个夹层,夹层里似乎还有东西,我掏出来一看是一块绢布,我展开绢布,上面出现了山川河流图,但没有任何标注。

“这是什么玩意?”王猛凑了过来。

“好像是一张地图。”我皱眉说,我刚说完就想起了父亲临终前没说完的话,难道这地图就是俞家祖先藏外经的地方?

“这册子是什么东西?”王猛好奇的问了句。

“老爹当年看病的笔记,这张地图可能是他走过的地方。”我对王猛隐瞒了外经的事。

“你老爹怎么把地图藏在夹层里,神神秘秘的,而且这地图上什么都没标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王猛疑惑的嘀咕了句。

“嗷~~。”山野间狼的叫声又传来了。

“快走吧,一会狼后悔调头回来就麻烦了。”王猛吓的一抖也没心思追问了,拉着我就跑。

我们重新上路了,肚子饿了就吃野果,累了就爬到树上睡觉,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洛阳。

我和王猛长这么大都没出过王家村,洛阳的繁华让我们吃惊不已,我们在商铺的橱窗前流连忘返,几乎把正事都给忘了。

“飞哥,咱们现在去哪,这两天尽吃野果,我肚子好饿啊。”王猛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叫苦连天。

我这才想起周祥给我的介绍信,介绍信上写着地址和唐天华的名字,于是我按照介绍信上说的地址和名字打听了一下,找到了位于巷子深处的古董店。

天色擦黑,古董店已经关门了。

我试着拍响了门,没一会里面就传来了脚步声,门栓被打开后,一个女孩探出了脑袋,她打量了我们一眼说:“已经关门了不做生意,明天请早。”

“我们找唐老板。”我说。

“这么晚了你们找我爸有事吗?你们是谁?”女孩皱了皱眉问。

“我们有要紧事,你赶快开门。”王猛大大咧咧的说。

“不告诉我你们是谁,我不开门,哼。”女孩白了王猛一眼。

“你……你这女娃怎么这样。”王猛不禁有些急了。

我打量了这女孩一样,她跟我差不多岁数,皮肤白皙,扎着马尾辫,长的俏皮可爱。

我们正僵持不下的时候,古董店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莺儿,这么晚了是谁啊?”

女孩转头应道:“爸,有两个人说是找你,我看他们打扮像是乡下来的。”

“嘿,谁是乡下来的,你这丫头怎么看不起人!”王猛不快道。

这时一个跟周祥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出来了,只见他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戴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是你们要找我?”男人扶了扶眼镜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和王猛。

“你就是唐老板?”我留了个心眼多问了一句。

“对,我就是唐天华。”男人点了点头。

“是周祥让我来找你的。”我说完就把介绍信递了过去。

唐老板看了介绍信后就把我们请进去了,古董店里杂乱无章堆满了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墙上挂着字画、古剑、柜台里摆着古董花瓶、佛像等物。

唐老板请我们坐下后说道:“既然你们是我表哥介绍来的,那就暂时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吧,这两天我店里的伙计刚好辞职了,确实需要人手。”

“谢谢唐老板。”我和王猛赶紧道谢。

刚才开门的那女孩是唐老板的女儿唐莺,彼此认识后唐莺也对我们客气了不少,在她父亲的吩咐下,唐莺把我们带到了店铺的后面,店铺后面有一个小院落,唐莺给我们安排了一间房又送来了些吃的就回房去了。

吃饱喝足后我们便躺下睡觉了,这两天一直在山里睡眠严重不足,一躺下就睡着了。

这天夜里,我们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原来是唐莺在敲门,我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到一脸焦急的唐莺。

“唐莺这三更半夜的有什么事吗?”我问。

“外面有人敲门,说是警察,我害怕,想叫你们看看。”唐莺急道。

“你怎么不去找你爹?”王猛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问。

“我爸他不在,他去……他去外边了。”唐莺支支吾吾的说。

我心里有些疑惑,这唐老板大半夜的还到外边去干什么?

唐莺把我们带到了店铺里,果然门外有人在大喊大叫的敲门“警察!快开门!”

我有些纳闷,警察这么晚了来这干嘛?

我突然注意到了店铺里的古董,一下就有点明白了,压低声音问:“唐莺,你爹这些古董来源非法吗?”

“这不好说,我们只是按照东西的贵贱收,不管卖家身份,也收过南蛮子的一些东西,可从来没有警察来查过啊。”唐莺说。

“南蛮子是什么?”王猛好奇的问。

“盗墓贼。”唐莺说。

“那你爹这三更半夜的出去干什么?你要是不告诉我,一会警察问起来我也不好圆啊。”我急道。

“我爸也是南蛮子,店里有些东西是他从墓里带出来的,他这会肯定去邙山了。”唐莺想了一会只好交待了实情。

“快开门!警察办案!”门口的声音已经不耐烦了,将门拍的直响。

“到底开不开啊俞飞哥哥?”唐莺急的没了主意向我求救。

我努力平静了情绪说:“不开门心中更有鬼,如果他们要是真的来查文物,不会大晚上的来,先开了再说吧。”

唐莺看了我一眼就去把门打开了,打开门我和王猛都愣住了,门口站着两个戴大沿帽的警察,旁边还有一个王家村的熟人。

“王生福!”我惊道。

王生福是王家村有名的地痞流氓,他仗着自己姐夫在洛阳当官,平时在村里坏事做尽,村民对他是敢怒不敢言,他这会在这里出现让我很诧异。

王生福嘿嘿一笑就凑到了一个警察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那警察面色严峻的点了点头指着我说:“你就是俞飞?”

我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机械的点了点头。

“跟我们走一趟吧。”这警察说着就招呼我出去。

“我……我犯啥事了?”我打量着王生福那奸诈的嘴脸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本来以为警察是找唐老板的,没想到居然是来找我的。

“棺材子警察叫你走你敢不听?你去了就知道了,别啰嗦。”王生福趾高气昂道。

王生福姐夫是洛阳人,他出现在洛阳并没什么奇怪,但奇怪的是他是怎么知道我在古董店里的,我想除了跟踪就没有别的可能了,可他跟踪我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一系列的疑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