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亡魂引路纸/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有我的道理,既然已经签了责任书,你就要相信我。”我说。

刘国邦动了动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才吁了口气说:“好,我相信你!不过这两天你不要到处乱跑,到时候找不到你只能找那家古董店了。”

刘国邦的话里带着那么一点点威胁的意味,但也没关系了,毕竟他也是担心老父亲的病情。

“姐夫,这要是半年都不下雷雨怎么办?”王生福插话道。

“不会,气象局这两天预报过了,很快就有雷雨了,只是我对下雷雨当天出殡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刘国邦狐疑道。

“这个我会解决,刘局长你放心就好。”我说。

告别了刘国邦都已经是后半夜了,王生福把我送回了巷子口,还千叮万嘱我不能跑了。

看着王生福离开我才冷笑了声进了巷子,还没到古董店我就听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声音好像是唐莺的,我一惊,难道出事了?!

我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一进古董店就看到店里地上躺着一具被白布盖着的尸体,唐莺正趴在尸体上哭,王猛站在旁边愁眉不展。

“俞飞,你可回来了啊,唐莺她爹……。”王猛欲言又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忙问道。

王猛把我拉到了一边解释了下,原来唐老板跟同伴一起去邙山盗墓,他深入墓穴,一不小心踩了墓中机关,被毒箭毒死了,是同伴将他抬回来的。

我去掀开白布看了眼,唐老板脸色黑青,中毒之深根本无药可救了,中毒医治之法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中了什么毒,就算外经能让死人复活也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才行,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把白布重新盖了回去。

唐莺很早没了娘,如今爹也死了,跟我一样成了孤儿,我很理解她的心情。

我和王猛帮着料理了后事,选了下葬的黄道吉日,唐老板的出殡仪式被定在了三天以后。

三天后,唐莺抱着唐老板的黑白大照片,披麻戴孝的走在棺材前,前来送行的只有唐老板的同伴,我惊奇的发现那天在王家村后山逃走的盗墓贼眼镜男也在其中。

我给王猛使了个眼色,王猛点了点头,表示也认出他来了。

我们俩把这事暂时给藏在了心里,毕竟现在还在举行葬礼。

在棺材抬出门的时候突然电闪雷鸣,还下起了小雨,我一下就想起了要给刘国邦老爹看病的事,眼下唐老板的突然离世正好符合了要求,巧合的就跟注定似的。

其实我要等的就是雷雨天出殡队伍的一张引路纸!

引路纸就是在送殡队伍最前头那个提着篮子撒纸钱的,是为亡魂开路买通路边的孤魂野鬼用的,这引路纸还要是未落地的,且要附着雷雨天的雨水,这种引路纸是至阴之物,正适合用来摩擦老爷子背上的疮,使其软化,才好动刀子,引路纸属阴,背疽也属阴,原理就是以毒攻毒。

我开始有点明白父亲为什么学不会册子上的医术了,他不是愚笨,而是觉得迷信邪乎不愿学。

我自告奋勇担当起了撒引路纸的活,民间丧葬乐队敲敲打打,我在前头带路撒钱。

雨慢慢变大了,我瞅准一张未落地又滴了雨水的就给抓住悄悄塞进了怀里。

唐老板下葬后我们回到了古董店,那眼镜男也跟着一起来了,还安慰了唐莺几句,他走后,我便问唐莺这人是谁。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唐莺对我已经很信任了,她什么也没隐瞒就告诉了我,原来这人叫刘明,是唐老板的“掌眼”,盗墓中的“掌眼”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所谓“掌眼”顾名思义靠的就是眼睛,刘明负责的是寻龙点穴的一个环节,除了“掌眼”之外着盗墓大军中还有“支锅”、“下苦”、“添柴”、“传菜”之类的职位,各司其责、分工明确,整个组织相当严密,而唐老板是这个盗墓集团的首领,绰号“大厨”,他们把盗墓比喻成了烧饭。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晚刘明带的人在王家村被狼群袭击全军覆没,他一定把这事告诉了唐老板,唐老板就亲自出马了。

既然唐老板是大厨那负责的就是纵观全局,根本用不着下墓,又怎么会中毒箭而亡?他要是深入墓穴岂不是成了“下苦”的了?

不对劲,这当中有问题!

我想了想就将那天见到的事告诉了唐莺,又将心中的疑惑也给唐莺解释了一遍。

“这么说我爸中毒箭死的事有蹊跷?”唐莺皱起了眉头。

“没证据我不敢乱说,现在只是猜测。”我说。

唐莺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她坚毅的说:“这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要暗查,不然你很危险。”我补充了句。

“我明白了俞飞哥哥。”唐莺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和王猛成了古董店的伙计,唐莺拿着鸡毛掸子在忙碌,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她一方面是想她爹一方面是在想我说的话,这时候我也不敢打扰她。

晚饭后我让王猛去中药铺抓了一副治疗痈疽肿毒的药,又让他买了手术必备的东西,有了王猛这个助手,节省了我不少时间,我也能腾出时间好好研究册子上治疗背疽的方法,等一切妥当后我让王猛背着医药箱就一起去了警察局。

刘国邦把我们送到了他家,刘国邦在客厅里等着,我和王猛关上门就开始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望着躺在那痛苦呻吟的老爷子,我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警察局长的老爹,虽说签了责任书,可人心难测,万一出了事谁也说不准。

王猛从医药箱里取出了东西,取到一半的时候他一下停住了,突然哭丧着脸说:“俞飞,完蛋了,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什么事?”

“麻醉药药店不卖给我,说是管制药品,我一回来唐莺就找我帮她整理古董,后来你又催我一起来,我一下就给忘了。”王猛急道。

我被王猛气个半死,眼看就要动刀子了他才告诉我麻醉药没买到。

我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知道怎么办了,药店不卖那就只有医院有了,医院还不一定卖,以刘局长的身份应该能搞到,可现在如果让刘局长去弄麻醉药,那他肯定对我的信任大打折扣,一旦出事就会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可没有麻醉药手术根本无从谈起。

“那我现在去弄麻醉药行吗?”王猛怯怯的问。

“不行。”我摆了摆手。

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册子里的手法,突然想到了一个奇怪地方,这册子主讲的是外经里开膛破腹、开颅切脑、解剖肌肉、结扎经脉的上古外科手术,上古时期压根就没有麻醉药,如果就这么刀刀下去那病还没治就先疼死了,那时候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虽然我已经把册子熟读了,可里面并没有提到有什么麻醉之法的,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我走到角落里掏出了那本册子,册子的封面夹层已经破了里面是张地图,我突然想到既然封面有夹层,那封底是不是也有夹层?

我撕开封底,里面果然有夹层!

夹层里也有一张绢布,我展开绢布,上面记载了一种叫做祝由的上古巫术,分为下阴、入魔、念咒,虽描写的神乎其技,但归根到底无一不是用意念控制患者心理的薄弱之处来到达一种催眠效果,上面说“祝”者咒也,“由”者病的原由也,祝由之术可使人失去知觉,甚至感觉不到疼痛的,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上古时期的麻药,祝由术催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