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控虫少年/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继续往下看,祝由术里念咒这一门类倒是很符合现代医学原理,利用话语暗示、咒符、音乐、动作达到催眠的效果,也是我目前急需掌握学习的,于是我便认真的研读起来,绢布上说要学习念咒首先要对自身的气进行修炼,把体内的废气排出,吸收大自然和周围气场,从而达到与天地交融,等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在配合特殊音阶的咒语,便可使催眠者产生人体共振,达到催眠的效果。

我按照绢布上的方法在床上打坐,全身放松,集中意念,两掌心相对,很快我便感觉掌心之间似乎有一团气在生成,全身的毛孔在开合,皮肤仿佛都在呼吸,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王猛此时翻了个身,我赶紧收了架势重新坐到了桌边看起绢布,祝由催眠术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

我将祝由术绢布给收了起来,接着我看着那张山川河流图出神,这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没有任何标注?

我想着父亲平日里说的话,可没有一句跟地图有关,一时纠结顺手去端茶壶倒点水喝,谁知道一不小心茶壶被我弄翻了,茶水将地图给打湿,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被打湿的绢布上突然隐现出字迹!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张山川河流图并不是没有标注,而是用了特殊的方式标注,我赶紧将整张图都给弄湿,很快上面的字迹全部显现了,原来这山在云南境内,那条河是澜沧江!

“哎呀三更半夜的不睡觉你吵什么啊。”王猛被茶壶打翻的声音给吵醒了。

“还不是你先把我给吵醒了,一人一次公平了,你快来看图上有标注了。”我赶紧示意王猛起来。

王猛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看了下地图说:“搞的跟藏宝图似的,还用这样的法子隐藏标注,俞飞你老爹究竟是干什么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隐瞒了,虽然这是我俞家的秘密,但王猛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再说他以后要跟着我也不可能一直隐瞒他,于是我便一五一十把《黄帝外经》以及家族的使命告诉了他。

王猛听后瞠目结舌,愣愣道:“难怪你的医术这么神奇了,敢情都是外经里学的啊。”

“你要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提醒王猛。

王猛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废话,这个当然了,对了,如果这地图是藏真迹的地方,那我们岂不是要去云南了?”

“虽然我爹没有明确的说这是藏外经的地方,但地图藏在夹层里,又用这么隐晦的方式标注了地址,肯定不简单,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云南了,不过在去之前还有些事要解决。”我沉声道。

“什么事?”王猛问。

“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唐老板的死亡真相,唐老板虽然是个盗墓贼,但他收留了我们,对我们有恩,我们必须要查出真相;第二件事就是刘老爷子身体里为什么会有虫卵,如果不查清楚,我们一走老爷子又被人下了虫卵,那我们岂不是白给他治病了,而且刘局长说过找不到我肯定找到古董店,到时候会连累唐莺。”我说。

王猛若有所思的说:“那只好等这两件事办完了在去云南了。”

“嗯,时间不早了赶紧睡觉吧。”我打了个哈欠说。

就在我们两人要睡觉的时候,前面的店铺里突然传来了打碎东西的动静,我和王猛惊了一下,赶紧端着煤油灯就去了店铺。

在煤油灯昏黄光线的映衬下我们被店铺里的景象吓呆了,店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千足虫,所有的物品上全是,一个瓷瓶因为不堪虫子的重负摔到了地上,那些蠕动的千足虫瞬间就让我的汗毛竖起来了。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啊!”王猛惊呼道。

唐莺听到惊呼也马上出来了,看到这情景也是吓了一跳,我反应过来赶紧示意退回来关上门,然后我们三人找来毯子把门缝给堵上了。

唐莺大惊失色说:“这……这是怎么了?”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些千足虫跟虫卵里出来的一样,对方有心要置老爷子于死地,而我治好了老爷子的背疽,又剜了虫卵,等于破坏了他的计划,他这是盯上我找上门了。

我把情况跟王猛和唐莺一解释,王猛急道:“那该怎么办啊?”

“对方不现身,我也不清楚他想干什么。”我一时也有些没辙了。

“跟我来,走后门。”唐莺想了想说。

我们跟着唐莺来到了后门,不过后门刚打开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苗族服饰的少年站在门口,他斜挎着一个军绿色帆布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若冰霜的盯着我们。

“把东西还给我。”少年伸出了手。

我一时愣住了,想不起来拿了他什么东西。

“把虫子还给我。”少年又说。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赶紧掏出那个装着千足虫的玻璃瓶递了过去。

少年接过瓶子装进了包里,盯着我冷漠的问:“为什么要破坏我的事?”

“我不是破坏你的事,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我说。

少年露出了狐疑的表情,似乎不相信我的话,眼前这个少年看上去并没有恶意,我镇定了下来问道:“老爷子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什么要害他?”

“我的事不用你管,总之你要是再敢破坏我的事我一定不放过你。”少年说完就拿出一支精致小竹笛吹了两声,但我听不到任何声音,吹完后少年就调头跑了,我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消失着夜色中了。

等我们返回店铺的时候,千足虫正如潮水般退去,从门缝、窗缝中挤了出去,不消几分钟一只也没剩下。

我们三个惊魂未定的坐了下来,王猛吁着气说:“他真厉害,能够让虫子听他的话,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这应该不是蛊术,蛊术没这么强大。”唐莺皱眉说。

“那是什么?”王猛好奇的问。

“不知道,我没听我爸说过有什么民间奇术能控制虫子的。”唐莺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想起刚才少年吹笛子的一幕就明白了,他是用那只笛子控制千足虫的,可我并没有听到笛子出声,这让我很奇怪,但现在不是纠结他是怎么控制虫子的时候,从刚才他的眼神中看的出来,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老爷子。

折腾了半宿我们重新睡下的时候都能听见鸡叫了。

等我们起来的时候唐莺已经不见了,我和王猛帮着把店铺给开了,没多一会唐莺提着菜篮子回来了,原来她是买菜去了。

唐莺将菜放好走进柜台小声说:“我早上打听过了,明叔晚上要去邙山,我爸走了他成了大厨,洛阳一带的盗墓贼都归他管了,你说的对,我爸的死很蹊跷,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晚上跟踪刘明去邙山看个究竟。

白天我就去搞清楚老爷子和那少年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来到了警察局,警察局里的人都知道我治好了局长父亲的病,奉我如上宾,二话不说就把我带进了办公室,只是刘国邦没在办公室里,我只好坐着等了。

大概十多分钟后刘国邦回来了,看到我客气的说:“不好意思小兄弟,刚在开会,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爷子好些了吗?”我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