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背疽之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愣着干啥?赶紧走啊。”王生福催促道。

“我不去,我又没犯法,抓我干啥?除非给我一个理由!”我扫了两个警察一眼镇定的说。

“嘿,我说你这小子……。”王生福有些急了,另外一个警察露了个笑说:“小兄弟你别害怕,你没犯事,我们找你是因为局长有吩咐,想请你过去见个面。”

这下我更是一头雾水了,警察局长找我干什么?

“对,就是我姐夫找你。”王生福得意的说。

原来洛阳警察局长是王生福的姐夫。

那警察说的客气,还用了“请”字,我刚来洛阳什么也没做,身正不怕影子斜,眼下这情况看样子是非去不可了,于是我只好点了点头。

王猛和唐莺见我要跟警察走,都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只好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跟着警察走了。

在巷子口停了辆小车,警察主动把车门打开让我上车,我狐疑的看了看警察又看了看王生福,王生福得意洋洋的说:“小子,没见过汽车吧,这可比村里的驴车快多了。”

很快我就被送到了警察局,然后又被王生福带着进了警察局长的办公室,警察局长长的很魁梧,一脸刚毅表情。

“嚯,好年轻啊,生福你会不会搞错了啊?”警察局长皱了皱眉说。

“姐夫,不会错的,我是亲眼看到他把淹死了的王六宝给救活的,假不了。”王生福嬉皮笑脸道。

“好吧,你先出去吧,我来问问他看。”警察局长大手一挥,王生福就乖乖的带上门出去了。

随着聊天我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警察局长刘国邦的老父亲得了一种怪病,北京、上海、广州等地都看过了也看不好,刘国邦又是个孝子,这才病急乱投医。那天王生福来看他姐,讲了村里发生的事,这刘国邦一听就有了心思,就让王生福把人找来,王生福回到村里找不到我,就找到了周祥,周祥告诉他我去洛阳投奔他表弟了,他这才带人找到了古董店。

听说是这么回事我松了口气,说:“刘局长,你父亲得了啥病?既然那么多医院都看不好,找我来又看得好吗?”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唉,那些医生也看不出个道道来,就是背上生了个碗大的大脓疮,我爸他老人家每天只能趴着,疼得晚上觉也睡不着,我看着心里难受啊。”刘国邦顿了顿说:“你要是能把我爸的病治好,多少钱我也给。”

“我能先去看看吗?”救人不是什么坏事,于是我问了句。

“当然可以,我这就带你去。”刘国邦眼睛放光说着就要带我出去。

我又坐上了小汽车,车里只有刘国邦、我和王生福了。

来到了刘国邦的家,刘国邦把我带到了一间屋子门口,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老头痛苦的呻吟声。

刘国邦打开门迎面就看见一张大床,大床的蚊帐里躺着一个没穿上衣的干瘦老头,透过蚊帐我模糊的看到老头以一种怪异的方式趴在床上,他不穿上衣估计是因为太疼了,只见老头的背上真的有一个很大的脓疮。

刘国邦掀开了蚊帐,那个大脓疮更是触目惊心了,脓疮比刘国邦形容的还要大,红肿的像一团死猪肉堆在背部,疮上的毛孔都被撑的很大,淡黄的疮头特别多形如莲蓬,疮头如粟,根盘散漫,看着就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背疽!”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背疽是啥玩意?”王生福好奇的问。

“背疽是古代的病名,西医应该叫背痈或是背部急性化脓性蜂窝织炎,秦末的范增、三国刘表、曹休、唐朝的孟浩然、南宋宗泽等名人就死于这个病,这种病都快绝迹了,像这么大的更是见都没见过。”我说。

“姐夫我说的没错吧,这小子有两下子,一下就看出了病症所在。”王生福嬉皮笑脸说。

“小兄弟,以前那些医生看过,说这叫莲蓬发或是发背,他们说疮头脓稠难溃无法可医,只有等到疮头溃成片,脓水流出才能医治,你又说这叫背疽,背疽又要怎么治啊,我爸这是疼的受不了了,我真怕他撑不住了。”刘国邦焦急道。

“如果是莲蓬发医治之法确实像医生说的那样,但这不是莲蓬发,这是背疽,一来这背疽之处连通人体脊椎上的经脉,如果强行挤压脓血,会钻心的疼,稍有不慎轻则瘫痪,重着性命不保,那些医生不是没法医治而是不敢医治;二来这背疽医治之法完全和莲蓬发的医治方法相反,不是等到溃烂,而应及早医治,我看老爷子这背疽发展到现在难以医治了。”我说道。

“哎呦~~命苦啊,国邦啊你让我死了算了啊。”老爷子一听我说难以医治发出了一声哀嚎。

刘国邦马上带着我到了客厅,还叫王生福给我泡了杯茶,刘国邦焦心道:“如果一定要治,会出什么状况?”

“会死人。”我直接说。

刘国邦抖了一下点上了一根烟说:“我爸上了年纪,死对他来说没什么可怕,要是侥幸治好了,能没有病痛的多活几年也很好,可以赌一把,只是我……。”刘国邦说着就向我投来了不信任的眼光。

“你觉得我年轻,不可靠是吧。”我接了他的话。

“倒不是这个意思,呵呵。”刘国邦尴尬的笑了笑。

他就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也担心把人给治死了他会找我麻烦,可他既然费尽周折把我请来了,就是要我看病,突然撂挑子肯定会得罪他,医也不是不医也不是,该怎么办呢?

我看向了老爷子,他这么痛苦我于心不忍,于是想了一会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说道:“刘局长,你别看我年纪轻,我爹以前也是个医生,我从小就耳濡目染,饱读中医、西医,这种脓疮的发病机理有两种情况,一阴一阳,刚才你说的莲蓬发属于阳症,多为风、寒、暑、湿、燥、火六种外感病邪所引发,称为六淫;而背疽属于阴症,多为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内在情志所引发,称为七情,七情又和人体的脏腑有关,老爷子患的是阴症背疽,所以医治之法需内外结合,首先要开刀排脓,其次要养体内的七情才能痊愈。”

刘国邦一拍大腿兴奋道:“哎呀,说的太对了,我爸的脾气很暴躁,还真有可能是背疽,你果然有两下子啊。”

随便卖弄一下就取得了刘国邦的信任,我有点沾沾自喜,但让他信任我还不够,于是我说:“让我医治还得写个字条,也可以叫责任书。”

“责任书?你怕万一把我爸治死了我找你麻烦?”刘国邦皱了下眉头。

“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敢跟局长签……。”王生福瞪着眼睛说。

“你给我闭嘴,他说的也没错。”刘国邦白了王生福一眼打断了他的话。

王生福吃了瘪鄙夷的白了我一眼,刘国邦想了一会又说:“为了打消你的后顾之忧我跟你签,只要你尽力了,发生什么意外我绝不会追究!”

没想到刘国邦这么通情达理,我也放心了不少,很快我们就签了责任书,一人一份。

“那什么时候开始医治?”签完责任书后刘国邦追问道。

“要等到打雷下雨,有人出殡!”我想了想说。

“这……这又是什么道理,你要搞迷信?我不信这些。”刘国邦吃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