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寄生虫卵/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机械的回头看着老爷子,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一时半会压根学不会祝由术!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我听到了门外刘国邦在客厅踱步的声音,眼下进退两难了。

正当我没有主意的时候王猛凑过来说:“还有一种麻醉方法,简单粗暴,不过有一定风险,愿意试试吗?”

“什么方法?”我好奇的问道。

“打晕老头子。”王猛挤了挤眼说。

我皱了下眉头,心想这法子固然可行,但一定要快,不然老爷子中途清醒过来,那肯定活活疼死,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豁出去试一试了。

我给王猛使了个眼色,王猛立即会意去跟老爷子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我趁机瞅准老爷子的后颈,单手变掌劈了下去,老爷子闷哼一声就昏过去了。

我赶紧从怀里摸出引路纸,小心翼翼的覆到了背疽上,开始来回在上面摩擦。

“你拿张冥纸擦啊擦的干什么?”王猛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搭理他自顾自的忙碌着。

我对这引路纸是否有效心存怀疑,不过在摩擦了一会后,神奇的效果就出现了,背疽逐渐没那么光滑,没那么硬了,一些个疮头也溃烂了开来,黄色的脓毒和血液顿时就混在了一起慢慢渗出,大有爆发之势。

“哇,好神奇。”王猛目瞪口呆。

“别愣着,给我端盆子来。”我说。

王猛赶紧去端盆子了,随着摩擦,引路纸上仿佛有无数吸盘一样把这些疮头全都给吸的溃烂了开来,见脓血吸的差不多了,我拿起手术刀顺着脓疮边沿划了下去,顿时那粘稠的脓血就如火山喷发般溢出了伤口,盆子里很快就盛了大量的脓血,看的王猛直皱眉。

随着脓血的流出,我才发现这脓疮都快要溃烂到了脊椎上了,甚至能看到白骨,这老头能活着简直就是个奇迹!

我再一看那仍未剜除干净的腐肉脓血中居然有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心中大为震惊,没想到这背疽的生成还有一个原因!

“这什么玩意,怎么长在身体里。”王猛嘀咕了句。

“好像是虫卵。”我说。

这虫卵被血脓包裹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虫子,虫卵略呈透明,里面隐隐有一只黑色的虫子。

“打一盆清水来。”我对王猛说。

等王猛打来清水后,我小心翼翼的将虫卵剜出放进了盆子里,接着就看到了古怪的变化,附着在外层的血脓慢慢褪去将清水浸红,随之就看到了乳白色的虫卵,虫卵的外层极为光滑,但没一会这虫卵就开始变得黯淡无光,并且在一点点的缩小,我有点明白了,这虫卵是以脓血为养分的!

我心中有些骇然,老爷子这病显然不是普通的背疽,这是有人刻意为的!究竟是什么人会对一个老头下这样的毒手?

我想了想就把虫卵用纸包好藏到了怀里,等清洗、缝合了伤口后我便把刘国邦给叫了进来,王猛把配好的草药给了他。

“刘局长,老爷子的背疽我已经给切了,这副药是调理身体和去痈疽肿毒的,每天坚持喝很快就能好了。”我说。

刘国邦看到他爹背上的大毒疮已经清除,很是高兴的拉着我的手说:“大医院的医生都不敢动手,你这么小年纪就给治好了,有胆识,小老弟我很佩服你啊。”

“你先别佩服我,现在只是过了第一关,老爷子背上的肉已经烂到了骨头,他背上开了一道大口子,等他一醒一定是钻心的疼,可能要疼上半个月,到新肉长出才能罢休,只要老爷子能撑过了这关,就能安享晚年了,到时候在谢我也不迟。”我说。

“我明白了。”刘国邦顿了顿道:“小老弟你要收多少钱?”

“不收钱。”我摇了摇头。

刘国邦一脸的诧异,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难得啊,这样好了既然你不收钱那你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我在洛阳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也算我给你的医疗费了。”

“刘局长你有仇人吗?”我想了想问道。

“仇人?我仇人多了去了,我抓了那么多罪犯,他们都恨我啊,为什么这么问?”刘国邦狐疑的问道。

“没什么了,随便问问。”我笑了下就不再做声了。

刘国邦客客气气的把我送到了门口,还让手下开车送我回去,我逐渐感到悬壶济世的成就感了。

回到了古董店,我就把那个虫卵取出来放到了碗里,此时那虫卵又缩小了一点,表面上变的更为黯淡,还出现了细小的血丝纹路。

“你确定这是虫卵吗?有这么大个的虫卵吗?”王猛好奇的问。

“我还不确定,不过里面有东西。”我盯着看了看,里面那东西突然蠕动了一下,吓了我们一跳。

这时唐莺也围了过来,她看到碗里的东西也是很好奇,问:“这东西哪来的?”

“一个老头子的身体里。”王猛说。

唐莺有些吃惊,询问了老爷子的事,于是我就把老爷子得了背疽的事说了一遍,唐莺听后神色怪异的说:“是这虫卵差点要了老爷子的命,有人用虫卵想谋害老爷子。”

“什么人这么毒,居然用虫卵慢性杀人?那老头子难道得罪了什么人?”我诧异道。

“我听我爸说过以虫子杀人只有蛊术能做的到。”唐莺面色严峻的说。

“蛊术?”我嘀咕了句。

“对,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神秘巫术,是苗族人的秘术。”唐莺说。

“唐莺你了解的可真多啊。”王猛笑道。

“这没什么,我爸盗墓,对各种民间秘术都有了解,我耳染目濡了一些,可没想到最后他……。”唐莺想起了她爹伤感了起来。

“快看,它要出来了!”王猛突然惊呼道。

我赶紧朝碗里看去,只见虫卵已经被咬破,从里面钻出了一条身体黝黑光亮的虫子,这虫子的身体上有一圈圈的红色条纹,身围足有小指头粗细,更为怪诞的是在它的身下长着密密麻麻的脚,数也数不上来有多少对。

这虫子咬破虫卵慢慢钻出来后便蜷缩成了螺旋的形状,时而一伸一缩奋力朝碗口爬去。

“是蚯蚓还是蜈蚣?”王猛嘀咕道。

“这是千足虫。”我想起在周祥的药铺里看过介绍这种虫子的书籍。

“什么是千足虫?它有一千条腿吗?”王猛好奇的问。

“没有,只因它有这么多的脚所以才有了这俗称,事实上这千足虫叫做马陆,马陆本身也是毒物,是一味珍贵的中药材。”我解释道。

我说完就找来了一个玻璃小瓶,将千足虫给装进了瓶中,留着以后作为药材。

忙碌了一天我早早就睡下了,夜里我突然听到了哭声,翻身一看是睡在旁边的王猛哭了。

“你三更半夜哭什么,怪瘆人的。”我说。

“我想爹娘了。”王猛哽咽道。

“没点出息,既然想你爹娘那就回去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反正洛阳离王家村并不远。”我白了王猛一眼。

“我没后悔,难道就不准想爹娘吗?”王猛抹了把泪说,说完他翻了个身就继续睡觉了,没一会就响起了鼾声。

我被王猛吵的睡不着了,索性就爬起来点起煤油灯,把册子里的两块绢布拿了出来,我拿起那张祝由术的绢布细看了一会,下阴、入魔能与鬼交流,能驱鬼,这两种太过邪乎,而且上面记载的学习之法也相当复杂,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